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再談老人院舍外判帶來的衝擊

再談老人院舍外判帶來的衝擊

譚亮英 林致良

相信很多同工和剛畢業的社工糸學生都感到近年社福界轉變很大。當然,「世事常變,變幻原是永恆」。但問題是並非愈變愈好,而是愈變愈壞。除了「資源增值」和「一筆過撥款」外,最近大家經常聽到的是「服務外判」。多好聽的名詞!其實都是對準前線同工頸項的刀子。

服務外判 接踵而至

最近社會福利署把計劃開辦的六間公營老人院舍,以價低者得的方式外判給私營安老院,便是社福界重大轉變的明顯的一步。雖然現在開放競投的只是幾間老人院舍,但若此決口一開,接著而來的將有大量其他的福利服務會公開競投。社會福利署的文件便指出,除老院舍外,還計劃逐步把老人中心和日間幼兒園外判給私人承辦。估計其他服務的外判政策接踵而至,社會福利朝向私營化的步伐將會加快。

利潤掛帥 影響全局

服務外判,前線員工自然首當其衝。外判機構工作的員工的人手編制將縮減;員工工資將與公務員薪級表脫鉤,工資待遇更無保障。仍在資助機構工作的員工,也不要以為於己無關,可以逃過大難。因為資助機構的管理層面對私營安老院的競爭,勢必盡量壓低工資等成本,來加強自己的競爭能力。這樣,犧牲的自然是員工待遇。有人說,有競爭才有進步,但恰恰是的私營機構和公營機構的這種鬥便宜的競爭,最後只會拉低全體社福界員工的待遇。

總之,只要政府引入相當一部份私營機構經營福利服務,私營機構的利潤掛帥和商品化的運作邏輯將不可避免影響到整個社福界,包括仍然維持公營的資助機構。

利益輸送 度身訂做

另一方面,外判老人院舍簡直是專為大企業集團度身訂做的政策。私營安老院雇主聯會最近約見福利機構員工的工會,表示中小型私營安老院絕小機會投得政府外判合約,反而是那些財雄勢大的安老院集團極有可能取得合約。最近兼營保健器材和老人院生意的卓健集團頻頻在電視上大買廣告,不知他們是否有意覬覦老人院舍這塊肥肉?

另外,據了解,擁有前社署署長冼得勤及現任安老事務委員會委員鄭慕智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的科力集團,近年積極拓展安老院業務,而且有意競投政府老人院舍。如果情況屬實,外判化政策便是赤裸裸的「利益輸送」、「官商勾結」了。

認清形勢 加強團結

其實,老人院舍外判只是整個福利服務私營化、外判化的其中一環。而它又是近年政府高官在公務員隊伍和公營部門(教育、醫療、運輸、供水等)推行私營化、外判化、公司化等「假改革」的其中一步。高官打著「提高效益」、「增加彈性」的旗號,實際上不過是為了推卸政府的應有責任,同時借縮小公營部門來為大財團製造更多商機而已。如果讓「假改革」順利推行,不僅廣大公務員和資助機構同工職位不保,而且日後公共服務將變成利潤掛帥,變成一盤生意,有錢的才提供服務。

「不可避免」 騙人鬼話

因此,在這個嚴峻的形勢下,社福界同工只有趕快打破泠漠、自保心態和狹隘的本位主義,積極與其他受私營化外判化影響的員工團結起來,用集體力量迫使政府擱置任何「假改革」措施,才能殺出一條生路。去年同工反對一筆過撥款的時候,有社福界議會代表竟公開叫同工不要學房屋署員工那樣「激烈抗爭」,據說不會得到大眾同情的。這種言論十分不利各公營部門員工之間的團結,客觀上只會幫助高官分化員工。而且事實正正相反,私營化外判化已經引起愈來愈多人的不滿。

福利服務外判化明顯是政府和財團有意強加給員工的,絕非什麼「大勢所趨」、「不可避免」的不易定律。其他假改革措施也同樣不是不可改變的。只要同工明白到這點,就會更有信心迎戰接踵而來的衝擊。

2001年3月27日

分類:政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