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美國工會的未來:面臨21世紀,重建工會運動

美國工會的未來:面臨21世紀,重建工會運動

The Future of Organized Labor in the U.S.: Reinventing Trade Unionism for the 21st Century

[美]凯·布朗芬布伦纳等着 郭懋安摘译
by Kate Bronfenbrenner, Donna DeWitt, Bill Fletcher, Jr., et al.

美国《每月评论》杂志网站2005年3月1日发表了美国康乃尔大学劳工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凯特·布朗芬布伦纳、劳联—产联南卡罗来纳州工会联合会主席唐娜·德威特、劳联—产联下属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原执行副主席帕特里夏·安·福特等11人联名签署的题为《美国工会的未来:面临21世纪,重建工会运动》的文章。文章指出,当前美国工会处境困难,除众多外部因素外,根本原因是工会只关心自己小团体的利益,脱离了广大工人阶级群众,背离了当年推动社会前进的理想。因此现在要振兴美国工会运动必须有强烈的工人阶级历史使命感,做到既在工人群众中又在黑人、妇女等其它社会群体中开展组织工作。
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形象、处境、任务

过去30多年来美国和全球政治和经济的变化带来了一个对劳动人民特别是对工会更加不利的环境。今天已很少有人认为工会反映了进步运动的声音或是进步社会运动始终如一的盟友,今天工会运动的本性也不像老一辈黑人工会领导人菲利普·伦道夫主张的那样,是在推动社会前进。这不仅是因为自1955年以来,工会会员在整个劳动力中所占的比重下降了,或因为工会没有为自己未来的发展播下种子,根本原因还是工会脱离了工人阶级的其它部分并自外于他们,把自己当作一个只为其现有会员牟取利益的工具,而不是捍卫工人及工人社会群体的先锋战士。

美国工会要摆脱目前的困境,首先必须认清形势:21世纪初期工人阶级的处境即使只同20年前相比也已迥然不同了。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意味着资本主义对工人阶级和对全社会的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跨国公司及其盟友决定“社会伙伴”关系的基本条件必须改变:必须牺牲劳动人民的利益。新自由主义日益得势,它已成为美国两大政党的主导思想,并引导美国统治集团在政治上走向右倾。

当前的形势要求工会拿出新的战略和新的战术,但从根本上说,要求工会能够高瞻远瞩。工会需要审时度势重新考虑它同会员的关系,同雇主、政府、整个美国社会以至更大的地球村的关系。工会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社会团体和一个更广泛运动的代表,工会是奋起迎接挑战并成为同非正义抗争的武器,还是沦为一个只为其会员减轻当代资本主义带来的痛苦的机构?

方向和方针

基于以上考虑,现提出下列建议。

1工会运动的信念究竟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在当前的辩论中还没有看到一个明确的说法。工会应该放开“眼量”,即把眼光放远些、把眼界放宽些。将广大工人群众组织起来诚然十分重要,但这还不够。“组织工作压倒一切”不是医治工会运动病痛的万应灵丹。20世纪30年代前期,美国有些工会突破按行业和职业组建工会的老框架,按产业原则组织工人,并于1935年成立产业工会联合会。这一时期大批产业工人加入工会,短短几年之内会员人数翻了将近一番,同时也振兴了美国的工会运动。在当前的辩论中这段历史被当作开展组织工作的成功经验经常被提到,但当前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环境与那时迥异,不能进行类比。

关于包括劳联—产联在内的各种工会组织的组织结构问题也很重要并必须予以解决,但这不能作为当前辩论的出发点和归宿。能够为了讨论这个问题而让数以百万计未组织起来的工人等在工会大门外面吗?一个重建的或至少是经过改组的工会运动,对于黑人和妇女能够像过去的工会运动那样只是一再发表豪言壮语而不为他们干实事吗?对于已经组织起来了的工人,对他们不断恶化的工作环境又该做些什么?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问题,美国的工会就不能成为吸引数百上千万非会员工人的灯塔,而且再生的工会势必成为流产儿。

2工会运动必须理直气壮地维护公有经济部门和公共服务事业,必须研究当前美国的经济政治形势并且坚决不向那些反对政府正面干预经济的言论主张妥协,必须拒绝支持那些主张工人利益应从属于不受调控的企业及金融家的利益,并认为这样就可实现社会进步和社会公正的个人和组织。随着新自由主义的兴起以及反对政府正面干预经济的主张成为指导全球化的主导思想,美国工会运动多年来的对策只是治标不治本,如反对私有化、反对削减社会服务经费以及反对右翼主张对富人减税的税收方案等,但未能把这些问题联系起来从宏观的角度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当克林顿政府推动扩大世界贸易组织之类的机构并支持发展自由贸易时(这些都是与维护公众福祉思想观念相悖的),工会未能剖析这些具体政治及经济措施的实质。

3工会必须坚持发扬民主,而且要为打破现行法律体制的禁锢和扩大民主而斗争。工会必须是反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排外主义、宗教偏见和各种偏执极端思想的战士。当前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民主都受到侵犯。人民的权利正在受到侵害,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政府以反对恐怖主义的名义通过立法限制人民集会抗议的权利。

选举正在变为舞弊作伪的游戏。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实际上剥夺了数以百万计选民的选举权,在南方尤其如此。美国要求其它国家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制,但美国联邦一级的选举却远远没有达到这一要求。与此相搭配的则是把不公正地划分选区的习惯做法发展成为一种“学问”或科学,即划定一些“保险选区”以保证反对派候选人落选。在选举中舞弊作伪从来就是美国政治生活中的家常便饭,现在已升级到综合利用胁迫手段和计算机技术来作假,这种做法对黑人选民尤甚。此外,以黑人为主的几百万犯人全部被剥夺了公民权。

工会运动必须投入到反对以上种种不民主行为的斗争中去。美国工会必须将争取加入和组织工会的结社权同争取全面民主的斗争有机地结合起来。工会还必须争取自己队伍内部的民主,如果会员认为他们不能控制和管理自己的组织或该组织不能恰当地代表自己,那么,工会就是家长式统治的组织而不是工人自己的组织。

4工会运动必须重新制订自己的政治纲领,重点是表达工人阶级的要求。过去工会一再犯下的错误就是不自量地教导工会会员在选举中如何投票,并认为民主党理所当然是代表他们利益的,历来的政治教育实际上就是竞选中的公关活动。现在需要制订一种面向群众的经济及政治教育计划,使会员从头开始了解我们时代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必须从工人阶级的政治要求出发,动员会员加入以社区为中心的群众组织,关心政治,对各种社会团体的需求保持敏锐的感觉,寻求本人及其亲朋好友在社区参加政治活动的途径,从而创建基层的政治选举组织,为增强劳动人民的权力进行艰苦而必要的斗争。

5美国工会的组织结构和机构必须适应并服从于将千百万工人组织进工会的需要,而不应受限于现有工会领导人和干部的职务安排。它必须是一种有合法性的真正凸显代表性的组织结构,这就要求从全国到地方的各级工会要能代表有色人种群体和妇女,同时各级领导层的构成要能反映出会员群众的愿望和多样性。这意味着劳联—产联及其各级地方组织和基层组织必须在组织结构和机构上贯彻这一方针,要在各个产业的劳动者中积极而有计划地吸纳新的代表和有代表性的领导人,并且必须为年轻的工会工作者提供锻炼和提高领导能力的机会。

州工会联合会及以下各级地方工联必须民主办工会,必须覆盖当地所有的工会,必须富有朝气和进取精神。它们应该是当地的政治行动、社会团体联合行动、会员教育以及各工会间相互支持的战略中心。

应该鼓励每个工会集中力量在各自的核心领域发展组织和开展工作,而不要分散力量跨产业、跨行业和跨地区地发展组织。前一种做法有利于提高业务水平和工作效率,也有利于加强和发挥组织起来的力量。

6工会运动必须在南部和西南部开展组织工作。在2004年11月的选举中出现了两个值得注意的情况。其一,工会会员投票的倾向性往往同其本人的经济利益直接相关。其二,南部和西南部黑人和拉丁美洲裔的选票在地方、地区和州级选举中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在总统选举中则由于选举人团制度的非民主性而不能起同样的作用。工会运动早就应该在南部和西南部开展组织工作,这意味着在上述地区建立起进步政治活动的桥头堡和基地,可为工会运动推动进步性的活动并争取更广泛的政治支持提供基础。为此必须大量投入各种资源进行长期的战略性的努力。在上述两个地区开展工会组织工作必须注意两点:一是一定要支持非洲裔美国人和墨西哥裔美国人的社会运动并同它们合作,否则必将一事无成;二是一定要将工会的组织工作同被剥夺选举权的人群争取政治权利的斗争结合起来。在这方面,杰希·杰克逊在1988年总统竞选中说得十分生动而深刻,他说你们应该一手拿工会会员证,一手拿选票。

7工会运动需要切实开展对会员的宣传教育工作。教育工作不仅要传递信息,还需要对话和辩论。那种认为不需宣传教育就可开展组织工作或认为宣传教育工作会干扰组织工作的看法都是谬误的。不投入必要的资源对会员进行有意义的宣传教育,就不可能让他们认识到还有另一种工会观、认识到要忠于工人阶级的事业或提高自觉性。

一个重新焕发了生机的工会运动需要有一套完整的系统的教育计划,其内容包括:综合观察国际国内经济;批判地考察美国外交政策;创造条件以便于就阶级、种族、性别、资本主义以及增强劳动人民权力的斗争等问题展开讨论,重视对基本群众的宣传教育,充分体现出对人的尊重。没有完整的统一的教育工程,就不可能动员群众、激发工人的战斗性或取得他们的支持。

8美国的工会运动必须同反对全球非正义的各国工会建立起全球性工会伙伴关系并同它们加强团结,相互支持。美国工会在减少工会间的冷战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但国外的朋友认为我们主张保护主义而仍对我们有疑虑。不能让别人认为我们的团结和支持是有条件的,即只是在捍卫美国工人的利益和美国的主张时才给予别国工会支援。真正的国际支持还要求美国工会运动在美国外交政策破坏他国的民族自决和人权时自愿地对这些政策发起挑战。美国工会运动必须采取坚定的立场将抵抗全球资本主义导演的让各国工人“向底线赛跑”(race to the bottom,指各国工人之间相互恶性竞争,处境日益向生存底线逼近。——编者注)的斗争进行到底。

 

《国外理论动态》2005年第5期

分類:美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