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企業承包制與大鍋飯問題

企業承包制與大鍋飯問題

向青

新苗雙月刊8期(19888月)

今年中共已經全面推行企業承包制。據說,這種制度大大有助於解決中國國營經濟的兩個非常嚴重的根本毛病,就是政企不分和企業吃大鍋飯的問題。大家知道,在原先那種絕對集權的計劃經濟制度下,企業不過是政府機關的分支,而且是毫無決策權力的分支。除了日常生產運作中純粹技術性的問題以外,一切都要聽從政府主管部門的指揮,一切都要等待政府主管決定。而原料供應、產品銷售、設備更新、員工任免等等,也統統由國家包下來。賺錢就上繳(有時企業可以保留一個很小的部分,叫做留成),虧本也全歸國家承擔。在那種制度下,企業既不能有所作為,也不需要有所作為(反正有國家的大鍋飯吃);而政府主管官員(尤其是有關的黨委)則可以對企業瞎指揮,事實上也一直在瞎指揮。即使有個別官員盡忠職守,很想把國營企業管好,由于他不是企業的直接經營者,對任何一個企業的實際情況都隔膜重大,更不可能對屬下每個企業都了解清楚,照顧週到,所以也無法把事情辦好。更不用說那些以權謀私的了。總而言之,原先的集權制度造成了人所共見的後果:國營企業的經濟效益低得出奇,浪費驚人。

承包制就是針對上述病症所下的一劑藥。所謂承包制,就是政府主管部門同所屬企業的廠長簽訂承包合同,在一定期限內(一般是幾年)把企業的經濟權交給承包人,政府主管(發包人)在期內不再干預企業的經營,而承包人要完成合同內所規定的指標(包括上繳利潤指標,技術改造指標,固定資產增值指標等)。如果承包人經營得法,盈利超過指標,超出的部份可以讓企業留用幾分之幾,承包人還可以領得若干獎金。如果達不到指標,甚至虧本,所造成的損失也由企業本身和承包人承擔,甚至還要受罰,國家不再替他們負責。中共認為,實行承包制,企業就得到了經營自主權,不受行政當局牽制,增加活力,能夠到市場上去大顯身手,同時又自負盈虧,再不能(也不需要)吃國家的大鍋飯了。

在決定全面推行之前,承包制已經在中國局部試行好幾年了。而在這幾年的試行中表現得怎樣?能解決問題嗎?我們現在來初步討論一下。為了行文便利,我們就用對話的形式來表達。

          *          *          *

甲:承包制經過幾年的局部試行之後,又在全國普遍推行了,這大概表示試行的成績很令人滿意吧?

乙:在內地出版物上,我們看到許多關乎「一包就靈」的報導。我相信,大體上,承包制提高了國營企業的活力和效率,這點是不成問題的。不過,實行承包制只是管理體制的改革,現在內地許多人認為,國營企業吃國家大鍋飯的原因,不只是過去的管理體制不妥,還有企業國有制也是原因之一。所以現在內地發表許多文章談論改革所有制的問題。有人主張國營企業不再單純歸國家所有,要改為股份制,至少讓企業本身享有一部份所有權。這樣,他們認為,企業的經營者才能夠拿出主人翁的態度,充份投入市場,採取最有效的經營方針,徹底拋棄吃國家大鍋飯的態度。

甲:看來,代表廠長階層向國家爭取分權的傾向越來越大膽了。起初要求把企業經營權交給廠長,現在又進一步要求企業分享所有權的一部份了。

乙:正是這樣。不過,如果看看他們的理論根據,卻好像是從一種立場轉到了相反的立場。當初要求把經營權交給廠長的時候,人們極力鼓吹經營權和所有權的分離。他們說,經營權和所有權是可以分開的,分開以後,企業所有權仍舊是國家的,但經營權交給廠長,這樣會經營得更好。實行承包制,正是為了保證經營權充份獨立,不受所有權干預。現在,主張改革所有制的理由卻是說,經營者完全不掌握所有權是經營得不好的。

甲:企業經營者如果同時是企業的所有者,他對企業的關心會更週到,而企業國有制則助長吃大鍋飯的傾向,這種見解我覺得合理,而且相當明顯。

乙:我可以同意說企業的主人對企業最關心,但不同意說國有制一定助長大鍋飯傾向。除了國有制之外還要加上其他情況(一些不良的情況),才會助長大鍋飯的傾向。企業屬于國家所有,如果這個國家實行充份的民主制,全體勞動人民真正是國家的主人翁,那麼,每個企業的全體員工也都是本企業的主人了(當然還有許多別人也是主人),所以,企業的全體員工(包括廠長在內)也會(雖然不是一定)很關心自己的企業,也會很關心國家的利益,而不採取吃大鍋飯的態度。

甲:我覺得你忽視了私有的主人和國有的主人在處境上的不同。一個人單獨(或者少數幾個人共同)擁有一個企業,這個企業的盈利或虧損對他(或他們)個人利益的影響很大,所以他們一定十分關心這企業的業務,也容易親自去料理。但是全國經濟上的得失以及每一個國營企業的盈虧對于每個人民的影響就不那麼直接,而且分攤起來也不那麼大了,所以一般人民不會那麼關心。即使關心,他們也沒辦法去直接料理,只能委託代表(政府官員和廠長等等)去料理。但這些代表每人只是國家和企業的十億分之一的工人,所有權很小,對于得失分攤的承受也很小,經營管理權卻很大,他們自然容易拿大家的財產去冒險亂搞,或者屍位素餐,無所作為,總而言之,就是吃國家的大鍋飯。

乙:你那種見解就是現在一般人的見解,看起來好像很合情合理,不證自明,其實經不起嚴格的考察,站不住的。你們那種見解等於說,只有企業主人親自去經營,才辦得好;一委託給別人代理,就很容易搞壞了。你們忘記了,當代資本主義不是產生了一個強大的經理階層,他們專門受聘代表那些最大的公司的股東去主持經營嗎?他們所經營的企業不是最成功,最發財的嗎?為什麼資本家有辦法去考核所聘用的經理的工作,不讓經理拿公司的財產亂搞,人民(作為國家和國有企業的主人)就沒有辦法考核和監督國家官員和國營企業負責人的工作?社會主義國家不可以繼續和發展資本主義的管理方法嗎?現在中國試行承包制以及其他新的管理體制和方法,目的不正是妥善劃清權責並且確立考核監督的辦法嗎?

甲:但是國家這麼大,一般人民每個都會覺得「我哪裡管得了這些,而且我不過佔很小的一份而已」。事實上人人都不關心,都管不了。

乙:現在和過去一般人都不大關心,這是事實,但並非因為國家的利害同個人利害之間的關連很難了解,而是因為事實上人民一直並沒有得到國家主人翁的地位和權利。名義上,國家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國家的財產稱為全民所有的財產,實際上人民對於國家大事全無權過問,執政者也不是人民選舉出來的。人民事實上並不是主人,所以他們對國家和國營企業也缺乏主人式的關心。人民根本沒有主人的權力,當然一切都管不了。但是一旦人民爭取到了真正的主權,就毫無理由說他們仍舊沒辦法去管了。國家雖大,但人民也多,人人有份,人人都會來管。建立一整套全民參與、分工合作、權責分明的制度,絕不是辦不到的事情。有資本主義的經驗可供參考,人民的智慧大可發揮。每個廠長和每個官員在一切工作和生活活動中都免不了要向一些人民接觸,因而隨時隨地都在主人的耳目之下,人民只要真正成了主人,要監督他們其實比資本家監督公司經理更容易,可以更週到許多。專制統治者通過一兩千萬官僚、警察、特務和街坊組長都可以把十億人民監視到動輒得咎,為什麼反過來十億人民沒辦法正正當當地監督住全國的公務員和企業主管,不讓他們為非作歹或者屍位素餐呢?總而言之,今天中國的毛病不是真正工農國家的國有制的毛病,而是一黨專政和官僚專制的毛病。

甲:講道理我承認你有一套,我駁不倒你,可是,你們的道理實行得了嗎?「人民,人民」!人民哪一年才拿得到權力呢?況且,人民本身那麼美好嗎?今天的中國,不光是官僚和廠長他們以權謀私,一般人民,連工人農民在內,只要有機會,誰不是「大家拿,拿大家」,誰不想少做多拿?人民有什麼理想,有什麼公德心?道德淪亡到連「人情薄過紙,笑貧不笑娼」的香港人見了都搖頭嘆息。這樣的人民能夠做國家的主人,創造新社會?也許等到一千年、一萬年以後吧!在此之前,恐怕先要經歷資本主義的發展階段,「補課」若干年,等人民衣食足了,然後知禮儀,然後才能夠治國平天下。

乙:我們越談越遠了,不過這也難怪。每一方面的問題本來就都關連到根本的問題。現在中國的社會風氣實在是很壞,可以說人民很腐化墮落。在腐化墮落的時代,腐化墮落的統治下,一般人民怎能夠不腐化墮落呢?我們姑且不談那些並不腐化墮落反而奮鬥爭取進步的少數人,也不談稍有進步的另一方面的現像——這些畢竟只是很小的少數,畢竟遠遠沒有佔優勢。我只想指出,一般人民的腐化墮落和統治者的腐化墮落不一樣。統治者的腐化行為是加緊剝削人民,無限度地增加自己的享樂和特權,人民的腐化只是用不正當的手段暫時減輕自己生活的惡化。人民的腐化行為是尚未找到真正出路之前暫時的私人自衛手段。這是不能持久,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全體人民都少做多享,不久就會發現,消費品越來越難以拿到,簡直沒得可享了。人民再要拿,只能拿整個社會的分配大權,拿政權,拿生產資料的所有權,拿經濟管理權。客觀上,勞勤人民只有這條出路,所以遲早人民會看出這條路。事物的發展不是直線的,不但充滿曲折,而且有時逆轉。古語說,「物極必反」,「窮則變,變則通」。社會在大轉變、大突破的前夕,顯得非常腐敗,這並不是例外,反倒是常規。一旦普羅大被迫起來用集體奮鬥的手段打開出路,那時大眾的行為和思想就迅速猛烈地轉變了,整個社會的風氣也不大相同了。

至於中國會不會回頭去重新經歷一番資本主義,這個問題很複雜,現在我不能談。我只想簡單地說,這是有可能的,今天中共的改革路線實際上是朝著這個方向,但未必一定走到底。如果以為回到資本主義是最好或者唯一走得通的道路,那就大錯了。如果中國恢復資本主義,那景象決不是最自由、最民主、最先進的當代資本主義國家那樣,而是類似菲律賓或南韓那樣的專制落後的資本主義國家。有人說,按照馬克思主義,每個國家都一定要經過資本主義的充份發展,然後才能夠走社會主義道路。那是曲解,是謬論。像中國這樣經濟上落後的國家,在勞動人民的政權之下,暫時保留一部份資本主義經濟,是可以的,必要的。但若整個走資本主義道路,不但對勞動人民不利,也對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不利。

甲:中國應否走資本主義道路這問題以後再談,我們回頭來談企業承包制吧。你是不是認為企業承包制切合中國當前的需要,是個好制度呢?

乙:實行承包制表示劃分政府機關和企業,讓企業享有必要的經營自主權,是一種分權的辦法,在這方面,我認為承包制是好的,是一種進步改革。承包以後,企業有興趣於提高效益,尋求發展,不再滿足於完成上級交來的任務,就是因為企業得到了經營自主權。另方面,承包制是私人承包制,一般由廠長個人承包,有的由一個小組的人承包,或者由整個企業全體員工集體承包。不論有多少人,他們都是作為私人的組合來包的,而不是以國營企業的一個單位的身份來掌握經濟權。所以,我認為,現行的承包制的精神是把企業的經營權交給私人,這樣,也就是模仿資本主義的方式,走私人經營的道路。加以現在中共宣佈整個社會主義經濟都屬於商品經濟,要盡量發揮市場的作用,每個國營企業都應該努力投入市場,這就更令承包者帶有明顯的資本主義企業家的傾向了。這方面我認為是不好的。

甲:不好在哪裡呢?所謂資本主義企業家的傾向又指什麼呢?

乙:那些承包者會傾向于唯利是圖,只要有市場,好賺錢,就不考慮其他方面的利害關係。對本企業員工的政策也是全看怎樣能讓企業多賺錢,可能盡量壓低工資,不顧工業安全,或者收買員工來欺騙國家,諸如此類。這些統統是損害全體人民,也妨礙國民經濟發展的。

甲:那麼,你究竟贊成還是反對全面推行承包制呢?

乙:我不贊成全面推行。我認為應該全面推行工人自治,就是承認每一個國營企業單位都在全國的經濟計劃範圍內有經營自主權,企業的全體員工都有權參與管理,監督廠長。廠長(企業的主要負責人)在員工同意之下由國家任命,員工代表大會有權將他罷免。當然,同時要在全國真正實行政治的民主和自由,經濟計劃也要在全國人民的監督和參與之下制定和執行。總而言之,我主張實行真正工人階級的(也就是社會主義方向的)民主管理。我認為這樣才能夠充份發動每個人和每個企業單位的活力,定出最好的經濟計劃並保證它的執行(包括必要時的修改),把經濟管理體制逐漸修改到最妥善,達到國民經濟最好的發展。

一九八八年八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