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朝鮮半島:核陰雲下的真相

朝鲜半岛:核阴云下的真相

红草

2005-7-27

昨天上午看几个中央台的新闻报道,头条就是第四轮六方会谈的开幕会。中、美、朝、韩、俄、日六国会谈代表又聚首北京,着手解决当今世界最棘手最复杂的问题——朝鲜核问题。透过扑朔迷离的时局变化和中央台、新闻网站让人找不到大规模报道,我试图为大家拨开迷雾,做此时评,愿共探讨。

一、朝鲜核问题的三步曲

(A) 朝鲜核问题本指要求美国从半岛上撤出核武器这么一回事。据悉,朝鲜战争后美国在南朝鲜部署了大量战术核武器(约1700多件[1]),其密度为世界之最,严重危害了半岛地区和亚洲的和平稳定。美国的战术核武器本是针对苏联东欧的,苏东剧变后,美国自1991年9月开始撤出核武器。

(B) 早在80年代美国就提出了朝鲜已具有可立即开始制造核武器的情报,90年代初又故伎重演。考虑到美国已撤出核武器、南北关系正迅速发展,朝鲜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核查其核设施。朝方与IAEA在具体某些地方“是核设施还是普通军事设施”的问题上发生争议,朝方禁止核查部分设施。美韩方面遂施加强压,而朝鲜则在1993年3月破天荒地宣布将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从而引发第一次核危机。而后美朝进行了一年多的斗争以及激烈的讨价还价,终于在1994年10月达成核框架协议,该协议直到1995年6月才最终确立。根据协议,作为让步,朝鲜冻结核反应堆计划和导弹计划;作为好处,美韩等国帮助朝鲜建设两个轻水反应堆,作为能源补偿,在反应堆运营前,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第一次核危机总算有了一个了结。

(C) 核框架协议远未解决问题。美国多次怀疑朝鲜秘密启动了核计划,加上国内鹰派压力、供方各国(KEDO)的拖沓,导致在轻水反应堆的经费分担问题上争吵无休,美国运给朝鲜的重油更是严重缺斤少两。朝鲜更是一肚子地怨气。指责美国不信守承诺。

2001年布什上台后,指责克林顿政府纵容朝鲜,干了傻事,将朝鲜划为“邪恶轴心”。2002年朝鲜官僚层开始改革开放实验。为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尝试与帝国主义好好相处:朝鲜向美国伸出橄榄枝,美国反咬一口,并违约停运重油,朝鲜则大发雷霆,取掉IAEA的核封条、宣布恢复导弹计划,并真的退出了NPT。美国更来劲,则单方面撕毁1994年协议、终止反应堆建设。第二次核危机爆发。

二、阴霾不散(2003年以来)

在核问题上,朝鲜坚持认为自己搞反应堆是为了发电以缓解能源瓶颈(2002年之后朝鲜的表述又狡黠地增加了一项:确实“曾经”研制过核武器,但是是为了自卫),若要弃核则应同时给予必要补偿。而美日韩则认为,朝鲜搞反应堆有制造核武器的严重嫌疑,朝鲜已拥有洲际弹道导弹,装上核弹头后对整个世界都会构成巨大威胁。

2002年末朝鲜取消核封条、2003年1月宣布恢复导弹计划,局势骤然紧张。2003年四月,北京举行了中美朝三方会谈。2003年8月,北京举行了第一轮六方会谈。接着:2004年2月,第二轮六方会谈。2004年6月,第三轮六方会谈,原定同年9月再举行六方会谈,但由于朝鲜指责美国敌视朝鲜以及韩国核问题的发生,会谈拖延了。

2004年12月布什获得连任,布什政府出言不逊。朝鲜又被美国视为“暴政据点”[2]。朝鲜遂宣布无限期中止会谈,并正式宣布拥有核武器。朝鲜问题陷入空前的僵局之中。在各方穿梭忙碌后,六个国家又耐心坐下来共同接手这个热山芋。

三、六方会谈——愚弄世界劳动群众的国际骗局

众所周知,核武器威力巨大,美国投在日本的原子弹曾使数十万人丧命。当今大城市人口高度密集,爆发核战争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在世界人民的压力下,各国共同签定了核不扩散协议,严格限制核武器的研发扩散。

那么,朝鲜到底有没有核武器?这是一个似乎无法捉摸的问题。朝鲜官僚层在这个问题上常常闪烁其辞,用一些很模糊的词句,例如“我们已经拥有‘强大的核威慑力’”“拥有‘实质性遏制力’”,令人难以定论,时而恐吓西方,时而讳莫如深,如鬼火高低明灭。美国更是混乱,各派看法不一,五角大楼、CIA、国会各个议员等等的看法都不相同,随着美国资产阶级利益派别的斗争,时而显得诚心诚意,时而虎视耽耽。日本朝野也是众说纷坛、乱象丛生,庞大的日本右翼往往毫无根据地夸大其辞。韩国劳动者群众倾向于民族感情,则认为朝鲜有核武器也算是好事,韩国的资产阶级和上层社会则也是各有各的话语,《朝鲜日报》等韩国报纸喜欢造谣惹事。中共官僚层憨厚而狡猾地说:朝鲜有没有核武器,我怎么知道?[3]中共控制的媒体如实地转载各方新闻报道,而没有基本的政治分析。但想必不单是中国民众、就是世界民众也多少有所关心:朝鲜到底有没有核武器?

这个问题固然很重要——对世界人民而言,更直接对半岛周边各国而言。如果半岛发生核爆炸,加上风向的影响,核辐射和核尘埃不但将危害整个半岛,肯定还要波及俄罗斯以及中国、日本等亚洲国家的许多地区,对整个地球生物圈和整个人类文明都将构成严重威胁。

但是,这个问题并不是中、朝官僚与美日韩俄的大资产阶级所关切的。他们并不是关切劳动人民群众的利益,不是关切影响劳动人民群众利益的因素,而是考虑如何利用这一问题来谋取利益。

也许有人不理解,贫瘠的朝鲜半岛有什么利益?

但在朝鲜核问题中确实存在着各玩家寡头都多少想要的重大利益——至少两大利益:其一,地缘政治利益,战略政治利益。朝鲜处于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的交接处,而韩国又直接以美国为背景,日本也与美国息息相关,这就把世界上主要大国联结起来。从古至今,从中国大地主阶级(隋炀帝以三百万大军攻打朝鲜)到日本大资产阶级想称霸世界(征韩侵华计划),再到帝国主义阵营不惜动用两百万大军死守半岛南部,朝鲜向来是国际兵家必争之地。其二,话语主导权,国际政治发言权。朝鲜核问题作为全球国际矛盾最集中、最棘手的问题,牵扯多方利益,很明显,谁掌握这个问题的主导权、游戏进程的主动权,谁就掌握了相当大的国际政治发言权。

以上是主要利益,其他利益诸如各自的利益算盘、某几个玩家的共同利益的犬牙交错则是整个问题解决进程之所以复杂的根本原因,也是各个玩家寡头真正关心的实质。

另外,诸位玩家对这个老问题的态度还可以微妙地探测出各方的利益变动情况、力量对比变化以及各种国际政治信息,这是诸位都心照不宣的。

而民众寄希望于各个官僚政权、资产阶级政权通过表面上的和平会谈来解决问题则完全是不谙内幕,我们应该看清问题、看清本质,一起揭穿六方会谈这个愚弄世界劳动人民群众的国际骗局。

四、核阴云下的真相——各自的算盘

冷战以来,苏美争霸使得核战争的阴云笼罩世界,反核运动也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世界上的一支进步力量。反核的进步人士与世界各国热爱和平的劳动人民群众形成庞大的国际政治压力,使各种机构与禁核反核协议应运而生,这种巨大的压力包含着全世界人民与进步之士的利益所在。但是各国资产阶级政府与官僚集团各有各的利益,这种进步的压力反倒成为为他们捞取利益的主要基础。

除了上述两个(大家都想要的)主要利益之外,各国还有自己的利益算盘。

1)美帝国主义

最早挑起问题的是美帝国主义,50年代朝鲜战争后美帝国主义违反停战协议,向朝鲜南部运送了大量战术核武器。在90年代撤核之后,为了继续并更好地掌控这一地区,并且压垮工人朝鲜的国有制和计划经济制度(以造成新的殖民地从而带来滚滚财源),美帝国主义不失时机地再次以核问题挑起事端。从朝鲜攫取利益最好是变成殖民地,这就是美帝国主义的独特利益。不同的是,克林顿政府企图用接触方式来使朝鲜改变制度,而2001年组成的布什政府更赤裸裸,试图采取敌对方式来压垮朝鲜。不料朝鲜不吃这一套,反而更加强硬。布什连任后先试用了更尖锐的敌对态度,然后问题僵化了,现在又带着微笑而来。不管美帝国主义葫芦里卖什么药(美国垄断资本可不讲什么民主自由理想至上,那些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它想殖民化朝鲜的目标是不会改变的,或者武力摧毁,或者用资本利诱。这一点多数人都看得明了。

2)朝鲜官僚集团

这一派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朝鲜官僚层似乎是受害者,其实不然,朝鲜官僚层一方面在民众的压力下不敢公开投降,另一方面却在精打细算地为自己谋福利搞妥协。在使用“核”这张牌上毫不顾及世界人民的感受;相反,还在这个问题上闪烁其辞,在世界人民的神经上跳舞,在国内大捞政治资本。朝鲜官僚的特殊利益主要是巩固自己在国内的军事专制统治。

1991年,金正日就荣任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了。目前1400多名人民军高级将领有1023人是金正日提拔上来的,可见军权基本掌握在金正日手上。1994年的紧张局势以及苏东剧变以来的严重经济危机使得朝鲜直接进入准军事状态,1995年元旦“伟大的领导者金正日将军”宣布实行“先军政治”(Army-Based Policy),即实行重军事领导路线,在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奉行军事优先的价值观和方法方式。再加上无以复加的个人崇拜,从而大大发展了军队的政治地位,而军队的首脑也就成了全社会的首脑。朝鲜官僚层对外一方面故作强硬,另一方面时不时向美国抛媚眼,搞点“灵活务实”,期望与帝国主义和平共处。朝鲜一些改革派官僚早就想在国内搞点资本主义[4],主要是碍于朝核僵局使得国际环境紧张。朝鲜官僚即使暂时实现不了资本主义的美梦,但靠挥舞着若隐若现的核大棒也能换点大米、汽油过日子。按照朝鲜的产品分配方式,甜的只是政治官僚、军官、少数“劳模”、少数知识分子特别是平壤的200万精英人口(占全国人口不到1/10),苦的是大多数劳动群众。所以我们在历次朝核危机乃至近几年来看,朝鲜官僚赌徒们有这么些特点:有能耐磨洋工,也常常语出惊人、轰动全球舆论。

3)韩国大资产阶级

说白了,韩国最关切的争夺话语主动权,并以此作为推进韩国自主化的一个杠杆。韩国从诞生起就在美国控制之下。上世纪60年代以来,韩国经济高速发展,资产阶级迅速崛起。2004年韩国GDP总量已进入世界前十位。韩国还有一支60多万之众的军队,其装备在亚洲是一流水平。但最让韩国资产阶级牵肠挂肚的是,星条旗飘扬的军队就驻扎在堂堂大韩民国的都城的中心。韩国鼓吹“东北亚均衡论”[5],即试图通过在中日之间扮演微妙角色以主导东北亚力量。另外,韩国一贯强调作为半岛上的国家,并与朝鲜同宗同祖,应该发挥主导作用。很明显,要实现自主化,韩国资产阶级必须首先摆脱美帝国主义的控制,在立场上,韩国反对美国动辄声言制裁朝鲜,实际上是在保卫朝鲜官僚统治利益。这得到了朝鲜官僚的赞赏;当然官老爷们精明得很,韩国资产阶级妄图要捞点国际政治利益,它就会毫不客气地要与其平起平坐。例如,2004年韩国科学家爆出“核物质试验问题”,消息之所以被抖出来,本身就可以看出问题。韩国人是在示威:看,我们也能搞核武器。朝鲜官僚当时就抱怨说美国偏

心、搞双重标准。

韩国大资产阶级还有一重利益即在朝鲜的投资利益,这一利益在2000年启动金刚山旅游计划才初露端倪。朝鲜2002年尝试改革开放,本是寄希望于以新义州特区为突破口(实质是面向中国),在发现中国态度冷淡(新义州会吸引东三省的资源,中国官僚当然不干)之后,朝鲜把目光投向开城工业园(实质是面向韩国),果然引来许多中小型资本。无疑,若朝核问题得到解决,朝鲜大开其市场,韩国大资产阶级就能凭借民族感情、语言、早入市场等优势获得市场的主导权。这是美国资本鞭长莫及的大好处。

后起的帝国主义往往更有野心更有力量掠夺国际利益,韩国大资产阶级现在是日益疏远美国、亲近中朝、拒斥日本,显示了咄咄逼人的政治攻势。韩国资本现在是蠢蠢欲动,抓住题目就可能会发挥。但它绝对不是什么“反帝国主义的进步力量”,而是一个力图成为地区霸主的新帝国。

4)中国官僚集团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DXP是这样教诲90年代新官僚的:“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后来补充了“决不当头”“有所作为”),对于官僚老爷们的飞黄腾达来说这些话还是很有头脑的。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与资产阶级化官僚集团信心的日益增长,中国开始扩大“有所作为”的范围和程度。第一次核危机和第二次核危机前期,中国都没有真正介入朝核问题,只是为会谈提供场地,做些沟通工作。2004年夏天,第二次核危机陷入剑拔弩张的对峙。中国派了个外交部副部长戴炳国,玩起了中朝美穿梭外交,国内外舆论特别关注了这件事。之后中国更是屡试不爽,就说今年春天吧:空前的僵局情况下,又是中国以穿梭外交发挥了独特的调解作用,很大程度地使得朝鲜官爷们重返谈判桌。中国由于在朝鲜半岛上长期的地位和作用,使得中国官僚靠这个半岛稳稳地把握着既得利益。中国在国际上一方面表现出殖民地的软弱,另一方面又表现出后起的帝国主义的野心;打着“和平崛起”的幌子,在中亚、东南亚和东北亚、非洲都紧锣密鼓地准备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抢夺利益。对于朝鲜南北,中国都有明显丰富的潜在利益:在北部,有政治安全利益、未来市场利益;在南部,有巨大的经贸利益、政治安全利益。因此,中国官僚奉行的是对南北等距离外交,并在一个无核化的空头支票上声称关切朝鲜的合理要求,至于朝鲜官僚如何闪烁其辞、美国鹰派如何夸大其辞、核武器到底有无,都不会影响中国官老爷们花天酒地、逍遥自在。对中国官僚来说,110万朝鲜人民军就是中国东北的强有力屏障,援助几十车皮粮食来养这么大一支能吃苦耐劳、誓死保卫中国东大门的军队,就是最大利益所在。因此中国官僚最需要朝鲜官僚体制的巩固存在。所以中国持续不断地援助朝鲜(虽然这种援助90年代以来一直呈萎缩趋势),包括2004年4月金正日访问北京,中国就承诺了一批援建援助计划,立马开始动工一个大规模的玻璃工厂项目。另外,中国资产阶级官僚作为还不够强大的政治实体,坚持了一种类似20世纪初美国对华“利益均沾”政策的立场,即“中方一贯主张……各方的合理关切均应得到解决”。

5)俄罗斯帝国主义

前苏联对朝鲜一直有较大的影响力。朝鲜的许多核研究设施、许多工厂以及技术、一些重要工农业生产资料都是苏联提供的(甚至据说苏联直接提供了核弹头)。苏联瓦解后,俄罗斯等新独立的国家与西方一样都认为朝鲜古巴等国家将迅速垮台,因此主动切断了与朝鲜的种种联系,过了十年俄罗斯才真正承认工人官僚国家的内在生命力(主要是计划经济与国有制的生命力)。2001年8月,普京和金正日愉快地会面了。朝鲜经济的复苏给俄罗斯那原本无望的55亿美元债务带来了点希望,朝鲜还有一大批苏联援建的老工厂急待更新技术设备,这些还加上朝鲜军事专制政权的武器需求都刺激了俄罗斯老板的胃口。作为衰弱了的帝国主义,俄罗斯同时也期望恢复在朝鲜半岛的威风。俄罗斯对朝鲜的鼎力政治支持,使得它在核问题中对朝鲜有相当的实质影响力。所以在历次会谈中,总是看到俄罗斯倾其全力地为朝鲜说话,为朝鲜着想,而这里面是大有利可图的。

最近几年美国一直在打压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推动了几场颜色革命,俄罗斯必然要反击至少是保卫既得的利益,其中一个焦点就是朝核问题。

6)日本帝国主义

日本在战后一直是美国的儿子。日美有特别紧密的经贸联系、政治联系,美日联盟要比美韩联盟更稳固。九十年代以来,日本由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与生产社会化的矛盾,由于资本主义生产不断发展与劳动者购买力日益降低的矛盾,由于工人工资“过高”而造成资本利润率降低,使得日本社会经济危机一再发生,并使得国内资本大规模输出,97年开始的银行倒闭等各种问题的积累使得呆坏帐、财赤等问题越来越严重。人们尽可以说,日本仍然是世界第二经济强国、最大债权国、最大的贸易和国际收支盈余国、最大的国际收支经常项目盈余国、最大外汇储备国,这些也许对于官僚来说是很大的政绩利益;但资产阶级只关心利润率,能赚多少利润,这是头等问题。对于资产阶级来说,这样发展下去,日本的经济决无出路。大家可以数一数,从1997年到2001年,仅仅四年日本政坛上相继出现了四个首相[6],这与资产阶级的利润困扰是息息相关的,直到现在的小泉还在经济解困方面受到指责。因此日本的垄断资产阶级是极力地渴望扩张的,其表现常常是如凶残的饿狼一般,赤裸裸的。日本帝国主义抓住一切问题来发挥,要在政治、军事上崛起,朝核问题也不放过。日本帝国主义在朝核问题上追随美帝国主义的立场,这是为了换取美帝国主义对日本帝国主义在入常、海外派兵等问题上的支持;另外,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实现自己的特殊利益,就大肆渲染“朝鲜威胁论”以此为实现其野心找借口,渲染的基点就是它在六方会谈上打出的三张牌:人质问题、导弹问题、人权问题。朝鲜固然最反感日本以谈核问题的幌子另谈这些敏感话题;随着事态的发展,尤其是随着中韩反日的立场、俄反美的立场日益明确,时局还会不断微妙变化,可能会形成新的对峙局面,而不变的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

五、六方,我们不支持任何一方

我们当然不支持美日帝国主义,但是也不支持其他四方。

不应当因为“民族感情”“爱国主义”而支持中国的资产阶级官僚集团。

也不应当因为俄韩两方亲朝鲜而反美国,就“策略性地”支持俄韩,因为这两个国家也是垄断资本统治的大资产阶级国家,俄罗斯还是衰弱了的依然满怀野心的帝国主义。在争夺各自的特殊利益方面,在质朴的劳动群众看来,反俄的大资产阶级和反美的大资产阶级没有什么两样。

同时,也不该支持朝鲜的官僚专制统治。当然,应该支持计划经济和国有制,朝鲜劳动者群众应该起来推翻官僚统治,恢复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并巩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

朝鲜半岛上对周边各国人民的实际最大威胁还不是核战争,而就是国际战争的威胁,要消除这些威胁,必须坚持无产阶级革命和政治民主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路线,等待适当时机,推翻官僚专制,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起社会主义的经济和无产阶级民主,才能完全消灭核武器、消灭战争的蠢蠢欲动、消灭人类的生存危机。

——————————————————————————

[1]:据1985年韩国国会第125k会议公布的资料.

[2]:2005年1月美国国会听证会,美国国务卿赖斯.

[3]: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朱容基在一次记者会上的回答.

[4]:2002年7月之后改革力度大得惊人,网上曾全文公布新义州特区特别法,比当年DXP搞

深圳特区还开放。从近五年的表现来看,金正日无疑是最坚定的改革派官僚。

[5]:新华网2005年6月22日

琏接:http://news.163.com/05/0622/14/1MRUI8G600011EOK.html

[6]:桥本龙太郎 小渊惠三 森喜郎 小泉纯一郎

分類:亞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