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馬來西亞社會經濟局勢對工人運動的挑戰

马来西亚社会经济局势对工人运动的挑战

朱进佳

我们被告知全球经济一体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但是世界的局势却是愈来愈不稳定,资本主义的危机日益呈现恶化的迹象。在马来西亚,政府不断宣传说我国经济走出低谷,经济成长率提高了(2005年增长5%,2004年7%),形势似乎一片大好。大型的发展计划又在回来了。

但是对于普罗民众来说,当前的社会经济局势,正拉起警号。而大马工人阶级运动也在主观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必须寻求突破当前困境的新出路。

在原油价格的飙涨下,产生了物价上涨压力的连锁反映,食品和其它基本需求的价格无可避免地受到牵连。原油价格曾一度逼近每桶70美元,而我国去年最后一次调整燃料价格时,汽油价格涨到每公升1令吉62仙,涨幅6.6%;柴油每公升1令吉28仙,涨幅18.5%。而估计国内汽油和柴油的价格将继续上升,而上升了的燃料价格将不会被降低。政府不断向人民说燃料津贴的负荷太重,来合理化起价的做法。不过,大马却是个石油净出口国,去年国家石油公司盈利高达330亿令吉。在国家(国家石油公司还政府拥有资产) 因油价上涨而收入增加的时候,人民却要承受生活担子加重的压力,着实是个矛盾的现象。

油价的上涨,使到能源生产的成本提高,电费已经酝酿起价多时。各种服务的费用也相应增高。学生巴士、货物运输、公共交通等的收费都提高了,特别是在公共交通服务都完全私营化后,一般人民每天代步的费用也有涨无跌。水费和排污费也不断上涨,特别是政府意欲通过统一全国水供服务的法案,开辟进一步把水供服务私营化的信道,势必把另一项人民的基本权益拱手让给资本财团(而在马来西亚就是那些跟执政党关系密切的朋党集团) 。

首相在去年9月提呈的财政预算案,摆明车马就是一个亲商的预算案,打造一个亲商的国内环境,代价就是牺牲工人阶级和普罗民众的利益。政府不断降低关税和商业税务,目的旨在吸引投资,让资本财团可以在这儿赚个痛快。但是代价就是普罗民众必须缴纳更重的税务。门牌税、地税上涨,影响了小商户和农民。政府也把收取所得税的机制缩紧。(按:政府2005年开始要求纳税人报税时,根据自己接下来一年的收入报税)即将在2007年实行的货品与服务税(GST) ,将是一个直接加在低收入的工人群众头上的重担。

随着各种公共服务被私营化、商品化,服务的收费被自由市场所支配,政府可以撒手不管。政府的私营化政策,在减轻政府的负担(其实就是责任) 的当儿,也助长了民族资本集团(这里是朋党集团)的日益壮大(或至少在激烈竞争环境下生存过来)。另外,政府也提供各种优惠,来吸引外资。政府也乐此不疲地努力打造区域的贸易集团,特别是在亚洲。大马政府意欲通过东盟,还有和中国、印度和中东的合作,来把民族资本集团摇身变成新兴的跨国资本集团,在区域经贸合作中获益。在马哈迪的时代,老马政权不断鼓励民族资本到非洲投资,现在阿都拉的时代,民族资本开始转向新的“金矿” ,那就是中国、印度,甚至是越南等地。最近阿拉伯国王的来马访问,就有整两百名企业精英随同,这可不是来观光那么简单的,肯定是冲着扩大两国资本集团牟利机会而来。大马政府也开始尝试摆脱对欧美的依赖,虽然美国仍然是其主要贸易伙伴。

在整个亲商的环境下,大马的经济前景对于资本集团来说自然看俏。政府投资在人民基本服务,如卫生保健、教育、福利上的开支款项愈来愈缩水。人民获得的是素质低劣的服务,生活愈来愈困苦、工作压力愈来愈大(长工时、低工资) ,并且导致工人阶级里头的互相竞争(自相残杀) 。当国家随着经济成长而富裕起来的时候,石油、木材、油棕、制造业等所带来的财富,都流进民族和国际资本集团的膨胀口袋里。那人民的基本权益和福利,却是由人民自己来支付。

工人的处境

在工厂和制造业方面,本地工人的人数愈来愈少,目前在1千万的工作人口中,仅有约30%在制造业工作。大批的工人都投身在服务业领域中(50%) 。在国家进一步经济转型的发展中,产业工人的数目虽然还会增加(随着就业人口的增长),但总体上在组成就业人数的比例将继续减低。参加工会的人数,就更加的少,加上我国职工会长期被保守势力盘踞。就算是前年新的领导来自进步力量,但是仍然受到老树盘根的黄色工会份子牵制。本地的产业工人在近年大幅度减少,但是却并不表示总产业工人的人数减少,因为大量的外劳涌入,填补了本地产业工人留下的空缺。而在工资相对低微下,外国劳工在制造业领域的人数将会继续增加。

在服务业领域工作的人,都从事酒店、市场行销、资讯工艺、运输、推销员等行业中。这是因为随着国家经济的成长,物质条件有所改进下,本地工人开始向往比较“舒适” 的工作环境,而服务业领域吸纳大批这些工人。在服务业领域内,采纳的是弹性化的体制,也以合约工为主。这导致了要在这个领域中成立工会,相当困难。在不久将来,这个领域的工人将会超过在50%水平上。

工厂工人数量的下降,对工人阶级运动来说是个极为严峻的挑战。在1990年代,最有组织和动员能力的工人运动,是园丘工人运动,领导这个运动的是园丘(就是种植园,之前主要以橡胶园为主,现在大多是油棕园)工人支援委员会 (JSML) 。园丘工人通过艰巨的斗争,在1999年高峰时期,曾经动员3千人在国会大厦前进行争取月薪示威请愿。在为园丘工人争取到不少的基本权益时,在迈入2000年代,却发现其背后的群众人数一夜间骤减。很多的园丘在经过重新种植、转手、新发展计划等的影响下,不少的园丘社区工人被逼迁,种植公司改聘外劳。JSML后来于2002年发起组建被压迫人民大联盟(JERIT)时,工人运动重点开始转移至制造业工厂内的产业工人。而园丘工人联盟的斗争,在近年面临群众基础削弱的挑战,两三年前开始也把诉求转向要求关闭园丘!(如果种植公司无法维护园丘工人的基本权益,就必须关闭园丘,并给予工人合理赔偿。)

目前,组织工厂内的制造业工人,是社会主义党(PSM) 和群众组织JERIT的重点。不过,在工厂工人将因经济转型而导致这个领域工人数目缩小的挑战下,我国工人运动必须认真思考在如何加强组织工厂工人,以及如何涉足服务业领域的新战略。有着园丘工人运动的前车之鉴,我国工人阶级运动也不希望在工厂工人运动取得突破成就时,其基础却已经是所剩无几。

目前,在工厂工人的组织工作上,面临严峻的挑战就是组织跨越种族的工厂工人,还有外国劳工。目前在JERIT运动中,还很难培育出一名具有进步思想马来裔的工人领袖。这对于以马来族群为多数的大马来说,是难以接受的。目前,在工厂内工作的工人,以马来裔同胞为主。至于外国工人,其挑战就更为艰难。种种的限制,如工作签证,导致外国工人无法参加工会。另外一个障碍,就是语言。如果要组织以外劳为主的工厂工人,组织者就必须通晓印度尼西亚语、缅甸语、越南语、尼泊尔语等。有一个真实个案,在一个意欲组建工会的工厂内,站出来争取工人权益的只有一半的工人,因为另一半的工人是外劳。而这些外劳由于担心雇主终结他们的征聘合约而不愿参与抗争。

在工人群众主观力量的薄弱情况下,工人享有的福利、花红、工资、津贴等,将进一步被侵蚀。雇主能以聘用外劳作为威胁来强迫本地工人委屈接受糟糕的工作条件。本地工人和外国工人间(或本地工人和本地工人、外劳和外劳间)的互相竞争,将导致工人阶级的进一步分化。因此,如果进步力量意欲组织工厂工人,建立一个巩固的阶级力量基础,极有必要去正视这个问题。服务业领域的工人,也同样会在私营化政策、工作弹性化、非正式化等的冲击下,备受资方的剥削。而要组织这个领域的工人,将需要一个新的策略。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影响

马来西亚的经济,肯定是跟世界资本主义经济“血脉相连” 。在新自由主义主义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一直保护本国民族资本的大马政府,也被迫要开放市场。在国内,民族资本家之间的竞争愈来愈激烈,各个旧有的和新兴的资本集团都要分那块正不断缩小的“经济蛋糕”( 所以阿都拉说要扩大经济蛋糕) 。得到政治支持的大资本集团,将在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下,得以生存过来;而小的资本家和公司,就要关门大吉,员工被裁退。

大马一直以来就是世贸的成员。不过,就算世贸仍未达成任何进一步开展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协议,就算大马没有引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世界银行的政策,但是国内统治阶级早已经是不遗余力地推动惠及朋党集团的新自由主义政策。限制工会活动、外判、合约工制度、工资弹性化、公共服务私营化、剥削外劳的政策等,已经是在国内广泛实施。这些政策都是对工人阶级的沉重打击。

重整工人运动刻不容缓

当权者的政治宣传,将无法永远掩盖正不断加深的社会矛盾。全球资本主义经济正处在摇摇欲坠的状态,而大马也正不断消耗其国内丰富资源来掩盖资本主义的千疮百孔。经济危机的来临只是迟早的问题,而愈推迟来临的经济危机将带来更巨大的冲击是肯定的。问题就是,我国工人阶级是否有准备去面对。统治阶级肯定会在危机爆发时,为了自我的生存,而利用宗教、种族等手段来分化群众,再用国家暴力机器来镇压。

近期国内在媒体上报导而引起社会反响的事件,都是涉及到宗教和种族的问题,导致种族之间的情绪日趋紧张。这是一个危险的预兆,而这个种族、宗教的矛盾阴影,将掩饰更深刻的社会矛盾根源,那就是资本主义体制下的阶级矛盾。因此,一个进步的政治力量和群众运动,为了避免掉入宗教种族政治以及狭隘的民族主义陷阱内,就必须以一个明确的阶级分析把自己武装起来。

在主观条件极为薄弱的情况下,着手重建工人阶级力量的工作是刻不容缓的。我们无法预估下一波的政治经济危机何时出现(但是种种征兆已经从统治阶级本身的矛盾中反映出来) ,肯定的就是,如果没有强大的工人运动,我国人民将在危机来临时玉石俱焚。

在全球化把国界“撤除” 的时候,一个国家的工人运动已经不再局限在民族的诉求上,而是跨越国界跟其它国家工人运动团结互助。随着世界资本主义经济愈来愈一体化,反对国内民族资本专政的斗争,将必须跟世界各地反对全球资本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结合起来,才有可能挑战并推翻这个庞然大物的资本主义食人怪兽。马克思的“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 的呼吁,在现在这个时候变得那么的迫切了!

 

2006-2-6

分類:亞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