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MST,巴西和為土地而鬥爭

MST,巴西和為土地而鬥爭

巡夜人 译

无地工人运动(MST)组织数千巴西农村贫民。来自MST执行机构的Jo?o Pedro Stedile,接受了Luke Stobart的采访。
LS:这些年来拉美爆发了斗争。除了工人和郊区贫民,农村运动扮演了关键角色。巴西的无地工人运动(MST)是其中最大和最成功的,组织了一系列戏剧性的占有土地。在这些斗争中,MST都取得了那些成就?

JPS:MST最重要的成就是把农村贫民组织起来了。在巴西,有500万没有土地的工人,他们是乡村社会中最贫穷的阶层。
我们已经为50万个家庭赢得了土地,大约300万人。现在这些家庭还在为其它的东西而战斗——自主的食品生产和销售,教育以及改变现存的农业模式。
还有15万个家庭正在占领土地或者在街边露营。他们不断的与大地主或者政府发生着冲突。
巴西的精英们允许人民组织乞讨或者为他们投票,他们惧怕的是穷人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如果没有土地的人不组织起来,没人会去解决他们的问题,哪怕是个左翼政府。

问:MST是否与其它社会运动紧密合作呢?

我们从那些在我们之前战斗过的人那里学习到,我们必须更加团结,更加大度,少些宗派气息。我们了解到我们的力量不是来自于说我们的观点是最好的,而是来自于是否有能力在改变社会这一共同目标下组织起更多的人们。
这就是为什么在巴西,Vía Campesina[一个国际性的农民组织]由多个运动组成的原因。
我们还参加了社会运动和大集会,比如国际社会论坛(World Social Forum)。

问:很多人曾经在Lula总统领导的工人党于2003年上台执政的时候希望它能带来某些变革。但是MST抱怨道那些在底层生存的人的情况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人民投票给Lula是因为相信他会反对新自由主义政策,然而,为了确保当选Lula与巴西资产阶级勾结在一起建立了一个暧昧的政府。
另外还存在着右翼的新自由主义政府部门。与此同时,还有诸如土地改革部这样的左翼部门。结果就是导致了社会上和政府中持续不断的斗争。
Lula当选后,许多无地工人以为他们的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了,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改变。只有组织起来进行斗争才能改变巴西,如同在其它任何地方一样。
我们希望在下次选举之后左翼力量会更强些,如果Lula不能带来变化,我们希望再次看到群众斗争兴起。

问:在玻利维亚激进派总统莫拉莱斯近来国有化了天然气和石油产业。这对巴西有影响吗?

国有化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它提供了另外一条可能的道路。玻利维亚人民有权利使用他们自己的天然资源来解决社会问题。
与此同时,我们不应该忘记国有化发生前后的事情。我注意到在欧洲人民谈论拉丁美洲发生了什么。确实,我们这里发生了改变,但是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深。
幸运地是,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政府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政府让拉美人民看到了一线希望。但是无论在玻利维亚还是委内瑞拉我们都仍然没有看到大量群众动员。

问:但是难道不是这些国家比如玻利维亚的运动本身使他们成为总统的吗?

确实如此。但是让一个总统下台是非常容易的事。困难的是,以人民的利益为基础,发动全国性的运动来反对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
我们需要社会运动来形成一个持久的有组织的力量。在任何一个拉美国家这都还没有实现。
查韦斯召集了一场讨论,他把讨论的主题描述为“内在发展”。他意识到了光说关于外国佬的坏话是不够的。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方案,设法回答比如我们如何组织我们另一种可供选择的经济模式这样的问题?我们如何为每个人都找到工作?我们将如何分配收入?我们生产什么?如果你只是发表演说,人民不会长久的受你欺骗。

问:你所描述的方案是不是一种社会主义的方案?

不,还不是。这是我们在巴西迎接的挑战。我们处于历史发展的一个阶段上。我们的目标是增强运动的力量,并改变社会结构以进展到社会主义。
我们从东欧和中国的经验中了解到,社会主义不只是有一个社会主义政府。社会主义意味着经济结构,社会关系和社会意识形态的深刻变革。
我们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些。但是我们的建设性的道路是走向社会主义的。

问:在国际反新自由主义运动中,有一些人认为我们能够在不获取政权的情况下改变社会。有可能这样改变社会吗?

不,不能。但是权利不只是在国家中。权利肇始于家庭中,以各种不同的形式扩展到社区和社会中去。它在学校中,教堂里,媒体上,如同在国家中一样。这是我们从[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者]Antonio Gramsci[安东尼奥·葛兰西]那里学到的东西。
变革必须从社会根本处进行。我们对传统左派政党的批判就在于,他们把权利仅仅看作是总统官邸。但是仅仅更换官邸的主人并不解决社会的根本问题。
同时,我们不应该走到另一个极端,把问题仅仅看作是存在于我的家庭或者村镇,而不需要警惕政府。
我们需要社会主义的政府,但是要建立在政治意识和广泛参与之上。所以莫拉莱斯要比查韦斯进步一些。支持查韦斯的主要力量是军队和偶尔的群众运动。
但是在玻利维亚,农民、土著军民和矿工等基层民众在这15到20年间已经拥有了权利。这保证底层人民参与并监督莫拉莱斯政府。这使得取得变革成为可能。

——————————————————————————–

从巴西农村贫民的群众斗争中而来的组织

巴西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2%的地主占有46%可耕种土地。
MST从70年代后期反对Geisel将军军事独裁的群众斗争中产生。它正式建立于1984年。天主教中的改革派在它的建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MST活动家们占用闲置土地建立合作农场,学校和诊所。在MST的领地上,有1800所学校。
巴西的运动帮助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农村劳动者组织,Vía Campesina。如今它在87个国家有组织。
SMT面对着来自警察、司法部门和媒体的野蛮攻击。在过去的20年中,有大约1600名农村工人被杀,包括大约100名MST成员。
1996年,获奖的巴西摄影师Sebasti?o Salgado有力的记录了在Pará对示威农村劳动者的屠杀。
MST已经扩大它的活动范围到首都,城市里的占用,消灭转基因作物,为农村活动家创办大学。
要了解更多关于MST的信息,请登陆他们的英文网站:www.mstbrazil.org。
对于那些想了解更多MST和巴西围绕土地的战斗的人,Sue Branford和Jan Rocha合着的《剪断电线》(Cutting the Wire)是不错的开端。这本书写于2002年,是第一本关于MST的历史和政策的主要英文著作。

来源: http://www.socialistworker.co.uk/article.php?article_id=8976

分類:拉丁美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