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灣戰爭與反戰

有商戰必有兵戰——資本主義與戰爭

有商戰必有兵戰——資本主義與戰爭

李言成

在台湾,真心相信布什政府出兵是为了把民主带给伊拉克人,大概不会很多。更多人相信他侵略伊拉克不过为了石油。开战后,更多消息透露布什政府已经把许多重建合约批给美国公司。布什政府及美国公司是为利润而战,实在太明显了。

滥用石油是当代资本主义的基础

但是,法俄两国不满美国绕开联合国出兵,又是否出于正义呢?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怀疑。事实上,各列强都同样为石油而各怀鬼胎。美国作为首恶,所以首先针对它,自然很对。但我们若要真正有效反战,便要有全局眼光,更要思考现代战争的根源,否则就会像庸医那样只针对病症而非病源。

现代社会滥用石油,导致温室效应,污染环境,真是人尽皆知。石油公司为开采石油而迫迁原居民,另一方面又凭着垄断地位剥削消费者,亦是恶名昭著。人类早就应该用太阳能代替石油,而且技术上也早已不是问题。但跨国公司还是继续倒行逆施,其政府还是为石油而战,何则?因为太阳能本身没有市场价值,不用任何人花一分钱,所以资本家从中发不了大财。只有能令其发财的能源,他们才有兴趣采用。石油符合这个条件,所以才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血液。特别从五十年代以来,私人汽车的普及使石油也成为日常的民用能源。今天,整个汽车及石油业,还有相关的钢铁、橡胶等行业,其总值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两成,为资本家带来巨额利润。这就是为甚么资本主义强国都想控制中东石油、为甚么中东多年来即使不爆发战争也总是危机四伏。

资本主义强国不仅为石油而战,而且也为许多原因而战,包括为霸权而战。只要我们稍为深入分析,就不难明白,资本主义制度正正是现代战争根源。我们自然不能把人类任何一种武装冲突,哪怕是最小的武装冲突,都归咎资本主义。可是,十九世纪许多次战争,特别是廿世纪的两次大战和以后的许多局部战争,无疑要从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去寻找。

市场与国家,国家与战争

资本主义的强大发展动力来自它内在的商业竞争压力。各资本家为求最大的市场份额、从而是最大的利润,只有竞相削减成本和提高劳动生产率。这样,生产力提高了,但同时却弱肉强食。但是在一般情形下,商业竞争是和平进行的。自由派也竭力要大家相信,市场的无形之手能自动达至经济均衡和增长,而毋须多少政府介入,所以市场经济是和平的爱好者。这种观点之所以错,正正在于资本主义市场不能没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做支撑。在各资本家之间能进行自由而「和平」的竞争之前,必须先有一个统一的国内市场﹔而国内市场又以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为前提。在还没有这样的民族国家之前,资产阶级首先需要为建设它而战。十九和廿世纪就是一部各「民族」为立国而战争的历史。好了,在建设了民族国家之后,资产阶级同样需要自己的「祖国」备战和必要时打仗。因为资本主义从头起就不是以一国为基础的。它是一种世界制度;它立足于世界市场。各国资产阶级不能满足于获得本国的原料与市场;他们必须依靠自己的「祖国」去争夺其它国家的原料和市场,如果用普通的经济压力还争不到,就要动刀枪了。经济上的弱肉强食就发展为各国之间的、军事上的弱肉强食。农业落后国为求存,也必然要在发展市场经济之余同时发展军力。所以晚清的郑观应才有商战(发展商业)与兵战并举的救国药方。面对落后国这种反弹,强国只会再加强军备。结果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总是战云密布。近年美国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费曼(Tom Friedman)有句名言,足可为市场与战争的关系下注脚。他说﹕

「市场的无形之手没有无形的拳头是不会行得通的。麦当劳没有了麦德勒.德格拉斯(美国空军F-15战机的设计者)没可能会成功。而那保护硅谷高科技産业能成功的无形拳头是叫美国陆军、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没有美军的服务,美国在线也不会存在。」

帝国主义时代是战争时代

在十八和十九世纪上半叶,战争虽有,但还不算太多太大。当资本主义列强还只处于商品输出的阶段的时候,只要各国不是根本拒绝贸易,强国就不必使用炮舰政策。(谁要拒绝,就另作别论了)只要中国人肯买英国人从印度运来的鸦片,或者其后的洋布洋火,英国人就不必动武。可是,问题在于,资本主义永远不能停留在一个阶段。它必须突破自己。

自由竞争同时意味大鱼吃小鱼,当小鱼被吃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养肥了的大资本就变成垄断资本了。垄断资本获得越多超额利润,就越觉得国内市场的投资机会太狭窄了。因为生产力已经大大超出国界了。长大了的大鳄要爬出一国的小水池,才能有新的投资机会。这样,垄断资本就不仅要输出商品,还要输出资本了。它不仅要为贸易而战,更要为投资而战了,而且战得更凶猛。因为英国人向中国人卖出洋布洋火,只消几个月就收回货款。但当英国人在落后国家投资设厂,往往要几年才回本。投资的利润比普通贸易高,但风险也大多了;而这些风险不能靠保险公司去扺消,它须要由国家权力去抵消,需要武装到牙齿的国家机器去直接或间接控制落后国的政治与社会结构来降低风险。这些风险不仅来自落后国家的民族主义反弹,而且也来自其它后起的强国的挑战。例如后起的德国挑战英国的霸权。一场又一场的瓜分再瓜分世界的战争遂日益频繁。帝国主义时代来临了。

帝国主义时代是和平还是战争的时代?这个问题,当时的欧洲社会主义运动内部就发生过争论。德国社会民主党的理论家伯恩斯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还着文畅论,资本主义各列强之间的经济交往太频繁,各国之间太互相依赖,所以不会再有战争。考茨基则认为若有之,也只是列强同农业落后国之间的战争。他写的墨水还没干,大战就爆发了。爆发之后他又预言,打仗不会超过六个月。列宁则反驳考茨基,认为帝国主义时代就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谁是谁非,现在已经不用我们饶舌了。

军备成为资本主义经济的有机部份

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人二千万。经过廿年的休战,又再爆发第二次大战,死人五千万。1945年以来,虽无列强之间的大战,但各种局部战争也不下80次,死人一千五百万至三千万。

在和平时期一个国家(例如美国)仍要动用国民生产总值的3-6% ,就是说几千亿美元,去制造武器,这是过去时代从来没有过的。之所以这样,不仅因为统治者穷兵黩武,而且因为战争与军备已经成为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有机部份。军备开支为巨大的剩余资本提供新的投资机会;战争所造成的破坏也起着同样的作用。一句话,人民有了战争就活不下去,但资本主义没有战争就活不下去。

冷战的结束曾一度令一些天真的人以为和平时代来临。但不。美国成为独霸仍然意味战争不时出现,因为只有继续增强军事压力才能维持独霸。2002年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首次明确宣布美国在战争上会先发制人,这不仅是向弱国的警告,也是向其它帝国主义国家的警告。而这政策正是引向更多战争的政策。我们的时代仍然是战争的时代。总之,大资产阶级为一己私利是不惜把全世界浸在血泊中的。

过去历史也有战争频仍的阶段,但同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在此之前,战争虽然也极具破坏性,但由于以前生产力不高,所以战争的灾害不像今天大。机关枪早在十八世纪初便已发明并申请了专利,可是当时的技术根本无法造出能抵受高温的枪管,所以发明了也造不出机关枪。资本主义就不同了。资本主义发展出一套非常有效剥削自然资源和劳动的方法,所以能大大提高生产力,也因此能制造最疯狂的杀人武器,足可毁灭人类及一切高级生物的程度。所以今天我们除非把生产力从资产阶级手中夺过来、交给劳动人民民主管理,确保其造福而不是遗祸人类,否则战争早晚要把人类毁灭。

从反战到反资本主义

有些悲观论者总爱把战争根源归咎于人的某种天性,例如「攻击性」之类。但有人类学家指出,在新石器时代之前,人类过着狩猎和采集的生活,那时大概谈不上有战争。换言之,在人类几百万年的演化中,可以偶然出现小型武装冲突,但很少有战争,即比较大规模的和持久的武装冲突。只有在进入农业时代的最近一万年人类才发生战争。即使在那以后,不同地方的不同部落,在解决冲突上也有极大差异,有些性情温和从不打仗,有些性情凶猛,极爱打仗。这种分别进一步说明了,即使在那个时代,战争也不是必然的东西,相反,而是人类(至少部分的人类)可以避免的东西。所以有人类学家才说战争是要发明出来的,意谓战争不是甚么人类天性的产物,而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某些部落的文化产物。只有在社会再分化出私有制,分化出统治和被统治阶级,特别是分化出国家机器之后,才经常出现战争。事实上,只有出现了国家机器,才有能力组织起专业军队和进行有规模的战争。资本主义把私有制和各种利益的对抗(阶级之间,国家之间)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程度,难怪它的战争也达到空前规模和频密。但是资本主义那种空前赤裸的、统治与被统治阶级的利益对抗,也使现代工人阶级比过去历史上的农民更容易了解到统治阶级的「祖国」并不属于工人阶级,统治阶级的侵略战争也决非正义之战;「不为石油而战」的世界性反战运动的产生,正是这种觉悟的表征。我们要从这个起点出发,把反战斗争逐步发展为根本改造资本主义的斗争,直至建设一个和平而平等新社会。

2003年4月2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