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革命的反思

《毛選》是「整容模特」

《毛選》是「整容模特」

(原八路軍一二九師劉鄧司令部參謀劉君2002年8月23日電話整理)

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由於幾十年黨內傳統教育,有如魯迅所說的“因襲的負擔”和胡風所說的“精神奴役的創傷”,所以很喜歡你們的刊物。現在,我唯一的活動就是看書,而你們過去的《動態》和現在的《簡報》,我是每期必看,而且每字都看,可見利用率之高。可是我對報刊的要求並不低,必須要有新意,要有訊息。現在報刊多如牛毛,能吸引我的卻不多。讀了你們的刊物有如呼吸到了新鮮空氣,能使腦子開竅。所以,你們的工作是很有意義的,一定要堅持下去,不管條件有多困難,壓力有多大,我們大家都會支援你們。研究歷史,特別是研究陳獨秀的歷史,結合陳的思想遺產,對現實大家關心的問題,說點意見,我看是可以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是中國士大夫階層的優良傳統。過去搞自然科學研究的知識份子都能紛紛走上救亡之路,難道現在搞社會科學的知識份子反倒要鑽進象牙塔中去?這些人就那麼放心讓別人去操心國家命運?就不怕“七·八年來一次”那樣的運動。到那時,即使你不關心政治,人家也會說你“白專”、“反動學術權威”,揪出來批鬥,關進“牛棚”。你寫的文章,包括馬列主義、黨史、胡喬木、第一個歷史問題決議,共產國際,等等,我都同意。據我所知,黨內高級幹部中,不少人對毛澤東和《毛選》從來有看法(你對第一個歷史決議的“幾多幾少”概括得很好,就是那麼一回事)(對第一個歷史決議概括為“四多四少”,是一位教授在中共中央黨校講課時的精闢見解,不是我的創見——唐寶林)。領導民主革命勝利,建立新中國,毛澤東是有大功勞,其他方面,就難說了。他們尤其對毛澤東的人品,實在不敢恭維,用江湖上的話說:“不夠朋友。”幾乎所有過去出生入死的戰友,都成了他手上的棋子。學史達林那一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朝為座上客,暮成階下囚。太讓人寒心了!雖然,劉少奇、鄧小平、彭德懷,還有那位寫若干回憶的高級幹部,是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他們整起人來也是不得了。但不管是誰,都不能那樣搞。如果“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這麼搞法,誰還信!對《毛選》,過去也是宣傳過份,捧得太高。我深知個中原由,它是黨內那些技能高超的“整容師”的傑作,用時下流行話說,它是“整容模特”。實際上哪有那麼多正確和偉大。連毛澤東自己都說:“我就那麼對?也不一定。我就那麼偉大?也沒有。是人家那麼說。你別看他嘴上那麼說,實際上也不是。”說明毛主席有時候對那些馬屁精還是討厭的。眾所周知,他親口對斯諾說過,對林彪講的“四個偉大”“很討厭”。可是,有些人現在還不覺悟,還出來理直氣壯地辯護,什麼“為了更好地宣傳毛澤東思想”呀!什麼“毛主席也有權利修改自己的文章”呀!真是可愛。有的毛著看上去不錯,像《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過去也捧得太高。因為他在這個講話發表後,馬上翻臉不認人,從發動反右派運動開始,到他去世,一下子搞了近二十年的“混淆兩類不同性質矛盾的運動”,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所以,他的理論雖好,卻沒有實行過,沒有實踐,沒有實例,為什麼給它這麼高的評價。寫歷史也是如此。不管是中共黨史,還是其他歷史,其生命在於“真實”二字。你們一定要把握住這一點。你寫陳獨秀傳,更要注意這一點。摻假的歷史,不管你有多大的權威保護和炒作,如史達林的《聯共黨史》和毛澤東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早晚是要“穿繃”的。穿繃之日,也就是其生命結束之時。所以,對現在的新黨史也不必太苛求,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為現實政治服務。為現實服務也沒有錯,關鍵是不要作假,最多是不讓說的暫時不說而已。

(原載《陳獨秀研究動態》2003年1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