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處於歷史轉捩點的古巴

處於歷史轉捩點的古巴

姚欣進

一、古巴反映了什麼問題?

最近國際主流媒體大肆報導古巴政權的內部交班。做為古巴最高領導人長達四十九年的菲德爾.卡斯楚宣佈退休將其權力轉交給年已七十六歲的弟弟勞爾.卡斯楚。這些主流媒體的分析焦點,古巴是否會在卡斯楚退休後,像她過去的其他兄弟之邦一樣,如蘇聯、中國與越南,逐漸轉型為市場經濟,從而融入全球化資本主義之中?

本文主題不在於古巴是否會轉型,而在於作為幾乎是最後碩果僅存的「現存社會主義國家」的古巴,對於關心社會主義運動的讀者來說,她的歷史命運反映了二十世紀以來的「社會主義國家」什麼基本問題?

二、古巴社會的特殊性

正如所有的客觀事物一樣,古巴社會有其歷史的特殊條件,但也有一般社會的普遍性質。在1956年,卡斯楚領導了僅僅八十二位游擊戰士(包括了弟弟勞爾與著名的格瓦拉,但首次行動中就犧牲大半,僅餘十二名)開始打游擊,而在短短三年內發展出五十萬人的革命軍並推翻掉獨裁者,巴蒂斯塔,而革命成功,從此建立了社會主義國家。

這是南美洲,而且是在美國龐大軍事、政治統治勢力直接籠罩範圍內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建立。其次,相對於六、七十年代的南北越戰爭或之前四十年代的中國解放戰爭之歷時之漫長與戰事之慘烈來說,古巴革命的迅速成功,都非常特殊。更特殊的是,自古巴共產黨建國後,它多年來能長期掌握政權、維持社會內部和平運作,沒有社會動亂、避免經濟崩潰等等,這相對於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來說,更難得一見。

三、古巴的社會需求公共化之成就

古巴共黨非常堅持當初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理念,雖歷經近五十年而未動搖。在八十年代以前,古巴經濟之公有與私有比例約為九比一。在此之後,尤其是九十年代初失去了前蘇聯每年約五十億美元的援助後,在嚴格條件下開放極小部份市場經濟活動,公有部門略微下降到百分之七十七,但還是居於絕對主導地位。

在這公有體制的計畫經濟下,直到今日古巴民眾的基本社會需求與物質,幾乎都是由國家直接分配,不僅包括了住宅、冰箱、電視機、電風扇,而且生活所需的定額糧食、生活用品(如肥皂)也有國家補貼,可以以「扭曲」、不敷成本的低廉價格來購買。

而古巴公共化的教育與醫療,更是著稱於世。下列一些基本數據,反映了古巴對於教育公共化的重視與成就。在小學入學率方面,:古巴是100%,這比許多先進國的成績還要好,例如加拿大和美国均為95%,德國為86%。而在居民人數同教師的比例上,古巴為42.23∶1(每42個居民就有一位教師),法國是62.7∶1,愛爾蘭是64.6∶1,加拿大是66∶1。 我們須知,在一個人均產值(每人3900美元)約為先進國1/10左右的古巴,其國民教育竟取得許多超越先進國的成绩。

最難可貴的是,古巴教育公共化精神是充滿了社會主義公義的原則,即保證人人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機會的受教權。因此,古巴政府教育資源的分配政策是一貫地向基層、向弱勢群體傾斜。為了小學年齡的兒童入學率達到100%,居住分散的極偏遠、山區的子女仍能接受正常的小學教育,即使當地只有一個學生也是如此。這種“一個學生的學校”在古巴全國竟有93個!

而在醫療公共化方面,古巴提供了全民健保。即使古巴消耗能源只有美國的八分之一,但古巴嬰兒夭折率(千分之6.3)與平均壽命(77歲)幾乎與美國(分別是千分6.5與77.4歲)一樣。而且古巴極注重醫療教育,培養了許多醫療專業人才。不僅古巴不缺大量基層的家庭醫師,近年來還發展出醫療外交,派遣醫療服務到海外援助其他第三世界國家,據估計,古巴醫生三個之中大約有一個行醫國外。委內瑞拉甚至與古巴簽約將拉丁美洲貧戶送至古巴治療眼疾。

上述滿足社會基本需求的公共化成就,就古巴特殊的歷史條件來說,絕非易事。在九十年代以前,古巴由於緊鄰於美國又是拉丁美洲唯一社會主義國家,被蘇聯視之為冷戰對峙的社會主義樣版國家,大力經援她。但從蘇聯瓦解後,石油進口由1400萬噸頓時降到400萬噸,這馬上使整個社會陷入基本生存的危機。據統計,在94年,平均每一個古巴人一年瘦了二十磅!而國內生產毛額僅為過去正常時期的百分之三十四。當時全國經常斷電,一天約有十二小時至十六小時。

更惡劣的是,美國當時判斷這是一拳打倒古巴共黨政府的良機,而操控國際組織禁止貸款給古巴,實施各種貿易禁運的管制政策,這造成了七億五千萬醫藥食物都被擱置,無法進口到古巴(自1992年以來,聯合國大會每年都通過要求美國結束對古巴經濟封鎖的有關決議,但美國都置之不理)。

古巴在這十餘年間,透過了一連串的有機農業、永續環保、社區自助等等節約能源的實際作為,並提倡觀光業吸取外匯而渡過難關。

四、古巴與過渡社會的一般問題

古巴「社會主義」社會固然有其令人稱道的特殊成就,但另一方面,一如二十世紀以來的其他「社會主義」社會一樣,古巴也承載了這些社會的一般性質與問題。

首先,歷經多年的發展,古巴今日仍只是一個生產力落後社會,一般民眾僅能保持溫飽、小康局面的生活。雖然許多社會價值不能單一化地以物質數據來評斷,而古巴社會也孕育出許多合理的生活價值,但這遠遠還不是一個物質充實的富裕社會。因此,古巴仍是一個到處需要長時排隊、等待政府發放生活必需品的社會。這就無可避免地造就了官僚體制、政府控管的官僚社會。

其次,隨著官僚體制的運作以及美國敵對力量的威脅,古巴到今天仍是一黨專政的社會,黨政軍仍牢牢地集中於一小群領導菁英手中,而非是一個真正民主的社會主義國家。

以馬克思主義的立場來說(尤其是從托洛茨基對蘇聯的分析來看),社會主義社會不僅是生產工具公有化體制,她更是建立在一個生產力高度進步,人民全面自主管理、無官僚主義之直接民主的現實上。

以此來看,古巴還稱不上是社會主義社會,而是一個革命後曾宣稱它是往社會主義方向發展的過渡社會。
換言之,這過渡社會是處於正面的往前發展為社會主義與負面的往後逆轉為資本主義社會之間。這過渡社會不論主政者的主觀意願如何堅持,她如果不能順利做到上述的提升生產力、剷除內部的官僚主義體制、建立直接民主的話,那這過渡社會就會倒轉回頭尋求資本主義「經濟改革」的市場開放來拯救她的經濟危機與官僚統治危機。

非常遺憾的是,蘇聯、中國與越南這些曾實踐過社會主義建設的國家,如今無一不是走回頭路了。關鍵在於,她們都是在歷史的過渡階段中無法跨過真正社會主義社會的考驗,到最後,資本主義經濟就是當地掌權者的唯一「解藥」。

正如托洛茨基多年前精闢的分析,任何一個過渡社會,不論她有多特殊,若要全面轉化為民主社會主義社會,其關鍵在於社會主義運動能否在全球範圍上發展成功。任何想要閉門搞自己「一國社會主義」政權,就注定要被全球資本主義雄厚的反撲勢力所擊倒。任何一地社會主義社會必須及時地聯繫於世界社會運動實踐裡(這是當年卡斯楚與格瓦拉的基本政治分歧),否則就難以樂觀。

古巴今日正處於這轉捩點上。她會重蹈歷史的覆轍嗎?或是伴隨著未來歷史的洪流,在世界革命的國際主義潮流下,奮力跨過歷史的門檻而繼續前進?

讓我們等待/參與未來的實踐,讓這實踐提供最後的答案吧。

分類:拉丁美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