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美伊戰爭與美國經濟危機

美伊戰爭與美國經濟危機

褚思真摘譯

2003年1月6日,http://www.wsws.org網站發表了題為《美伊戰爭的前夜: 2003年政治的挑戰》的社論文章,該文論述了這場戰爭和美國乃至世界資本主義危機之間的內在關係,並對這場戰爭對未來世界政治局勢可能產生的深刻影響進行了深入分析。文章主要內容編寫如下。

美國不顧一切要打這場戰爭

2003 年伊始,是以即將來臨的戰爭和日益深化的經濟危機作為背景的。幾周之內,美國就會在毫無防禦能力的伊拉克人身上狂轟爛炸。

說布希政府尚未決定開戰是錯誤的。 白宮已經在軍事攻擊上簽了字,同時美軍在波斯灣地區的大規模部署也明白無誤地證實了這一點。無論巴格達怎麼做,包括薩達姆·侯賽因的流亡,都不能避免美軍入侵。布希關於伊拉克違反了聯合國決議的說法,顯然只是一個藉口。華盛頓的目標不僅是要解除“伊拉克的武裝”,甚至除掉薩達姆,而且是佔領這個國家,攫取它的油田。

無論直接動武的後果是什麼,戰爭將不僅影響到中東地區,而且影響到全球所有地方。戰爭將進一步激怒國際輿論,不可避免地會導致針對美國國內和國外的美國軍人以及美國公民的猛烈報復。在伊拉克內部,美國的猛攻將引發激烈的反抗。伊拉克大眾將會恰如其分地把美軍看作殖民佔領者和壓迫者。這場戰爭的理由不可避免地同樣也可以導致對伊朗、敘利亞,以及這一地區其他國家的戰爭。美國企圖控制世界石油供應的利益驅動將會導致與更為強大的國家,包括俄羅斯、中國,以及美國在歐洲和日本的其他強大對手之間日益激烈的衝突。華盛頓戰爭日程表的災難性含義,從美國入侵阿富汗的結果中就已經可以看出來了。在塔利班政府倒臺一年後,美國士兵繼續受到來自憤怒群眾的攻擊。美國對中亞的干預,進一步惡化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關係,這兩者都是有核國家。儘管巴基斯坦領導人做了許多緩和與美關係的努力,但在民眾強烈的憤怒以及對美國和穆沙拉夫政府更廣泛抗議的情況下,華盛頓與伊斯蘭堡之間的緊張程度正在加劇。美軍和巴基斯坦軍隊之間已經在巴基斯坦同阿富汗的邊境發生了衝突。布希政府的好戰分子還製造了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的突然加劇。華盛頓的煽動性言辭和挑戰行為致使平壤採取了增加核戰爭危險的對策,而韓國則被大規模的反美示威所震撼。

美國政府準備在全世界發動一場軍事暴力的風潮,這是自20世紀30年代和40 年代以來從未有過的。歷史上,在對野蠻暴力和侵略的無恥依賴方面,與布希政府外交政策最接近的,是二戰時期的德日的帝國主義和軍國主義政策。

世界正在見證一場新帝國主義以其最野蠻形式的爆發。布希政府為了滿足美國統治精英壟斷戰略性能源,統治世界市場並且控制超額剝削的新來源——廉價勞動力的強烈要求,下定決心要征服這個星球上所有的地區。

戰爭的真正原因

美國政府是美國國內統治精英們的代言人,這些人把蘇聯的垮臺當作一個確立“美帝國統治下的和平”的機會。在這種秩序下,美國公司的利益,以軍隊和導彈作為後盾,將統治整個世界。這一世界霸權計畫的關鍵,就在於對歐亞大陸無以匹敵的統治權,以及對其戰略資源,首先也是最重要的,石油的控制。在此基礎上,美帝國主義尋求勒索和稱霸整個世界。軍事-外交網站Stratfor.com最近發表了一篇對新波斯灣戰爭涉及到的美國真實利益的率直評價。該網站與布希政府內部的某些力量有著密切聯繫,常清楚地說出其戰略構想。文章引證了三個最為主要的目標:掠奪伊拉克的石油;把伊拉克變成美國在中東和中亞地區開展進一步軍事行動的基地;打擊阿拉伯世界並且鞏固美國-以色列對這一地區的統治。

Stratfor.com宣佈:

“對伊拉克發動攻擊的決定來自心理和戰略兩方面的需要。從心理上來說,華盛頓要重新塑造阿拉伯人對美國的看法,目標是害怕與尊敬。從戰略上來說,為了控制中東地區的軸心,美國要佔領伊拉克:通過對伊拉克的佔領,它可以對整個中東地區施加壓力。其假設就是,在伊拉克的勝利將重塑阿拉伯世界的態勢。一些阿拉伯政府,例如科威特,歡迎這種演變;而其他政府,如沙烏地阿拉伯,害怕這種局面。所有人都明白,一個美國佔領的伊拉克將會決定性地改變這一地區的局勢。毫無疑問,美國將成為阿拉伯世界裏英國和奧斯曼帝國霸權的繼承者。”

“石油將成為這一霸權的控制杆。如果美國確立了對伊拉克這一世界上第二大石油供應國的控制權,石油價格將會戲劇性地下降,阿拉伯國家將會被剝奪目前它們在歐佩克內部在石油政策方面的影響力。富藏石油的阿拉伯國家,首先是沙烏地阿拉伯,可能會無法保證其經濟不走向衰退。經濟現實可能會實現民眾憤慨所不能達到的目標–政府的更替。

“然後是以色列。伊拉克的失敗將使這個猶太國家和華盛頓成為中東地區占統治地位的角色,迫使阿拉伯政府生活在經濟與軍事破壞的威脅之下。阿拉伯領導人還害怕,伊拉克的失敗會使以色列更膽大妄為,把巴勒斯坦人從西岸和加沙地帶進一步驅趕到鄰國。這種類型的大批被迫移民將會引發阿拉伯政府所無法控制的、史無前例的人道主義災難。”

美國資本主義的危機

布希政府的外交政策含有極大的魯莽成分。布希先發制人的戰爭學說及其在海灣地區的初次實施,已經不僅給中東地區,而且給整個世界都帶來深遠的不穩定。美國對伊拉克的入侵和佔領將會動搖所有阿拉伯社會的資產階級政權,同時將使美國與歐洲、日本之間的緊張關係嚴重加劇。伊朗、印度、巴基斯坦以及其他國家將會認為,它們避免美國攻擊的惟一辦法就是儘快發展核武器。華盛頓把整個國際關係結構打破了,這種結構在半個多世紀內增加了世界的穩定,並且控制住了曾經在20世紀兩次導致世界大戰的世界矛盾。

這些外交政策並不是當權者自信的反映,而是出於他們對危機的深刻感覺。美帝國主義雖然強大,但其面對的矛盾極為激烈。美國軍方也許正處於一個日益脆弱的經濟基礎之上。布希政府的魯莽反映了統治圈子對美國經濟惡化、國內社會危機加劇開始越來越焦慮。

布希外交政策的一個主要成分,就是通過攫取全世界的戰略性資源來克服難以駕馭的經濟困難。它試圖運用軍事力量來克服美國統治精英們無法解決的經濟問題。來自華盛頓和石油工業智囊團的評論認為,美國奪取伊拉克的石油設施將對世界石油價格產生有利影響。

美國資本主義面臨著日益加劇的金融和經濟危機。失業率上升,工業投資和產出停滯甚至下降,公司和個人負債達到創紀錄水平。各州府面臨破產境地,聯邦預算赤字再達新高。統治圈子的焦慮被陰暗的聖誕賣季加重了,因為這標誌著一個曾經抵擋住了普遍蕭條趨勢的消費者支出也開始衰退了。

目前的這場危機,是從20世紀90年代華爾街投機性繁榮的垮臺突然開始的。2002年,股票價值損失估計為2.6萬億美元,這使華爾街從2000年夏季的頂峰時期至今共總損失了7萬億美元。去年又出現了自大蕭條以來從未有過的股票價值連續三年走跌的情況。以年初的10,000點開盤之後,道·鐘斯指數在7月和10月兩次跌破7000點。道·鐘斯指數下跌16.8%,是自1977年以來跌幅最大的一年,而12月下跌6%則是1931年以來最差的表現。覆蓋面更廣的標準-普爾指數顯示了23%的跌幅;納斯達克跌了將近33%,自2000年以來它幾乎損失了四分之三的市值。

這些巨大損失對整個經濟產生了殘酷的影響。公司和個人破產達到了創紀錄水平。美國公司在2001–2002年拖欠的債務比之前20年的總和還要多。公司投資實際上已經枯竭。公眾對美國工商企業和資本主義制度本身的信心,股票市場崩潰相關的充滿公司醜聞(安然、世通、環球電信、泰科等等)的一年後,跌到了大蕭條以來的最低點。

儘管布希政府宣稱經濟復蘇,實際上美國經濟正在滑回衰退。失業率達到了8年以來的最高點,消費者信心在12月大跌。聖誕季節的零售量是30年來最壞的一年。面向工人階級消費者的低價零售商店所受衝擊尤為嚴重。勞動人民的生活狀況在迅速惡化。幾乎每個州都在做削減社會福利支出的計畫,而上升的失業率和貧窮正在增加這方面的需求。12月28日,布希政府中斷了對80萬失業工人的失業補貼。美國資本主義的國際地位也正受到日益增加的壓力。在美國金融市場投資的國外投資者,在看到資產價值大幅下跌後,很有可能撤回資金,使美國無法維持其巨額的支付平衡赤字,而這種赤字每年現在已經達到5000億美元。這反過來又動搖了美元的穩定,而美元穩定是世界金融體系的基礎。2002年,美元對歐元的匯率下跌了15.2%,對日元的匯率下跌了9.8%。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世界經濟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首次進入全球緊縮時期,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價格下降、資產價值下跌、信用枯竭、生產萎縮、貿易下滑、利潤機制基本上陷於停頓。

因此,可以看出,布希政府的外交政策同樣是受國內政治危機所驅動,這種政治危機根源於經濟困境所帶來的的爆炸性社會後果。美國政府需要通過一系列的激怒行為如恐怖警報、軍事外交危機以及戰爭來轉移和迷惑公眾意見。這裏,美國資本主義的處境再次與20世紀30年代危機中的德國有了可比性,那時德國政府把戰爭作為解決堆積如山的國內社會矛盾的惟一辦法。布希政府把國際犯罪行為如暴力、勒索和謊言——與國內壓迫結合到了一起。自從2001年“9·11”件後,警力高度集中到聯邦政府手裏,而這卻與保護普通美國人免受恐怖襲擊毫無關係。其目的是為了助長對美國工人階級生活標準和先前應得的社會權益進行更為公開的攻擊。布希在建立了他的新國土安全部的法案中堅持剝奪聯邦政府工作人員的工會和集體代表權絕非偶然霸權。這一攻擊只是更廣泛攻擊模式的一部分,在這種模式裏,“國土安全”和“對恐怖主義的戰爭”被用作使工人做出更大犧牲、剝奪工人保護自己免受雇主侵害的所有合法途徑的手段。這為削減工人工資和福利、強迫加班以及拋棄所有健康安全標準來等加強工業剝削的做法拉開了序幕。

反抗新帝國主義的鬥爭

即將在伊拉克發生的戰爭將包含極大的經濟成本。它將惡化美國資本主義的所有國內經濟問題,激化國內社會危機。美國的統治精英們著手制定了一些必將以災難作為結局的政策。金融寡頭醉心于日益增長個人財富,卻正在促使大規模的社會力量進入行動之中。歷史告訴我們,戰爭是政府解決危機的最危險的辦法。它不可避免地會產生無法預見的後果。華盛頓輕率地沖向戰爭,將點燃全世界反帝國主義鬥爭的烈火,並且加劇美國國內的抗議和抵制。

對一個貧困和被痛苦折磨著的國家發起猛攻,將會引發國際和美國國內的憎惡。在美國沒有哪個選區的選民會支持美國政府企圖發動的野蠻攻擊。在歐洲和亞洲已經有明顯高漲的反帝國主義浪潮了。但是那些尋求與美帝國主義戰鬥的人絕不能對華盛頓的帝國主義對手抱有任何幻想。儘管反戰情緒盛行,儘管他們自己也害怕戰爭的後果,但無論歐洲還是日本的資產階級,都不能有效對抗華盛頓追求的政策。它們在賄賂或威脅下最終都會跟隨帝國主義霸權力量。

資本主義的辯護士們把冷戰結束歡慶為“歷史的終結”,軍國主義的新爆發證明,“二戰”後的協定並沒有解決資本主義世界的危機。危機根源于高度發達和深化整合的世界經濟與民族國家體系框架之間的矛盾,而利潤機制正是依賴後者發展起來並且與之密不可分的。

反抗帝國主義戰爭的基本社會力量是工人階級。反抗軍國主義的鬥爭必須植根於對這一力量國際規模的動員上。美國工人階級在反抗布希政府掠奪性政策方面肩負著艱巨的任務。絕不能讓美國人民被牽連進以他們的名義犯下的戰爭罪行中。那些對布希的戰爭計畫和國內反應尋求抉擇的美國工人,必須吸取自由主義崩潰和兩大商業政黨急速右轉的政治教訓。有必要破除兩黨制的政治束縛,確立勞動人民獨立的政治運動,把向社會主義的推進作為資本主義制度的替代物。

分類:中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