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電影《撞車》的三個悲劇

電影《撞車》的三個悲劇

黃偉國(新聞工作者)

waikwok_wong@yahoo.com.hk

《撞車》(Crash) 注定是一齣惹人注目的電影,除了在奧斯卡擊敗《斷背山》獲最佳電影獎,也因為海報赫然寫道:「一次撞車,令十一人良心重傷」,讓人按捺不住買票入場。

這也是一齣充滿傷害、憤懣、仇恨和諒解的電影,借美國洛杉磯市兩天內發生的多宗事件探討種族問題。在龐雜的人與事中,最令人感慨的是其中三宗悲劇。

悲劇一:白人警官的老父飽受泌尿頑疾折磨,他認定是黑人福利官沒讓父親得到最好治療,遂藉口截查,肆意侮辱一對黑人夫婦,在丈夫面前卑劣地非禮妻子。黑人男人的忍受,又加深了女人的痛苦和憤怒,夫妻關係陷於破裂。次日,白人警官在公路執勤,剛巧遇到受害女子翻車被困車廂,他這次沒有忘記職責,在汽車爆炸前冒死把她搶救出來。熊熊烈火旁,仇恨得以化解。

種族歧視原來是源於仇恨,一些人將生活中的種種不如意,轉移為對弱勢社群的壓迫。欺凌者往往也是可憐人,因此善惡只在一念之間,恃權欺凌的白人警官只要不忘良知,立時可以還原為忠勇執法人員。

魯迅曾諷剌地寫過,中國人沒有弱者,男人在外面受了氣回家可以打罵女人,女人受了氣打罵孩子,孩子長大了,就有了自己的孩子可以打罵。一些港人,不是在公司裡被老闆罵個狗血淋頭,回到家又可以呼喝菲傭的嗎?部份港人戴上有色眼鏡,低貶所有菲律賓人為懶惰愚蠢,是不是也因為生活中承受了太多的怨氣,須要向更弱勢的一群人宣洩?

悲劇二:一名年青警員一腔熱血要化解種族仇恨,不齒種族歧視的同僚,拒絕和對方一起執勤;又成功勸服一名失控的黑人男子冷靜下來,避免了警方向他開槍。但當他晚上載一名搭順風車的黑人少年,卻因為言語衝突和動作誤會,魯莽拔槍誤殺了少年。慘劇發生後,他茫然無助,讓旁觀者也痛入心扉。

惡魔是否就在我們每個人心中?種族徧見真的那麼隱蔽,潛藏在一個正義青年的腦袋裡?

悲劇三:黑人檢察官調查一宗黑人警員被白人同僚槍殺案,疑兇曾有兩次槍殺黑人紀錄,都未能入罪。表面看來這是一宗種族歧視案件,但黑人檢察官查下去卻發現死者車廂內有來歷不明的巨款。這對疑兇是明顯有利的証據,証明他懷疑黑人死者犯案,並非沒有根據。

但是,案件的調查卻愈來愈政治化了。主管檢察部門的白人政客希望成功檢控,以掩蓋不利於自己的新聞;也希望提升主理案件的黑人檢察官,爭取黑人選票,因此半哄半迫檢察官堅持起訴。最後,為了自保,黑人檢察官終於「忘記」了新証據,讓白人疑兇受屈!

也許,黑人檢察官有很多理由原諒自己:升了職後會有更大的權力維護公義;他沒有義務當白人的守護神;「也許」巨款與案件無關等。但這是公正嗎?讓黑人蒙寃固然是不義,難道讓白人蒙寃又是正義嗎?

少數民族或弱勢社群須要的是尊重和平等對待,過度的保護和優待其實是另一種歧視:善意歧視。一九九八年莊陳有參加立法會選舉,便遭受過這種「善意歧視」。對手們也許不希望擔上「迫害失明人士」的惡名,在論壇上只問他些諸如「是否滿意政府偒殘人士政策」等無威脅性的問題。莊陳有後來表示遺憾,因為他原意是希望有一場公平而激烈的辯論。

《撞車》故事中,白人種族主義警官變回一個好公僕;正義青年警員最後卻誤殺黑人;不僅白人會迫害黑人,黑人也會蒙害白人。影片像是模糊了是非黑白,沒有旗幟鮮明地反種族主義。但是,我相信編劇和導演是在嘗試超越膚色徧見,探討種族歧視的普世根源,而且說明,在任何時候,都須要化解因徧見產生的仇恨和維護公平,這也許比單純反種族主義更重要。

反歧視真正的勝利,也理應是消除徧見,並非要永遠擁抱反歧視的激情。難道我們須要從一個徧見走向第二個徧見,從「有色人種都是懶惰骯髒愚蠢」走向「白人永遠是種族主義豬」嗎?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五日

分類:美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