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期

全球化菜單,咖喱飯與生命大盜

Gerard Greenfield  廖化 譯

《先驅》第54期,199911

今天的菜單是0728292145663484,亦即印度咖喱與Basmati大米。上述號碼不是超級市場裡的條碼,也不是食物的俄羅斯盧布價格。前一個號碼是日本一間公司向有關當局就咖喱提出的專利申請,而後一個號碼則是美國的大米技術公司就Basmati大米提出的專利申請。

雖然咖喱在印度的使用已經綿延了幾千年,可是,現在卻由兩個日本人代表著日本食品公司聲稱對咖喱享有發明者應有的權利。他們聲言,他們發明了把咖喱混和洋蔥、馬鈴薯、蘿蔔及牛肉這吃法。兩個日本「發明家」若申請成功,可以對製造咖喱食品享有知識產權,而且享有範圍不限於日本。根據世貿組織的知識產權協定,他們所享的權利的範圍包括其他國家,連印度在內。今後,誰為了商業原因製造咖喱食品,都得向日本的專利者付款。日本食品公司今後把壟斷權擴展到各國所出口的未經煮熟的咖喱也會變得容易。

Basmati大米亦已在印度種植了好幾千年。兩年前大米技術公司獲得了有關Basmati大米的專利,包括了十一項植物專利,五項谷物上的專利,三項培育方法的專利,一項種子專利,總共廿項。它已開始出售自己的TexmatiKaomati大米,還把它們視作同Basmati一樣。他們要把印度出口Basmati大米取而代之。但那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向使用Basmati名稱的印度農民索取賠償,繼而是控制種子生產並用生物技術使之變成不育,令農民無法自行育種,從此非要向大米技術公司購買種子不可。繼盜竊了印度的大米之後,現在它又想盜竊泰國香米。

有關咖喱與大米的專利的例子,反映在全球化下有一個工業正在迅速發展,那就是生命盜竊:大企業利用世貿組織有關知識產權的規定來奪取別人的傳統知識及霸佔大自然的產物。大企業現已就各國傳統醫藥及種植知識、動植物及資源等等宣稱擁有專利。對生命的專利權包括對生物的活基因的所有權,連人的基因也不例外。

大企業將這種盜竊稱為「生命工業」。目前最大的其中一間是美國的Monsanto。它不僅是業內翹楚,而且長於擺布生命以便獲利。它還阻止像巴基斯坦及印度等國家立法保障農民儲存及交換種子(立法原意是避免農民最終要仰賴跨國企業的基因改造種子)。

達爾文明顯不像它們那樣富於企業家精神,他與其花時間去寫《物種起源》,不如花時間去把所有研究過的動植物都就其演化申請專利。他理應將加拿普加斯島(達爾文曾在南美這個島上研究動植物的進化━━譯按)的礦場申請專利,把周圍海洋出租,將島上的天空據為己有,以便若證實天上真有上帝時他也可將上帝的發現權申請專利。那時,他就可把他的書命名為《物種的所有主》。達爾文所錯過的機會,現在就被Monsanto緊緊攫住。

但是,讓大企業獲得這樣的權勢的法律,並非什麼自然而然的事;它們並非從天而降。什麼世貿協議,什麼貿易協議等等,都是由活生生的男人女人去制訂,而他們都積極支持大企業。事實上,許多人都為大企業工作。

就以百家得糖酒為例。幾年前美國立法收緊對古巴的經濟制裁。法例容許被古巴革命充公了財產的主人控告同古巴做生意的外國公司,倘若這些生意涉及充公財產。一間法國公司一向同古巴有交易,負責替古巴出口糖酒到世界各地。這威脅到美國公司百家得,它是除古巴以外世界最主要的白糖酒的出口商。於是百家得控告這間法國公司以便奪取市場。後來人家發現那條法例是由百家得的律師起草的。難道這就是自由市場的無形的手?

關於企業的生命盜竊也是這樣。美國政府為了支持美國公司的盜竊,經常以貿易制裁恐嚇其他國家。同樣,世貿關於知識產權的制度也是大企業進行盜竊的強大工具,因為任何國家若立法阻止盜竊都要面對貿易制裁。在這種威脅下,許多國家被迫把傳統知識及自然環境「開放」給大企業去竊取。這種強制「開放」就被美稱為「自由貿易」。

不論他們把「自由貿易」、「自由市場」吹捧得震天價響,這些制度都是使大企業更有權勢,而工人階級更為不自由。我們現正「自由」到在社會生活及自然環境的一切方面都化為供大企業擁有及買賣的商品。我們自由到這種地步:我們的生活,我們的工作、吃喝、呼吸、性愛等都是在私人利潤的鐵籠中進行。這真是一種奇怪的自由。這叫我想起一首囚徒之歌。有一天牢頭告訴囚徒:你自由了。囚徒正想離開,但牢頭阻止他說:「你不能走。你只是有呆在牢裡的自由。」

當一切生命及社會生活都有可能變成大企業的私產時,世界會變成怎樣?我們不再有共同體,不再有公共財產,不再有屬於我們集體的東西。樣樣都成為某人私產,外面插上木牌寫道:不准進入,否則處以最高刑罰!這種極端情況大概不易發生。但是大企業就是正致力於使其發生,使我們的生活以及整個環境都逐漸受破壞。

當我讀完全球化的菜單後,我完全喪失了食欲。大概世界上千萬個工人也是這樣。但全球化不過是一個更大的問題的一部份。這個更大的問題就是資本主義。資本主義就是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這也毫不新鮮。他們向我們保證資本主義以及全球化可以讓大家多點選擇。實情是我們別無選擇。所以現在該要求一個新的菜單,該反省一下我們要的是怎樣的自由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