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玻利維亞二零零五:工農運動的突破與不足

玻利維亞二零零五:工農運動的突破與不足

陈泰

21世纪初的拉丁美洲遍地火种。五年来,工农运动推翻过多个执政当局(阿根廷、厄瓜多尔、玻利维亚),或连连挫败保守派有产者政变(委内瑞拉);然而,革命工运相当的组织分散与模糊路线,「先反帝后反资」观念对劳苦大众的精神禁锢,使拉美底层斗争难以挣破改良主义的紧身衣。此伏彼起的各国抗议运动打跑了不少总统,旌旗满山吼声震天好不热闹,社会经济环境却持续恶化。一班左翼领袖们「奋起救亡!」「美国佬滚回去!」诸篇台词念得口舌生疮,国家的资产阶级性质纹丝没变。怎么办?难道眼看着反剥削斗争的能量周而复始地积蓄、沸腾和白白耗尽?莫非大小老板及其「爱国反帝」张天师们真能永无尽头地愚弄大众?玻利维亚最新事变告诉我们,远非如此。

2005年3月-6月玻国的系列劳资搏斗,标志着当地群运的组织、觉悟水平明显上了一个台阶,并首先体现为有组织工人的大规模直接行动。

社会危机的火山:18个月820起罢工堵路游行

2003年10月,罢工堵路风潮席卷玻利维亚。群运矛头指向外资在玻油气公司[1],顺脚踢走一心为跨国集团服务的富商总统洛萨达[2];副总统梅萨讲了一通不着四六的囫囵话(「民主的新阶段,人们需要答案,希望更多的参与,要求国家有一个与过去不同的结构或观念」[3]),顺利接班。新总统到处作揖担保捍卫本国油气资源,迅速赢得头号反对党「走向社会主义运动」(MAS)和主要工会COB领导层的支持[4]。背靠强大群运,梅先生小心地要求国际巨头有所让步(提高出口税);秉承华盛顿的指示,「人民总统」稳步扩大外资对国内油气田的收购范围;群运头脑们或明或暗地护住当局,抛出一个个「新政权考验期」呼吁工农耐心等候;全无进展的反帝事业和赤贫现状,让工农职员和小资产阶级不断出击——梅萨上台后的18个月里,罢工堵路游行达820起之多。

2004年7月,玻国就提高出口税率一事举行全民公决。90%的选民(约396万人)参加投票,80%以上投票者支持加税[5]并延长总统授权至2007年。当局以为拿到尚方宝剑,群众却不依不饶——同年8月运输工人总罢工抗议燃料上涨;东南部无地农占领油田要求土改;矿山中心奥鲁洛爆发学运,反对教授阶层继续加薪[6]。同年10月,近万山区原住民与矿工进京要求能源部门国有化。2005年3月初国会讨论《能源法》草案,MAS与其他农民组织在各地封路示威,号召向外资公司直接征税50%;总统提出折中预案(18%的开采费+32%的出口税),并强硬反对天然气国有化——跨国公司在玻能源投资已达35亿美元,当局万万担不起没收如此巨额资产的后果。

2005年4月8日,COB于矿城尤阿努尼召开全国大会,决定5月2日举行总罢工和封路,要求能源国有化;总罢工得到农运主要组织CSUTCB的支持。4月15日,两万工人在拉巴斯集会替总罢工热身;到场的COB总书记索拉雷斯(Jaime Solares)劲头十足,高呼「COB不会背叛群众,必将保卫工人、农民和贫民(的利益)。COB万岁!跨国公司不得好死!」。索总书记及其亲信是否会背叛群众,很快便见分晓。4月20日首都上万学生与警察打成一团;4月22日全国运输工会和商贩工会举行24小时罢工,抗议汽油价格上涨和税率上调。

两周的热身动静不小实效不大——4月21日,梅萨赴阿根廷签署天然气对阿出口协定;该交易使跨国公司首期获利一亿七千万美元,玻方继续「舍己为人」,仅得两千五百万美元。5月11日,回国后的梅萨「担心新《能源法》可能会引发外国石油公司抗议」[7],干脆连折中方案也不予批准。总罢工的规模急速扩大了。

从总罢工到「全国人民大会」

整个五月,玻利维亚在罢工罢课、堵路和街头冲突中度过。拉巴斯的学校、交通和政府机关瘫痪;群运提出解散国会、总统下台和能源国有化三项目标。有所保留的MAS 急忙搭政治顺风车,派出大批原住民支持者进入首都示威。5月26日,COB在拉巴斯举行十万人游行(组织者自称五十万人),参加者包括矿工、农民、教师、学生、商贩和贫民。驱逐上任总统时的运动中心艾尔-阿尔托再次站到前列,创建了「cabildo abierto」(公共大会)的运动指挥机构;当地出现了失业工人和杂工组成的「邻里委员会」 (FEJUVE)[8],维持公共秩序。总罢工的紧要当口,天主教会恬着老脸呼吁在终止罢工、游行和封路的前提下展开「民族对话」,为上层争取喘息时机;有组织工农不予理睬。5月31日,首都示威群众包围国会大楼,迫使多数议员潜藏起来;6月6日全国九十个公路枢纽遭封锁,约八万人在拉巴斯示威催促总统卷铺盖,同日梅萨辞职。

六·八首都集会上,部分群运领导人提议把政权问题放到首位——「作为群众组织,我们应召集群众性人民大会,并成立新政府以填补权力真空。(国际)石油公司需要的是傀儡,而我们(需要)使人民大会推选的代表建立政权,以实现能源国有化」(矿工联合会领导人祖柏塔),并乐观地宣布「工人正在夺取政治和经济权力以建立工农政府」(首都教师工会领导人维·普拉塔)。工农确乎动起来了! 6月8日,石油天然气中心圣克鲁斯的石油工人与原住民贫农占领了七处油田(四处属于西班牙资本,另三处归英资所有);另一个石油中心圣哈特也爆发罢工。占领油田使生产全部停顿,天然气田古阿拉尼遭当地农民占领;工人还夺取部分油气管道管理站,对智利的燃料出口被卡断。

同样在6月8日,六十个主要群众组织的一百五十名代表聚首艾尔-阿尔托,召开了「全国人民大会」(Asamblea Popular Nacional Originaria)第一次大会。大会决议「建立自下而上选举的、受到群众实际监督控制的人民政府」[9];作为具体步骤,做出以下决定:

1.艾尔-阿尔托将成为21世纪玻利维亚革命的总司令部。

2.建立原住民大会联合领导集体,作为(人民)政权机关。它将协调以下组织的活动:艾尔-阿尔托的邻里委员会(FEJUVE)、地区工人同盟 (COR)、 COB、农业工人联合会 (CSUTCB)、工匠商贩工会联合会、矿工联合会、拉巴斯跨区运输工人工会。

3.成立APNO下属的供给、保卫、传媒与政治委员会,以保障人民团体的组织工作。

4.我们重申,能源国有化的要求不容讨价还价。

5.在每个州建立地区性群众会议,接受COB、市政工人工会与cabildos选举代表的指挥,建立集会代表选举制(elegidos en asambleas y cabildos)。

6.拒绝统治阶级的欺诈手腕,即所谓宪政途径或参与——包括所有老政客在内的——选举取得政权的道路。

大会同时决定,鉴于封路和罢工已造成都市地区的日用品短缺,有必要为拉巴斯和艾尔-阿尔托居民提供燃料,但抵制上流居住区和中间商。作为出席会议的代表,石油开采中心圣卡图的工人组织决议建立检查委员会管制外运车辆,委员会由一名工会代表和一名「郊区委员会」(juntas vecinales)代表组成。

统治者应变:抛卒保帅争取时间

几番思量观察后,欧美资产阶级决心换马「通过宪法、民主和和平方式缓解紧张局势」[10](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北美大老板拍了板;国际资本愿意「尽最大努力协助玻利维亚恢复国内和平」[11],欧盟帮腔道。六月六日至九日,为确保资产阶级法统交接顺利,国会溜到距拉巴斯较远的苏克雷开会。近万示威矿工涌入苏克雷市区,指望向统治者施加公众压力;后者则回敬杀人立威的老把戏——矿工现场指挥者科·玛依塔遭士兵枪杀。6月9日,国会任命最高法院院长罗德里格斯担任看守总统;7月5日国会决定于2005年12月4日提前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军方随即宣布忠于国会的决定。

群众运动呢?

整个运动期间,COB总书记索拉雷斯不断重申「无产阶级需要一个来自人民、为玻利维亚鞠躬尽瘁的民族总统!」,而非什么工人政权。6月9日罗总统仓促「登基」后,CNN立即播放了MAS领袖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的采访,后者极力主张「在宪法框架内解决」政治危机。6月10日,COB与矿工领导层多数通过决议,自说自话地给罗先生「十天最后期限,落实国有化要求」;路障被拆除,工人、贫农、教师和学生开始返回矿山、油田,山区和学校。

有产者呢?

他们冷静地清点秋后算帐的数目——「示威游行、设置路障及占领油田等行为给玻利维亚工业造成了至少一亿美元的损失」[12](玻利维亚全国商会主席吉·莫拉莱);而自家政治代表确认「深重政治危机之下,新政权的中心任务是保存民主秩序」(罗德里格斯),更拒绝就能源国有化作出实质性让步(「宪法未授权看守总统承诺类似要求」)。从具体社会经济成果来看,五月运动还不如2003年的十月运动,简直剃了光头;但无可置疑的是,玻利维亚工农运动(尤其是一线骨干)从组织到意识都上了绝好的一课——从罢工游行到尝试行使政权职能,新生的APNO无论目前能否影响多数群众,肯定是群运先进骨干迈出的勇敢一步。改良主义领导层的内奸表现不出意料,他们与基层积极分子(特别是矿工和教师)本就存在的分歧与分化看来会加剧。国内危机并未稍减,新的机会仍在前面。

上层危机与底层的机会

回过头来看,梅萨执政阶段无外是前任洛萨达遗留危机的延续而已。尽管主流舆论使尽解数包装梅萨(「民调支持高居60%」),而五月间他本人也有意动用霹雳手段平暴[13],但国内外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与利益交换,让他成了平息风潮的有限牺牲品。美资推动「全美自由贸易区」的进程尚有待消化,不希望玻国此时大乱引爆全局;国内东南地区(油气田主要所在地)政商精英「能源自治」与中央财政分家的盘算;国际能源资本对油气诸侯「自治运动」的支持(以求摆脱其他地区贫民定期暴动的困扰);梅萨本人的上层影响有限,诸多实力派等着看他坍台,凡此种种都让中央政府死守垄断资本利益的同时,难以血腥屠戮工农。

下一轮搏击并不遥远。抗议群众看得很清楚——自己的基本要求(能源国有化、土改和社会改良)均未实现,并深感「只要能源没有国有化,就不会有任何和平。我们不应从这一底线退缩,它是生死攸关的大事」(COB领导人之一杰米·莫拉雷斯在艾尔-阿尔托全国工会理事会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与此同时,老板们的屠夫团队已亮剑——五月运动高潮时,极右地下军「Union Juvenil Crucena」首次袭击了石油中心圣克鲁斯的工农游行。

这场拉锯战的结局,取决于谁能更快从本阶级根本利益出发,最大限度地集结力量击垮对手;工农夺取政权道路上的主观障碍,来自改良主义领导层的组织掣肘及其跨阶级合作路线的思想毒害。长久以来,这个积贫积弱的高原小国具有强烈的民族救亡意识,以至大资本主流政党无不头戴「民族革命」或「反帝」高帽[14];近20年的代议民主制,亦使主流左翼与国家机器高度整合起来。头号原住民反对党「走向社会主义运动」(MAS)一直以反帝旗手自居,但每当工农真地接近自我组织推翻有产政权时,便忙不迭跳出来为后者解围。MAS的能源国有化口号叫得比谁都欢,运动初有突破后,MAS领导层便臭骂首都的工运学运是「动乱」(MAS国会代表古斯塔瓦·里科)。实践证明,在国内外大资本眼里,以农民组织牵制工人阶级、为剥削秩序营造「民意」基础,是MAS领导层的主要用途。幸好,几个愚弄贫农的原住民政客没法一手遮天。

玻利维亚共产党于60年代分裂为亲苏派与毛派[15],光秃秃的军事冒险与苏东复辟的冲击,最终让两个派别都衰弱下去。四、五十年代引领先进工人的托派组织POR(工人革命党)[16],如今已渐僵硬、圆滑与官僚化,虽在主要工会COB有些稳固阵地,却已非当年意气风发起草「玻利维亚工人提纲」[17]的先驱团体了。五月运动期间,POR、POR-MASAS 与LOR-CI(革命工人同盟)等主要托派工人组织参与了「全国人民大会」的工作,但得过且过的半吊子路线使他们无力、无意揭穿COB的劳资妥协陷阱(「召开制宪会议,争取真正民主宪法」),乃至随声附和。当地共运的细碎化与路线盲目(以及连带的干部素质问题),让不少无产阶级战士(包括形式上的托派组织成员)主观上对先锋党掌握群运政治领导权的革命前提态度冷漠。

制宪呼声来自如下假设——目前群众享有的政治自由(结社、出版、言论、罢工、集会游行)「不够好、不够真」,因为国内仍缺少「正儿八经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类似设想无视阶级力量对比(这一现实政治的基本因素)决定一切的朴素真理,却对几张写有「我国根本大法」字样的烂纸磕头不休。理论上说,现有工农运动也许会迫使统治者出台一部更多自由权利与更高社会保障的宪法,许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绅士秩序」;但社会改良必需的唯一财源(油气、矿山)紧握在国际资本手中,后者的巨大战略利益,决定了玻利维亚依附资本主义无力剥夺外资公司扶持内需[18]。

为「制宪会议」辩解的另一声音认为原住民(占玻国总人口的54%)理当争取更多宪法权利,以弥补几个世纪的历史不公正。显然,原住民有着争取平等与社会文化补偿的天然民主权利,但任何抗争与权利都非抽象物,而存在于具体的劳资矛盾(从经济到文化)与阶级斗争空间里。正如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与啥子「青春革命」不相干,而是一千一百万工业无产者的大起义;玻利维亚高原抗争的阶级本质也与(主流舆论与改良左翼已经和将会大力渲染的)「文明冲突」抑或「原住民主体意识」[19]不搭界,而是原住民矿工与贫民为主体的反剥削暴动。

玻利维亚何去何从?它的工农运动与拉美阶级斗争大势难分彼此——地区有产阶级是玻国工商精英的天然战略预备队,而巴西、秘鲁、阿根廷无产阶级与拉巴斯的工人贫民血肉相连[20]。时至今日,群运的优劣方面渐趋分明。就优势而言,它保持着较完整的队伍,士气未跌;它已接近大规模基层自我组织的阶段,虽然尚欠缺工厂代表会的重要元素;它对教会的相对淡漠,可能预示着主流有产意识控制群运骨干失灵的开始。它的缺陷与困难也相当明显:至今缺少获得多数追随的、明晰的无产阶级革命纲领(即缺少强有力先锋工人党),也就难以把已具广泛基础的民主要求与建立工人政权联系起来,也谈不上武装工农;统治者有意识地诱使原住民与其他种族的劳动者对立起来,把阶级战争演变为地域种族械斗,群运骨干对此估计不足;土著精英的身后,始终站着一个肌肉和智慧双料发达的金元巨人——美帝国主义。

玻利维亚何去何从?它从根本上取决于拉美与世界无产阶级,但首先取决于当地的劳苦大众。工农越是高度动员并干涉社会生产生活,越会威胁有产者的资财与权力,迫使老板们全力以赴地瓦解有组织工农;长久地拖而不决,亦会使多数百姓疲惫离队,让运动无疾而终。7月1日,艾尔-阿尔托的群运组织成立了「革命政策讲习所」(Escuela Politica hacia la Revolucion),以「传播革命运动的宗旨和锤炼非政党性质的革命工具」(黑体字为本文作者所加)。或许,这是个转折;或许,还需要等待。

25/07/05

[1] 主要是以下几家公司:Repsol(西班牙)、Total(法国)、Petrobras(巴西)、British Petroleum 和 British Gas(英国)。

[2] 详情见劳动民主网http://98.to/pioneer/ 陈泰「八千里加急:玻利维亚十月风暴综述」

[3]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11月2日 人民网 「玻利维亚总统梅萨称民主处于严重危险之中」

[4] 全名:Central Obrera Boliviana

[5] 预计可为国库增加20亿美元年税收。

[6] 玻利维亚高校教授阶层整体上以高薪和政治保守闻名,奥鲁洛学运反对在教育经费未增加的同时给教授群继续加薪。

[7] http://news.163.com/05/0511/17/1JG550BU0001121Q.html 2005年5月11日 「玻总统梅萨拒批新《能源法》 称其成为分裂工具」来源:国际在线

[8] 全称是Federacion de las Juntas Vecinales

[9] 玻利维亚原住民第一次全国大会决议全文如下:

跨国石油公司、美帝国主义与卖国求荣的玻利维亚政府,使整个民族陷入政治、经济与社会危机的深渊中。艾里-阿尔托和全国其他地方的觉醒民众,坚决走上了历史舞台;通过建立自下而上选举的、受到群众实际监督控制的人民政府,我们决心以此保全国家。

就此,我们决定:

1. 艾尔-阿尔托将成为21世纪玻利维亚革命的总司令部。

2. 建立原住民大会联合领导集体,作为(人民)政权机关。它将协调以下组织的活动:艾尔-阿尔托的邻里委员会(FEJUVE)、地区工人同盟 (COR)、 COB、农业工人联合会 (CSUTCB)、工匠商贩工会联合会、矿工联合会、拉巴斯跨区运输工人工会。

3. 成立APNO下属的供给、保卫、传媒与政治委员会,以保障人民团体的组织工作。

4. 我们重申,能源国有化的要求不容讨价还价。

5. 在每个州,建立地区性群众会议,接受COB市政工人工会与cabildos选举代表的指挥,建立集会代表选举制(elegidos en asambleas y cabildos)。

6. 拒绝统治阶级的欺诈手腕,即所谓宪政途径或包括所有老政客在内的选举取得政权的道路。

艾里-阿尔托2005年7月8日

[10]www.XINHUANET.com 2005年6月10日中国日报网站「玻利维亚动乱加剧 抗议者占领七处油田围困国会」

[11] http://www.XINHUANET.com 2005年6月10日「国际社会呼吁玻利维亚和平解决国内危机」 来源:国际在线

[12]http://jczs.sina.com.cn 2005年6月16日 中国日报网站「玻利维亚总统组建新内阁 7千反对派游行施压」

[13]五月中旬梅萨对武装力量讲话保证军官们有豁免权,以使后者逃避正在进行的对2003年10月杀害工农事件的司法调查

[14] 比如「左派革命运动」(MIR)、「民族主义革命运动」(MNR)等右翼主流大党都曾多次执政,后者的领袖就是国际资本忠实走狗、亿万富豪、原总统洛萨达。

即毛派党的名称——玻利维亚共产党(马列),这是当时各国毛派从亲苏派共产党分裂后的标准称呼。

[16] Partido Obrero Revolucionario

[17] 即影响玻利维亚工运史数十年的里程碑文件:1946年「普拉开窝工人提纲」

[18] 要说明的是,这不意味着每次大规模群运失败,都不会有任何社会进步。点滴的进步多少会保留下来,晚期资本主义很大程度上依靠工人革命运动的冲击来自我调整苟延残喘。

[19] 这也是「走向社会主义运动」的老腔老调。

[20]近年约100万玻利维亚人出国打工(多数在邻国),目前的形势下,他们构成了国内与周遭劳资对抗的潜在双向传送带。

分類:拉丁美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