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農民怒吼的背後

文:小林

《新苗》第28期,19943

1994年元旦墨西哥的農民暴動相信令很多人感到愕然。當日凌晨,墨西哥南部恰帕斯州約二千名武裝的印第安農民迅速攻佔了該州的主要城鎮。這支農民武裝是由「薩帕塔民族解放軍」(Zapatista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領導的。薩帕塔(Emiiliano Zapata)是墨西哥1910年革命時南方農民起義軍的領袖。他們通過佔領的官方電台宣佈,他們今次行動是要「奪回失去的土地,為擺脫印第安人長期以來所遭受的貧困、饑餓和落後而鬥爭」。翌日,武裝農民又攻陷了恰帕斯州的另外兩個城鎮,並準備向州府圖斯特——古鐵雷斯靠近,與政府軍發生激烈戰鬥。墨西哥政府一面呼籲和平對話,一面又調動軍隊企圖鎮壓農民。15日,政府軍收復了被佔城鎮,並迫使「薩帕塔民族解放軍」撤向山區叢林。116日,總統薩利納斯宣佈將赦免所有參加武裝暴動的農民。接著,「薩帕塔民族解放軍」亦准備和政府談判。事件暫告一段落。其實,今次墨西哥發生農民暴動並不是偶然的,它是恰帕斯州乃至整個墨西哥社會經濟矛盾的總爆發。

恰帕斯州位於墨西哥南部,面積7.4萬平方公里,人口320萬。該州擁有豐富的水力、森林、礦產、石油和天然氣等自然資源,它又是全國第一大咖啡和玉米產地,也是國家重要的牧場和農副產品產地。可是,這些財富多年來被少數農場主、莊園主和大財團壟斷,當地的印第安農民極為貧困;五分之四的家庭沒有土地,一半以上的人食不裹腹。該州平均每年有一萬五千人死於營養不良等疾病。該州有19%的人幹活只有飯吃而沒有工錢,超過六成的人每天所賺的工資低於十美元。恰帕斯州貧富懸殊的情況不過是全國貧富懸殊的縮影而已。世界銀行最近一次的報告便指出,墨西哥六成的財富只集中在全國二成人手裡。經濟不平等必然造成政治不平等,人權飽遭踐踏。據墨西哥全國人權委員會報告,恰帕斯州是黑西哥印第安人遭受人身和人權侵犯最嚴重的一個州。1993年,全國200多個侵犯人權的案件有30宗發生在該州,但是沒有一宗受到法律制裁。墨西哥政府同意加入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引發這場事件的另一個導火線。武裝農民認為,這一協定只是維護少數特權階層的利益,把本來就很貧困的印第安人置於死地。協定只能使墨西哥重要創匯產業的出口加工業進一步發展,而這些企業大部份設在墨西哥和美國接壤的邊境,這勢必導致政府偏重發展北方而使南方處於不利地位。其次,協定一開始執行,美國跨國公司的大量廉價農產品,特別是墨西哥人的主食玉米將大量湧入墨國市場,這對印第安農民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因此,雖然今次事件告一段落,但是,假如不徹底消滅美國帝國主義的經濟侵略和根本改造貧富懸殊的墨西哥社會,那麼,墨西哥人民將爆發更多的規模更大的正義抗爭。

1994222

*本文資料來源:

1《墨恰帕斯州流血衝突和解有望》,《瞭望》國內版,1994124

2When protest rises」,「SOCIALIST REVIEW」,1994. Feb.3香港各報章的有關報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