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黨的勝利 震驚右派

工人黨的勝利 震驚右派
海倫娜和貝.巴斯托斯

  紅色的浪潮又獲得確認了。2000年10月,工人黨在巴西的市政選舉中,在南方和北方都獲得良好的結果。作為卡多索總統的全國性反對派的力量,震驚了右派,並對2002年總統的選舉產生了新的好影響。

  六個州首府的勝利是:在阿雷格里港和貝倫的改選,聖保羅和戈亞尼亞市長再度當選;在東北部兩個首府累西腓和阿歷卡尤,後者在第一輪就取得成功。在重要城市,如佩羅塔斯(南里奧格蘭德)、維多利亞.達.康奎斯塔(巴希亞州),印柏勒特利茨(馬蘭豪州),戈畢納多.瓦勒打爾斯(米納斯.格拉斯州)和克利斯馬(聖塔.卡塔利那州)都得到勝利。在南卡西亞斯(南里奧格蘭德)和聖多安得爾(聖保羅州)的改選連任。

  1996年,工人黨曾經經贏得105個市的選舉;在2000年選舉中,它獲得187個,增長78%。在巴西5,500個市縣中,工人黨現在管理了總數的3%,不管怎樣,這些市長贏得了代表將近2,500萬居民。這意味著工人黨治理著巴西人口的15%。在巴西最大的62個城市中,工人黨贏得27%。1996年在這些大城市中,它只贏得5個市的勝利,這就是說,增加了240%。這62個市中,包括了巴西26個州的省會;代表巴西接近40%的選民。在這些城市投給工人黨的票,從1996年的3,593,540張,提高到2000年的7,838,465張,增加了118%。PSDB 贏得4,469,463票;PFL得3,846,266票;PMDB 2,492,293票。

  從工人黨勝利的特點來說,頭等重要的在聖保羅州有38個城市取得了選舉勝利;在南里奧格蘭德州有35個;在米納斯.格拉斯州有34個。在聖塔.卡塔利那州,工人黨在13個城市競選獲勝,值得注意的是其中5個是在內地康柯爾地區、克里斯馬、南里奧、查比柯、和布倫門諾。在南馬陀.格羅斯索州,工人黨參加了州政府。工人黨從控制一個市政擴大到11個,增長率是最大的。在阿克爾州連同七個市的勝利,工人黨也參加了那個州政府,工人黨現在主管著該州32%的市政。

#擴大

  工人黨在選舉的擴大也表現在城市中,那裡沒有取得過勝利的。在薩爾瓦多(巴希亞州)、特里西那(皮沃衣州)、那它爾(北里奧格蘭德州)和奧沙斯科(聖保羅州),工人黨得到意義重大的選票,居於第二位。
  在16個城市中,工人黨作為最大的黨,進入第二輪選舉,贏得了13個,只在求里蒂巴(巴拉那州)、山托斯(聖保羅州)和坎諾亞斯(南里奧格蘭德州)三個城市宣告失敗。工人黨同巴西共產黨一起贏得了奧林達(柏楠布科州)但失去了科塔利沙(茨亞拉州)的選舉。在比羅.荷拉松特,工人黨同巴西社會黨(PSB)結盟選出市長代表打敗了巴西社會民主黨,在這個唯一的首府同自由陣線黨爭奪第二輪選舉,同樣,工人黨同民主工黨(PDT)一起,贏得工人黨了尼特羅(里約熱內盧州)的市長,打敗了加羅庭荷州長,他支持戴爾德.格羅波的候選人,反對民主工黨的候選人。

  總的說來,工人黨的市議員,在這些選舉中增加了38%,從1996年的1,800位增到2,485位。

  在消極方面也應該提到,在不少於五萬選民的重要小城市中,工人黨在它管轄的49個城市遭到挫折,這可從這些小城市中的通訊設備差去解釋,而首要的是當地的右派聯合起來反對工人黨的候選人。在南里奧格蘭德,政治上的兩極分化仍在繼續,工人黨得到大部份的選票,並且在重要的城市像比治、山塔.瑪利亞(santa maria)和彼羅塔斯取得了勝利,但卻失去了它曾經管治過的15個城市。

  在米納斯州,工人黨也失去了它曾控制過的15個城市,其後果是黨的分裂,以及同依他瑪爾政府的曲折關係。在里約熱內盧,黨的分裂、民主工黨的領導人來去不定和加羅庭荷政府,領導到一個決定性的挫敗。工人黨喪失了安格拉.雷斯和巴拉門沙州。工人黨的不確定的和模棱兩可的方案對此也可能起了作用。

  右派分析家曾說,這些選舉將由市政問題所支配,選民的選擇將完全取決於候選人能否提出管治城市的最好建議。這種過份簡單化的分析,掩飾了對全國性的鬥爭性質的恐懼,害怕那些支持聯盟政府卡多索總統的候選人的身份為人所識破;這個總統造成經濟衰退、失業和令人絕望。

  實際上,工人黨的成功導源於許多的因素。工人黨的建議代表一套綜合的具體的辦法,這種辦法曾經在一些地方成功地運用過。工人黨提出它自己同樣有統治的能力和經驗,這就削弱了工人黨的敵對者的批評、反對者說工人黨一些候選人從沒領導過一個市。

  道德和腐敗的問題是另一種基本因素。在未來的市長的品質中,誠實是一個基本要求。腐敗意味著更減少社會投資的資源,這種事實被人民了解到超乎意料的程度。許多市長和地方議員被捲入去的大量醜聞,在聖保羅州皮塔的行政機關被特別地提到,這類問題的嚴重程度已成為全國性的了。

  對於這些因素,外界或多或少地贊許地方的事態,加上一種反抗聯邦政府的主觀因素,這個因素能夠說明工人黨的勝利。沒有這個主觀因素,要去了解全國的成果是不可能的,假如是用地方的角度,一個個情況地、一個個城市地去分析,是要犯錯誤的。

#全國性的勝利

  工人黨的勝利是全國性的。投給工人黨的票就是為了它有能力去管治和誠實的一票,而且也是投給反對黨的一票,為了改革而自覺地投給的一票。一般情況是,哪裡有工人黨的熱情競選,有它自豪的紅旗和旗上的星,它就勝利了。它若在哪裡偽裝它自己,或者採用半心半意的言論,它就會失敗。

  也會有人說:工人黨的勝利是由於前幾年黨建立下來的能力和反抗的結果。那裡需要急進的改革,工人黨就是大多數人的願望象徵。一般地說,工人黨取得勝利的地方,是同左派聯盟的。

  工人黨面臨一個巨大的任務,那就是組織一個社會的和政治的集團,具有贏取得下一屆總統選舉勝利的能力。一個全國性的勝利要求預先準備好措施,規定好目標,一個政府綱領和具有必勝意志的政治領導。

  民主和大眾的反對派反對那些追隨國際基金會,世貿組織和世界銀行配方的人,那些反對派人士相信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我們組織的社會和政治力量主要存在於我們的人民的鬥爭和動員之中。可是,它只能通過政治的對抗,和為了這個對抗把它自己組成為有支配性的力量,這個工人黨是重要的和最有價值的工具。

#緊迫的任務

  工人黨和它所聯合的其他黨派的迫切任務,是開始一個全國性的爭論,以合法的首創精神結束改選的政治改革,籌備競選運動的公共資金,和實行對黨的忠誠。控制不審慎地利用民意測驗和訊息工具他是必要的。無論如何,要幫助加強工人黨宣稱所代表的巨大社會成份的民主覺醒,這些改革選舉程序的措施是不夠的。它只能通過積極的數百萬人的政治參與去爭取公民的權利,打斷那罪惡的統治制度所連結起的貧困和排擠的鎖鍊。通過市政公共機構,工人黨已經促進人民大眾的參與。參加預算,和其他的首創精神,是提高政治意識的學校和對民主的確認。

(楊萍節譯自《國際觀點》2001年2月號)

註釋:

PSDB(巴西社會民主黨),是現任巴西總統卡多索的黨。PEL(自由陣線黨)起源自軍事獨裁的舊黨,是社民黨之外的卡多索重要支持者。PMDB(巴西民主運動黨)根源於軍事獨裁期間的合法反對派;它支持卡多索,且是他的政府一部份。
PC do B(巴西共產黨),前毛派,前親阿爾巴尼亞,逐漸質疑它對斯大林主義的忠誠。它在1989、1994和1998年總統選舉中都支持「盧拉」競選。
PSB(巴西社會黨)是帶有社會民主派左傾形象的小黨。它支持「盧拉」在1989、1994和1998年的總統競選。
PDT(民主工人黨)是以民粹為中心的左派,由里安奴.巴拉素拉領導,親社會國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