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經

你的子女在學校吃垃圾

許由

《先驅》第31期,1994年12月

我們並非危言聳聽。香港中小學校的食物部,售賣的都是垃圾食物,而小學尤其嚴重。

所謂垃圾食物,就是指那些高脂肪、高鹽份和高糖份的食物,而為了吸引消費者,它們多數含有各種人造色素、味精、人工添加劑等等。這些食物並沒有多少營養價值,反而為害不少。

文化源流無差別學位資格有欄柵 ——談談承認內地學位資格

何水

《先驅》第31期,1994年12月

香港的學術界和傳播媒界常常宣稱香港是一個自由城市,可是自從預委會文化小組提出,九七後特區政府承認中國國務院統一審核學位資格後,香港各大專業團體、學會、知識界精英們,論調立時不同,說什麼學術自由、文化自由、市場自由,現在一律次要,紛紛亮出閉港封區招牌來。他們的理據多得很:例如資格令人懷疑,中國實在太大,國務院可能鞭長莫及;不同價值觀及政治背景下培養出來,對香港制度欠缺認識的大學生,即使具有專業知識,也不一定會適合香港;內地大學人文、社會科學方面的訓練不及西方(包括香港大學在內);內地大學生「入侵」,會有「和平演變」香港之虞;學歷評審應由香港人自己決定,而不應由預委會作出安排,恐怕他們得寸進尺;歐美許多國家並無明文規定承認什麼外國的學位資格;減少香港大學生求職機會,降低中層職位工資增長。(以上各點摘自信報、明報)

臨時立法會要收拾港人

劉宇凡

《先驅》第31期,1994年12月

預委會宣佈要搞什麼臨時立會,引起了各方的強烈反應。預委的理由是,既然沒有直通車,那麼現時的立法局九七年七月一日被取消之後,便會出現真空,所以才需要預先搞臨時立法局。有人立即指出這個理由並不成立。即使沒有直通車,中共仍然可以要港英協助在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前在港選出第一屆立法會。港英沒有理由拒絕,而且港督亦聲明會同籌委會充份合作。中共可以正式要求港英重新招標九號碼頭(而港英早就聲明不會這樣做),知其不可而尚且為之,那為什麼不可以「既知其可而為之」,要求港英協助預先選出第一屆立法會呢﹖

壓抑樓價,有何辦法?

新苗社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對於樓價暴升,許多人都懂得指責港英的高地價、高差餉政策。港英這方面自然是責無旁貸。然而,如果只罵港英而不敢罵大地產商,那也是不很妥當的。事實上,造成目前樓價如脫韁之馬,不是一個港英,而是港英與大地產商的神聖聯盟。港英的財政收入非常依賴土地收入(賣地、差餉、補地價等)。所以港英在維持高地價、高樓價方面,與大地產商是利益一致的。

不能天長地久,也要曾經擁有 —港人對政制改革應取的態度

文:向青

《新苗》第27期,1993年12月

中英談判終於破裂,十二月二日港督彭定康宣佈了先把部份的政制改革法案提交立法局。法案已經依期於十日刊登憲報,將於十五日正式向立法局提出。談判十七輪,費了七個月時間,沒有達成任何協議。儘管至今雙方還沒有正式宣佈談判終結,英方尤其極力表示希望繼續,但看來實際上沒有可能繼續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