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期

談瘟疫、「團結」和「狗官」

向青

《先驅》第68期,2003年(夏)

最近三個月左右,「沙士」瘟疫簡直成為港人生活的中心。人們的生活受到沙士的影響非常大,談論最多的也是與它有關的問題。不過,有人指出,這影響也有好的一面,就是促成了港人的互相團結。市民對前線醫護人員表示了極大的敬愛,有些受感染、被隔離地點的鄰居關係變得比以前親密了。團結與合作,成為普遍認同的態度。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了所謂「狗官」事件。

在很受歡迎的電台節目「風波裡的茶杯」中談論對抗沙士的工作時,涉及清潔工人慘遭中間剝削和懷孕護士的假期和工作調動的問題。主持人鄭經翰用很強烈的態度對有關的官員表示不滿,使用了「狗官」這字眼,成為哄動一時的新聞。不少人覺得鄭經翰的態度太過火,有違抗炎時期團結合作的精神,尤其不該使用「狗官」那樣的字眼侮辱官員。有人更覺得他主持節目的態度一向是太霸道,常常壓制相反的意見,他罵人「狗官」屬於語言暴力,尤其令人不能容忍。但是,反過來,也有人認為,有些指責鄭的言論是企圖壓制這個讓小市民吐一口氣的節目,甚至可能根本是陰謀策動的聲勢。我不打算研究有沒有陰謀的問題,只想談談上述批評意見的是與非。

論「狗官」

有人對鄭經翰在電台上罵人狗官非常憤慨,但他並沒有說明那人那事為什麼不該罵,只表示公職人員的尊嚴不容踐踏。這種熱心維護官員尊嚴的態度,十分符合咱們祖國的文化傳統。不過,我想指出,罵狗官也是祖國文化傳統的一部份。許多世代飽受官吏欺壓的老百姓,早已慣於使用這個字眼來稍微發洩心中的不滿。既然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標榜言論自由不少於西方民主國,那麼,容許市民公開使用這傳統的字眼來罵官,應該不致於天塌下來。反倒是,連罵一罵官都不許,一國兩制就要塌下來了。

也許有人覺得,罵官可以,但不可使用「狗官」之類帶有侮辱性的字眼。那麼,請問,有哪些字眼可以使用呢?哪些字眼是罵人而不帶侮辱性的呢?比方,罵「臭官」、「殃民官」、「害民官」、「劫貧濟富官」、「不知是什麼東西的官」、或者「叉官」可不可以?狗官的含意,無非就是殃民臭官之類,不見得有特別大的侮辱性。特別禁止使用一個傳統的字眼,人家可以使用其他字眼。如果那麼認真地要保障官的尊嚴,乾脆禁止一切罵官的話好了。

其實,如果認真講道理,與其說「狗官」這話是侮辱了該罵的官,倒不如說侮辱了狗。大家都知道,狗類是人類的忠實朋友。一般的狗都忠於養它的人,不會像壞官那樣食民之祿反而欺壓人民。所以,我並不認為罵「狗官」是很適當的罵法,值得提倡。不過,成語是眾人的習慣所形成,個人的力量改變不了。上文的辯論不過是為一般的罵官自由辯護而已。

把鄭經翰罵官說成是語言暴力,未免把他說得太強,而官員太弱了。在基本法充分保障官權而極力防犯民權,同時群眾十分守法的情況下,一個節目主持人的言論怎能對代表政府的官員構成威脅呢?作出這種評論的人若不是太胡塗,就是有意借此鼓動人們反對鄭的節目。

至於鄭經翰主持節目時是否太霸道,壓制他所不喜歡的意見,因為我收聽這節目的次數太少,不能表示意見。假定他真是太霸道,大家自然有理由反對。但這是另一個問題,與這裡所談的罵狗官應否被容許的問題無關。

抗瘟與團結

瘟疫是對全體市民甚至於對全人類的重大威脅,需要大家團結合作去對抗,這點當然不成問題。不過,如果以為既然團結合作就不該互相批評和爭論,那是不切實際的。一味講團結合作,而不講究工作中的種種政策和方法是否正確,以及對工作者是否公平,那顯然不能保證抗瘟成功。既然有不同的意見,就有發表和討論的需要。如果意見相反得厲害,強烈的爭論自然難以避免,也不應避免。避免爭論等於迴避問題,只能妨礙工作。當時鄭經翰的批評,涉及前線工作者的重大利害和公平原則,他的強烈不滿顯然屬於義憤,所以是十分正當的。有人不注重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卻專門著眼於言詞是否過火方面,實在是捨本逐末了。

雖然人人都受到瘟疫的威脅,但是社會地位和工作崗位不同的人所受威脅的大小不同,而能夠用來應付威脅的資源大小也不同。有人的處境危險性較大,有人較小。除了前線醫護人員的冒險性特別大之外,一般說來,越是下層的人冒險越大,處境越不利。瘟疫不會使人的處境變成平等,反而使不平等更加顯著。所以,為了公平,也為了抗瘟工作有成效,應該特別照顧下層的人。如果把團結合作解釋成為大家不要計較,那等於欺壓下層的人。現在香港下層醫護人員仍有受到明顯不合理待遇的情況,甚至於有時連保護都不足,這是應該受到強烈譴責的。首先要讓那些人員本身有充分機會發出呼聲,並且得到充分的重視。

沙士瘟疫何時才受到控制,現在還是未知之數。即使沙士控制住了,也還有其他瘟疫的威脅。人類與病毒和病菌的鬥爭是永恆的。現實的人類生活方式並未能使瘟疫的威脅減輕,反而加重,新的病毒層出不窮。所以人類除了要繼續加強對病毒和病菌鬥爭之外,還要改造社會制度。只有全體勞動人民掌握大權,把一切資源都用來真正增進全民的福利,而不再用來滿足少數人無限的貪慾和自相殘殺,那時候人類對瘟疫鬥爭的前景才是真正光明的。

2003524

分類:第68期, 政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