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社會主義真締

關於社會主義的疑惑和解答 –答李若浮十問

關於社會主義的疑惑和解答–答李若浮十問

向青

(一位網友李若浮在5月26日在網上曾向托派提出過十個問題。以下分別是李若浮的十問和向青先生的回答。)

李若浮十問托派

想問這個問題很久了,特別請教托派朋友

1、社會主義有沒有可能在全球範圍內一下子實現?
2、如果不行,首先建立政權的工人國家應該怎麼樣推動社會主義?
3、如果新生的社會主義政權沒有能力在資本包圍下生存/輸出革命,社會主義國家應該作什麼?
4、如果先進的技術掌握在一小部分資本家手里,社會主義政權應該如何提高生產力以應付帝國主義的圍剿?
5、如果社會主義政權和“民族資產階級”進行策略性合作是不是修正主義?
6、反之,如果社會主義政權奪取資本家先進生產力,是不是集權主義?
7、如果一個社會主義政權(先不理是否變態工人國家)存在多年,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不是解體就是和平演變,死剩種社會主義政權又不和帝國主義進行一定程度的妥協,她又可以怎麼辦?
8、如果這個社會主義政權異化成為官僚社會主義,任由帝國主義消滅了她,是否有利於世界的工人運動?
9、如果社會主義者以這個政權不民主為理由,是否可以和帝國主義者合作消滅官僚社會主義?
10、最後、到底你們心目中的社會主義是什麼?我們應該“具體”作什麼?

向青的回答

(一)社會主義社會

我先答問題10、到底你們心目中的社會主義是什麼?我們應該“具體”作什麼?

這是最值得回答的問題,也是討論其餘問題的前提。

我們托派心目中的社會主義社會,就是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等人所了解(所推想)的那個樣子。在這方面,托洛茨基和後來的托派並沒有新的見解。

最簡單地說,社會主義社會就是無產階級革命勝利後所建立起來的、在經濟和文化水平上都高於資本主義社會、消滅了剝削和壓迫、人人都能夠自由發展的一種平等而和諧的新社會。這種新社會的主要特徵,馬克思和恩格斯根據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趨勢(包括階級鬥爭的經驗)和無產階級徹底的自我解放的需要所推想出來的,大致跟十八、九世紀那些偉大的社會主義思想家理想中那種平等、和諧的新社會相符。但是馬恩認為,未來出現的這種新社會的具體形態,不可能是按照某位思想家或者革命家認為最合理的、事先設計好的藍圖來建造起來的,只能由群眾本身在整個革命過程中根據本身的需要和當時的環境逐步設計和建造出來。而整個過程大概相當漫長而曲折,其中一定會有錯誤和修正。所以他們避免對那未來的新社會作詳細的描述。至於社會主義新社會的主要特徵,以及它的形成和發展要經過什麼階段,根據馬恩的推想,可以簡單說明如下。

(1) 建造完成的社會主義社會(即共產主義社會的低級或稱初級階段),已經實現了全部物質生產的徹底社會化。生產資料完全歸於整個社會公有,即全民所有。那時已經消滅了階級差別,人人都是平等而自由的勞動者,各自按照在社會需要的工作中所貢獻的勞動量的大小而領取工資。生產力發展到比資本主義更高。直接為滿足全民平等的合理生活需要而生產。那時人類的生活方式將是安穩而儉樸的,注重人的身心健康和全面發展以及自然環境的保護和真正改善,不會無止境地追求經濟增長和財富增加,更戒除了浪費和奢侈的惡習。人類的進取心將表現在科學研究、文兿工作、和向自然災害(包括瘟疫)鬥爭等方面。

(2) 上述的情況當然不能一下子就實現。必須首先建立無產階級的政權,由這個政權主持一步步消滅階級差別和一切社會壓迫,同時負責保證人人都有足以維生的工作,而且盡力使人人都有相當體面的的生活,個人收入之間的差距則一步步縮小。要剝奪地主和資本家所佔有的土地和資本,使他們喪失原有的階級地位和大量財富,必須勞動謀生。工人階級則變成了國家和國有財產的集體主人,工作日一步步縮短,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一步步提高,在生產單位和全社會的平面上都擔任管理的工作,所以不再是無產階級,而成為自由平等的生產者了。農村和城鎮的個體生產者都在國家幫助下一步步自願地聯合起來成為集體生產者,然後再轉化成為國營企業的工人,或者直接變成國營企業的工人。這樣,小資產階級也可以消失了。農業和工業、鄉村和城鎮之間的差別都逐漸縮小,以至消失。由於性別、種族、民族、信仰等等差別而產生的壓迫,也都要一步步消滅。這整個歷史階段,從無產階級政權的成立一直到階級差別完全消滅,就是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階段.

(3) 無產階級革命勝利所建立的新國家權力(即無產階級專政,或稱為社會主義政權)一開始就跟以往一切政權根本不同。它是大多數人(勞動人民)用來鎮壓少數人(剝削者和一切舊統治者的殘餘)的權力,所以一開始民主的程度就比資本主義時代的代議民主制更高,往後還要繼續提高,盡力設法使全體勞動人民直接行使權力。它要廢除高高在上的特權官僚集團,要使一切公務員的工資都和普通工人平等。公務員由人民選舉產生,並且可以罷免,或者由人民輪流擔任。逐步廢除職業性的軍隊和警察,改由全體武裝起來的勞動人民輪流服役。所以,社會主義的國家從頭起就不是本來意義的國家,而是一成立就開始逐步消亡的國家(國家本來是剝削階級用來壓迫大多數人民,企圖永久維持本身的統治地位的工具)。

(4) 在社會主義時代,由於人人都是平等自由的勞動者,都是為整個社會同時也是為自己而生產,而且怎樣生產也由群眾自己民主決定,所以人們對生產工作的態度一定是前所未有那麼積極的。結果生產力的發展一定比資本主義時代更快,不久就可以達到物資供應非常豐足的境地,令人人都感覺到生活有充分的保障,而工作日則大大縮短了。這種制度同時也逐步擴大每個人自由發展的機會,讓人人都能夠擔任多種不同性質的工作,並且有充分機會根據自己的興趣去變換工作。所以人們逐漸不再把工作當作勞苦的負擔和謀生的手段,反而當作生活上自然的需要和情趣.。這樣,在社會主義社會裡,從頭起就沒有了個人之間普遍的生存競爭的現象,而其他的個人利益衝突也之大大減少,並且繼續減少。在這個基礎上,隨著社會改造的繼續發展,人的整體心理結構和精神面貌也將變得跟資本主義時代大大不同,再沒有那種損人利己、嫉妒、好勝等狹窄自私的弱點了。最後,到了社會改造和人的心理改造都完成的時候,就不但再沒有鎮壓敵對階級的需要,連保存一種強制性的機構用來調節個人之間的衝突也不需要了。這時,一向稱為國家的社會公權力,就沒有了對人統治(讓一部份人去統治其他人)的作用,只剩下對物管理和對生產事業領導的作用。於是官僚、軍隊、警察等專門用來統治人的機構就可以完全取消,國家徹底消亡,人類進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共產主義社會的高級階段了。

只有已經具備了上面(1)段所指出的種種特徵的社會,才是社會主義社會。如果一個社會還沒有達到上述標準,但是已經建立起無產階級政權,開始並且繼續按照上面(2)和(3)兩段所指出的的原則和方向進行社會改造和建設,可以算是處於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階段,也就是過渡社會。但是,要達到了上面(1)段所指出的標準,才算是實現了社會主義。

根據上述的標準,我們托派認為,蘇聯、中國、和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從來沒有實現過社會主義。在1923年以前(即列寧領導時期)的蘇聯,可算是已經開始並且正在向社會主義過渡。因為那時所實行的政策,在原則和整體方向上是朝著社會主義前進的。以後的蘇聯(墮落後的蘇聯)和後來所有那些自稱為社會主義的國家(中國等)都是,嚴格地說,連朝向社會主義過渡的階段也還沒有達到。因為,它們雖然已經向社會主義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即建立了可以算是工人(無產)階級的政權,但是並沒有繼續向社會主義主義前進。相反,它們的政治制度並不符合上面(2)、(3)兩段所指出的特徵。它們的統治者(特權官僚層)一貫實行的政策,在整體上是根本不允許社會主義實現的。他們路線的反社會主義性質,最明顯地表現在堅持一黨專政的立場上。一黨專政是維護少數人(即一個黨,主要是黨內的寡頭,甚至實際上只是黨魁一人)的特權的制度,根本違反社會主義政權的民主原則,與國家的消亡背道而馳。而沒有社會主義的民主政權,就根本不可能讓社會主義實現。所以托洛茨基不但反對把墮落後的蘇聯社會稱為社會主義社會,而且反對稱它為過渡社會。我們托派把墮落後的蘇聯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一類的國家稱為官僚主義變態的工人國家,把它們那種社會稱為介於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間的一種充滿嚴重矛盾的不穩定的社會,表示它們雖然推翻了地主和資本家的統治,卻受著騎在工人階級頭上的、實際上反對社會主義的官僚特權層統治。實際經驗証明,工人階級在這種反動官僚統治下所受的壓迫,有時比在資產階級統治下更厲害。當時的蘇聯和中國各方面的發展,有的符合社會主義的方向(如生產力的增長),有的卻反其道而行(如社會不平等和官僚專制都越來越厲害);而整體看來,是並不符合社會主義方向的。

工人階級和一切忠實的社會主義者應該爭取如上說明的真正的社會主義,而堅決反對那些假冒社會主義的官僚統治,更不用說實際上是資本主義的統治了。凡是符合社會主義發展方向的政策和實際成果,我們都應該支持;屬於相反方向的則堅決反對。

(二)其他問題

現在來回答問題1:社會主義有沒有可能在全球範圍內一下子實現?

社會主義在任何範圍都不可能一下子實現,只能經過一個相當長的革命過程而實現。連社會主義革命的第一步,即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也不可能一下子在全球實現。無產階級政權在各國的成立,也就是社會主義革命在各國的開始,一定有先後差別。但是,社會主義的實現(其含義已在前面說明)一定是在全球同時(但不是一下子)達到,而不可能單獨在一國或局部地區達到。因為,只有在真正的全球一體化的條件下(這當然不是目前帝國主義者所推行的那種讓跨國大財團任意剝削全球勞動人民的所謂全球一體化),經濟和文化的發展才可能達到實現社會主義所必需的水平。

問題2:首先建立政權的工人國家應該怎麼樣推動社會主義?

我在第一節裡面已經簡要說明了在工人國家內部要怎麼辦。至於國際政策方面,簡單說,就是用活榜樣、符合實際的宣傳、以及其他各種合理而實際有效的方法,促使其他國家的勞動人民也起來革命。

問題3、如果新生的社會主義政權沒有能力在資本包圍下生存/輸出革命,社會主義國家應該作什麼?

如果真是沒有能力生存,那自然,無論怎麼奮鬥,也避免不了滅亡。在這樣純粹是假定的絕望的情況下,我只能說:還是應該奮鬥爭取生存,不應未盡力奮鬥就接受滅亡的命運;而且,政權滅亡以後,那些未死的社會主義者還應該繼續奮鬥,為革命的再度興起作準備。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應該未經盡力奮鬥就相信自己的政權沒有能力生存。這種可恥的輕信,只有根本沒有能力革命、或者從來不想革命的人才會有。革命者當然有可能被打敗,有時甚至無法避免滅亡,但不應該自動投降,更不用說叛賣了。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在這樣對社會主義絕對不利的、純粹是假定的條件下討論問題。最近十幾年間,事實上有許多號稱社會主義的政權滅亡了。但它們滅亡並非因為在現實的世界環境中社會主義政權根本沒有能力生存。其實主要是因為這些國家的官僚統治層徹底叛賣社會主義,決心更進一步盜竊國家財產,把自己轉化為新的資產階級,追隨那些跨國大財團去剝削全球的勞動人民。

至於輸出革命,任何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甚至任何真正的民主革命家,都不認為革命可以輸出.。提倡和幫助外國的革命,跟輸出革命完全是兩回事。輸出革命根本是反革命派惡意的說法。

問題4、如果先進的技術掌握在一小部分資本家手里,社會主義政權應該如何提高生產力以應付帝國主義的圍剿?

這個問題又是企圖叫我們在一個不合理的前提之下答問題。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喜歡這樣做。「先進的技術掌握在一小部分資本家手里」,這根本不是事實。先進技術是工人和技術人員發明的。雖然有許多發明的專利權被資本家買去壟斷了,但這情況並不等於先進技術完全掌握在資本家手裡。社會主義政權一定得到許多技術人員(更不用說普通工人)支持,甚至於會得到帝國主義國家一些有進步思想的技術人員支持,他們都可以有力地幫助社會主義政權提高生產力。即使是帝國主義的資本家取得了專利權的那些技術知識,也有不少可以用錢買來。雖然社會主義國家必須努力提高生產力,也必須準備應付帝國主義的圍剿,但並不是必須很快就把生產力提高到趕上帝國主義各國的水平,才足以應付帝國主義的圍剿。真正發生帝國主義圍剿社會主義國家的情況,至今只有一次,就是十月革命後對蘇俄的圍剿。那時蘇俄的生產力處於絕對劣勢,但是帝國主義方面終於失敗了。還有最後一點,社會主義政權堅持正確的社會主義路線,可以產生強大的吸引力,促使帝國主義國家的工人階級也起來革命;而帝國主義國家本身日益尖銳的內部矛盾也要促使工人階級起來革命。一旦革命成功,資本家原先壟斷的一定切都要被剝奪。總而言之,以為這個問題可以難倒社會主義者,或者以為堅持社會主義立場的政權解決不了提高生產力的問題,所以不得不向資本主義投降,那真是太可笑了!

問題5、如果社會主義政權和“民族資產階級”進行策略性合作是不是修正主義?

社會主義政權是要消滅資產階級的,其中當然包括(而且主要是)消滅本民族的資產階級,所以一般說來,談不到和資產階級合作。我不知道問題中所說的「進行策略性合作」指的是什麼。而且,據我了解,傳統所說的修正主義並不直接涉及對待所謂民族資產階級的策略的問題。所以我不直接回答這問題。

問題6、如果社會主義政權奪取資本家先進生產力,是不是集權主義?

我不知道「資本家先進生產力」是什麼東西?怎麼奪取?誰明白這問題的含義,讓他去回答吧。不過,我可以說:社會主義政權奪取了原先由資本家佔有的生產資料之後,生產資料的所的權雖然是集中了,但是生產事業的經營權並不一定是絕對集中起來,應該有適當的分權。

問題7、如果一個社會主義政權(先不理是否變態工人國家)存在多年,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不是解體就是和平演變,死剩種社會主義政權又不和帝國主義進行一定程度的妥協,她又可以怎麼辦?
社會主義政權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而且應該堅持社會主義的路線,抗拒資本主義復辟的壓力。至於具體的辦法,依具體的問題和具體的情況而定。

問題8、如果這個社會主義政權異化成為官僚社會主義,任由帝國主義消滅了她,是否有利於世界的工人運動?
當然不是﹗只有社會主義和工人運動的叛徒才說是。

問題9、如果社會主義者以這個政權不民主為理由,是否可以和帝國主義者合作消滅官僚社會主義?
當然不可以﹗只有社會主義的叛徒和帝國主義的走狗才說可以。

2003年6月9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