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

米洛舍維奇下台後的塞爾維亞

米洛舍維奇下台後的塞爾維亞

奧路積訪問記

馬龍、多納特

〔英國《社會主義展望》編者按:由「工人援助科索沃」組織最近邀請來英國的塞爾維亞活動家奧路積(Dragomir Olujic),接受了訪問。他是塞爾維亞新聞工作者工會的會員,曾積極參加了1968年學生群眾反對蘇聯入侵捷克,是鐵托治下南斯拉夫主要反對組織「自由大學」創建人之一。他被捕過20次,監禁了兩年。70年代後期,他主張建立獨立工會。1988年,他是「自我管理」(南斯拉夫第一張非官方的獨立報章)的締造者之一。

作為一位「南斯拉夫民主倡議」聯盟的首批成員,他參加了反對米洛舍維奇政權分裂南斯拉夫、民族主義和戰爭的政策。近10年來,他活躍於許多反戰、反民族主義的塞爾維亞平民社團之中。〕

問:你能談談關於新的柯什圖尼察政府的情況嗎?

答:你可以用兩種方式來描繪塞爾維亞的現狀:一種是認為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了;另一種則認為最壞的情況還未來到。為什麼?因為米洛舍維奇摧毀了前南斯拉夫,帶來一個災難的局面,他應該為25萬人之死、50萬個家庭被摧毀和產生3千2百萬難民而負責。在塞爾維亞本土,現在就有70萬難民。塞爾維亞的經濟只有15%的生產力在運行。失業率達到50%。

問:塞爾維亞難民怎樣生存呢?

答:難民在塞爾維亞是不允許工作的,他們只能非法地工作。他們也沒有任何權利。起初有許多來自國際社會的人道援助,但現在沒有了。所以他們只能過著貧困的生活。如果他們有親屬,他們可以依靠親屬和得到他們的幫助,而許多人卻沒有。

因此,新政府現在面臨著巨大的任務,重建經濟使之恢復到原來的狀態,使塞爾維亞與世界融合交往,這是艱苦的工作。例如,需要60億美元來恢復經濟,而南斯拉夫卻沒有它,也無人會給我們。

當然,現在的塞爾維亞同過去既有不同也有相同的地方。新政府與它的政策同以前沒有什麼不相同。它並不指責米洛舍維奇政府從前的政策,特別是它的民族主義。他們常說,他們比米洛舍維奇更具有民族主義。包括柯什圖尼察這個民族主義死硬右派在內,他們說將會更好地捍衛塞爾維亞的利益。他是一個機會主義者,但意識形態上的死硬更甚於米洛舍維奇。

依我看,只有塞爾維亞人民在改變,並非政治主張或政體在改變。例如,在米洛舍維奇時代,塞爾維亞有兩幅畫面,一幅是米洛舍維奇政府媒體所描繪,另一幅來源於獨立的媒體。而今天只有一幅,因為人們都稱贊新政府和柯什圖尼察。

一份調查資料顯示,從十月五日(柯什圖尼察上台執政)至十一月五日只有一篇關於對柯什圖尼察的評論,發表在所有的媒體(南斯拉夫有200家電台,5種日報,加上150種雜誌週報等)。

但在塞爾維亞有兩種重大的改變:其一,人民思想在開放,人民友好親切和有輿論自由;其二,這是明確的,工人階級第一次登上政治舞台。

工人作為市民保衛新政府,但同時,他們又自發地佔領他們的工廠,試圖收回它們在自己手中管理。今天這種形勢仍在進行,但不如以前那麼強烈。

因此,柯什圖尼察政府有工人支持,但他們只作為市民來支持。工人投票選舉這個政府,但作為工人,他們有自己的要求。另一個問題,認為這種佔領和自己管理的行動只是獨立的聯合,也非關乎工人作為一個階級來行動。

問:人們真的反對佔領嗎?

答:有些人反對:民族主義者和沙文主義聯盟反對。對於其他人來說,他們的領導層反對,而一般成員卻支持。我想,那是工人權利問題和工人內心願望的表現。這是政府未來的主要問題。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這次選舉中獲勝的聯盟是由18個黨派組成的,範圍包括從左派到右派。南斯拉夫的左派比較強大,特別是在青年人當中。年青人代表未來。

問:這就是他們要聯合周圍的人而不只是簡單撤除米洛舍維奇嗎?

答:他們聯合只是為反對米洛舍維奇,南斯拉夫人民投票只是為反對米洛舍維奇,而無其他意圖。

問:這種聯合能存在多久?

答:不長。現在在普通人民中有個問題,就是沒電。每天8點鐘,他們把電關掉長達8小時。而且,一些基本食品(如麵包、牛奶和肉類)的價格已上升200%至300%,而工資卻下降了50%。

人民把這些跟新政府聯結起來。這意味著有一種危險,將會給米洛舍維奇參加下次競選提供機會。特別是共和國的勢力強過中央聯邦的勢力,米洛舍維奇及他的黨在塞爾維亞共和國具有控制力,而別的共和國蒙特尼哥羅並不尊重聯邦政府。這將成為未來一個危險的問題。

問:米洛舍維奇怎樣才能回來?他不會被謀殺嗎?

答:如果新政府不能穩定局勢,那將增加米洛舍維奇返回的可能性。因為,對於南斯拉夫,沒有真正的選擇?只有米洛舍維奇或者另一位。

問:新政府已經控制軍隊、警察和特務機關了嗎?

答:關於警察、特務機關或軍事沒有任何改變,領導的頭頭仍是原來的人在指揮。

問:誰付給他們薪俸?政府?

答:無人確切知道?沒有人真的知道全部秘密。塞爾維亞有錢給軍隊、警察和特務機關等等,還有我們毫無所知的「其他的錢」。在國外,米洛舍維奇有錢存在塞浦路斯、希臘和瑞士。

問:我們能回到開頭去嗎?關於塞爾維亞民族主義你曾提到的有關米洛舍維奇摧毀了南斯拉夫的要點……新政府也有心願朝向一個更大的塞爾維亞目標嗎?

答:柯什圖尼察並不談論「大塞爾維亞」,但是他支持這種政策,而且在米洛舍維奇執政期間仍然支持。對於新政府,米洛舍維奇發動戰爭並不是個問題。問題是他並未獲勝。他們現在知道「大塞爾維亞」是不可能的。因此,無人支持和去談論它。

問:但這意味著他們將盡可能採取措施保證科索沃和蒙特尼哥羅留在聯邦而不獨立嗎?

答:同米洛舍維奇一樣,特別是與科索沃的關係,新政府的政策是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沒有任何權利。但他們對於這個問題不會真正採取任何行動,因而他們保持緘默,只是說科索沃是南斯拉夫的一部份,那是聯合國確定了的。實際上,科索沃是受國際社會保護的。

問:如果大多數人民要求,你認為科索沃和蒙特尼哥羅會獨立嗎?

答:跟許多南斯拉夫的人民一樣,我想科索沃應該有自決權,聯盟的左傾黨派支持這個!而蒙特尼哥羅也支持這樣。但在蒙特尼哥羅,並沒有如此強烈的願望,如同在科索沃一樣。

對於我和南斯拉夫的工人運動,捍衛阿爾巴尼亞人的自決權是極其重要的,例如,在科索沃的特列普卡主要礦區,礦工們曾經三次舉行示威,向國際社會要求:第一,恢復他們的工作;第二,歸還他們的礦區。塞爾維亞的許多企業單位仍然使用從特列普卡來的產品。如果礦藏回到特列普卡礦工手中,它將幫助我們去鬥爭,收回我們的礦山和工廠。

我為什麼來到英國的原因之一,就是尋求支持這個鬥爭。

在南斯拉夫,仍然有許多人抱有私有化的幻想?在這方面他們沒有豐富知識和經驗,而我們需要這些,而這正是你們所擁有的。

工會的領導要求私有化,但普通的工人則不要。

同時,我們需要幫助來重建在塞爾維亞各工會、科索沃和前共和國各工會之間的種種連繫。九十年代初,我們有那些連繫,但是,北約的炸彈已經把它們摧毀了。建立這些連繫,我們花了五年時間。現在我們不想再用五年時間去把它們重建起來。藉著你們的幫助,我們能夠做得更快些。

(楊萍譯自《社會主義展望》2000年12月號,轉載自十月評論205期)

分類:東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