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印尼民主人民黨的現狀

印尼民主人民黨的現狀
莊信

  〔本文根據訪問印尼民主人民黨(人民黨)教育宣傳部協調者威爾遜及人民黨學生活動份子維耶的談話而成〕

  人民黨大部分組織者是學生,他們最深切的希望是令人民黨成為學生、工人和城市貧民的黨。

  人民黨最關心的是結束軍人干政,這和學生運動的關注焦點相同。黨尤其關注到蘇加諾梅加瓦蒂之拒絕和軍方對抗,並「誤信能夠通過協商逐漸削減他們〔軍人〕的權力」。

  對於接受印尼有需要「全面革新」的活躍份子,學生們都將之視為「激進人士」,哪怕那些人中希望建設的是「以人類為中心的資本主義」而非社會主義。

  人民黨與其他參選的鮮明的左派政黨一樣,強調民主必須包括有權組織工會及農民組織;而人民黨的原創性大概在於呼籲組織獨立的工人、農民和學生議會。該黨認為,長遠來說,這些議會能構成真正民主的政府的基礎。而在短期和中期而言,學生們著眼在受壓迫農民及城市多數貧民在前政權的架構之外組成他們自己的組織的需要。

  威爾遜說:「最重要的是按食水、垃圾、道路和電力供應之類的日常問題來設立組織,然後我們嘗試運用黨的小冊子和報刊進行教育。在目前印尼鬥爭的步伐下,我們認為那些運動最好是在黨之外自治存在。我們是要在意識形態方面,而非組織方面的支持。倘若那些組織和黨過於緊密扣連,就會限制了組織活動的空間,而這些又將使它們在其他聯線工作方面的能力受到限制。因為反社會主義的偏見十分普遍。」

  「那些組織都是獨立的,但備受我們影響。許多學生運動與人民黨有聯繫。在要求改革和民主的KOMRAD學生委員會中的大部分活躍份子大概都支持我們。那些幹部中有些放更多力量在學生工作而不是人民黨方面。不過,有一個強大的學生運動,要較把他們緊緊靠著人民黨和一個較弱勢的整體運動,大概會是較好些。而大概有更多的組織,能接近更多的人、要較一個只有寥寥少數黨員的小組織為佳。」

  由於人民黨把焦點放在上述民主要求上,公眾(及大部分人民黨成員)較為忽略了人民黨的社會要求。這些社會要求包括有要求國家對9類商品重新津貼,及大幅增加工資,提法從加薪100%到200%不等。在這方面,威爾遜不擔心工人會認為這些要求是不切實際的:「這個提法當然純綷是宣傳性的。在鬥爭中,你要作最高的要求,然後再作談判,哪怕那最高要求是不切實際的……即使我們要求加薪50%,工人仍然貧困。」

  由於這個要求純然是宣傳性的,就令黨員感到迷惘,不知這些增薪是該要求僱主或國家支付;此外,亦不知怎樣把這個口號擴至多數農民、個體戶及散工等方面去。具體來說,人民黨的主張是擴大社會安全網。

  目前,人民黨仍在討論對待將會上台的梅加瓦蒂政權的態度。威爾遜說,「在目前,我們的立場是,不管誰上台都必須推行真正的改革……梅加瓦蒂肯定會繼續推行國際貨幣基金會的政策。許多普通人民以為她將會削減物價。但她所做的將會是相反。」

  人民黨雖然已經是合法組織,但經常受到不知名兇徒的襲擊,也受到一些伊斯蘭組織的襲擊,而估計這類人都是受到軍方的金錢唆使。

  人民黨在剛結束的大選中獲得約0.03%的票數,而該黨的領袖們拒絕對黨的參選及黨的競選活動的任何消極批評。威爾遜解釋,人民黨參選從來不是為了取得大量選票,而是為了宣傳和建黨:「由於參選,『人民黨』從55個城市網絡擴大到116個。而在思想影響方面,學生中最激進的份子都團聚到黨來。他們中許多人本來已有著社會主義思想,所以他們為黨帶來巨大的活力。我們的要求也得到愈來愈多人支持,支持者不僅有學生,還有城市貧民。反軍事主義是我們的影響力方面最大的成就。我們的領袖被捕了,但我們在民主運動中仍然發揮很大的作用,給予這個運動道德力量。我們在這方面的貢獻是得到認同的,儘管可能是在道德上而非思想上受到認同。

△知錯能改

  威爾遜承認在建黨過程中所犯的一些錯誤:「我們最大的過失是蘇哈圖統治時期的最後日子中所實行的策略。之前我們費了數年時間在城市草根階層中耐心地做組織工作。而一下子,一個反對政權的大型學生運動發展開來。我們許多幹部立即跑到學生運動中去,參加大型示威,從而放棄了他們在人民間作政治領導的日常工作。我們曾經耐心地等候時機,但當時機一來,我們卻不在適當的地方!」

  「繼學生抗議之後,之所以有許多暴動,就正是由於城市貧民沒有政治領導。我們在當時曾對幹部們作出警告,但他們許多都充耳不聞。這麼缺乏紀律,反映了他們的小資產階級的心態。學生們似乎喜歡「趁熱鬧」,所以就跑了去。我們中有些人到現在仍是耿耿於懷——我們作出許多犧牲以在城市貧民中打基礎,但當時刻到來卻又失諸交臂。所以我們學懂了一個艱巨的教訓:對於一個革命團體來說,耐心是十分重要的。」

  人民黨自從取得合法地位以來,發展迅速,估計成員人數有幾千到1萬人,而其中有3-4成是女性。威爾遜說,「由於大多數成員是學生,他們需在組織工作中備受考驗。只有黨的核心成員(約數百名富有經驗的幹部)具有紮實的馬克思主義教育,明白建立革命黨的計劃。

  迅速發展為組織帶來許多問題,像威爾遜所抱怨的:「黨有20個支部擁有電腦互聯網,但其他就需要利用通信,來回投遞需時兩星期。在一個島國要建立中央化的黨是極艱巨的,尤其當國內的各個民族各有其動力,而當下的政治發展又非常迅速。」

  「在當前,學生運動有可能重新團聚;其中有些人希望建立長線鬥爭,並且明白到當前大部分的學生委員會缺乏了領導。我們批評那種組織方法。可喜的是,有愈來愈多學生看出需要有黨,及進行黨式鬥爭的需要。學生抗議的焦點沒有改變,仍是要求結束軍方的雙重作用。人民黨的綱領是能夠把學生團結起來的。我們是把軍方問題放在首位的唯一一個政黨。」

(史丹摘譯自《國際觀點》1999年9月號)

分類:亞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