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社會主義2005━━馬來西亞:一場歷史性的左翼大團聚

社會主義2005━━馬來西亞:一場歷史性的左翼大團聚

朱进佳

2005年9月9日至11日,在加影新纪元学院举办的论坛,是大马左翼运动的一个历史性聚会。这也是成立了7年的大马社会主义党的另一项历史性创举。虽然到目前仍未获得注册,但是从组织草根社区发展出来的社会主义党,却比任何注册政党做得更多,而现在更把社会主义党的斗争,跟国际社会主义运动接轨,走上“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 道路。

在9月9日当天,约有800人聚集在新纪元学院,参加了这次论坛的开幕大会。开幕大会当晚气氛热闹非凡,大人小孩、男男女女汇聚在新纪元学院B座5楼的礼堂,象是出席一场嘉年华会。不同的组织在礼堂外摆设摊子,展示及售卖旗帜、T-恤、徽章、书本、录影光盘等。当晚出席者大多是充满热情的年青人,当然也不乏斗争经验丰富的老战友。

开幕大会于7时20分正式开始。开幕演讲的主题是:“社会主义在今天是否还合时宜?”(Is Socialism Relevant Today) ,五名在仪式上发表演说者,有代表马来西亚职工总会的拉查瑟卡兰 (Rajasegaran) 、澳洲社会主义党的史蒂芬. 佐力(Stephen Jolly)、印度尼西亚人民民主党的蒂达莎莉(Dita Sari) 、澳洲民主社会主义党的约翰. 珀西(John Percy) ,以及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的纳西尔.哈辛(Dr. Nasir Hashim) 。有人打趣说,也许这是职工总会代表拉查瑟卡兰第一次在这样的公开场合上高喊:“社会主义万岁!”( Long Live Socialism!) 最吸引人的,是以印度尼西亚语发表演说的蒂达莎莉,和激情万分的史蒂芬. 佐力。史蒂芬. 佐力在指出资本主义为世界带来的灾难性破坏时,向与会观众肯定,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未来的唯一出路。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国际的工人阶级运动,民族主义无法成功,而国际主义才是工人的出路。史蒂芬也坚信社会主义党是马来西亚未来的希望,因为只有大马社会主义党在这儿反抗资本主义。学生运动出身的蒂达莎莉,惊讶地看到众多的年青人对社会主义展现热烈的兴趣。她分享了苏哈多倒台前,印度尼西亚左翼青年在地下活动的艰苦情景,但是不畏艰巨的精神,把独裁政权推翻。她也相信在帝国主义为世界留下满目疮痍的时候,社会主义是穷人解放的替代选择。马来西亚会场上还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口号:“社会主义万岁!” 、“人民斗争万岁!“、“国际主义万岁!”

开幕演说过后,是简单的开幕仪式。一群年青人唱着战歌步入会场,穿过观众席,走上舞台,将舞台上一道写着”资本主义“字眼的墙敲碎!过后是由几个青年摇滚乐队呈献的表演。国际特赦组织的成员也参与表演,而霹雳州草根组织Alaigal的成员呈献一部讽刺音乐剧。

在充满欢乐气氛的开幕后,第二天和第三天则是严肃地、认真地针对多个迫切的课题进行讨论。整个论坛中的8场讨论会,吸引超过一百人挤在小小的讲堂内细心聆听,并参与讨论。这也许是第一次在马来西亚,有那么多的大马人,跟来自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日本、韩国、澳洲和英国的同志,公开讨论关于社会主义的课题。

第一场的讨论会,是( Globalisation:Capitalism and Its Resilience) ,主讲人是大马社会主义党的古玛医生(Dr. Jeyakumar Devaraj) ,和来自英国的罗宾. 杰米森(Robin Jamieson) 。主讲人针对削弱工人阶级的课题进行分析,论述了全球化如何把民族国家变得不再重要,而私营化、贸易自由化和无规则化的市场原则占据主导。主讲人确信资本主义已经是在垂死,而工人阶级的斗争将会升级,但是这将把我们引领向社会主义还是野蛮主义,就要视我们到底在建立社会主义人民运动上尽了多少的努力。

第二场讨论会(New Imperialism:Can the US be Stopped) ,主讲人是来自泰国工人民主的Giles Ji Ungpakorn,和本地政治评论作者范佑登(Fan Yew Teng) 。这场讨论激起相当剧烈的辩论火花,因为两位主讲人都不认同对方的分析。这是关于采取“正确路线” 与什么是迫切行动的争论,左派到底是应该在共同基础上团结还是继续彼此间意识形态的论战。来自社会主义党的同志Selvam说:“如果左派继续分裂,我们将无法阻止帝国主义,因为你可以拥有工具和武器,但是你没有力量。”

第三场讨论会(Failure of Socialism in Rusia and China:Why?) ,主讲人是旅居英国的大马人John Josset和来自工人国际委员会的克莱尔.多伊尔(Clare Doyle) 。克莱尔认为俄罗斯和中国并不是社会主义,因此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而Josset则论述了造成中俄受挫的复杂因素。他们论述涉及的课题包括斯大林的外交政策政策、国家资本主义还是堕落工人国家、中共以社会主义之名残害革命的学生与工人等。在公开讨的环节里,有人提出我们并不能只一味斥责斯大林主义是社会主义受挫的主因,而必须也认识代资本主义个帝国主义的残暴力量也扮演着关键角色。

第四场讨论会,主讲人是史蒂芬. 佐力和约翰. 珀西。这是一场相当精彩的讨论,因为拉丁美洲现在正成为世界革命的中心,从来自选举的左翼政府如巴西、乌拉圭和阿根廷,到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波澜汹涌的群众抗争,还有原本以为是社会主义最后堡垒的古巴,加上,近年崛起的委内瑞拉博利瓦革命,无不让世界左翼看到了新的希望。史蒂芬论述了巴西工人党在当权后腐败的过程,也分析了委内瑞拉查韦斯政府的博利瓦革命中推行的政策。约翰更是把重点放在讨论委内瑞拉的革命过程与成果。显然,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一个左派全新的经验,也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场左翼革命,为世界左翼展示了一个新的选择,加强了工人阶级的想象。也有人相信,拉丁美洲将会是这个年代领导工人阶级斗争的中心。而左派人士都已经来到这么一个共识,委内瑞拉需要来自左派的全力支持。

第二天的最后一场讨论会 (Regime Change In South East Asia) ,主讲人是来自菲律宾社会主义劳工党的逊尼(Sonny Melancio) 、蒂达莎莉,和Giles Ji Ungpakorn。这场讨论把重点放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泰国三个国家的政权交替经验上。三位主讲人讲解了各自国家进步力量在推翻腐败和独裁政权的斗争中,不同阶段采取的战略与战术。来自菲律宾的同志分享了该国建立阶级意识及团结左派,以形成一个对抗帝国主义者的强大力量的经验。两位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主讲人都认为政权替代,是工人阶级最好演练,以准备在将来从资产阶级手上夺取政权。

经过漫长的一天,论坛以电影放映作为第二天活动的结束。大会放映了一部关于西班牙革命的影片 (Land & Freedom) ,以及一部由众多短片剪辑成的关于本地群众斗争的影片。

经过第二天讨论了国际的课题,最后一天的讨论则着重在关系到马来西亚的课题。而第三天的讨论,更是比之前一天更为激烈。

第六场讨论会,主讲人是左翼历史学者陈剑、前工运份子多米尼克(Dominic Puthucheary) 和现任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Syed Husin Ali) 。陈剑讨论了关于政治结盟、战略与战术作为左派失败因素的问题,而多米尼克则着重在讨论统治阶级镇压作为左派被挫败的主因。他们提出的历史证据,都是马来西亚历史教科书上不可能被提及的。赛胡先阿里则认为,左派在解决三大族群间的文化差距的问题受到挫败。

这场讨论会引发了来自观众踊跃的辩论和询问,包括一些相当轰动的问题,如为何马共在二战结束后把政权移交回给英国,还有左翼人士在捍卫左翼历史的角色,尤其是最近政府继续对左翼的抹黑。还有一个被多米尼克挑起的争论是,到底丹马六甲(Tan Melaka) 是不是莫达路丁拉索(Mokhtaruddin Lasso) 。

第七场是( Lessons of the Reformasi 1998) ,主讲人是人民党的哈山卡林(Hassan Karim)、前政扣者希沙慕丁莱益士(Hishammudin Rais),及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哲文(Arutchelvan) 。哈山卡林认为改革运动证明了马来西亚人民用能力为正义斗争,而改革运动并不是因为安华,而是更关键的社会不公。希沙慕丁以其一贯与众不同的作风,以马来语发表他精彩的演说,认为运动必须要从自身的社会中形成,不是依赖外来的理论。希沙慕丁也提到公正党的成立把改革运动的活力,限制在党结构下,扼杀了整个运动的生命力。不过,希沙慕丁没有提到怎么把工人阶级的力量有效的发挥出来,除了他说要让自己感到愉快。阿鲁哲文则强调说,马来西亚的左派不应该在运动中搭顺风车,而是应该建立自己的运动和基础。他说,在改革运动爆发时,社会主义党还刚成立,结果他们跟在群众后头跑,但是,试想想,如果当时有个左翼政党有能力领导群众,那么结果将不一样。最重要的,我们不是空谈,而是做工人阶级的组织工作。

第八场讨论会(Class and Communal Lines:The Unsolved National Question) ,主讲人是社评人李万千、学者拉玛三美(P.Ramasamy) ,和鲁斯淡山尼(Rustam Sani) 。拉玛三美清楚地论述了马克思和列宁在民族问题上所持的立场,认为阶级和民族问题的课题上没有矛盾,而继续一起解决。李万千则认为语言必须被视为基本人权,而左派必须在民族问题上采取鲜明立场。鲁斯淡山尼则认为,如果我们都是马来民族(就如1947马来亚人民宪章所提的一样),就不可能让国家统治阶级利用种族政治的机会。

社会主义2005研讨会的闭幕仪式,是以(Building the Movement) 为主题的演讲。发表演说者包括社会主义党副主席莎拉斯(Saraswathy) 、马来西亚青年学生民主运动的苏淑桦、来自菲律宾的逊尼、职工总会的赛沙里尔(Syed Shahir) 、蒂达莎莉、人民公正党的蔡添强和社会主义党主席纳西尔.哈辛。左翼的同志都一致强调工人阶级斗争的重要性,而社会主义政党在领导反新自由主义和私营化的运动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其它的演说者,则重申建设一个更美好世界的重要性。

汇聚了来自各式各样背景的人,各种社会主义流派的思想,进步份子、工会份子、草根活跃份子、学生、无政府主义者,以及其它关心社会命运的人,在这三天的活动中,交流了不少宝贵的看法。在大会结束时,与会者们以马来语、淡米尔语、华语和英语,大合唱了。也许这是第一次以这四种语言一起出现在一个场合中。

,为马来西亚社会主义运动开创了一个先河,也打破了来自反动份子的谎言,社会主义并没有过时,也不曾过时,而且是这个年代最迫切需要的政治思想指导。工人阶级才是未来世界的领导,而只有正确革命思想指导的工人阶级斗争,才有可能走向全人类解放的目的地。这也不能是空谈,而是实实在在的从草根组织工作做起,实现真正的由下而上的社会主义。

 

2005年9月14日

分類:亞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