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期

從深圳騷亂看鄧小平路線

從深圳騷亂看鄧小平路線

劉宇凡

不少人認為,導致深圳騷亂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供不應求所致。一方面民間存款極高(一萬億),另一方面可供投資渠道太少,其中的股票市場規模也太小。針對這一狀況,他們認為必須進一步擴大股市規模,同時增加種種資本市場,包括地產、貨幣等等市場,以便吸收苦無出路的閒資。

這種辦法無異可以暫時紓緩供求矛盾,但是,總的趨勢固然是全面資本主義化,而且更是一種迎合投機的資本主義化,而這絕非中國之福。

人治社會與投機狂潮

十多年的「改革開放」讓一大批官僚、個體戶和資本家發了財,累積了巨額資本;其中由於從事生產性投資而發財的,只佔少數;大多數來自非生產性投資,甚或純粹來自官員貪污。事實上,十年改革令各個單位私設的「小金庫」盆滿砵滿,而其來源主要是形形式式的貪污、投機。如果說一般資本都以追逐最高利潤為目的,那麼,上述那種資本就以十倍熱情從事投機。尤須注意,在人治的中國,尤其在鄧小平統治的中國,所謂「共產黨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誰都不知道鄧小平百年之後會不會政策大變,誰都說不準陳雲會不會有朝一日壓倒鄧小平路線。在這個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如果說一般資本家不會輕易作長期的生產性投資,那麼,上述那一類資金,就更不會這樣做,相反,只會更瘋狂從事投機,掙取最大利潤。在存在這樣一種資本的情況下,擴大股票而致整個資本市場,就等於進一步迎合投機資金,進一步讓他們壯大起來,進一步把全國更多資金吸引到投機上去。正當中國廣大內陸地區貧脊不堪,正當中國教育、科研、醫療衛生、交通運輸、農業、基礎工業等等部門仍非常落後,非常欠缺資金的時候,以億計資金卻湧向股市、樓市、債券,瘋狂大炒,巨額資金在贏家與輸家口袋之間團團轉,既沒有創造財富,也沒有促進生產,等於是純粹浪費。甚至可以說,它比浪費還壞,因為讓投機資本坐大,它就更有力量支配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方向,使之朝著「泡沫經濟」的方向前進,鼓勵投機,鼓勵非生產性投資,鼓勵奢侈消費。這當然可以造成一時一地「富起來」,但不能真正促進國民經濟的均衡發展。

有人說,股票市場投機只是事情的一面,不能因此否定事情的另一面,即股市有助於國營企業集資及發展生產,鼓勵企業自負盈虧,多為國家賺錢,克服過去政企不分,所有主缺位等等毛病。

如果我們看看深圳和上海的上市公司所進行的是什麼生產,就能夠知道事情決非如此簡單了。這些公司大多都是以經營輕工業和商業為主,例如製造玻璃、彩電、印染、罐頭、電子等等。前文已經多少談過,今天中國最需要資金的,不一定是輕工業和商業,而是文教衛生、農業、基礎工業等。所以,讓輕工企業或商業企業上市集資,很有可能造成一面是錦上添花,另一面卻無人雪中送炭,從而使不平衡加劇。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什麼玻璃彩電,不過是那些上市公司原來的經營項目;到了今天,這些企業的經營項目已很雜,而地產投機尤佔重要地位。之所以如此,利之所趨固然是根本原因,但是,股市本身的體制也是一個原因。誰也不能規定上市公司在集資後如何使用資金,也談不上能監督它們非投資於生產不可。所以,把股市一分為二,指出既有投機一面,又有促進生產的另一面——這並不一定成為事實。

股市無助改革

至於說股市有助國有企業轉變經營機制,提高效率,政企分開——這是經不起事實考驗的。

所有獲挑選上市的公司,必須本身已經是有盈利的;虧損企業根本不被考慮(這也是股市應有之義)。所以,股份上市只可以讓盈利企業獲得更多盈利,卻不能使虧損企業扭虧為盈,也就是說,無助於克服中國經濟改革最需要克服的矛盾。其次,就算是有盈利的企業,由於中國價格制度扭曲,稅制混亂,根本很難確定盈利主要是由於企業自己經營得法呢,還是外部條件促成,所以能夠上市的公司不一定就是經營得法,因之也談不到股市一定能起獎優汰劣的作用。第三,股市的瘋狂投機,實際已經同企業經營狀況好壞毫無關係。人們根本不是看好某個行業或某個企業而投資,反而更多是看鄧小平什麼時候講話,南巡北巡到什地方。這也算是「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吧。唯其如此,就談不上可以督促企業提高效率了,恰恰相反呢。只要放放消息、發發股份,便可以輕易賺大錢,根本不需要辛苦經營。

至於說什麼股市有助解決「所有主缺位」問題,那就更是笑話。若就公有股而言(即仍然由國家掌握的股份),作為法律上的真正所有主(即十億人民)不論從前還是現在都始終絲毫不能過問自己的財產,從來都是由官僚越俎代庖。由於公有股佔多數,而且更由於官僚體制在十年改革中只有加強沒有削弱,所以企業不論搞不搞股份制,不論上市不上市,始終都是受到原屬政府單位強烈干預。所以,種種舊體制的弊害——負盈不負虧,政企不分,對國有財產肆意浪費——並沒有真正減少,反倒新問題則層出不窮。若就持有公司股票的小股東而言,如果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小股東也很難真正過問企業管理權,那麼,在跡近無法無天的中國,說什麼能夠讓小股東真正體現主人翁權利,那只能是笑話。

為何官僚對股市情有獨鍾?

我們這裡不打算整個地來評價股份制,而只談股市存廢問題。今天(八月廿一日)報上報導,國務院鑑於深圳騷亂,已決定對股市作出「繼續試驗,放慢速度」的決定。朱鎔基更說,該熱的(指企業改革)沒熱起來,不該熱的(指股市)倒太熱了,有可能導致大陸經濟「空心化」。其實,官僚們厚此薄彼,絕不是偶然的。誰都知道,那是因為利之所趨。早就有人指出,股市既是官員貪污的聚寶盒,又是官員賴以洗黑錢的好地方。

我們卻認為,從頭起中國就不該設立股市。理由總括如下:

第一,開設股市實際上令資金流向不事生產或投機部門,從而令地區差距、收入差距、城鄉差距,產業結構不平衡等問題更為嚴重。

第二,在官僚政治下面,開設股市實際上等於鼓勵各級官僚放開生產部門的切實改革不管,一窩蜂跑到流通部門去淘金,也就是說,不是搞國有資產增值的改革,而是搞價值轉移(從人民口袋掏錢)的「改革」。

第三,實際上培植了以官僚資本家、個體戶、黑幫、投機家為主體的「流氓資產階級」和「官僚資產階級」,繼續下去只會讓他們更大膽地化公為私,成為國民經濟的大毒瘤。

本來,在一個像中國那樣極度不平衡的國家實行市場經濟,即由利潤率支配生產和投資的制度,本身就很容易令不平衡迅速加劇,令資金從最需要發展的部門(農業、基礎工業等這些部門多數利潤率偏低)流向本已較為發展的部門(輕工業、服務業、商業,因為它們利潤較高)。再加上由一個腐敗不堪的政權去實行市場改革,那無可避免地就會出現這樣的境況:他們放著歐美資本主義中好的東西不學或少學(如企業管理,法治和民主),對於資本主義種種不事生產的東西,又或種種統治技倆——跑馬、賭博、投機、壓迫工人的種種技術,卻大學特學。這正正就是鄧小平那種「政治收緊、經濟放鬆」的路線的本質。鄧小平比陳雲高明的地方就是,他明白到只有在讓官僚和資本家大大發財的情況下,才能多少擴大自己的統治基礎,多少延緩統治危機。但是,凡事物都可以一分為二。深圳騷亂告訴我們,鄧小平路線一樣可以激起新的矛盾、新的爆炸。誰若以為鄧小平路線保證了中國走向穩定,那只是空想而已。

一九九二年八月廿一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