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

訪問法國革命共產主義聯盟(LCR)前總統候選人奧利維爾.比桑辛諾

訪問法國革命共產主義聯盟(LCR)前總統候選人奧利維爾.比桑辛諾

奧利維爾.比桑辛諾(Olivier Besancenot)今年只有34歲,現職郵差,但是在法國已經是舉國知名的激進左派。

他兩次代表革命共產主義聯盟(以下簡稱革共盟) 出選總統,並在去年一次得票4.1%,即約150萬票。由於2002年的總統選舉社會黨在第二輪投票被摒除,只餘下傳統右翼總統希拉克和極右派勒龐兩個選擇,所以去年的選舉,為了防止右翼政黨主導第二輪投票,很多從前投給激進左派的傾左選民雖然厭惡社會黨的機會主義,但是仍然投票給它,造成激進左派的得票從2002年的19%,下降到2007的10%左右。 奧利維爾.比桑辛諾是唯一的革命左翼候選人,能夠逆流而上,比較2002年的得票還多20萬票。而共產黨候選人瑪麗.喬治.布菲,則從2002年的8%下降到2007年的2%。這是共產黨長期做社會黨的政治尾巴的代價。整個政治形勢無疑朝左發展。有鑒於此,在去年大選後,革共盟發起組織新的反資本主義黨(NPA)的計劃。

今年11月底,我們訪問了奧利維爾.比桑辛諾。他在大學一直唸到碩士,畢業後做郵差。直到今天,他仍然每星期要上四天的班。我們要感謝他抽空接受我們訪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勞動民主網﹕法國最近的一次民意調查顯示有49%受訪者說,他們視奧利維爾.比桑辛諾為抗衡薩爾科齊的主要對手。這對於一般左派,例如社會黨與共產黨,還有激進左翼,有甚麽涵義?它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社會左傾呢?

這當然是好消息,因為以此為出發點,我們可以為傳播反資本主義的思想做很多事情。奧利維爾.比桑辛諾的人氣反映了,社會中的反資本主義潮流超過其表面所見﹔而他的現象同時又對這個潮流推波助瀾。這也證明,如果證明是必要的,面對著薩爾科齊的政策,大家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而傳統左派,即社會黨及共產黨,都不是這樣的黨。在過去幾個月,社會黨僅僅批評政府所採取的方法(而不是它的根本政策)。當經濟危機來臨,它甚至說,政府雖然做得不夠,但還是做得對。而共產黨為了保持同社會黨的聯盟關係而陷于無所作為。

勞動民主網﹕自從2005年投票反對歐盟憲法以來,青年激進化的進展怎麼樣?

青年一直在強烈動員,過去幾年裡幾乎每年都有,特別是反對中學的改革和反對初次聘用合同法—這是一個剝削青年人的勞動立法。這些運動非常廣泛,而且其中一個運動得到成功(即成功迫使政府放棄初次聘用合同法)。所以這是真正的激進化。但這沒有導致青年人組織起來:大多數組織在運動之後都沒有增長。年輕人很容易被動員,這對於未來是希望所在。但講到長久加入一個組織,這一步還未到。

勞動民主網﹕勞工運動又如何?哪個部分是目前最激進的,開始響應激進左翼?

勞工運動正處在一個轉折點。薩爾科齊的策略,與之前的政府不同,他收編勞工組織而不是對抗和打擊他們。主要的工會往往掉進這個致命的陷阱。但工會內也有一些是反對這條道路的,即使他們仍然非常分散。

勞動民主網﹕法國的金融危機嚴重到什麼程度?薩爾科齊的「向左轉」得到多大成功?對此革共盟的對策是什麼?

法國金融危機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嚴重,儘管政府總想說得輕微一些。許多銀行需要政府大量的投資,而且有越來越多工廠裁員。現在是很難衡量究竟薩爾科齊的所謂向左轉能夠得到多大支持。正如我所說的,社會黨在這方面大大幫助了他。但是,由於政府實際上是利用危機來維持大力打擊工人,所以很難想像他的演講會令人信服。

我們應對的方法有兩種,一個是繼續我們的宣傳,解釋為什麼(資本主義) 制度一定不濟,另一個是提出過渡性主張去抗衡危機,努力建立廣泛的反抗戰線(工會,政黨,社團… )去反對導致工人被迫承擔危機的責任的政策。

勞動民主網﹕社會主義的名譽已經嚴重受損。你或革共盟如何在青年中恢復社會主義的信譽?

我們認為,我們一直相當成功地就工人切身面對的具體問題,提出工人能夠理解的解決方法,避免抽象宣傳或永恆不變的宣傳。當然,這個成就和恢復社會主義的信譽還有一段鴻溝。而組織反資本主義黨就是我們其中一個工具。新黨的首要任務就是更新社會主義思想,去告訴人們資本主義是可以廢除的,可以用另一種制度來代替它。這將是向前邁進的一步。當然,目前的局勢也在促進著這個轉變:現在統治階級很難再說,這個制度是唯一最好的,它對大家都有好處。當前的資產階級統治和管理的危機重重地打擊了這個信念。

勞動民主網﹕革共盟與反資本主義黨在綱領上有什麼區別?反資本主義黨是如何形成的?它的強項和弱點在哪?

你要知道,反資本主義黨的綱領還沒有完成,也不會(在明年)第一次代表大會就能夠完成。我們只有一個大家同意的、比較簡短的基本立場。關於新綱領的討論還要繼續幾年。所以,對於你的問題,現在沒有明確的答案。 不過很顯然,一系列問題將會出現,或者是新的問題,或者是怎麼把革共盟原有綱領的某些內容用更為準確的說法來界定。

有一點關乎戰略的問題,現在可以確定,就是新黨清楚指出這個制度必須通過群眾動員來推翻。但是究竟工人如何取得權力,現在還沒有明確的界定。

勞動民主網﹕「工人鬥爭派」[1](Lutte Ouvriere, LO)的總統候選人Arlette Laguiller從2002年的5%得票率跌到2007年的1.3%。它的近況如何﹖它好像一直沒有參與建立反資本主義黨。

我們不明白「工人鬥爭派」想怎麼樣。他們不僅對我們極其宗派主義,也對反資本主義黨,對任何不是百分之百符合他們的想法的人,都一樣的宗派主義。比如說,他們沒有參加抗議歐盟憲法的運動。去年,他們卻與社會黨聯合在地方選舉參選。這更加使到我們難以合作。 最新消息是,他們把想加入反資本主義黨的少數派開除掉。

分類:歐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