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有可能實現另一種經濟模式

巴西有可能實現另一種經濟模式

社會主義民主派

〔巴西工人黨總統候選人盧拉,在2002年11月總統大選中獲勝,當選為巴西現任總統,這是一次富有政治歷史意義的大事。現在擺在盧拉政府面前的一個重大任務是:繼續推行過去歷屆資產階級政府所推行的舊經濟模式,即資本主義模式呢?抑或是創造、推行另一種新經濟模式,即社會主義模式呢?

巴西工人黨是由以盧拉為代表的工會急進派為多數派,以及由社會主義民主派(它認同第四國際)為少數派組成。現今,多數派擬繼續推行前卡多索政府所推行的經濟政策,即資本主義經濟政策,而少數派則力爭要推行新的社會主義經濟政策。因此,在工人黨內,以及工人黨與黨外的社會派別如社會黨、勞動自由化派等展開了激烈爭論。

這裏介紹的是工人黨少數派──社會主義民主派於2003年3月15-16日全國大會上所通過的有關建立新的社會主義經濟模式的提案文本。〕

社會主義民主派認為,盧拉政府在創造推行新經濟模式時,應先有一個過渡時期,這個過渡時期不可太短促,必須有一個小心謹慎的準備階段,以便與過去卡多索政府的舊模式徹底決裂。

卡多索政府為了爭取巴西人民的信賴,曾推行過新自由化政策,這是在擊敗了民主與人民勢力之後才得以推行一段時期,現在社會主義民主派為了擊退新自由化勢力,為創造變革的條件,特提出以下四點具體措施意見:

1.重新取得經濟政策決定權的國家主權

十多年來因開放和解除控制所形成的後果,特別是1998年以來與國際貨幣基金會簽訂了協議,而更加惡化了,這就是真正地把決定權讓給了國外勢力。正因此,就必須重新取得決策權的國家自主權。為達此目的,就必須控制財政資本。

要重新取得國家自主權,不受國外勢力控制,我們有多種不同程度的方法。首先推行最低的在巴西的居住期(例如最少為一年)。其次用稅收來約束外國人短期逗留。除了國家儲備金極端貧乏情況之外,我們有必要把所有外?營作集中起來,建立完全控制機制。

不論採取那種方法,外?控制並不意味著同國際財政界的破裂。

此外,必須創造條件終止與國際貨幣基金會所簽訂的協議,因為這個協議要使我國經濟政策完全屈服於外國勢力。所有這些動議,都必須與改變國際力量相互關係的鬥爭結合起來,並加強負債國的運動,重新開啟外債的談判等等,在這方面,巴西要同墨西哥、阿根廷等拉美國家結成聯盟,這些國家佔了貧窮人口國家的絕大多數。

美國提出的自由貿易區(FTAA)實質上要把拉丁美洲國家附屬於美帝國主義,我們必須堅決地予以抵制。

2.恢復政府對經濟政策決策中心的協調能力,在面對市場和從屬於過渡時期綱領時,保存決策的自主性

除了把經濟政策決策中心收歸國有化之外,並須在政府協調下把上述各項措施結合起來成為一體化,這是過渡時期綱領的邏輯威力,而不是為市場利益服務。

更主要的一點是中央銀行。自從把更大自主權讓給了中央銀行之後,這就無異於把更大合法權給了市場,並正式放棄了對經濟政策主要方面的控制權,這不僅給過渡時期經濟綱領帶來障?,而且也給政府的一切機遇帶來了破壞性影響。

考慮到經濟政策特別是中央銀行的管理工作,要從屬於過渡綱領和政府,這就值得提出有關財政體制民主調節的一般性問題。中央銀行現有的利率方面任務,必須加以改變,並要建立各種辦法使其更透明,更少受財政市場壓力的影響。

另一方面,必須減少財政資本對經濟的影響力。這是一個很大問題,因為它具有對銀行稅收政策,對公眾銀行重新國有化(而非私有化)以及加強和指導公眾銀行與政府綱領簽訂協議等等都有反擊能力。

顯而易見,所有這些措施,會同資本市場的投機利益發生衝突。但人們可以期望,從商業界中產階級、貿易主、農民,工會運動到更大量人民群眾角度來看,採取這些措施是具有大量合法性的,因為這可減少投機者利潤,用以保衛經濟發展、增加財富和巴西就業機會。不僅通貨膨脹會消耗掉財富,而且龐大利潤也會動搖家庭預算,特別是那些處於貧困線上的家庭。

3.重視新發展模式的民主軸心

新發展模式民主軸心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人民的參與管理,這是具有決定性的,包括擴大民主,保護人權,建設參與管理機制,保護巴西的民主革命,與傳統的對外國勢力依賴性、社會排斥、專制獨裁、公用事業私有化等等徹底決裂。

國家的作用要重新予以定義,國家除了制定戰略性規劃之外,還要開展共同參與管理運動,這是必要的條件。

4.恢復必要條件,容許國家企業發揮戰略性作用

新的發展模式,要排除一切對國家企業的阻力,使其發揮戰?性作用。在卡多索政府時期,國營部門企業遭到私有化的摧殘,但仍然有大量國營企業保存下來,主要是在基礎設施方面,特別是能源工業。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就必須恢復國營企業的投資能力。但過去,受國際貨幣基金會所強加的荒唐的技術標準的傷害,這不僅單純是技術問題,而且是以國家債務為代價的,這樣就減少了總的預算盈餘。最近為了要提高盈餘份額,使得國家投資成為不可能。

處理投資標準,作為國家債務的一部份,這純然是空論,是採用新自由化的概念,這與技術問題絲毫不相關,其目的在於使公用事業不可能發揮作用,必須予以堅決反對。

我們早已指出:實現新發展經濟模式是有可能的,當然還有一些其他基本問題需要解決。現任盧拉政府已經引起注意了。我們這裏提議的四項基本措施,就是使新經濟模式得以推行的基本條件。

(蕭明節譯自《國際觀點》03年5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