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再出發

談「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

談「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

至少好幾年前,已經有人表示,在重讀資本論時發現了前所未知的新意:原來馬克思並不是那麼徹底反對私有制的,資本論中有一段文字竟然是說,實現社會主義革命之後還要重建個人所有制呢。不過他們似乎並沒有說清楚,這所謂新意到底是什麼。最近我看到了辛子陵的意見,他明確地說,馬克思那段文字是教我們要團結資產階級來建設社會主義。如此重大的新意,可非認真研究一下不可了。

我認為,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說的「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應該是指重建工人對自己的生活資料(包括個人生活上需要使用的各種物品)的所有制,絕對不可能是指重建資本的所有制,即重建資本家對已經社會化的生產資料的所有制。

那句話出自資本論(人民出版社1975年中文版)第一卷第24章《所謂原始積累》的第7節《資本主義積累的歷史趨勢》的倒數第2段。該段的全文如下:

「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產生的資本主義佔有方式,從而資本主義的私有制,是對個人的、以自己勞動為基礎的私有制的第一個否定。但資本主義生產由於自然過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對自身的否定。這是否定的否定。這種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在協作和對土地及靠勞動本身生產的生產資料的共同佔有的基礎上,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

這段話末尾所說的「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是對前面所說的「否定的否定」的說明,也就是對該節上文所說的「剝奪者被剝奪」(即剝奪資本家的資產)的說明,所以這當然不可能是重新建立資本的所有制,不可能是讓資產階級重新誕生。既然資本主義的「自然過程」要造成終於剝奪資本家的私有財產的事實,廢除資本的所有制,怎能同時又重新建立資本的所有制呢?兩種恰恰相反的過程,怎能同時實現呢?「這種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說明了:這種否定也不是重新建立「個人的、以自己勞動為基礎的私有制」(即過去那種多數人的、分散的小私有財產制)。但是,馬克思接著說明,這種對資產階級私有制的否定,並不是建立絕對的財產公有制,不是把一切財產都收歸公有,而是「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也就是在協作和對土地及靠勞動本身生產的生產資料的共同佔有的基礎上重建工人對自己的生活資料的所有制(在資本主義時代,工人所佔有的生活資料常常是不夠的,尤其是沒有充分保障的)。上面引述的那段文字,只能這樣理解。凡是頭腦正常而又沒有歪心惡意的讀者,都不難如此理解。

辛子陵卻對這段文字提出一種非常奇特的解釋。他認為:這段話的末尾一句,即「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是「馬克思主義的大政策」,主張在社會主義革命取得成功後,要去「團結資產階級,建設社會主義」(見《千秋功罪毛澤東》結束語)。任何人,只要對馬克思主義稍微有一點點認識,不論是贊成它還是反對它的,都知道:馬克思主義所說的社會主義革命,就是要剝奪資產階級的資產,由此建立根本消滅了階級差別的社會主義新社會。既然如此,為什麼在這種革命取得成功後,反倒要去團結(或者重新創造)資產階級呢?為什麼那種以消滅資產階級(以及一切剝削階級)為前提的社會主義新社會,要靠團結資產階級才能夠建立起來呢? 辛子陵那樣的解釋,是絕對講不通,完全違反邏輯的。他對資本主義,對資產階級和工人階級的看法,明顯不過地與馬克思恰恰相反。他的立場是徹底反馬克思主義的。但是,他在極力歪曲歷史的事實和文獻(他的書可算是集修正主義和公開的反馬克思主義之大成)以做出最堅決的擁護資本主義的結論之後,還企圖曲解「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這句話來假冒馬克思的權威,騙取人們接受他的立場。這根本不是學術研究和理論探討,而是最無所忌憚、最無恥的江湖騙術。

大家知道,馬克思和恩格斯對於他們的主要著作是不斷地精益求精的。幾乎每一次再版和每一種新的譯本,都作一些修訂,不但使內容更加精深和完整,連文字上也盡量修訂到讓讀者更容易正確了解。儘管如此,他們的著作中有些文句的含義還是不容易準確把握的。但是資本論中的「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這一句,並不屬於此類,它最低限度是很難讓讀者誤解到恰恰相反的方面去的。因此我們不得不判斷:辛子陵是故意曲解。

關於譯文方面,我認為上面所引用的那個中文本未必是完全妥善的。我覺得,在我們正在討論的這段文字中,如果把「私有制」改為「私有財產」,把「資本主義的私有制」改為「資本家的私有財產」,可能更恰當,更明白。我手邊有兩種英文本。一種是1886年經恩格斯審定的最早的英譯本,另一種是1976年企鵝出版的新譯本。在企鵝版裡,我們所討論的這段文字的末尾,是說establish individual property而不是 re-establish individual property (是「建立個人所有制」,而不是「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不過這點並不重要。在1886年版裡,末尾的一整句是:This does not re-establish private property for the producer, but gives him individual property based on the acquisitions of the capitalist era : i.e.,on co-operation and the possession in common of the land and of the means of production(這不是為生產者重新建立私有財產,而是在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在協作和對土地及生產資料的共同佔有的基礎上,讓生產者得到個人財產)。由此看來,這句話的真正意思就更明顯了。

揭穿辛子陵關於馬克思這句話的曲解和欺騙,並沒有多大困難。但是,充分說明過去那些號稱社會主義的制度失敗的真實原因、資本主義復辟後的真像、以及當今全球資本主義的深刻危機,由此而讓勞動人民看到真正的出路何在,卻是非常艱巨的工作,至今已經做到的還太少,而且願意去做的人也還太少、太少!

向青2009年6月26日

延伸閱讀:

告別馬克思,回到馬克思1 向青

告別馬克思,回到馬克思2

告別馬克思,回到馬克思3

資本主義「集產制」vs共產主義的個人所有制 李言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