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從東京灣事件到極大殺傷力武器:謊言,週年紀念日,更多的謊言

從東京灣事件到極大殺傷力武器:謊言,週年紀念日,更多的謊言

米勒

“謊言就是謊言。它是隱瞞事實的敍述。”——引自富布賴特參議員在其《Hearsts arrd Minds》(1974年)一書中對約翰遜總統關於東京灣“事件”的正式文告的評語。

今年夏天有很多週年紀念日:D-Day(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盟軍在法國北部開始進攻日)的60週年,Goodman, Chaney和Schwerner等五人去世的40週年,Woodstock(真正的)〔伍德斯多克音樂節〕的35週年和Tricky Dick〔詭計多端的尼克松總統〕辭職的30週年。哎呀!當我們覺得好玩時,時間就飛馳過去了!

對參加過越戰的我們而言,也許更重要的是,今年8月也是東京灣“事件”的40週年。國會所幾乎一致通過的這個東京灣決議案,造成了將近三百萬的我們被送上戰場。而這個戰爭却造成了將近6萬美國人的死亡和數以百萬計的越南、老撾和柬埔寨人民的死亡。

作為〔越戰的〕一個參與者和知道東京灣謊言背後的真理的人,40年以來,以下的問題仍在每年8月頭5天的安靜時刻裡湧上心頭:在〔華盛頓越戰紀念碑的〕黑花崗石牆上將近6萬個名字中有幾個人可能根本不會去越南〔送死〕的?如果知道戰爭起源背後真理的人們早一點大聲說出〔這個真理〕的話,在數以百萬計的死難的印度支那人民中,有多少人也許現在還活的?有多少個肉體上——也在心靈上——殘廢的人現在也許還完好的?我們早一點做的話,會不會真的有好效果的,但是那並不能使這些問題不再被人提出。

真正地說來,到了1968年初,由於富布賴特調查東京灣“事件”的聽証會,在這事件背後的真理大多已為世人所知。可是,這有點遲了,人民對戰爭的支持正在快速地消退。不過,即使是在那個時候,人們還以國家榮譽為重。我們在戰場上的孩子們仍須得到〔我們〕盲目的支持(而且被新臉孔和新肉體所接替)。到了1971年,東京灣決議案被撤銷了,但是戰爭仍在繼續。對已經倒下的人們承担義務的這種惰性還在起作用,一直到1975年,越南人民終於得勝為止。

隨着東京灣“事件”40週年紀念日的日益接近,我們應該牢牢記住那些謊言——把我們之中許多人拉進十年多的死亡、破壞和混亂的暴行的那些謊言——背後的真確事實。當我們現在正在討論那些在2003年3月把我們拖進伊拉克戰爭的謊言的時候,我們必須記住,當時使用那些把我們騙去打越戰的謊言是多麼容易。

現在美國正在伊拉克進行另一場陷入泥潭似的戰爭,這個特別的週年紀念日應該對我們大家都很重要,包括那些在越南(及自那以後的各個戰爭)中失去了親人的家庭、數以萬計的在國內外與退伍軍人和現役大兵一起參加結束這個大屠宰的人們。一年前把我們拖進伊拉克的明顯的謊言是與把我們拖進越南的謊言,如出一轍。我們必須再次在當時所用的以下的旗幟下面團結一致:“支持我們的軍隊!馬上把他們全都撤回來!”〕

譯自美國《退伍軍人報》2004年春季號)

分類:美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