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南朝鮮:左翼觀點

南朝鮮:左翼觀點

南朝鲜:左翼观点

巡夜 译

崔一鹏(音)和金韩庸(音),来自南朝鲜革命社会主义组织「国际社会主义」,就南朝鲜政治局势和当前左翼可能采取的步骤与《国际社会主义》进行了交谈。

不列颠人几乎完全不了解南朝鲜局势。你们能简要的介绍一下,过去20年间的发展吗?

崔一鹏:1987年夏天我们有个庞大的群众性罢工,从那以后,就不断向资产阶级民主跃进中。1993年,一个金永南领导的真正的民选政府,成立了。在他任期的最后一年,在1996年12月26日,他提交了一新自由主义的劳动法案,这招致了另一场大规模的群众性的工人罢工浪潮。在1997年上半年,展开了反对这一法案的关键性的斗争。

南朝鲜在1997年年底,如同其它东亚国家一样,陷入了朝鲜人所说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危机”。由此,金大中能够竞选总统成功。他曾经被前朴正熙军人政府逮捕并拷打,当他当选的时候,南朝鲜群众曾经对他抱有巨大期望,因为他曾经与专制政权战斗过。但是当他在经济危机期间上任后,他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以试图重建南朝鲜经济。所以工人和学生们醒悟了,并与这个新政府斗争。这遭到了来自统治阶级和右翼的攻击。这是场猛烈的战斗,紧张的局面一直持续到2002年金大中任期结束,当时正在进行抗议运动,抗议美军装甲车撞死两名女青年。年轻一代参与到运动中来,几十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进行烛光守夜。这是次非常有力量的运动。

这场运动的影响之一,就是新政府成立,卢武铉是个自由民粹分子。被压迫人民对他报有非常高的期望。但是,他在推行人民期望的改革中失败了。比如伊拉克战争。在他当选的头一年,政府宣布将向伊拉克派兵,这引起了强烈的反对,发生了多次规模巨大的抗议集会。但是在2004年8月向伊拉克派兵的法律通过了,人民感到失望并士气低落。卢武铉说他将会废除声名狼籍的《国家安全法》,失望的人民想,“我们再相信他一次。”但是最终他也没有能够废除这个法令。这个打击使人民更加消沉。

当人民进行大规模斗争去争取某些东西,但是却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具体的结果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寻找其它的政治途径了——那常常是改革倾向的政治。所以他们关注国会。事实上,卢武铉总统的政党在2004年四月选举后是国会多数。另外一面,民主劳动党,1999年成立的左翼改革政党,拥有10个议席。在大选中,卢武铉政党和民主劳动党的成功,使大多数人不顾对他的多次失望,继续希望他能够摆脱右翼势力的影响。

然而,今天,基于布什政府的“战略缓冲”的概念,卢武铉支持加强和改进美军在Pyoung-taek的基地,这个基地距汉城南郊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他还准备签署《韩美自由贸易协定》。人民对此强烈反对。五千人不管政府的严重恐吓聚集在美军军事基地前,并遭到了南朝鲜军队的暴力镇压。

这些变节行为说明了为什么在今年五月的选举中,卢武铉的政党失败了。这也说明了右翼的大国民党为什么取得了重大胜利,这使他们充满信心。但是如果你看一下选举情况,你会发现,他们的选票只比上次选举增加了百分之一。事实是对卢武铉政党的支持大幅度下降了(由于大量的弃权票)。民主劳动党也不如他们想象得好。我们把这看作是小挫折,但是大多数左派认为这是重大失败,意志消沉。

由于右翼赢得了信心,政府在压力下,倾向于重新使用《国家安全法》对左翼展开进攻。最近,一个斯大林主义学者,仅仅因为说朝鲜战争是北朝鲜试图统一朝鲜,就遭到了来自右翼的猛烈攻击。他被审判,并被判处四年徒刑,虽然缓期执行。我们的组织(ALL TOGETHER)和斯大林主义者共同声援该学者。当我们来到法庭示威的时候,一群右翼分子也在举行相反立场的示威,我们发生了冲突。我想,我们今后会遇到更加多的激烈冲突。

明年将迎来总统选举,左右翼之间的冲突会越来越强烈。

一个关于工人阶级运动的问题。在1987年前,大多数工会是非法的,或者由国家控制。从那时起,你们看到了工会运动的长足进步,出现了一些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罢工。

崔一鹏:1987年前南朝鲜被军事专制政府统治,我们有一个国家控制的韩国工会联盟。1987年七八月间的罢工主要是基层运动。

马上就有了建立独立工会的斗争,这一斗争持续到1995年,直到一个左翼的韩国工会联盟成立。在进程中我们看到工会领导层的官僚主义,但是如我说过的,当金永南政府在1996年底试图通过新自由主义劳动法的时候,工人阶级展开了大规模的抗争,这些斗争增加了工会对普通成员的领导能力,因为金永南收回了法案,并对公众道歉。一年后,1997年11月,在所谓的“IMF危机”中,成为了官僚作风的石蕊试纸。在1998年的经济萧条——南朝鲜曾经遭遇的最严重的——伤害了普通群众的自信心。工人们说,“从前我们说,‘如果我们团结在工会中,我们就会胜利”,现在我们说这并不正确。“他们同样被他们的领导者在1998年的背叛行为所震惊。随后,处于表达工人阶级政治要求的需要,在1999年成立了民主劳动党。这一时期工人政治意识的呈现,表明工会意识不是自动转变为社会主义意识。

那些领导了1987年罢工的勇敢的基层活动家后来成为了韩国工会联盟的领导层。但是最近联盟的代理主席和现代汽车工会和KIA汽车工会的领导人,这两个工会都是联盟的重要成员,都因行贿和腐败被捕。除此之外,许多联盟的领导人,放任右翼领导人公开宣扬他们的改革方向。比如,拒绝保障不规则就业(偶然的和临时的)工人的权利。所以现在基层对领导人存在非常强烈的不信任感。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勇气抛开领导层独立行动。总之,我们处于过渡时期。

1987年后,韩国工人生活水平一直提高到接近欧洲的水平。90年代末期的危机对此有何影响?

崔一鹏:在1998年的经济萧条中,南朝鲜实际工资同经济增长一样为负数。1999年,经济开始复苏,但是实际工资增长仍然是负数。在2000年,组织起来的工人开始战斗,并成功停止了生活水平的下滑。2004年,他们和正式职工一起恢复到了1997年前的生活水平。但是大多数临时工和不规则就业工人没有组织工会,他们的生活水平仍然比1997年的水平低10%。韩国60%的劳动力是不规则就业工人,他们的工资只比工会工人的一半多一点。所以整个说来,韩国普通群众的生活水平比十年前,1997年危机前,要稍微差一些。

今天普通韩国人民如何看待北朝鲜和针对北朝鲜的战争威胁?

金韩庸: 曾经有一个民意调查,询问南朝鲜年轻人,他们是否把北朝鲜看作是南朝鲜的威胁。大多数认为不是。他们相信冷战已经结束了,虽然朝鲜半岛仍然笼罩在冷战氛围内。他们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在全世界范围内消失的东西,也应该在朝鲜半岛上消失。此外,在冷战时期,他们被持续不断的灌输关于北朝鲜是威胁,它企图称霸等等诸如此类的观念。但是从1995和1996年起,他们能够亲眼看到,或者通过出版物以及北朝鲜难民了解到北朝鲜严重的危机。他们现在意识到北朝鲜是个非常虚弱的国家,需要帮助。
他们现在把美国看作是对韩国社会最大的威胁,因为它对北朝鲜的敌意增加了更多的不稳定性。

其中有一个问题这样问年轻人,如果美国进攻北朝鲜,他们将采取何种态度。大约90%的人说他们将会反对美国的进攻。但是当问到他们是否愿意生活在北朝鲜时,他们说“不”,只有3%说“是”。

南朝鲜政府的态度也在变化,是否他们不再与美国完全一致?

金韩庸:部分是这样的。卢武铉在就职典礼上说,“我将是一个对美国说‘不’的总统。”他还说,“我不说英语。我决不访问美国。我想要建立一个与美国平等打交道的关系。”所以某种意义上说,与先前的总统比起来,态度有所不同。他的表述反映了普通民众的意愿,他们希望南朝鲜与美国的关系“正常化”。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美国非常不满。此时,他还表达了南朝鲜统治阶级的某种想法,他们看到了中国经济增长和军事力量的潜力。他们感到仅仅依靠美国对他们是不利的。他们想脚踩中国和美国两条船。对美国的态度,在统治阶级内部是非常有争议的问题。大多数统治阶级相信南朝鲜与美国的同盟需要继续按照目前的方式存在下去。

现在卢武铉似乎回到了老路上:对他而言,南朝鲜与美国的同盟比南朝鲜与中国的同盟关系要重要。在伊拉克问题上他选择支持美国,当人民反对派兵时,他说,“我优先考虑美国和依靠自己。”

在朝鲜半岛周边的经济和军事上的竞赛,使南朝鲜感到压力。统治阶级力图寻找他们自己的位置,在维持他们已经得到的南朝鲜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之余,他们也在寻求其它途径。

一些南朝鲜公司在北朝鲜有投资,是这样吗?

金韩庸:如今在北朝鲜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旅游业和一个工业区,开城,从汉城出发,经过军事分界线,大约1个半小时路程。开城工业区主要是为了解决南朝鲜中小企业的问题的,因为那里的工资只有57美元每月,比越南和中国都少。一个吸引人的卖点是北朝鲜没有工会。

也有一些困难。部分统治阶级担心对南朝鲜公司投资北朝鲜来说,有太多的限制。同时,中国在北朝鲜的贸易和投资增长得要比南朝鲜快得多。部分南朝鲜统治阶级担心这一点。他们认为美国对北朝鲜的敌视政策造成了这种状况,他们可能会在与中国的较量中失去在北朝鲜的先机。

在左翼民族主义者中间产生了矛盾。他们说北朝鲜,特别是开城工业区,是朝鲜统一后“国民经济”的出路,但是在《金融时报》上的一篇文章把它称作“是资本主义而不是工人的避风港”,同样不是国民的。

左翼的情况如何?1989年前在南朝鲜有非常多的斯大林分子和金日成分子。是否有所改变?

崔一鹏:直到1991年前苏联解体前,大多数左派都是斯大林主义者。他们分为两个斯大林主义变种。一个叫作“NL”(民族解放运动),亲北朝鲜,追随金日成的主体思想。另一派叫作PD(人民民主运动),亲苏联和东欧。

当东欧和苏联解体后,PD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瓦解了,一些人转向后现代主义,一直坚持到90年代后期。

NL,主体思想分子,幸存下来了,因为北朝鲜幸存下来了。但是从1994年到1998年他们经历了严重的危机。首先,金日成1994年去世,然后从1995年起发生了灾荒,同时还有经济危机。在南朝鲜普遍存在着这样的情绪,即认为北朝鲜帝国可能在任何时候崩溃。

1998年对NL来说是个转折点,因为南朝鲜同样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中。主体思想分子感到他们能够坚持北朝鲜优于南朝鲜。在1998年夏天他们看到了据说是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显示了北朝鲜技术上的先进性,金正日帝国看起来是稳固的。

2000年的南北首脑会晤确实提高了主体思想分子的信心。但是随后主体思想分子立即或多或少的成为了改革论者。如今他们以改革论者的面目出现——想大多数PD分子一样。PD现在已经分裂成好几个不同规模的组织,你可以看到各种混合物:从死硬的传统斯大林主义者,到毛主义的现代版本,到各种不同的社会民主主义以及自治论者,到激进左翼工人利益至上主义,议会共产主义,内部与苏格兰社会党联系起来的民主工党派别。使这些人联合起来的,除了自治论标签外,还有他们的工人利益至上的传统以及对NL领导的反帝斗争的宗派态度。

南朝鲜国际社会主义(ISSK)是韩国左翼中的另外一支。它建立于1990年。在前苏联解体前的1991年8月我们只有29名成员。三个月内增加到了170人。但是许多成员在三个月后的一次警察突袭中被逮捕并判刑。整个90年代,直到1999年12月当时我们加入了民主工党,我们一直都在地下活动,经历了大约150次警察有力和经常的突袭,特别是当有迹象表明我们发展的时候。整个10年间我们有超过200名成员被逮捕,有些同志甚至被逮捕两到三次。我们被判处六个月到两年的徒刑。地下状态确实对整个组织和组织内的个人都有消极的影响(比如被动,宗派倾向等等),自从1996年运动复苏以后。

但是在2002年下半年,如我前边所说,出现了年轻人反对美国战争威胁和军事侵略的大规模运动。这立即导致了反战运动,我们人数开始增加,从2003年早些时候的大约300人增加到2005年的将近1200人。我们是民主工党的一部分,在最近的选举中我们提出了一名政治主任的候选人,三个主要的全国职务之一,并且得到了18%的选票,在汉城超过30%。

韩国曾经有过非常大的学生运动。是真的吗?

崔一鹏:历史上,从60年代到80年代,我们有过积极的学生运动的强大传统,反对独裁专政政府。大多数左翼领导人都来自学生运动。但是近来学生运动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已经没有独裁专政政府了,他们需要与新自由主义斗争。但是因为学生运动受到改革论者的影响,它非常缺乏方向。他们不知道如何组织和动员反抗。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消沉了。

然而我们有学生委员会,由不同的左翼民族主义者包括主体思想分子掌握。他们认为如有事件发生,他们能够动员几千学生。主要的任务是反对美军扩大在Pyoung-taek的军事基地。

金韩庸:当今学生和年轻人非常愤怒,所以我们有强烈爆发性行动的可能,如同2002年两个年轻女孩子的死所引发的那样。但是这是自发的爆发,与老的学生运动的领导层无关。一个主体思想学生领导人告诉我们,当几十万年轻人抗议的时候,主体思想学生打出自己的标语,没人表现出兴趣。这是因为他们仍然保守着他们陈旧的斯大林主义想法,那些东西年轻人和学生不感兴趣。我们发现当我们提出国际主义问题时,比如布什在中东的战争,许多年轻人被这些话题吸引了。我们发现他们对政治很感兴趣,其中许多问题有关激进左派政治。许多年轻人和学生参加马克思主义讨论会,我们组织这些讨论会,讨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问题和实际应用。

分類:亞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