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前路茫茫後有追兵——八一五公決後的委內瑞拉工農運動

前路茫茫後有追兵——八一五公決後的委內瑞拉工農運動

陳泰

今年8月15日委內瑞拉舉行全民公決,議題是現任總統查韋斯的去留問題。爲推翻改良派政權,反對派發動過軍事政變(2002年4月)和兩個月的罷市罷工(2003年初),均告失敗。在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美洲國家組織和卡特中心的壓力下,2003年5月委政府與反對派簽署協定,承諾進行罷免性公投解決危機。981萬選民參加了公決投票(選民總數一千四百萬),其中40.74%贊成總統立即下臺(398萬票),59.25%(580萬票)反對,擁查派取勝。

五年改良的矛盾結果

1999年查韋斯上臺後致力於民主改良,很快惹惱了國內工商界和美國政府[1]。五年過去,改良大業初有小成——150萬(另說100萬)文盲受到基礎教育,1700萬貧困人口開始享受保健系統的服務網路,部分長期失業的貧民得到就業機會;3百萬公頃土地被分給農民合作社和農業資本家,以實現國內糧食自給;政府終止了頭號支柱企業PDVSA(拉美最大石油公司)的私有化進程,調高了在委外資石油企業的稅率。與此同時,工農大衆的生活仍未根本改善,部分領域有所惡化。據委國家統計局(INE)的資料,至 2004年6月全國失業率15,5%,700萬勞動人口處於失業或半失業狀態,大批人靠打零工過活。老查上臺初曾大刀闊斧地清理公務員薪水的陳年欠賬,幾年後拖欠現象死灰復燃;2003年10月,7,5萬教師和職員罷工遊行,要求發放拖欠工資(約2億3千 萬美元)。

爲推翻改良政府,國內大資本使出怠工和隱匿資金等殺手鐧;據委外匯管理委員會(Cadivi)調查,近10年外逃資本累計530億美元,其中一半於近3年外流[2]。爲控制資金外流,政府實施嚴格外匯管制,既「加深了企業主和查韋斯之間的矛盾」(世界銀行拉美地區首席經濟學家Guillermo Perry)[3],又讓國內生産生活必需品供應趨於緊張,結果物價飛漲黑市繁榮;據委央行統計,2003年委通貨膨脹達27,1%,公民購買力下降14%;儘管保健系統的受惠範圍有所擴大,但藥品短缺使得福利醫療往往名不副實。值得注意的是,類似的生活惡化首先打擊的並非中上階層(吃飯穿衣還不成問題),而是最底層;部分貧民怨聲載道,離開了親查陣營。

查韋斯政權的階級性質

2004年初,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一份報告聲稱委內瑞拉是「世界經濟自由度最低的十個國家之一」;報告指責委國目前「對私有財産的保護比較薄弱……許多社會經濟活動並不是由法律調節,而是通過總統令和其他專門措施來控制」[4];對改良派推行的外匯管制和國內商品限價措施,北美壟斷資本的喉舌也頗有不滿。委內瑞拉大資產階級更一口咬定查韋斯乃暗藏「馬克思主義者」、古巴安插的過河卒云云。

那麽,委內瑞拉現政權到底在爲哪個階級的根本利益服務呢?五年的「玻利瓦爾革命」是否真地損害了國內外資產階級、特別是大資本的統治根基?

首先,當政查家班一手炮製的現行憲法規定「各種所有制形式一律平等,以確保混合經濟的建立和私有部分的自由市場竟爭」,即明確保證大資產階級的既得經濟利益不受侵犯;此外,儘管憲法信誓旦旦地要求「所有戰略工業部門和教育、醫療系統屬於國家所有,不得私有化」,2002年查氏仍批准了首都輸電網的私有化方案。雖說在群衆集會上老查時不時對著華盛頓的方向豎起中指,但美國石油資本(如Chevron Texaco,Exxon Mobil和Conoco Phillips等大型跨國公司)的在委利益始終受到精心保護;改良派只巴望美資大佬們接受新的較高稅負就謝天謝地了。當局的土改以絕對尊重大地主産權爲前提,按市場價格收購後者手裏的閒置土地並立即全額付款;政府鼓勵現代資本主義農場經濟,向農業資本提供種種優惠(長遠來看意味著小農的破産)。新自由主義的平衡預算理論也得到了委經濟計劃部門的採納。

2003年初反對派發動63天罷工罷市,造成直接經濟損失70億美元;隨著民族資本的抵制和外逃,政府更加依賴外資的輸血。據委外國直接投資局(SIEX)公佈的報告,1999~2003年間委吸引外國直接投資31億美元,主要來自西方世界;外資進入的領域多種多樣——從運輸、倉儲、通訊到製造業和商業。外資對石油領域的滲透熱火朝天, 2003年底共有19個國家的55個石油企業在委從事各項業務。無論過去或現在,當地資本主義經濟始終與國際金融界息息相連。2003年總罷市結束後,國內工商業嚴重萎縮,查韋斯下令設法通過國際證券市場進行融資;同年12月委央行行長多·薩瓦拉強調既然「國際投資者對拉美仍看好,委內瑞拉應利用當前國內國際有利條件積極重返國際金融市場,進一步拓展融資空間」[5];今年以來,委多次發行國際美元債券以解燃眉之急。改良派並非不懂這種飲鳩止渴的做法會使國民經濟更易遭受帝國主義暗算,但資本主義市場框架內它找不到更好的調節手段。甚至改良派視若生命的國營石油部門也沒法逃脫對外資的依賴;2003年底,PDVSA總裁羅德裏格斯(老查死黨)在美訪問時公開表示 「未來5年裏公司需要融資25億美元,我們將尋找盡可能好的貸款條件」[6]。

綜上所述,查韋斯政權屬於改良性質的資產階級政權,它尊重私有産權、確保有産者的利潤收益、服從資本主義市場的基本規律。查式革命無非希望在資本主義基礎上達成「雙贏」——既保存大資產階級的政經利益,又改善貧民和工農的社會地位。客觀上說,改良試驗的成功有利於資本主義制度的長治久安,符合資產階級統治的根本利益;既然如此,爲何美國政府一直看老查不順眼呢?

天朝震怒,所爲何由?

長期以來,委內瑞拉一直充當美國主要能源供應商角色,所産原油出口量的60%銷往美國。執政後,查鬥士一面隔三差五地怒斥「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一面竭力與美資協調關係共存共榮;八一五公決塵埃剛落地,他便急急表態「保障石油市場的穩定,履行委內瑞拉對世界在經濟上的承諾」[7],這話主要講給華盛頓聽的。

然而,階級鬥爭的邏輯鐵律比改良派的和稀泥主觀願望強大得多。美國石油資本需要一個唯命是從而非敢於討價還價的委內瑞拉;全美自由貿易區的啓動有待克服拉美大陸的諸多抵制因素,包括改良主義政治勢力;以拔除左翼遊擊軍爲目標的「哥倫比亞計劃」正穩步落實,哥的鄰國委內瑞拉應成爲計劃實施的可靠後方,而查氏政權太礙事;委古(巴)經濟合作像塊紅布,激怒了美上層某些極右圈子。如此說來,委反對派幾年來的折騰始終可以清晰看到美國資本的利益紅線,也就理所當然了。

對美方的敵意,老查自有苦衷。他與古巴合作不假(向古廉價定量供應原油和石油製品),但純屬功利考慮:一爲換取對方醫療援助,二來也可提高在底層親古民衆中的威望;他確實與哥倫比亞左翼遊擊隊締結了互不侵犯協定(委方阻止哥極右地下軍從委邊境打擊遊擊隊,遊擊隊則不再對委公民進行綁票勒贖的「革命創收」),可那絲毫不等於主動支援遊擊運動!2003年反政府總罷市結束後,美方派工作組「考察藩屬吏治民情」;查韋斯對天朝來人再四表白「盲目反美非我所願,歡迎貴國增加投資」,卻仍以聾子對話收場。

由於美國及其在委代理的舉動太肆無忌憚,結果適得其反。2002年4月政變中,叛亂集團一邊解散議會和司法系統,一邊簽發「頭號政令」撕毀與古巴的貿易協定並斷交,激起騎牆派軍官不滿;後者迅速從消極支援叛亂轉爲消極支援平叛,匆忙承認叛亂合法的美國鬧個大紅臉,遂轉向迂回行動。「形象清新」的卡特中心和不太清新的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加維裏亞(哥倫比亞前總統、極右地下軍的支持者)粉墨登場,大拉偏架。拿公決的組織過程來說,反對派機構SUMATE得到美「全國維護民主基金會」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大量援助,落實名爲「和諧」的公決動員計劃(傳媒宣傳、聘請娛樂明星助陣、組織中産白領上街、收買貧民);卡特們對反對派的貓膩不置可否,只滿臉純情地呼籲「雙方保持克制」。結果呢,口頭各打五十大板,暗拳頭砸在擁查派身上。

公決結果出來後,反對派狂吠不已;卡特一班人見挑不出大毛病,便聰明地主動替票數統計的誠實性做證;美國國務院不情不願地跟著認可公決結果,同時暗含殺機地要求「所有的委內瑞拉人實現民族和解」[8]。查韋斯聞聲忙不叠點頭稱是:「讓我們所有的人都走在一條同樣的道路上,在同一條船上,開始國家變革的新階段」[9]。

改良派左搖右擺,自不必說;貧苦大衆在想什麽做什麽?工農運動的現狀和前途如何?

工農運動的處境:進亦難、退亦難!

截止到2004年6月,委內瑞拉共有上百個擁查派全國性群衆組織,人數過百萬人;它們的主流領導層對改良主義毫無異議,一味號召群衆「忍耐暫時的困難」「謹防中了帝國主義的激將法!」等等。時至今日,委工人階級仍未充分動員起來,表現遠比70年代初的智利工人遜色。委泛左翼各流派的軟弱和極度分散狀況無大幅改觀,在涉及到革命命運的政權問題、工人接管企業和工農武裝問題上,泛左翼(包括所謂的激進左翼)以各種形式繼續表現出驚人的尾巴路線。

直到現在,工人接管企業並未成爲普遍現象。經濟萎縮和投資下降、私人企業主的經濟怠工(關廠)使許多行業開工率下降,裁員嚴重;大量製造業、商業和建築業工人受到失業威脅[10]。爲求生存,一些工人佔領工廠(菲尼克斯、 CNV等公司下屬企業 ),試圖自己組織生産和銷售,並請求政府給予財政和原料支援;PDVSA的部分石油工人對管理企業很有熱情,但內部分歧嚴重,更遭到親查派管理高層百般抵制。這些努力呈分散自流狀態,無明確的、以奪取政權爲目標的綱領做基礎,缺少有力的革命工人組織從中協調。

在人民武裝問題上,群衆組織的負責人既怕得要死,又把武裝群衆片面解釋爲支援總統的輔助力量。今年5月16日,查韋斯在群衆集會上號召廣泛成立革命性工農和學生武裝,但強調必須由國防部對他們進行訓練和組織;在場的親查工會UNT領袖馬·馬斯佩羅表示將與軍方開展合作。顯然,這等「工農武裝」在政治和組織上都依附於資產階級國家,而非群衆運動的鐵拳頭,且散發出一股代替政府出面控制工農的「志願糾察隊」陰險怪味。

說起政權,必然牽扯到革命性質問題。委內瑞拉革命的目標何在?落實的是哪個階級的歷史利益?國際左翼力量對此說法不一。「第四國際統一書記處」認定「委內瑞拉的工人、學生、有階級意識的工會和人民團體、玻利互爾的左派圈子和左派政黨的鬥爭,……是一個爭取主權、爭取人民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的民主鬥爭」[11],對無產階級革命和工人政權的必要性現實性只字不提。有些組織雖認同無產階級革命的必要性,提出「鞏固革命的唯一出路是對土地、銀行、大型工業企業實行國有化,使工廠置於工人階級的民主監督之下」[12],卻堅決回避對查氏政權的階級定性和工人階級如何對待該政權的政治立場說明,使上述要求淪爲正確而空洞的廢話,而非指導工農鬥爭的活生生具體方針。一個自詡革命團體的組織對如此重大問題予以回避,只意味著兩種可能:要麽毫無干預現實的願望(清談小集團),要麽在現實鬥爭裏採取支援資產階級改良政府的所謂「從左面施加壓力」的機會主義路線。

事實上,委內瑞拉左翼(包括「激進左翼」,比如自詡託派的「革命馬克思主義運動」)大都把「繼續推動查韋斯左轉爭取反帝鬥爭勝利」當成第一要務,這在相當程度上延緩了和延緩著委內瑞拉工農的階級覺醒速度,妨礙著群衆組織接管企業與社會管理的努力(雙重政權的出現),客觀上扮演著拖革命後腿的可悲角色。

反革命陣營:揚眉劍出鞘

公決前後,大資產階級始終沒鬆懈軍事解決查韋斯的準備工作。 2004年5月,一支武裝特遣隊秘密開入首都,稍後事泄被捕(共122人);被捕者當中既包括委現役軍官,也有國外極右地下軍成員。之前,地下組織「委內瑞拉反革命同盟」(UCRV)的兩名領袖被捕,他們同時也是頗有影響的國際天主教宗派「傳統與財産」(TFP)成員;據悉,TFP正在哥倫比亞軍政圈內上竄下跳,通過總部設于麥德林的極右武裝招兵買馬,爲新的反查政變做準備。在國內,首都衛星城Baruta(中上層居住區)市長Justicia和TFP關係密切,並建立了帶有鮮明法西斯特徵的「無上判決」准軍事運動。

在軍隊內部,已被撤職的反革命軍官繼續串聯和宣傳,政府似乎對他們毫無辦法。在司法系統,反查保守勢力占絕對上風,與政府的對立日漸公開化;2003年最高法院曾判決政府對參與反查罷工的PDVSA白領的解雇決定「非法」,當局充耳不聞,爲將來可能出現的「查政權喪失執政法理基礎」「需國際社會干預恢復民主」的輿論造勢打下伏筆。

三點經驗和三個結局

對中國先進工人來說,委內瑞拉革命發展至今,至少有三點經驗值得注意並得出相應結論。

首先,電子傳媒的洗腦功能也有極限。委國現有廣播電臺345家,除國家電臺外均爲私營;電視臺22家,除國立頻道外均爲私營。五年來,所有私人電子傳媒全力以赴地攻擊查韋斯是「獨裁者」「小丑」「馬列大瘋子」,直截了當地呼籲起義;對反查示威詳細報道,對親查派則全面封殺或冷嘲熱諷;2002年4月政變期間,當現場直播實在沒法掩蓋鋪天蓋地的革命大遊行後,電視臺乾脆改放文藝節目[13]。結果呢,反對派照樣失敗連著失敗。

其次:爲了維持統治,資產階級不惜煽動任何最野蠻、最黑暗的偏見和獸性,所謂「愛心」與「善意」的假面頃刻扯下。委內瑞拉長期由白人精英掌權,但民間種族隔膜向來較淡;爲搞臭查韋斯,反對派極力強調他的原住民血統和黑人血統,煽風點火挑動種族仇恨,在白領階層(多爲白人)中收到效果。

最後,任何帶有進步色彩的群衆運動(更別說革命)都會劇烈衝擊宗教偏見、削弱教會特權,並引起神棍們的瘋狂反撲。2002年4月,委天主教會積極支援反查叛亂;2003年12月,針對擁查群衆反教會情緒的增長,大主教帕爾拉斯又恨又怕地咒駡「人們喪失了對任何精神價值和聖職機關的尊重,唯一的上帝是政治!」。

那麽,委局勢下一步會如何演變呢?大體說來,有三種結局最爲可能。

一.反革命政變上臺,反攻倒算。鑒於委工人運動作爲整體遲至今日還未「進入狀態」(出現權力機關性質的群衆性工人組織、有組織地接管企業和干涉社會生活、全面武裝),鑒於蘇中資本主義復辟後,國際資本較爲自信而有意避免使用最野蠻的方式鎮壓群運,大屠殺可能很小,但一定規模的政治迫害無可避免。

二.查氏政權以合法方式下臺,改良進程夭折。

三.查氏政權最終對美妥協,對內停止多數改良措施,對外配合哥倫比亞計劃、服從美能源資本的利益安排,即厄瓜多爾的古鐵雷斯模式[14]。

26/08/05

[1] 關於1999-2002年的委內瑞拉形勢,可參閱勞動民主網http://98.to/pioneer/或是xinmiao.hk.st/sim陳泰「委內瑞拉:反帝改良運動面臨抉擇」

[2]對委內瑞拉外流資金的數量,說法不一。 世界銀行估計1999-2002年間共有210億美元外流。委現任發展與計劃部部長Jorge ·Giordani斷定90年代共有1千億美元流往國外。

[3]見2003年7月中國駐委使館商務處網站http://ve.mofcom.gov.cn/「世界銀行建議委內瑞拉放寬外匯管制」

[4]見2004年2月9日中國駐委使館商務處網站http://ve.mofcom.gov.cn/ 「美國傳統基金會:委內瑞拉是世界經濟自由度最低的十個國家之一」

[5]見2003年12月中國駐委使館商務處網站http://ve.mofcom.gov.cn/「委內瑞拉中央銀行認爲委內瑞拉已具備條件重返國際金融市場」

[6]見2004年7月30日中國駐委使館商務處網站http://ve.mofcom.gov.cn/「預計2004年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全球營業額會達到460億美元」

[7] 2004年8月18日人民網「委內瑞拉總統重申號召團結和對話」

[8] 2004年8月18日人民網 「美國承認查韋斯在委內瑞拉公民投票中取得勝利」

[9] 2004年8月18日人民網「委內瑞拉總統重申號召團結和對話」

[10]據2004年2月委央行年終報告的資料,建築業、製造業、商業和礦業等降幅分別達到37,4%、10,6%、12%和7,6%。

[11]2003年1月4日「第四國際統一書記處關於委內瑞拉的局勢」《十月評論》雜誌 兆立譯自《國際觀點》2003年2月號

[12] 2004年8月6日「擁護建立馬克思主義國際委員會」(CMI)巴賽隆納決議「打倒帝國主義!保衛古巴與委內瑞拉革命!」。CMI是一個較大的國際左翼組織,自稱託派,在委內瑞拉有分支。

[13] 與此同時滿臉痛苦地對著觀衆煽情「我們只想說真話」云云

[14]厄瓜多爾現任總統古鐵雷斯以改良面目上臺,但很快屈服於國際資本的壓力。2003年厄瓜多爾政府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達成協定,主要內容有凍結工資至2007年,禁止國企罷工,增加天然氣和通訊居民收費,實施電力、石油、通訊、供水系統私有化,削減社會福利。

分類:拉丁美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