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將石油、天然氣國有化是我們首項的任務」──訪問玻利維亞新當選總統埃沃.莫拉萊斯

「將石油、天然氣國有化是我們首項的任務」──訪問玻利維亞新當選總統埃沃.莫拉萊斯

赫夫.多.艾濤(Herve do Altot)著(1) 秋惜譯

玻利維亞農民與土著領袖、爭取社會主義運動黨(MAS)主席埃沃.莫拉萊斯,在2005年12月18日總統選舉中大獲全勝之後,20日(星期二)在拉巴斯的選舉總部接受訪問。剛選上的總統談及未來政府所面臨的挑戰,以及近年社會抗爭的核心議題,例如石油、天然氣的國有化、捍衛古柯葉的種植等。

問:根據星期天晚上公佈的選舉結果,你無疑將成為玻利維亞共和國的民選總統,你個人感覺如何?
答:我感到非常高興,因為玻利維亞人民對我有信心,我從未想過會像現在這樣。嬴得50%以上的選票是歷史性的,我們在玻利維亞民主的歷史上打破了記錄,再者,能夠代表土著,不只是玻利維亞的土著,還有整個拉丁美洲的土著,使我引以自豪,我希望所有人都會同意。我想證明自己像我們的兄弟那樣有作為。我以那些加入我們陣營的中產階級、所有知識份子,甚至是僱主為豪,同時希望他們也以土著與莫拉萊斯為豪。還有,我希望大家一起合作,改變玻利維亞,想及統一團結、窮人及那些被排斥的人民。

問:你認為甚麼原因使玻利維亞民主的歷史出現前所未有的成功?
答:這是艱苦奮鬥的成果。早上5點,我們便開始準備競選,或者籌劃未來政府運作。我們會繼續和社會運動各界合作,像明天在科恰班巴舉行大型集會,社會運動之間常常有差異,但是必須保持對話與溝通。
社會運動的角色不是對我們發命令。我們經過辯論、協商,然後把大家團結起來。我們感覺是時候改變國家,改變我們的玻利維亞,就像歷史上有影響力的先烈,例如圖帕克.卡塔里(Tupac Katari)、圖帕克.阿馬魯(Tupac Amaru)等爭取Tawantinsuyo〔前哥倫比亞印加共和國〕的土著領袖,還有像西蒙.波利瓦爾(Simon Bolivar),爭取建立大拉丁美洲祖國。有著社會運動的支持,我們在政府架構裏繼續鬥爭,我們確實是大多數,在選舉中得票50%以上。

問:人們經常把你和拉丁美洲政治人物像卡斯特羅、查韋斯聯在一塊,那麼你是社會主義者?
答:顯然是對的。社會主義離不開個人的改變。我常常說我們必須改變自己,才能夠去改變玻利維亞。
我所理解的社會主義,意思是不自我中心、不個人主義、不去想甚麼東西是為了我、不做操縱者,還有經常想起玻利維亞大多數人的利益。我從工會鬥爭的經驗中學到這一切,所以我們也有意去改變爭取社會主義黨。
我們寄望未來實現公有制的社會主義,組織農民共同體的活動。共產主義從哪裏來?唔,就是從共同體(communities)而來!
我住的地方,並沒有私人財產的概念,那裏是農業區,屬於社區的所有人,因此,我們要去接管與鞏固這些集體的、建基於團結的組織模式,才能夠好好共享我們的財富,玻利維亞的財富。

問:關於種植古柯葉,你們政府首先會採取甚麼措施?
答:我們不會完全消除古柯。我們想將合法消費古柯所需要的生產合理化,另一方面,我們一定禁止可卡因和販毒。因此,我特別邀請北美洲政府簽署有效的合約,打擊販毒貿易,這樣意味共同承擔,才能夠控制銀行界和市場。我們不僅需要那處理“供應”的法令1008〔即玻利維亞關於古柯的法律〕,也需要處理“需求”的法令1008。
我們唯有做到沒市場、沒需求、沒吸毒癮君子,才能夠結束販毒貿易。如果古柯葉有非法市場,那麼合法的市場會繼續受到影響。因此,打擊販毒貿易的關鍵之一就是鞏固合法市場。

問:這是否意味種植面積會減少?
答:我們在恰帕里〔科恰班巴附近生產古柯的地區〕的經驗,便是確定種植的面積,即所謂40米 X 40米。這無疑是種植古柯葉的農民運動,對打擊販毒貿易作出最重要的貢獻。

問:將石油、天然氣國有化會是你們政府首項的措施嗎?
答:對,在經濟範疇肯定涉及這個議題。在政治範疇,是優先建立立憲議會,結束玻利維亞一直以來的殖民地位。

問:在國有化的趨勢下,石油公司似乎懼怕激進的政策會針對他們。那些讓他們剝削資源的條件會發生巨大改變嗎?
答:對我們來說,這不是充公或者沒收石油公司的財產。他們不能夠擁有石油、天然氣的所有權,那確實屬於我們的。從今開始,只有我們的政府才能夠行使這項權利。我們將石油、天然氣國有化,而不是石油公司財產。

問:你會怎麼樣為玻利維亞國家恢復所有權?
答:只是依據國家的政治憲法,那憲法一直被踩在腳下。從今開始,無論哪家想投資玻利維亞的石油公司,一定要服從憲法。很多律師確認,現行石油公司和玻利維亞政府簽訂的合約毫無法律約束力的,因為代表大會從未批核過。
任何合約必須經過代表大會批核,才能施行。所以說,這些合約是反憲法的,而且非法執行。從今開始,國家才是石油、天然氣的擁有者,表面上和實際上都是。無論如何,若果石油公司態度負責,我們會給予他們投資的回報,因為邏輯上,任何企業投資都追求利潤。但是,這些利潤必須以公平和透明的方法獲取,而且,第一個受益者必須是國家。
我們不能再容忍國家只賺取18%的石油開採地使用費,而石油公司卻獲得高達80%的暴利。
這必須改變。假如人民投票給國有化、給我,人民的聲音是上帝的聲音,所以我們就要尊重。

問:自從天然氣有了固定的價格,玻利維亞有時候以比市場偏低的價格出售,這是否意味你們政府將會釐定石油、天然氣的最低價格?
答:首先要有國內的市場價格,這是我們優先處理的事情之一。我們必然結束這種狀況,土地下的財富應該由我們自行處理。在日常生活中,大多數人燒柴取熱,因此,我們國內市場應該有特價,而且價格不能屈就國際市場的需求。第二,到現時為止,那些買賣合約違反憲法,正是這些合約迫使我們以石油每桶16或17美元出售,而事實上應該是60美元。因此,我們必定廢除這些合約,並且重新簽訂。

問:阿根廷現在付的價格非常偏低,有些鄰國也一樣。如果推行新政策,會有甚麼後果?
答:首先,我們要解決國內供應的問題。一旦解決,我們會優先增加出口,賣給鄰國,我不能說現在的價格應該是多少,無論如何,當我說我們的出口政策必須奉行平等的原則,意思是我們爭取各國平等的關係。那麼,以後不再出現阿根廷Repsol石油公司從玻利維亞的Repsol石油公司購買石油的事情,而一定是有國家主權的玻利維亞政府,把石油賣給阿根廷政府。這是唯一保證由天然氣所創造的財富為大多數人共享的可行的方法,而不是由少數的石油公司壟斷。

問:你當選之後那天,美國發出很冷淡的賀詞,你怎麼看待玻利維亞和美國以後的關係?
答:我們準備好和所有政府對話,包括美國,如果北美洲的政府對我們採取民主的態度,尊重玻利維亞人民的選擇,那麼我們會與他們建立關係,那絕不是那種屈服或者從屬的關係。
我們要的是以解決人民困難為目的的關係,如果布殊政府尊重與捍衛人權,而且打擊貧窮,那就會受到歡迎,我們不會接受勒索或者任何狡猾的交易。
我們並不孤獨。一月我們會出訪外國,首先訪問南非的曼德拉,跟著是巴西的盧拉,此外,與中國政府的會談也擱置了好幾次。

問:現在拉丁美洲兩位政治人物,阿根廷總統內斯托爾.基什內爾(Nestor Kirchner)和墨西哥總統文森特.福克斯(Vicente Fox),似乎把政治局面變得兩極化。你和他們的關係怎麼樣?
答:基什內爾打電話恭賀我,可是福克斯沒有,北美洲政府大使館也沒有。但是我不會抱怨,他們有權打電話給我或者不打,無論如何,我們尊重所有政府以及其政策,不會插手干預別國的內政。
我們擁有世界各地社會運動界的盟友,包括美國的社運界。我們會繼續尋找那些在鬥爭中能夠給予意見和指引的盟友,我仍然需要從玻利維亞人民和拉丁美洲人民身上好好學習。

問:基羅加(Jorge Quiroga)〔右翼聯盟社會民主力量黨候選人〕,在選舉中以28%的選票排名第二,他矢志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TLC)。另一方面,爭取社會主義黨對自由貿易協議的態度很含糊,反而對地區整合的計劃感興趣。自由貿易協議和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會怎麼樣?現在玻利維亞的身份是准會員國。
答:無論甚麼商業條約,我們所談及的自由貿易協議、美洲自由貿易區,或者其他也好,一定要達致公正、平等的貿易,那就是小生意、小生產者,以至農糧工業,都解決自身的困難,避免有些國家大量補貼農產品,然後出口傾銷到別國去。我相信這是問題的核心。因此,我們必須修改這些條例,保障小農、小工業有市場。也許我們也能夠打進北美市場,誰知道呢!也許靠古柯啊(大笑)。如果我們土著的農作物昆諾阿莧或者喇嘛肉(lama)有市場,我們也會簽署,但是,我們不會簽署那些趕盡殺絕小生產者的協議。

註釋:
(1) Herve do Altot是第四國際法國支部機關報《紅色》(Rouge)駐玻利維亞的記者。
(譯自《國際觀點》,2006年1月號,總第374號 ,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同意轉載譯稿〕

分類:拉丁美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