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人民的勝利——關於民族協調的決議

巴西:人民的勝利--關於民族協調的決議

巴西工人黨社會主義民主派

1.2002年10月選舉結果表明:巴西各政治勢力的關係對比有了巨大改變。巴西工人黨贏得了共和國的總統職位,盧拉得票率為61%,成為國會中最大的黨,共有眾議員91人,參議員14人。工人黨的勝利是人民的勝利,對新自由主義是一個慘重的打擊。工人黨和盧拉,是在與維護人民利益保持一致的歷史基礎上,起到了催化劑作用,以求達到轉變的願望。這一發展過程在人民中喚起一種理想,使這次選舉能在兩種社會選擇(社會主義社會與資本主義社會)的衝突中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另一方面,工人黨雖在州政府選舉中取得一些重大勝利,如在阿克利州、南馬托格羅索州和皮奧伊州,但失去了南里奧格朗德州。此外,PSDB(巴西社會民主黨)和PMDB(巴西民主運動黨,是資產階級反對軍事獨裁的黨派,現時是統治聯盟的一部份──譯者)兩個黨贏得了大部份主要州政府。

工人黨勝利所表現出來的各政治勢力關係對比的變化,受到了三種因素的限制,第一與右派集團結盟;第二曾作出承諾繼續執行經濟政策的主要因素;第三所謂「不可避免地」要保持同國際貨幣基金會協議及其後果。

另一個重要方面是,最近一段時期中,缺乏具有歷史意義的廣大群眾社會總動員。

2.選舉運動為巴西打開了新的政治局面。一方面,我們還處在不利的國際環境中,這表現在新自由主義政策還在繼續推行中,國際性經濟衰退,各國保護主義的增長,美國的干涉主義和單邊主義,右傾民族主義的擴散等等。多年來,巴西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帶來了災難性的經濟和社會惡果,人民更加不滿,社會危機加深,在末來很長時期內,仍然無法得到解決。

但另一方面,只要巴西社會的這種矛盾繼續下去,各人民民主集團將再度動員起來,定能加強社會主義左派。統治階級建立起來的霸權主義,已遭到打擊,這就為建設人民民主社會,創造了更優越的條件。

3.目前盧拉政府的性質尚未可知。盧拉政府是在人民期望改變國家面貌的基礎上當選的,是反對費爾南多.卡多索舊政府的主要體現。但由於在競選中與右翼結盟,作出的決定有害於黨內民主以及對統治階級精英份子和市場經濟提出了保證,都表明令人擔憂的是今後巴西的政治方向,而這一點我們早在競選運動過程中已經表達出來了。

盧拉政府的性質將會在社會和政治衝突的進程中明確起來。工人黨政府所面臨的問題,是如何確保議會和社會大多數去支持變革。

除策略上的主動性之外,戰略上也必須作出明確選擇──是加強民主、人民陣營的社會基礎,還是向我們的敵手作出讓步呢?是在大眾參與的民主基礎上實行真理,還是以傳統方式實行管理呢?是建立新霸權主義,還是立即停止這種倒退行為呢?我們的選擇就要超越加在新政府之上的種種限制。

4.巴西很容易受到國內、國際財政資本投機性活動的打擊,而國際貨幣基金會的監控目的在於使新政府繼續作為「市場」的抵押品。因此,為了重新獲得政府的自主性,確保國家主權的完整,必須成為關鍵性的戰略目標。

一系列戰略性問題早已提到了新政府的面前,這就是:實行土地改革,面對自由貿易區的威脅要確保國家主權的完整性,反對屈服於國際貨幣基金會,調整金融體制,特別是政府與中央銀行的關係,還有稅收問題,在所有這些問題中,保護民主和國家主權、反對屈服於美帝國主義和投機資本是具有生死攸關的重要性的。工人黨的勝利已經創造了新的政治條件,所有上述問題不僅是政府的問題,而且必須成為全社會的問題。保護國家主權完整,也就是保護行使人民主權和真正民主的主要條件。

5.2001年底工人黨在全國大會的決議中提出的新的社會契約觀,是總統競選運動中的中心主題,決議號召全社會要積極支持生產、經濟增長和國內市場。工人黨一再批評資產階級政府對社會契約的建議,因為這些建議實質上是要使極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屈服於資產階級政府的要求。我們必須維護的是:新的社會契約要建立在公眾參與民主以及存在著廣大民主空間的基礎上,以便解決因新政府要終止歷史性地忽視大多數人民利益而引起的衝突。

6.民主的群眾運動已開始運用空前的歷史經驗。工人黨的社會主義民主派將其自身看成是這一進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共同來承擔巴西左派面臨的挑戰。我們要推動工人黨把這種具有決定性經驗同下列鬥爭結合起來,即克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克服市場暴政,寄生性財政資本、社會不平等和不公正以及歷史性的排斥主義。我們的前景是:要把這種經驗結合到以民主的、國際主義的社會主義去取代資本主義的鬥爭中去。

7.當前最直接的挑戰,便是盧拉政府的組建問題。我們可通過在工人黨內和機構的干預作用,並根據黨的最先進經驗,設法保證組建工作能民主地進行。強大的工人黨今天是巴西社曾的主要政治勢力。黨在聯邦政府的組成中應有自己的發言權。與此同時,我們堅持在即將來到的時期內,黨在上次全國大會上通過的決議必會得到維護和更新。其中心思想是:與新自由主義模式決裂,在國家主權完整的基礎上得到發展,權力和收入的再分配,盧拉政府的經驗應有利於恢復社會主義價值。要能體現出黨有能力形成戰略觀點,在偉大政治變革前夕能夠團結一致。在此新的歷史時刻,保存這種能力是極端重要的。

8.選舉結果從質上改變了工人黨與國家之間的關係,而且影響到黨建設的全過程。工人黨正在發展壯大,但同時在政治上也成為成份比較複雜的集體。如果政府的責任感要求進行辯論時,必須小心謹慎,但這不應該妨礙爭論、決策的民主進程。我們應意識到觀點的多樣化是運動建設中的力量源泉。當選的國會議員的黨內份子與富有活力的社會活動之間的緊密關係是具有戰略重要性的。如果說工人黨在競選運動中受到來自統治階級的精英份子、「市場」以及主要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壓力,則工人黨成為聯邦政府的首腦時,這種壓力將必加重。

但同樣確實的是,從投票箱中得到的授權指令,給了我們以合法性,可在巴西社會推行深刻的變革。

(蕭明節譯自《國際觀點》02年12月及03年1月號,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轉載譯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