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美國如何製造拉登

丹心 譯

《先驅》第61期,2001年(秋)

「在全世界……他們的代理人、附庸國及衛星國在道德、知識、政治以至經濟方面都備受自由戰士打擊。自由運動正在上升並壯志滿懷。自由戰士們幾乎在每一處有人聚居的地方發展壯大━━在阿富汗山區、在非洲安哥拉、在柬浦寨、在中美洲……」

這究竟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首領拉登向信眾發出的呼籲,抑或是塔利班政權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簽發的新聞公佈?

這種對恐怖主義者拉登及塔利班政府及其支持者的無上歌頌,包括對號召打聖戰反對「邪惡帝國」的歌頌,其實是198538日由美國列根政權簽署同意的。當時那個所謂「邪惡帝國」就是蘇聯,以及那些反對美國所支持的殖民主義、種族隔離主義及各種專政的第三世界國家的反對運動。

今天拉登及塔利班政權變成美國的敵人,主要是經過一連串的恐怖主義暴行之後的事━━而最可鄙的莫過於911日在紐約及華盛頓集體謀殺了6,000人。現在拉登這個所謂「自由戰士」被美國及西方傳媒追捕,正是因為他被視為這次恐怖襲擊的幕後主腦。

然而,美國政府拒絕承認它在製造這個邪惡運動的過程中所扮演的中心角色。無論拉登、塔利班以至那幫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主義者都是由此產生出來的,并像瘟疾般漫延到亞爾及利亞和埃及━━降臨紐約的災難亦可能由此而起。

然而,傳媒卻對拉登的起源以及他那歹毒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運動盡量低調。

阿富汗的聖戰組織

19784月,阿富汗人民民主黨(PDPA)奪得政權,它提出一套有利於農民的激進土地改革方案,並提倡擴大工會權利,增加教育及社會服務,支持男女平等及政教分離。PDPA更支持加強阿富汗與蘇聯之間的關係。但這些政策激怒了那些富裕的半封建地主、回教組織 (許多回教高僧毛拉其實是大地主)以及部族首領。他們立即聯合起來在保衛伊斯蘭的幌子之下抵抗政府的激進政策。

美國則由於害怕蘇聯的影響━━尤其壞的是新政府的激進措施會在阿富汗的盟友━━巴基斯坦、伊朗及沿海國家中普遍推行。結果,美國立即向阿富汗政府的反對勢力聖戰組織提供援助。

197912月,PDPA經過一連串的內部權力鬥爭之後,其領袖被推翻。為了怕新政府倒台,蘇聯派兵入侵阿富汗,但這更加刺激起那些絕望的原教旨主義教派的反抗。結果,那反動的聖戰,因為在許多阿富汗人眼中被視為「民族解放」鬥爭而獲得合法性了。

蘇聯於1989年從阿富汗徹軍,而聖戰組織則於1992年佔領首都喀布爾。據報,在7892年之間,美國政府至少用了60億美元(有人估計高達200億美元)支持聖戰組織一派購買軍火、培訓士兵及設立各種基金。其他西方國家以及石油國沙特阿拉伯也提供同樣多的金錢援助。而富有的阿拉伯狂熱份子拉登亦提供了數以百萬美元的支助。

美國在阿富汗的政策早在卡特政府時代便形成。當時白宮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制定此政策並由其繼承者執行。他的計劃遠遠超出只是迫使蘇聯撤軍那麼簡單,他要培植一個國際運動,把伊斯蘭狂熱主義傳播到信奉回教的中亞蘇維埃共和國那裡去,藉此令蘇聯解體。

布熱津斯基的大計與巴基斯坦的軍事獨裁者齊亞將軍要統治該區的野心不謀而合。美國自由電台和歐洲自由電台定時向中亞發出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長篇而激烈的演說(但同時指責「伊斯蘭革命」在1979年推翻親美的伊朗皇朝)。

華府所鍾愛的聖戰組織派系中最極端的一系,這個派系由G.Hekmatyar所領導。西方厭惡恐怖主義,但在他們眼中,偏偏這個稱號卻不適用於這個「自由戰士」。Hekmatyar最突出的「功績」是在1970年代向那些拒絕戴上面紗的婦女臉上傾倒酸性溶液。

1992年,當聖戰組織佔領喀布爾之後,Hekmatyar向喀布爾投射美國供應的導彈和火箭━━最少殺死2,000名平民━━直至新政府同意委任他為首相。當時拉登正是Hekmatyar的親密戰友。

Hekmatyar亦從事不光彩的鴉片種植及毒品買賣,聖戰組織在獲得美國中情局的支持之餘,恰巧販毒生意也大大繁榮起來。在兩年之間,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接壤的邊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海洛英毒品來源,供應美國六成的吸毒者。

1995年,前中情局駐阿富汗的行動主管對於毒品流通的激增毫無悔意:「我們主要的使命是盡可能地打擊蘇聯人……其中可能有些偏差,例如毒品就是了,但主要的目的已達到,蘇聯人離開阿富汗。」

美國製造

據報,1986年中情局主管William Casey曾承諾長期支持巴基斯坦情報局(ISI)的建議━━從世界各地吸納人員加入阿富汗聖戰。在8292年之間,至少有十萬名伊斯蘭戰士被徵召到巴基斯坦(其中有六萬名無須從事過戰鬥便可入讀巴基斯坦的原教旨主義學校)。

美國記者John Conley(「非聖戰:阿富汗、美國及國際恐怖主義」一書的作者),曾揭露在美國吸納的回教徒被送到中情局在維珍尼亞州的間諜培訓營受訓,那裡有年輕的阿富汗人,有埃及和約旦的阿拉伯人,甚至有被稱為「黑人回教徒」的非裔美國人在接受「陰謀破壞技巧」的訓練。

1998111日,英國獨立報報道,其中一名被控1998年在非洲肯尼亞及坦桑尼亞炸毀美國大使館的人叫亞里穆罕默德,曾經在89年訓練過「拉登行動」的成員。這些「拉登行動」的成員從紐約的難民中心招募,並在該區接受軍事培訓,然後再由美軍協助送到阿富汗參加Hekmatyar的軍隊。這個計劃叫做「旋風行動」,是華府首肯的。

穆罕默德便是美國精銳特種部隊綠扁帽的成員。曾受穆罕默德訓練的Nosair1993年密謀炸毀紐約置地及世貿中心的策劃人。另外,埃及宗教領袖Abdel-Rahman93年炸世貿中心而被判刑,他亦是「旋風行動」的成員,他在1990年進入美國時是得到美國中情局批准的。一份絕密的中情局報告指出:那個代理機構應為1993年世貿中心爆炸而「受到局部譴責」。

在巴基斯坦,徵召回來的士兵、金錢、器材及武器由一個叫「辦公室」(MAK)的組織分配給聖戰組織各派系。其實這個「辦公室」是巴基斯坦情報局(ISI)的一個部份,這個情報組織首先從美國中情局處取得大量金錢然後由沙特阿拉伯人轉作援助阿富汗反蘇勢力。當時拉登就是這個「辦公室」的三名主管之一,到1989年拉登全權指揮這個「辦公室」。

拉登

拉登是有億萬家財的建築商的20個兒子之一。他於1980年到阿富汗加入聖戰,是一名極端的宗教狂熱份子及商業大亨。他的特長是吸納人才,管理財務及訓練過35,000名加入聖戰組織的非阿富汗裔僱傭兵。

拉登家族是沙特阿拉伯統治階級中舉足輕重的支柱,與親美的沙特皇室家族有密切的私人、政治及經濟關係。拉登的父親更被沙地國王委任為沙地阿拉伯公共工程部部長。這個新部長一上任便把重建回教聖殿的合約判給自己家族名下的建築公司。拉登家族公司因此在1996年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建築公司。

拉登父親死於1968年。直至1994年,拉登一直能從家族生意王國獲得分紅。但94年後,拉登家族宣佈與拉登脫離關係並接管其家族生意的股份。

拉登本人的個人財富約有2-3億美元,而其家族財富則估計有50億美元,由20個兒子平分。

拉登在阿富汗的軍事及各種生意由拉登本人的軍事王國及沙特阿拉伯政權所保護。而拉登同「辦公室」(MAK)的密切關係亦顯示美國中情局是完全知道他的活動的。

中情局1986-1989年間駐巴基斯坦的主管Milt Bearden20001月向記者承認他從未私下會見過拉登,但他知道他的存在。「拉登每月從其他沙特人及海灣區的阿拉伯人那裡取2,0002,500萬美元用作支持戰爭。那是很多的錢,即每年額外有2-3億美元的援助,這就是拉登做的。」

1986年,拉登從沙特把重型建築器材帶回阿富汗。他利用所學的建築知識,建立了他的「軍事訓練營」,有些在深山中挖掘而成的,並有路可到達。這些被華府稱為「恐怖主義大學」的軍營實際上是當年由ISI及中情局合作建成的。阿富汗反蘇勢力,包括由拉登用錢召募回來的數以萬計的僱傭兵都是由美國中情局一手武裝起來的。而巴基斯坦、美國及英國則提供軍事教官。

一名曾經秘密為聖戰組織打過仗的前英兵Tom Carew20008月告訴記者:「美國人非常懂得教阿富汗人有關城市恐怖主義的技巧━━例如汽車爆炸等━━那樣他們就懂得如何在主要城市襲擊俄國人了……他們許多人現在則利用當年所學到的專業知識向一切他們憎恨的事情宣戰。

拉登的大本營(基地)1987-88年間建立,主要用作管理軍營及他個人的其他生意。這大本營是一間嚴格跟從資本主義運作方式的上市公司。當然,基地把一個僱傭兵軍隊與「合法」的生意活動結合起來。

其實,今天拉登的所作所為不過是延續美國在80年代叫他在阿富汗所從事的勾當而已━━分配基金、培養及訓練僱傭兵。今天唯一的改變只是僱主的身份──過去是ISI及其背後的支持者中情局,現在則是反動的塔利班政權。

在美國眼中,拉登變成「恐怖主義者」是始於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後,沙特王室家族容許54萬美軍進駐沙特領土。當數以萬計的美軍在海灣戰爭結束之後仍留在沙特阿拉伯時,拉登便憤怒地開始反對沙特。他認為沙特與其他政權━━例如埃及━━是美國在中東的傀儡,就像當年阿富汗的PDPA政府是蘇聯的傀儡一樣。他呼籲推翻這些代理人政權,並宣稱所有穆斯林教徒有責任把美軍趕出所有海灣國家。

1994年,拉登的公民權被沙特遞奪了,並被迫離開沙特,他在沙特的資產亦遭凍結。拉登在蘇丹逗留一段時間後,965月返回阿富汗。他重新整修當日與蘇軍戰爭時他幫助建立的軍營、向塔利班提供各種設施及服務━━以及數千僱傭兵。是年9月,塔利班奪得政權。今天拉登所擁有的私人軍隊━━非阿富汗的宗教狂熱份子━━成為塔利班政權的主要支柱。

9.11世貿中心遇襲之前,美國統治階級的領袖們對與拉登、Hekmatyar及塔利班之流的骯髒交易所造成的後果毫無悔意。自9.11的可怕襲擊之後,他們更顯得極度虛偽。

19988月,美情報局官員Hatch指出他同意與聖戰組織的交易,並說即使他知道拉登會變成他的反面,也會提出「同樣的合作要求」:「那是值得的。那是非常重要及首要的事情。拉登在蘇聯倒台的問題上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今天的Hatch是極力主張對拉登等作出報復的鼓吹者之一。

另一名常在電視畫面出現的前中情局官員Cannistrano是美國「反恐怖主義行動」主管。他肯定是反拉登一類恐怖主義者的能手,因為當年正是他指揮拉登「工作」哩。些人亦是80年代代表中情局支援尼加拉瓜反動勢力的主管。他在1984年成為美國國家安全局支援阿富汗聖戰組織反抗蘇軍的指揮官。

最後,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的一句話說明美國對制造出像拉登一類的狂人是毫無反省的:「從全球歷史的觀點來看,什麼更重要呢?塔利班抑或是蘇聯帝國的倒台呢?是一少撮被挑撥起來的回教徒,還是中歐解放及冷戰的結束呢?」

(譯自澳洲Green Left Weekly, 20019月下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