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從頭建立質量高的社會主義運動——訪問俄羅斯經濟學者

要從頭建立質量高的社會主義運動——訪問俄羅斯經濟學者

本刊記者

《新苗》第28期,1994年3月

筆者在九四年頭到莫斯科旅行時,訪問了阿力山大‧布斯哈林﹝Alexander V. Buzghalin﹞。布斯哈林是莫斯科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及經濟系主管,亦是俄羅斯一個左翼政黨勞工黨﹝Party of Labour﹞的執委會委員,這個黨有二百多名成員;他也是民主左翼力量會議﹝The Congress of Democratic Left Forces﹞的成員。這是一個反史太林主義的組織。他亦與其他民主派人士組成民主權利論壇﹝The Forum for Democratic Rights﹞,他們搜集了三百個簽名,指出葉利欽並非民主戰士,而他對民主左派的鎮壓並未完結,卻只是剛剛開始。

由於時間短促,這次訪問只涉及兩方面的問題:﹝1﹞布斯哈林對於俄羅斯十二月大選結果的評論及近期政治形勢的看法;﹝2﹞他對於民主左派未來工作的展望。

為何十二月大選出現這樣的結果?

第一,他認為極右派民族主義者日里諾夫斯基在這次大選中得票最多,並非意外之事。從一開始,這就是個「遊戲」。早在九一年六月葉利欽當選總統前,俄羅斯共產黨就極力推崇日里諾夫斯基,只因為他反對葉利欽。俄共並不理會他對葉利欽的強烈批評以外的言論。

俄共給予日里諾夫斯基非官式的支持,例如他到訪某鎮時,黨幹部便呼籲人們參加他的集會,理由是「他是個重要人物」。共黨又為他提供免費住宿,而他的宣傳隊伍在各地只需繳付象徵式的租金而已……

直到十二月的大選,俄共仍拒絕清楚表明反對日里諾夫斯基。更諷刺的是連葉利欽也為他進行宣傳。俄羅斯的電視與電台是極之倒向葉利欽的。他們在選舉前給與日里諾夫斯基很多免費時段。雖然他的自由民主黨只有二百名成員,但他可任意批評事物、表達意見。有時,記者嘲弄他,但他並不介意,因為他說話的機會多的是。而民主左派卻要極力爭取,才得到一分幾秒的電視時間。

葉利欽及他的支持者以為可以利用日里諾夫斯基來表明他們比他好。但事與願違,他們實際上扶植了這個競爭者。

更可恥的是葉利欽等現在又想在其他方面利用日里諾夫斯基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例如恐嚇其他歐洲國家,若不援助俄羅斯,他的種族主義便會擴張﹞。

另外,有傳言指某些大銀行秘密借錢給日里諾夫斯基競選,因為他們希望借助他強硬的半法西斯政策來穩定局勢。

這些控制著大銀行、大企業的冷血新生官僚層比幾年前的官僚「進步」,他們更富有、更有遠見與大志!他們在危機四伏的社會中,找到了足夠資本去組織財務企業、搞投機。現在,這裡存在著集中但並非由官方控制的資本,這是通過資金投機滾轉與盜取國家財產的結果。

概括來說,這些財務資本家更進一步,要求穩定,要求強大的國家機器和半法西斯的解決方法。

現在,誰擁有那些銀行,並不清楚。他們一半屬於國家,一半屬於私人。大約50%掌握在最高層官員的手,50%由地區主管控制。

日里諾夫斯基的支持者主要是小城市、小鄉村的工人和農民。

布斯哈林認為對這個國家的最大威脅是人民對專制政權的對抗性很低。每個社會都需要有它的「肌肉」,但這在俄羅斯並不存在。人民並沒有動力。

在容許資本進行累積的第一年,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一個在一年內變成百萬富翁的人。這在西方並不會發生。在俄羅斯之所以會出現這現象,是由於政府容許投機倒把。但人們簡單地以為只需通過個人努力便可富起來。可是,降臨在他們自己身上的卻剛剛相反,不幸正在他們之間擴散著,但他們並沒有作出要行動的結論。有些人問勞工黨「誰是領袖?」或「你們認為該由誰統治國家?」或「應投誰的票?」

當我們回答:「誰都不是——那要由你們自己去幹。」他們不明所以。但總有人會明白的。昨天,我見到佔領了莫斯科一間工廠的工人,談了一分鐘後,他們就明白我的意思。但有這種經驗的人為數不多。

需要有自己強大的國家這種想法正在增長。用民族主義者的術語是「復興強大的帝國」。日里諾夫斯基的宣傳詞句也是相約。當人們反對貪污,便會號召警察、軍隊、強人。而日里諾夫斯基說:「我會為你辦事,你信賴我,我會負全責!」日里諾夫斯基的其中一句競選口號就是「即場處決每個黑幫!」

日里諾夫斯基的成功在左翼中引起廣泛爭論:「我們應該明白他成功之處,我們要提出像『強大的國家,強硬的政策』……否則我們便要被孤立。」但布斯哈林認為,如果左翼說類似「我們一定要支持強大的政府」這樣的話,將會是策略上的錯誤。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只有布爾什維克說:「我們不支持任何強大的俄羅斯或俄羅斯最後勝利。」但結果他們取得大多數的支持。

假如左派以那些簡單原始的口號贏得大選,而不是爭取到人們對政策的支持,那會很危險,長期來說會對左派不利。左派不應像追隨者那樣來參加這遊戲。

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在前蘇聯產生了一個受父權主義控制的工人階級。工人階級會向他們的父親——官僚要取東西,他們並不知道階級鬥爭為何。

左派未來的工作

勞工黨內部正密切討論應否與其他不很左的力量組成一個較大的黨,布斯哈林並不傾向這樣,但他坦言承認他與黨內其他領導的看法並不一致。沚濊

他認為現在與其他力量組成保衛民主的陣線已足夠。當他們又一次投入新的計劃前,應先坐下想清楚,以免因對形勢誤解而抉擇錯誤。幾年前,左翼參加了「民主俄羅斯」這個組織,但一年後被趕了出來,而這組織亦變成葉利欽的支持者及「政治領導」。

很多左派從前以為假若人民生活水準大跌﹝如百分之三十﹞,人們會變得激進起來,但事實並非如此——人們逐漸適應起來。

左翼最需要做的是:﹝1﹞促進工人自我組織,﹝2﹞坐下來想想及增進自己對形勢的理解,﹝3﹞建立一個包容較廣的陣線爭取民主,但沒有必要走進同一政黨。例如我們與俄羅斯全國獨立工會聯會有很好的關係。我們不應硬要與他們組黨而破壞現有關係。

說起這工會聯合會,它頗具代表性,有會員六千萬!但不是每個工人都知道自己是會員。很多工人像交稅似的交會費。葉利欽曾經恐嚇工會領袖,假如他們參與政治,政府便會將自動扣除工人部分工資作為會費的做法取消。工會領導妥協了。在十月政變中他們將已印好的期刊團結報﹝每期發行三、四萬份﹞,全部收回,並關閉其辦事處,以免引起葉利欽批評。

我們現在好像是十九世紀初馬克思之前的社會主義者,我們要從頭建立新的,質量高的運動。今天,我們最多可做的,是建立有力的政治代表去取代工會官僚,但這並不足以面對現時的形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