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關於拉丁美洲局勢的解說

關於拉丁美洲局勢的解說

Notes on the situation in Latin America

Fracio Sabado

(1)拉丁美洲在向左转。最近几年,由于抵制新自由主义和群众抵抗运动相结合,其中的某些形式已造成了革命前的形势;在委内瑞拉、阿根庭、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传统的右派在一系列的选举中遭到了失败。下一次很可能轮到墨西哥、秘鲁和尼加拉瓜的右派了。哥伦比亚是唯一的大国,它的反动的右派很可能在秘密的半军事组织的支持下继续执政。

(2)这样的局势引起了资本主义内部新的矛盾,特别是同美帝国主义的关系尤为紧张。留给布什政府和多数国家的右派的选择只能是“对抗”,甚至可能采取军事干涉的办法,特别是在哥伦比亚平原周边的国家,已经有美国的军事顾问在那里出现。但在当前,美国的战略已陷于伊拉克、中东和中亚细亚的困境中,它已无力顾及拉丁美洲。尽管美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它通过军事方法占领伊拉克已证明为十分困难,更何况要占领别的拉美国家呢!

(3)统治阶级的“第二个选择”是:让新的左派政府沿着自由主义或社会自由主义的道路,重新组织它们的阶级统治;巴西、阿根庭、乌拉圭的情况就是这样。例如我们看到巴西政府依靠农业出口资本家的利益,并按照它的政策,寻求世贸组织(WTO)的力量,依照更加拉美一体化的政策来重组原油、汽油、水等资源市场,使使资本家从近年的9%利率不断提高中获得利益,并在巴西劳工党、阿根庭的新庇隆主义和鸟拉圭的 Frente Amplid 的帮助下使社会运动的沏底性改革变得对他们无害,这些新政府在社会和政治方面,已经起到一定程度的”稳定”作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阿根庭的基什内尔政府。

这些政府解决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并不成功。自由主义还在反对改革社会的不平等有增无已,老百姓的状况并没有得到值得注意的改变,而且,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结构中,这些政府虽然向帝国主义频送秋波,但却无法在中期或长期实现自主的政策。而它们却一直遵照金融市场、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命令,如同MERCOSUR那样推行地区政策,试图为本地区的统治阶级的利益争得新的阵地。

(4)无论统治阶级采取“对抗”或“选择自由主义”的办法,都碰到了实际存在的社会运动这个巨大障碍。社会运动每一次都以新的形式出现:在阿根庭有工人运动和Piqueteros 运动,在巴西有无地农业工人运动和不顾工人领导的政策而兴起的工联主义运动;在厄瓜多尔有原住民运动和它们的组织.

在南美洲大陆,妨碍稳定的两个主要问题是:”博利瓦人的革命”和波利维亚的局势.在拉丁美洲的左派中,除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和需要把大陆的所有国家实现一体化的ALBA计划(注)要讨论之外,要讨论两个实际问题,即卢拉和基什内尔一再提出的社会自由主义问题,和查韦斯的玻利瓦人革命进程的问题。无论是与美帝国主义对抗的政策,或者是一系列社会的和民主的计划的实施,如保健、教育、反对饥饿的计划,某些商行和土地的占用,住房政策,合作化,特别是千百万委内瑞拉人民更进一步的动员和分化,这些都是本大陆的热点问题。

由查韦斯论及21世纪的社会主义问题开始的辩论,使用上述这些令人感兴趣的问题的辩论更加热烈了。而问题的辩论还浮于表面。无论怎样,博利瓦人革命进程的一系列问题,首先总是和查韦斯政权的“邦拿巴主义”连结在一起:权力的集中,查韦斯与群众的直接联系,真正的政党的缺如,常常是为了竞选才组成政党,号召群众动员和组织起来常常受到当权者的欺骗性的有限的群众民主和工会的阻挠。

例如国家石油公司(PVDSA)管理部门罢工之后,斗争的进程已提出了自我管理的问题,而行动上却没有跟上,相反,技术专家们却后退了。古巴共产党的政治表现,在有关扩大民主、控制和合作管理的问题,却充当了反动的角色。又如在斗争中已经提出由石油收益提供政策基金来满足人民群众在保健、教育和和食品的基本需要这样雄心壮志的目标时,却没有对委内瑞拉资本主义的社会经济结构作出实质性的改变或侵犯。

未来两年将决定委内瑞拉革命进程。查韦斯常常引用托洛茨基的话,并加以解析。说“革命必须鞭笞反革命”,玻利维亚的革命就有反对右翼反革命和美国帝国主义的印记,所以,革命的进程每一次都表现得激进化。

没有人怀疑,如果出现由“盲目的右派”挑起别的对抗或新的挑衅,这就意味着革命进程将会进一步激化。但右派和布什政府会从他们失败的政变中吸取教训:他们会采取拒绝参加即将到来的2006年总统选举,使查韦斯政权非法化;另方面也可以采取阻塞所有社会经济活动,使国家陷于困境。在这种情况下,查韦斯和他所有的支持者一定要按照人民群众的民主和社会经济要求组织力量来加深革命的进程,为此只从石油获得收益是不够的,必需作新的政治选择。

(5)这是一出国际主义戏剧要在委内瑞拉演出。许多评论家把莫拉莱斯视为界于卢拉和查韦斯之间的人物。事实上,玻利维亚副总统虽然曾宣称“需要为印第安人的资本主义作个计划”,而莫拉莱斯原先的计划却是将他推向查韦斯,解除了旧的军队参谋部,把它赶到牧场去,还自愿削减总统工薪75%,所有政府高级官员都照此办理,同无地农民运动进行谈判和进行土地改革。

我们甚至可以说,在革命运动的领导方面,在委内瑞拉和波利维亚之间的情况是不相同的。在委内瑞拉,查韦斯完全是历史进程的产儿,他在政治上只起到了催化的作用,而且还限制了群众运动的范围。

在玻利维亚,到目前为止,群众运动都是由莫拉莱斯发动的,比如在号召立宪会议和天然气资源的国有化问题上,他的立场是由群众运动的要求直接形成的。他会遵守他的承诺吗?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在这个国家,我们找到了在拉丁美洲进行社会和政治改革的制高点。在未来的几星期或几个月里,事情如何自见分晓。局势还悬而未决,群众运动的压力依旧,在政治上,行政上和制度上是一片混乱,很可能就在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里,找到解决拉丁美洲局势的钥匙。

(6)从国际的观点来看,有一系列问题还难以逆料,这包括双重的两极分化:一方面是帝国主义、传统右派,另一方面是人民,同反对帝国主义的政府(如古巴、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之间;其次是社会自由主义政府(如巴西、阿根庭、鸟拉圭、巴拉圭、智利、厄瓜多尔)同前面所说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政府之间的分化。卢拉和基什纳尔正在迫使查韦斯和莫拉莱斯向右转变。卢拉、基什纳尔与查韦斯也存在斗争,都在争取莫拉莱斯。拉丁美洲的左派正面临这样的选择:是与自由主义一起反对改革,还是同帝国主义决裂?是卢拉还是查韦斯?这一切都有赖于美国的对抗政策同群众运动的力量对比。

(7)拉美的局势(使我们)在政治上和纲领上作出如下(决定):

甲,(把在拉美的工作)与反对伊拉克战争的斗争一起作为团结行动的中心发展同玻利瓦人的革命斗争的国际团结,推进委内瑞拉的集体事业,组织团结集会,派遣救援和突击队,国际的和第四国际的组织一定要站到斗争的前列。

乙,在纲领方面,把社会纲领和依据每个国家的民族和人民对自然资源、土地和财富拥有主权的民主要求,同土地改革结合起来。公共投资和煤矿炭、天然气资源的国有化是这些国家社会和政治要求的重心。民主问题,无论是清除腐败的政客,还是加深革命的影响,例如在委内瑞拉或玻利维亚,对商家提出的控制、合作经营或管理的要求,都应优先予以考虑。

丙,最后,由查韦斯发起的在委内瑞拉,同样在整个拉美大陆,连系社会和政治局势,开展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机会。

尽管玻利维亚在世界和拉丁美洲的国家地位爱到一定的限制,但它的革命经历却使它能够重新开展社会主义的讨论。这样的讨论在今日的所有组织中已经开展了,而且这还不只是刚刚开始。当然,有各种各式的社会主义。但在某一思想意识的环境中,社会主义的讨论,在90年代初,第一次以“自由民主是历史的终点?”为主题作为标志的;在1990年,和21世纪初,则以反对自由主义为标志。而查韦斯则以社会主义同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相对抗作为主题,在拉丁美洲社会和政治的先锋组织中,以亲身的经历来提高思想觉悟,这些都会影响到一系列战略问题。

在左派反对社会自由主义的斗争中,这是一个有意义的转折点,它把人民大众的要求作为反对自由资本主义,坚持改革的战略中心问题,得到满意的处理。

2006年5月

(注)ALBA——这是莫拉莱斯、查韦斯和卡斯特罗共同签署的美洲替代发展方案的协议。

蔚节译自http://212.67.202.147/%7Eivnet05/article.php3?id_article=967

分類:拉丁美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