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中東的怒濤

中東的怒濤

西蒙.亞沙夫

2002年3月29日,星期五,阿拉伯世界變了。以色列總理沙龍派遣部隊對巴勒斯坦進行非常嚴重的突然襲擊,用坦克包圍了阿拉法特的官邸,並在拉瑪拉、杰寧、納普魯斯和整個約旦河西岸地區許多城鎮和村莊實行大屠殺。

走投無路的阿拉法特,通過衛星廣播電台對阿拉伯世界講話說:「我將作為烈士死去。為了耶路撒冷,我們要有上百萬的殉道者。」就在阿拉法特的講話重覆播放的當天,許多巴勒斯坦人的活偶像在街上被殺害了。在隨後的十多天裡,整個中東地區,從約旦到摩洛哥,也門到黎巴嫩,乃至科威特,都爆發了群眾的抗議示威。

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群眾要到正在舉行貿易會議的聯合國大樓去舉行抗議。在一個鐘頭之內便集合了數百人,他們擠開警察的阻撓逕直向中央區走去。一個半鐘頭之後,一隊又一隊的抗議遊行出現了。難民們從營地裡走出來,匯合了來自科學殿堂的大學學生們,有節拍地高呼:「為了耶路撒冷,我們甘當百萬烈士!」

在埃及開羅,學生們在所有校園裡召開群眾大會,打算到街上去遊行示威,但被制止了。約旦的學生們試圖到街上去,也被推回去了。但,一天之後,兩個國家的學生們經過整天同保安部隊的辯論,他們勝利了。在沙特阿拉伯,任何形式的抗議都被禁止,人們便驅車到靠近卡塔爾的地區去舉行抗議示威。巴林是美國的重要盟國,又是美國第五艦隊的基地;美國大使要學生們為自殺性爆炸身亡的以色列人默哀一分鐘,學生們勃然大怒予以反對;在周末,一名學生被橡皮彈射殺身亡;美國大使館起火;抗議遍及了整個國家。埃及的亞歷山大港,數千學生試圖在石油董事會開會的地點遊行示威,警察無法控制,用鳥槍射擊,打死了一名學生,是畫家的兒子;數百人受傷,60多人被捕。這樣一來,抗議示威者改變了呼喊口號,對現政權直接提出批評:「穆巴拉克是懦夫,是美國的代理人。」「我們要新政府。我們受害已到了極點!」

4月1日,星期一,以色列把200名巴勒斯坦人圍困在伯利恆聖誕教堂裡,周圍用火薰煙。教皇譴責以色列這種暴行。第二天,所有黎巴嫩的天主教學校全部罷課。什葉派伊斯蘭的積極份子和法語基督教學校的學生舉行了抗議示威遊行。中學生開會發動罷課,他們串連各校學生舉行遊行,在漢堡包王飯店門前靜坐示威。在巴林,學生們洗劫了麥當勞麵包店。在埃及,一家肯德基燒雞店被燒毀。在敘利亞,非官方的遊行示威一開始便與可惡的秘密警察發生衝突,學生們在返回學校的路上唱著歌和呼喊口號。

據官方統計數字可以知道抗議示威的規模,雖然這些統計數字並不完全。數字如下:也門有10萬人參加抗議示威,摩洛哥連續數天的抗議有150萬人,敘利亞1萬人,黎巴嫩10萬人(南部城市西頓參加遊行示威的竟有該市一半的居民),蘇丹超過100萬,埃及有10萬人,科威特2萬人,最先發生抗議示威的沙特阿拉伯,有2000人在石油首都達蘭舉行遊行示威,對現政權明白表示群眾的憤懣;在沙龍發動進攻前夕的一項民意測驗中,問到為什麼要憎恨美國?75%的人回答說:「因為美國支持以色列。」

批評政府

阿拉伯國家的外長們在開羅發表了一項強硬反對沙龍的宣言,但卻沒有行動;沒有人重視這一舉措。甚至在現政府裡,批評也變得直言不諱。一位受人尊敬的約旦前法官穆罕默德.奈米傷心地公開說:「我們希望外交部長們採取實際步驟,同以色列斷絕關係;使用石油作為武器——甚至作為有威脅的武器來對付美國。」「為什麼政府不願這樣做?」一位埃及青年講得更為簡潔明了,他說:「阿拉伯各國政府必需明白,你們須得改變政策。政府不聽人民的話,人民就有權推翻它。」

穆巴拉克發表電視講話,要求美國政府盡最大的努力和所有外交手段來控制以色列。但美國明顯不願意制止以色列的屠殺。阿拉伯國家政府也沒有能力制止以色列的侵略。因此,抗議者的要求開始集中在石油問題上。「停止供應石油!」和譴責阿拉伯國王和獨裁者的呼聲便在整個中東地區回盪。伊朗強硬派精神領袖漢梅尼曾以典型的修辭宣佈:「石油屬於人民,也是反對西方的武器。」但他從不作出承諾。當伊拉克停止供應石油時,其他國家卻急急忙忙增加石油生產。極端的和保守的阿拉伯國家政府這種做法都被證明是欺詐行為;抗議示威者並沒有忘記這個教訓。貝魯特有一塊橫幅寫道:「伊朗和黎巴嫩為何還不停止供應石油?」

各中東國家的政府陷入了一片驚慌失措之中,紛紛打電話到白宮請求布殊採取行動。在黎巴嫩,政治家們和執政黨決定舉行官方的抗議示威遊行來抑制群眾的激憤。整個地區的阿拉伯統治者都以強硬的詞句譴責以色列和美國,但他們卻以國家的武裝力量來對付抗議示威的群眾。一間學校的2000名學生遭到催淚瓦斯的襲擊,約500人被送進醫院搶救。在約旦,蘭尼亞皇后領導一次官方的遊行示威。第二天,幾千名武裝部隊湧上街頭,組織者祇好取消這次作為最大規模的抗議示威的安排。在一次激憤的會議上,官方組織者遭到了譴責。一位青年積極份子喊道:「你和政府去睡覺去吧,我們的抗議示威運動不需要你來組織。我們會取得勝利。」

抗議示威運動正處在十字路口。阿拉伯各國政權決心要粉碎它。但無論如何,群眾從中仍學到了重要的一課。抗議示威是自發的,常常從學校和大學開始。在埃及和黎巴嫩,左派在抗議示威運動中起到重要的作用。一位埃及安全部門的官員譴責激烈的抗議示威運動,認為是「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和托洛茨基份子所為……,沒有宗教色彩。宗教團體是很洒脫的,它們知道不能跨越界限。」在埃及,穆斯林兄弟會通常組織的抗議示威是得到警察非正式允許的,祇能在一定的範圍內進行。但這個範圍總被打破。新左派總結他們的經驗,一位青年積極份子說:「去耶路撒冷的路要經過開羅。」

在約旦、沙特阿拉伯和巴林,伊斯蘭反對派充當過領導的角色,但抗議示威運動的性質證明了他們因為受到來自下層的壓力才這樣做的。在約旦,伊斯蘭反對派失去控制運動的能力、和惹怒青年人,是因為它取消抗議示威運動。

國際團結在抗議示威運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反資本主義和反對全球化的積極份子團結一致支持阿拉法特的聯合組織。他們被抗議示威者視為英雄。阿拉伯民族主義者和伊斯蘭教徒做不到的,左派和青年人便擔當起來。這使阿拉伯世界開始了新的紀元。

*****

在中東各國人民掀起反對以色列和美國如火如荼的抗議示威怒濤的同時,西方各國成千上萬的人民也走上街頭舉行抗議示威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鬥爭。在希臘,引人注目的建築工人以團結一致的姿態到以色列大使館去抗議。在巴塞羅那,有1萬人在大雨滂沱中舉行示威遊行。巴黎有2萬人,倫敦兩星期來有10萬人,阿姆斯特丹有3萬人,在美國舊金山有2.5萬人,等等,掀起了聲勢浩大的抗議示威浪潮。正是在全世界人民一片抗議聲中,美國不得不改變它一貫支持以色列迫害巴勒斯坦人民、以維護它在中東的利益的政策。殘暴的以色列統治者沙龍也不得不釋放被他囚禁的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但,即使美國和以色列明目張膽的侵略行為有所收歛,他們的侵略野心是不會改變的。因此,中東人民反對美國和以色列的鬥爭並沒有結束;祇要美國的艦隊還在波斯灣,在阿拉伯海,在紅海遊弋,整個中東地區就不會有太平。

(蔚然摘譯自英國《社會主義評論》2002年5月號,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同意轉載譯稿)

分類:中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