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全球化與巴勒斯坦人的反抗

全球化與巴勒斯坦人的反抗

納薩.亞伯拉罕.梅治盧博士

1.1.過去十年,反對全球化運動日益得到公眾的支持,那是毫無疑問的。這種支持常常是公開和爆炸性的,1999年最著名的西雅圖示威,而且和令人注目的強烈的華盛頓、熱拿亞和洛杉磯等等的示威連在一起。這種對現實失望的迸發,在經濟和文化的廣闊領域內,關於全球化的論述,日益把它自己建立於作為一個重要的分析概念,像社會的和政治的分析員那樣,嘗試趕上反全球化的公眾運動。

1.2.人民支持反全球化運動,和為這個運動效力的分析觀點的發展,兩者合起來,代表一種組織體系的產生,向受多國公司控制的世界市場的力量挑戰。反全球化運動是反對多國公司世界範圍政策的主要鬥爭。那個政策使國家內部增加了社會矛盾,使國與國之間和南北之間增加了矛盾。

全球化政策威脅環境,增加貧困率和愚昧他們為文化的和信仰的衝突爆發創造了條件。

1.3.全球化是信息和通計革命和經濟政治和文化領域衝突的產物。這個進程是由於發達國家資本的剝削促進多國公司的全球統治。在同一時期,西方發達國家的物質的和意識形態的刺激,仍然反應到帝國主義者的實踐,這種實踐企圖把西方社會的和文化的模式強加給全所有的文化和民族,那是被西方列強看作最根本的「目的的核心」。

1.4.聯合起來的多國公司的統治和西方帝國主義需要控制其他國家。同樣地,西方國家尋求壓制世界各族人民,並且把其他的民族的文化和社會特點納入他們自己的範疇。在這同時,在受害的民族和文化內部產生出宗主權的政治,這的由於破壞性的暴力和衝突,把世界引入戰爭和自我毀滅的惡性循環。

1.5.一般說來,全球化觀點的爭論允許帝國主義作用同一般現代經濟力量的關係,作一個檢,查而且特別是多國公司。從這一意義上說,是全球化經常被當作國家的化身,默然同意多國公司的要求時,全球化的觀點、、反全球化的觀點就提供概念的準則來安排商業利益和帝國的野心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在更加相互服務的基礎上進行合作。

1.6.這個意義上說,我們所看見的一個目標是不能從別的目標中分離出來的。多國的商業利益和西方列強的帝國主義野心是完全緊密札連、相互支持的。這種情況,在國際關係內部過日常的不相等的力量的運作,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們可以在美洲商務的條約裡,或者在美國領導的各種戰爭裡見到。我們可以在國際會議上,比如反對種族主義和環境保護的會議上看到它。我們從美國在聯合國中採取拖延和阻撓的實際中看到它。

1.7.為發保護人類的財富,有一個迫切的需要在社會上、道德上和文化上抵抗這個變化過程。這樣的抵抗並不需要排斥科學和技術的發展。這些科學和技術能夠而且應該為所有的國家、民族、社會的各個部門和階級服務。這樣的進展不應該允許只屬於一個特殊的國家、文化或者公司的群體,而應該奉敵給有利於數十億悲慘和貧困的人民的費用負擔。

1.8.巴勒斯坦問題是全球化進程在它對帝國的示威運動中,最悲慘的例子之一。

巴勒斯坦的悲劇和以色列在全球壓迫中的作用

2.1.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通過1917年《貝爾福宣言》,大不列顛帝國就著手為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民族的祖國。遍及全部不列顛的託管地,英國發起猶太主義運動,一個種族中心主義的和種族主義的殖民地計劃。通過強加於它在巴勒斯坦的託管地,使它符合1916年@條約,英國保護猶太人主義運動,並且在政治上、經濟上和軍事上支持它。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英國已經為猶太份子準備好領地接收巴勒斯坦,在這之後,它已經殘忍地協助壓巴勒斯坦人的抵抗有30年了。

2.2.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美國興起,成為資本主義的領袖,猶太復國保證人的地位就傳到美國之手。武裝起來的猶太份子幫派在1947-1948年發動了一場反對沒有武裝的巴勒斯坦人的戰爭,成功地在佔78%的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以色列國。19年之後,在1967年6月,以色列進攻阿拉伯國家,並且佔領整個巴勒斯坦、埃及的西奈和敘利亞的戈蘭高地。

2.3.這些戰爭的結果,100多萬巴勒斯坦人被趕出他們的家園和土地,成為難民,住在鄰近阿拉伯國家(約旦、敘利亞、黎巴嫩)的難民營裡。今天,難民人口大約有400萬人。對於這些難民,以色列否認他們有權利回到他們的家鄉,認為這是違反聯合國安理會建立的國際法的。

2.4.雖然這些殖民地的準律從猶太人民自身安樂、安全的角度上說,是合法的,西方列的行動在一個至關重要的時期,組成了全球力量的關係,並且為建立一座橋樑而盡力,通過(以色列)這座橋樑,西方列強能夠保護全球資本主義在中東的利益。

2.5.就以這種身份,以色列在這個地區作為帝國主義計劃的一部份被建立起來了,利用猶太人的不幸,使它自己的目的合法化。用這種辦法,大多數的猶太人民也是難民計劃在中東的犧牲品。猶太人的利益不在贏得阿拉伯國家的敵對和趕走巴勒斯坦人;猶太在歐洲的災難並不能作為使巴勒斯坦人民成為西方殖民主義野心犧牲品的理由。

2.6.在全世界工作的分擔中,以色列國成為帝國主義的邊緣警察,並且就以這種身份,要實現二個任務:控制阿拉伯資源,特別是石油;作為反對從阿拉伯國家內部任何革命起義的行動支柱;對付在那個時代以蘇聯為代表的中東共產主義的進展。

2.7.巴勒斯坦的災難是帝國的全球化政策的結果,那種政策就是把侵略、佔領和無限制地支持以色列在它的地區性侵略建立在它的基礎上。巴勒斯坦人是這個進程的犧牲品,而以色列則通過人權的否認,通過佔領和通過不受限制的軍事侵略成為控制這個地區的工具。

2.8.猶太主義的觀念結合的觀點就是一個排外的猶太國家,而以色列的觀察力則是西方文化的表現形式,並且在人口的統計學上是西方人的典型。作為一個排外國家,以色列永遠否認巴勒斯坦人作為一個國家而存在。

2.9.因此,承認巴勒斯坦人民的權利就意味著對以色列殖民生存的威脅。作為西方典型的一個表達方式,以色列的「武裝」,資本主義國家確認以色列的政策和策劃,作為防止和西方價值和生活方式的保護,這就提供了一條抵抗「野蠻的東方」和「阿拉伯的恐怖主義」戰線。無條件的政治和物質支持,那是美國和其他資本主義國家,根據加強他們自己的全球控制提供給以色列的一個戰略支持。

2.10.以色列的否定作用就是無限制地佔領巴勒斯坦和否定巴勒斯坦人的權,但也包含以色列地區的,甚至是全球的角色:以色列作為全球化的帝國主義武裝的地區性矛頭幫兇,通過它的實踐和政策反映出全球化進程的最骯髒最殘暴的面孔。通過以色列的不斷侵略,反對阿拉伯民族,並且在它同世界上最血腥的獨裁和種族主義政權的關係,諸如南非的種族隔離政權、拉丁美洲的法西斯獨裁政權、和非洲的軍閥,就能得到證實。

2.11.總言之,以色列和帝國主義之間的聯盟不是偶然的,它既非有感情或宗教的動機,也不是猶太人在歐洲的悲劇反應。相反地,以色列和西方之間的聯盟體現著:在政治上、經濟上和軍事方面的美國的全球政策的利益。個意義上說,以色列加強了美國堅持拒絕巴勒斯坦人民的權利,並幫助使中東的國家處於西方的軍事和政治控制之下。

對巴勒斯坦人民的否定

3.1.巴勒斯坦人的生存,是通過以色列的殖民主義戰略:種族清洗、有系統的種族隔離、否認基本的公民權和人權,並抹煞巴勒斯坦人的歷史來實現人。以色列對殖民化過程的描述是紮根於宗教的神話,把這個作為侵略和佔領巴勒斯坦的理由,並且在同時否認歷史的事實,例如在40年代晚期和50年代早期不斷地對巴勒斯坦進行種族清洗。

3.2.與前所有巴勒斯坦人在政治上或者軍事上抵抗以色列佔領都被描述為「恐怖」,從而否定巴勒斯坦人作為人類的合法性,這應該通過各種方法,來加以結束了。

3.3.以色列的侵略、戰爭和大屠殺被西方的宣傳工具描述為「民主的以色列的自衛權利」。說以色列對抗不懂民主的兇暴的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以色列代表民主和文明的象徵,有權建立正義和懲2罰的標準,並且有權統治那些不順從它的意志的人。

3.4.與這同時,在西方人的想像中,西方的傳媒對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產生一種歪曲的形象,這些傳媒發出陳規濫調鼓勵仇恨和敵意。這種解釋貶低了阿拉伯宗教的和文化的信仰,並且為一種文化的對抗創造了條件。

3.5.總言之,在全球化的媒體中,以色列之否定巴勒斯坦人民,是用西方的曲解阿拉伯來包裝的。兩者都表現一個種族主義的特徵,否認「他人」的特殊性,否定他們的人權,否定他們的文化的特色,和否定他們的有人性的感受。以色列自視為一個優越的實體,有權依法懲處別的民族。

和平進程與全球化

4.1.根據它的軍事力量,美國的支持和一種視阿拉伯世界為未開化的觀念,以色列達到和平的觀點是通過一個程序來實現的,在這個程序中,它有單獨的權利去規定那種和平的條件。這種和平包括以色列的理解範圍,倘若有任何巴勒斯坦人民的權利要實現的話,是不能超越它的。

4.2.這種理解範圍是根據一連串的否定的:沒有回歸的權利,巴勒斯坦人沒有歷史的和政治的准許進入耶路撒冷的權利;沒有搬遷的安置,否定巴勒斯坦國的主權。

4.3.為了發號施令地指定和平的版本,以色列徹底地準備通過限制巴勒斯坦人的活動、運輸、暗殺、監禁、圍困、破壞家園和農業設備來降低他們的生活。

4.4.以色列不是尋求和平,而是硬要別人投降。

4.5.和平的進程開始於90年代的馬德里會議,和平進程是由美國以色列同盟的構架制定的,並且由於蘇聯的瓦解和海灣戰爭的結果而得以繼續施行。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在後蘇維埃的時代視之為「新世界秩序」配合以色列的願望建立一個「新中東」。

4.6.緊接馬德里會議之後有許多經濟會議:卡薩布蘭卡、多、哈安曼和開羅會議,加入全世界市場自由化經濟,試圖重建中東和北非的經濟中,對這個地區已存在危機的民族政權給予最後的推動。那些會議的目的在於結束阿拉伯——以色列的衝突,和巴勒斯坦——以色列的衝突,以謀取美國和以色列的專橫的政治經濟利益。

4.7.這是一種雙重的要求:政治上接受以色列國家而沒有強迫以色列接受巴勒斯坦人的任何要求,同時也把社會經濟自由化強加於阿拉伯國家。

4.8.直接和間接地取消阿拉伯聯合抵抗以色列的政策,是這個過程的重要經濟標誌。

4.9.奧斯陸過程的結果,是在流放中受到挫折的巴勒斯坦領導層接受了條件,(但卻遭到巴勒斯坦人民的拒絕接受),而且對以色列開放中東、中亞、南亞和遠東的市場,這一個過程也暴露了未來在佔領區內由——美國領導的自由貿易區,把巴勒斯坦人當作廉價的勞動力。

4.10.第二大的巴勒斯坦武裝力量反映出抵抗的意志和精神,並且拒絕接受這個方案。

4.1.根據聯合國的決議,巴勒斯坦人民建議和平作為戰略的選擇,這個建議呼籲以色列完全撤退到1967年6月4日的邊界線,建立一個真正獨立的國家,靠近以色列國,並且履行巴勒斯坦人遣返回國的權利。

巴勒斯坦人民和反全球化運

5.1.根據國家經濟的自由化結構調整的方案,履行在政治上投降的以色列的和平指令——這些全球化進程的內部矛盾,都在中東激烈地出現了。這些包括激進的穆斯林的興起,文化和宗教衝突的爆發,帝國主義軍事力量的干涉,和阿拉伯國家普遍地日益增長的不滿。

5.2.巴勒斯坦愛國武裝力量對於帝國主義計劃的英勇反抗,是抵抗這些過程的最重要部份。可是,面對政治領袖被暗殺、房屋被拆毀、土地被破壞、巴勒斯坦基礎設施被破壞,巴勒斯坦人悲痛地發現他們是單獨的。

5.3.阿拉伯國家領袖們可悲的努力,和歐洲的調解者,在他們的試探中提供一個更殘酷而具有諷刺意味的解決辦法,使巴勒斯坦人民接受對他們的主權和獨立的否定。

5.4.反全球化運動的任務,對於巴勒斯坦的鬥爭不是希望成功的問題,而是分擔鬥爭去幫助它取得勝。利這對全世界反全球化運動是一種義務,以高舉保衛巴勒斯坦人民的權利、自由和獨立的旗幟。這是對於新自由全球化的另類抉擇的忠誠和承擔義務的表現。

(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使用譯稿)

分類:中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