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齊強先生

《新苗》第27期,1993年12月

《新苗》編委會

先生:

從大陸出來的學人,第一個衝動便是盡量尋找各式各樣未遭受權力玷污的中文刊物—文化的、政論的、學術的,這些來自美國、日本、港台的刊物有的以其自由、活潑的形式使人感到新鮮、有的以其強烈的責任感令人充滿敬意,但只有你們的刊物—《新苗》—則是那樣有力的撥動我的心弦,使我產生強烈的共鳴……

九十年代封建陰魂—評《新界條例》

《新苗》第27期,1993年12月

取消歧視婦女的《新界條例》

文:丹心

「照睇唔會有呢種情況出現,我五十幾歲都未聽過類似的情況出現,我唸呢個係假設情況,就算係事實,都係幾十年前的事,我唸都係歪曲事實咁作出的……」(十月五日明報)

以上的話是新界鄉議局主席兼立法局議員劉皇發就有關《新界條例》婦女投訴受歧視個案所作的回應。

不能天長地久,也要曾經擁有 —港人對政制改革應取的態度

文:向青

《新苗》第27期,1993年12月

中英談判終於破裂,十二月二日港督彭定康宣佈了先把部份的政制改革法案提交立法局。法案已經依期於十日刊登憲報,將於十五日正式向立法局提出。談判十七輪,費了七個月時間,沒有達成任何協議。儘管至今雙方還沒有正式宣佈談判終結,英方尤其極力表示希望繼續,但看來實際上沒有可能繼續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