列寧與克魯泡特金的會面

列寧與克魯泡特金的會面

 

五月節譯

英文譯文

 

編者按:彼得·阿列克謝耶維奇·克魯泡特金(1842-1921)是俄國著名的革命家和無政府主義者,也是“無政府共產主義”的創始人。因為參與革命活動,他在西歐流亡多年。1917年二月革命爆發後,他從英國返回俄國,成為革命的積極支持者。十月革命之後,雖然與布爾什維克政見不同,但他依然同情工人政權。列寧十分尊敬克魯泡特金,並對他所著的《法國大革命》一書讚揚有加。二人在1919有過一次會面,列寧的秘書邦奇-布魯耶維奇(Vladimir Dmitrievich Bonch-Bruevich)對此做了生動記錄。這次二人對話,說明當時布爾什維克和無政府主義者雖然革命方式上有不同態度,但仍然彼此友善。事實上十月革命中二者是盟友。隨著內戰爆發所帶來的社會破敗及革命政府的孤立,兩個流派的關係開始變為敵對。不過從列寧高度表揚克魯泡特金的著作,可以看出他對待無政府主義思想家始終採取具體分析的態度,沒有因人廢言。此文原為俄文,中譯翻譯自英譯

 

——————————

 

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即列寧——譯者注)對克魯泡特金很敬重。他說克魯泡特金的論法國革命的書,是有關議題的著作中第一本聚焦於普通群眾的作用的。在我們談話的時候,列寧表示希望會見克魯泡特金。

 

克魯泡特金一到,我就走向了他。他慢慢爬上對他來說有些陡峭的樓梯,帶著燦爛的笑容迅速穿過走廊迎了上去。列寧非常禮貌且小心地扶住這位老人的手臂,就好像是在將其引入書房。他將克魯泡特金扶到一張椅子上,然後自己坐到桌子對面。

 

克魯泡特金容光煥發,他說:

 

“見到您真高興,弗拉基米爾·伊里奇!您和我之間有不同的看法——就組織和執行的一系列問題來說,我們都有不同觀點;但我們的目標是相同的,我非常贊同您和您的同志以共產主義的名義所做的事情,這讓我已經老去的心感到快樂。但你們現在的做法令合作社處境艱難,而我則是贊成合作社的!”

 

“我們也是贊成合作社的!”列寧大聲說道,“我們只是反對那些背後藏著富農、大地主、商人和私人資本的合作社。我們只是想撕下這些偽合作社的面具,讓廣大人民有機會參與真正的合作社!”

 

“我不想對此提出異議,”克魯泡特金回答說,“在這種情況下,顯然需要通過各種方式對此予以打擊,就像需要隨時隨地打擊謊言和神秘化一樣。我們不需要面具,我們必須毫不手軟地揭露每一個謊言。但是在德米特羅夫(克魯泡特金當時居住的城市,位於莫斯科附近),我不止一次看到合作社成員受到迫害,而他們與您一分鐘前談論的那些人沒有任何共同之處。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地方權力機構——也許他們昨天還是革命者——已經變得官僚化了。就像所有權力機構一樣,他們已經變成了希望下屬對自己惟命是從的官吏,並且認為所有居民都是自己的下屬。”

 

“我們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反對官吏化。”列寧說道。 “我們反對官僚和官僚主義,如果這種古老的惡疾在我們的新社會中成長,就必須徹底根除它;但是您肯定能理解,改變人民是非常困難的——就像馬克思曾經說過的——最難攻破的堡壘無疑是人類的頭殼!為了面對這場鬥爭,我們採取了各種措施,而生活本身顯然也教會了我們很多。缺乏文化、文盲多、落後都是無法忽視的。但人們不能要求一個政黨或政府為權力機構中所有的錯誤負責,更不用說為那些發生在遠離國家權力中心的鄉村的事情。”

 

“但是,這種解釋並不能安慰那些受制於這種落後權力機構的人們,” 克魯泡特金驚呼道,“對於任何行使它的人來說,這種權力本身已是可怕的毒藥。”

“但我們無能為力,”列寧補充說,“您不能戴著天鵝絨手套去革命。我們非常清楚我們犯了很多錯誤,也知道還會犯更多錯誤;我們會盡可能糾正錯誤;我們承認錯誤,也承認我們經常做出非常愚蠢的事情。儘管所有這些錯誤,我們的社會主義革命還是在朝著成功前進。但是,請幫助我們,告訴我們您所看到的所有錯誤,我保證我們每個人都會以最認真的態度來審視您分享的資訊。”

 

克魯泡特金答道:“只要有可能,我和其他任何人都不會拒絕幫助您和您的同志……我們會告訴你們正在發生的所有錯誤,這些錯誤在許多地方都引起了哀嚎……”

 

“不是哀嚎,而是抵抗反革命分子時的呼喊,我們正在並且將持續全力對抗這些反革命分子……”

 

“現在您說我們不能沒有權威,”克魯泡特金開始提出他的理論,“但在我看來,這是有可能的……您應該看看這種反權威的鬥爭是如何爆發的。例如在英格蘭,我剛剛得知,有一個港口的碼頭工人建立了一個很棒的、完全自主的合作社,其他工廠的工人也都來參與。合作社運動在很大程度上是很重要的,是的,它是至關重要的……”

 

我看了看列寧,他的目光中包含了諷刺和逗趣的元素:非常認真地傾聽了彼得·阿列克謝耶維奇的發言後,他驚訝地發現,雖然“十月革命”已經擴大到如此廣闊的範圍,但這個人仍然只願意討論合作社!克魯泡特金一直侃侃而談,他告訴我們在英格蘭其他地方的另一個合作社是如何建立的,在西班牙某處一個小型(合作社)聯合會是如何建立的,以及法國的工團主義運動是如何發展的……“這是非常有害的,”列寧再也不能克制自己了,他打斷道,“這會把人們的注意力轉向政治之外的方面,會分裂工人群眾,會阻礙他們參與直接鬥爭……”

 

“但專業運動團結了數百萬人,這本身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因素,”克魯泡特金激動地說道。“再加上合作社運動,這是一個重大進步……”

 

“這些都很好,”列寧打斷道。 “當然,合作社運動很重要,但如果只是工團主義性質,它就是有害的;但它真的是至關重要的嗎?只有它能發展出一些新事物嗎?您真的認為資本主義世界會任由合作社運動發展?資本主義會用任何必要的手段去控制合作社。它將會用最無情的方式粉碎這些“反權威”的英國工人合作團體,將它們變成資本的僕人。合作社與資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後者將編織出一張蛛網,把您如此看好這種新趨勢捕獲。請原諒我的直白,但您說的這些都是不重要的!都是細節!真正需要的是群眾的直接行動,如果沒有這樣的直接行動,聯邦制、共產主義或社會革命就都無從談起。這些都是兒童玩具,是沒有任何堅定基礎的空談,既沒有權力也沒有手段,它一步也不能讓我們更加接近我們的社會目標。”

 

列寧已經站了起來,他提高了聲音,用清晰生動的方式說出了上面一段話。克魯泡特金身子後仰,非常認真地聽完了列寧的熾熱言辭。在此之後,他就再也沒談合作社。

 

“當然,您是對的,”他說,“沒有鬥爭,沒有最堅決的鬥爭,在任何國家也無法達成目標……”

 

列寧大聲說道:“但只是大規模的鬥爭才有效,針對個人的鬥爭和刺殺是沒用的,無政府主義者現在需要理解這點了。只有紮根群眾、通過群眾、伴隨群眾的鬥爭才行…… 包括無政府主義在內的所有其他方法都已經被歷史證明無效。它們毫無用處,什麼都達成不了,也吸引不了任何人,只會讓那些在這條漫長道路上尋求救贖的人們分心……”

 

列寧突然沉默下來,然後微笑著說道:“請原諒我說得太多,您一定聽煩了吧。但我們布爾什維克都是這樣的,這是我們的問題,我們喜歡談論這個話題,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所以一說起來就會激動。”

 

“不,不,”克魯泡特金回答道,“如果您和您的同志以這種方式思考,如果對權力的渴望沒有侵入他們的頭腦,如果他們覺得這個政權不會朝著壓迫的方向前進,那麼他們將取得很大的成就。革命也就真的是由合適的人來掌握。”

 

“我們正在盡力而為。”列寧和善地回答道,“我們需要進步的群眾,因此我非常希望您的那本著作,《法國大革命》,可以盡可能多的印刷。因為這本書對每個人都有用。”

 

“但我上哪去印呢?國家出版社沒有辦法印刷……”克魯泡特金贊許地點點頭。

 

“嗯,”他顯然很高興聽到這個批准和提議,“如果您認為這本書有趣且有用,我準備印刷一個廉價的版本。也許我們能找到一個出版合作社願意去印刷……”

 

“沒問題,”列寧說,“我確信可以找到……”

 

這段對話之後,二人的談興減弱。列寧看了看表,起身說他必須去為人民委員會的會議做準備了。他以最親切的方式向克魯泡特金道別,並表示他很樂意收到後者的每一封來信。克魯泡特金也向我們告別。我們一起把他送到了門口。

 

“他真的是老了,”列寧對我說,“現在他生活在一個充滿革命的國家,一切事物都已天翻地覆,但他想的卻只有合作社運動。從這裡你就能看出無政府主義者和所有其他小資產階級改革者和理論家思想的貧瘠。在充滿了大規模創造性活動的時刻,在革命的時刻,他們卻無法提出好的計畫或實用的建議。如果我們按他說的去做,那麼明天專制政權就會重新掌權,我們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就只會在街燈上被吊死。尤其是他,因為他自稱無政府主義者。[1]他那些精彩的書籍,寫得多好啊,多麼令人耳目一新,那些分析和思考是多麼精確,但這一切都屬於過去,什麼都沒有留下……當然,他已經很老了,我們必須細心照顧他,盡可能幫助他所需的一切,但需要處理地非常細緻和仔細。他對我們非常有用和寶貴,因為他有著光輝的過去。請不要忘記他,照顧好他和他的家人。如果發生了什麼,隨時讓我知道,然後我們一起討論並幫助他。”

 

列寧和我一邊繼續談論著克魯泡特金和他那一代人,一邊穿過克里姆林宮走向了人民委員會的會堂。十五分鐘之後,我們政府的下一次會議將在那裡召開。

[1] 編者註:此處英譯翻譯為”we would all, including himself, be chatting around a street lamp, and he only because he calls himself an anarchist.” 但如果直譯難以講通,因為當時內戰已經打響,果真專制復辟,革命陣營主要人物的下場不會只是”chatting around a street lam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