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目錄

動亂在醞釀,人民怎麼辦? —「六四」五周年前夕的中國形勢 民主奮鬥還是「下海救國」? 壓抑樓價,有何辦法? 《新婦女論》再版序言 王朔既不是痞子也不是大師 今天要出售哪個屁股 「精英」何以厚愛殺人兇手顧城 晚年的陳獨秀和中國托派 鄭超麟答問六題 諾貝爾女性科學家的奮鬥歷程

動亂在醞釀,人民怎麼辦? —「六四」五周年前夕的中國形勢

向青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在「六四」屠殺五周年前夕的今天,凡是留意中國大陸情況的人,大概沒有誰會以為經濟上彷彿很繁榮的中國是真正在平穩發展中。相反,大家都看到,各方面都有明顯的危機徵兆,巨大的動亂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因此大家都談著,一旦危機爆發,會有什麼後果.究竟是禍是福,以及有什麼趨避之道。

民主奮鬥還是「下海救國」?

劉宇凡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中國大陸上的貧富懸殊、官僚貪污腐敗之猛烈,不斷使最高領導人發出「亡黨亡國」的警號。公款吃喝一年吃掉一千億(是教育經費的三倍),公款旅遊,公款購物,「三亂橫行」,借檢查、編書、辦學習班、評比、考察、考試之名向下級攤派搜刮—這是人盡皆知了。

壓抑樓價,有何辦法?

新苗社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對於樓價暴升,許多人都懂得指責港英的高地價、高差餉政策。港英這方面自然是責無旁貸。然而,如果只罵港英而不敢罵大地產商,那也是不很妥當的。事實上,造成目前樓價如脫韁之馬,不是一個港英,而是港英與大地產商的神聖聯盟。港英的財政收入非常依賴土地收入(賣地、差餉、補地價等)。所以港英在維持高地價、高樓價方面,與大地產商是利益一致的。

《新婦女論》再版序言

丹心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此書是二十年代初柯崙泰在莫斯科某大學教授婦女問題時的講義,匯集成書後非常流行,曾譯成多國文字。在七十年後的今天,我們覺得它仍有提供廣大讀者閱讀的價值。

王朔既不是痞子也不是大師

文:何水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王朔揚名已久,但對香港一般民眾來說,這位紅透大陸文壇及電視圈的當代作家和編劇家,大概就只是一個名字而已。今回在這論它一論,並非為湊大陸文壇的熱鬧,而是藉此探討一下大陸通俗文化成為潮流的社會意義,以供有緣讀到此文者,一同思索。

「精英」何以厚愛殺人兇手顧城

文:丹心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去年十月中,詩人顧城砍殺妻子謝燁後自殺的事件引起社會輿論頗大反響,不少人議論紛紛,為何一對外表上那麼令人羨慕的夫婦會落得如此下場呢?筆者曾在上一期(第28期)《新苗》寫過一文,是從人權角度討論顧城殺妻行為的根源,指出顧城根本是個大男人主義者,他從來沒有把妻子或情人當作獨立的人來看待,更沒尊重她們的選擇。他只想她們永遠被關在孤島中,做他的奴隸和玩物,任他擺佈。當她們感到自己需要自由,要擺脫他的束縛時,他就想殺掉她們,而最後他的確把謝燁砍殺了。

晚年的陳獨秀和中國托派

《新苗》第29期,1994年5月 下面刊出兩個文件,都是關於陳獨秀晚年的政治立場和中國托派歷史的。鄭超麟以陳獨秀1939年初寫給托洛茨基的那封信為証據,証明陳獨秀晚年仍以托派自居。我們覺得,這信之所以值得重視,還在於﹝甚至更因為﹞它表明了陳獨秀對抗日戰爭的看法,而且反映出當時中國托派裡面的極左思想,而這種思想是同托派第四國際的正式立場以及托洛茨基本人的看法相反的。關於這些問題,我們希望不久有專文討論。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