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共產黨對毛派的鬥爭及其後果

區芳

《先驅》第68期,2003年(夏)

1959年,伊拉克共產黨爲了向資產階級愛國政府表示絕無奪權的念頭,命令黨領導下的工農自衛武裝交槍。可是,卡塞姆等資產階級愛國力量領袖還是不放心,一方面阻撓伊共合法化,一面唆使地方軍警迫害共產黨員。196111月伊共中央決定以和平道路推翻卡塞姆獨裁政府。隨後發生接二連三的政變,新政府血腥鎮壓工農運動和共產黨人,於是,19654月伊共中央全會提出開展武裝鬥爭、建立聯合政府、完成民族民主革命的方針。就是說,它沒從7.14革命的興亡中吸取任何政治教訓,工人政權仍是群衆必須等待的下個階段。伊共加強了軍事活動,但只是爲了自保。與屠殺工農共產黨人的劊子手━━復興黨,它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這一實用主義原則(或說無原則),在統戰組織全國民族進步陣線裏再續前緣。

六十年代的世界共運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毛澤東派與親蘇派的決裂。各國毛派的領導層在對無產階級獨立性的認識上,並不比親蘇派高出幾指頭,但他們不願繼續當蘇聯官僚手中無知覺的外交籌碼,隨著後者一時一事的變動翻政治跟頭。19679月,伊共毛派無法再忍受親蘇派前怕狼後怕虎,唯獨不怕得罪工農的反帝統戰,成立了阿齊茲•哈吉爲首的伊拉克共產黨中央指揮部。毛派號召武裝群衆,在城鄉進行人民武裝鬥爭,建立勞動人民領導下的人民革命民主政權。雖然這個提法和工人政權還有很大距離,仍遭到親蘇派痛斥。親蘇派提出當前革命的關鍵任務是同帝國主義作鬥爭,需要在反對帝國主義、猶太復國主義和阿拉伯反動派的大前提下,成立廣泛的統一戰線,並以此爲基礎,建立聯合政府。親蘇派指責毛派是形左實右,因爲要反帝就不能離開聯合政府,而極左冒進則會嚇跑進步的民族資產階級和民主的小資產階級,也就是未來聯合政府的大多數!

在民族資本和群衆運動都很虛弱的前提下,那些具有明確奪權目標和意志的政治集團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爲的。儘管復興黨只有2500名幹部(復興黨官方數字是五千人),19687月它再次政變上台。新政府給伊共兩派都留了位子,毛派嚴詞拒絕,但它也沒拿具體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來對抗復興黨。毛派的基層,是不滿親蘇中央消極路線的熱血工農,在鬥爭綱領上他們還欠成熟;至於毛派上層,很大程度上它是伊共中央內部權力鬥爭的産物。所以1968年毛派路線並不鮮明,它也在試圖作些暗盤交易,直到被復興黨的鎮壓機器碾成了粉末。延續數月的大屠殺,使毛派再也沒能完全復元。幸存者傖促發起的城市遊擊戰不成氣候,輾轉上山堅持鬥爭。所有人都明白,奪取政權的任務要長期擱置起來了。

1970710日,復興黨要求親蘇派共產黨(爲行文方便,以下仍統稱伊共)承認建立聯合政府的八大原則:“1/。復興黨是一個革命的、工聯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民主政黨;2/19687.17革命的進步性質具有歷史意義;3/。復興黨在政府、群衆組織和統一戰線裏的絕對領導地位;4/。共產黨應對它在軍隊裏的活動加以限制;5/。伊共的國外分支機構要和復興黨的兄弟黨合作;6/。堅決反對猶太復國主義,接受武裝鬥爭解放巴勒斯坦的主張;7/。阿拉伯民族統一是一切目標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目標;8/。在伊拉克有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必要性。伊共的回覆如下:它早已把復興黨政府定性爲愛國政府,至於阿拉伯統一,它也沒有任何異議。但是,共產黨堅決反對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必要性,因爲這是不科學的,全國性的民主革命尚未完成。其實,復興黨所謂的社會主義改造,既不是指擺脫價值規律杠杆作用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也不是指全面剝奪民族資產階級,它無非想趕快收回油田,並徹底摧垮大地主。伊共當然瞭解實情,卻仍嫌太過冒進。由於蘇聯官僚急於見到一個強硬反西方並親蘇的伊拉克,19736月伊共無奈地簽了字,但特別注明在社會主義改造問題上我黨持不同看法,以示對先反帝後搞社會主義的路線孤忠到底。19765月伊共通過了鞏固復興黨政權,通過非資本主義道路走向社會主義的決議。被鞏固的復興黨政權於1975━━1978年間摧毀了250多個庫爾德村莊,三百五十萬人淪爲難民;19772月什葉派穆斯林不堪遜尼派主導的復興黨的教派欺壓政策,在南部發起暴動,復興黨的坦克部隊碾碎了他們的反抗。共產黨以不變應萬變,繼續留在政府內,卻還是在1978年被復興黨放血。從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被殺害的共產黨員數以萬計。

1985年在海外舉行了伊共四大。四大通過的新黨綱指出,伊當代工人階級已佔僱傭勞動力的三分之一,而且工作地點集中、工作部門集中,是最進步和最有革命潛力的階級。黨綱承認歷史經驗表明,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無力領導民族民主革命。黨綱認爲民族民主革命的對立面是文職和軍隊裏的官僚資本、大承包商、大高利貸者、大商人和不動産投機商組成的寄生的大資產階級。可是,伊共的革命目標仍局限於消滅經濟落後、擺脫對外依附、實現現代化,而不是建立工人政權。相反,它再次澄清了民族民主革命的資本主義框架:革命後工人有權組織工會、罷工,監督生産,參與制定生産計劃,有權參與起草勞動法並監督它的執行,但老闆還是老闆。伊共只要求控制私人企業投資規模,並確保工人代表有權參加董事會的工作

在庫爾德問題上,伊共承認庫族有分離權,卻不談庫爾德工農有建立工人國家的必要。1988年它參加了庫爾德陣線,提出領導庫爾德人民和伊拉克全體人民,建立民族民主政權,並重申在庫族聚居區進行自由選舉,産生立法機關和執行機關,按照人口比例代表制參加中央政府的主張。一句話,還是資產階級議會民主。

20033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