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期

再談中共政權的階級性

再談中共政權的階級性

向青

新苗雙月刊第16期1990年12月

我在《有中共專政就沒有社會主義》一文中提出中共政權已經蛻化變質的見解,很快就得到兩位讀者分別來信評論。一位是八九民運中「工自聯」的核心人物之一,現在被迫流亡在法國的岳武先生,他對我的見解熱烈支持,並且表示希望這見解能夠在內地廣泛流傳。另一位是身份不明的「一讀者」先生,他不但不同意我的見解,而且認為我的見解根本模糊不清,不知道我真正的意思是甚麼。他的來信中有不少具體的質疑和意見,討論起來可以把中共政權性質這個問題進一步解說清楚。我現在這篇文章就是以同他討論的形式來進一步說明我的見解。

復辟基本實現,但未徹底完成

我上一篇文章裡面有如下這些話:「中共早已徹底背叛了社會主義,背叛了工人階級」;「中共政權已經蛻化變質」;「任何社會主義者如果還把中共政權當作任何意義的工人階級政權,那無論在理論上還是政治上都是極端嚴重的大錯」;「今天鄧小平政權已經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是代表工人階級的了,它已經開始變成一個極端反動、極端專制的資產階級政權」;「現在的中共政權代表最反動、最醜惡的重新誕生的中國官僚資產階級,也就是官倒資產階級」;「堅持中共專政,已經變成了堅持官僚資產階級專政」。我相信,一般讀者,不論是否贊同我的見解,都不會覺得這算是「模糊不清」,「不知向青先生的真正意思是甚麼」。

令那位「一讀者」覺得「模糊不清」,「好像存在著矛盾」的,是文章裡還有這樣的話:「中共還不是資產階級的良好和可靠的代表,當然更不是馴服的工具,資產階級在中國的復辟還沒有完成,更沒有鞏固」。「一讀者」覺得這些話的「意思好像是說中共還不是個資產階級政權,資本主義還未在中國最終確立」。「一讀者」一定是以為,凡是資產階級政權的執政黨都是資產階級的良好而可靠的代表,甚至都是馴服的工具,否則就不算是代表資產階級執政了。他這種見解的確是黑白分明,一點模糊和矛盾都沒有,可惜太不符合實際,同實際之間的矛盾太大了。請問「一讀者」:許許多多落後國家裡的腐化無能的專制政府,例如以前中國大陸上的國民黨政府,算不算是資產階級政府呢?另方面,它們算不算是資產階級的良好而可靠的代表,甚至是馴服的工具呢?難道你不知道有「惡僕」這個名詞?不知道曾有政論家把某些政府比喻為統治階級的欺凌主人的惡僕?我認為毛澤東時代的中共政權是官僚專制的工人階級政權,現在(至少從一九八八年起)的中共政權已經蛻化變質,成為官僚專制的資產階級政權了。你不同意變質的見解,你提出了不少反對的論據,但是你始終沒有表明你自己對中共政權階級性質的看法。不但沒有表明你認為現在的中共政權代表甚麼階級,而且沒有表明你認為毛澤東時代的中共政權代表甚麼階級。你破而不立,這就令我同你討論時要浪費許多筆墨去推測你的立場,而且難有圓滿的結果。因此我要再問你:你是否同意毛澤東時代的中共政權是官僚專制的(變態的)工人階級政權呢?如果不同意,你認為它的性質是甚麼呢?如果同意,你認為那時的中共算不算是工人階級的良好而可靠的代表呢?一面說中共政權是工人階級政權,一面又說中共不是工人階級的良好而可靠的代表,更不是馴服的工具(反過來,中共要工人當它的馴服工具),這算不算自相矛盾,或者模糊不清呢?

我上一篇文章斷定中共已經蛻化變質,徹底背叛無產階級,成為代表資產階級統治的黨,這就是說中國資產階級復辟已經基本上實現了。但是,中國在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上已經走到底沒有?怎樣才算是走到底呢?關於這方面,上一篇文章談得太簡單,只有一句話,就是前段開頭摘引出來的那句,它光指出復辟還沒有徹底完成,再沒有進一步論述了。這是需要補充的。但是,在討論這方面之前,我應該進一步說明中共黨和它所掌握的國家機關的蛻化變質,因為「一讀者」反對這個論斷,而且根本反對我分析這個問題所使用的方法,反對我判斷一個政權的階級性質所根據的標準或原則。

斷定中共變質的根據

「一讀者」說我斷定「中共變『資』的理由有三:一個是八八年的修憲,另一個是六四屠殺,再一個是近年的官倒現象。」然後他逐點批評。第一,不能只看憲法,不看實際。例如憲法上講中共實行無產階級專政,不等於現實上就是。

只看憲法不看實際的,不是我,而是「一讀者」。我上篇文章裡明明白白地指出,自從鄧小平上台,實行「改革開放」以來,資本主義企業在中國得到了越來越大的生存空間,還根據內地刊物的報道,指出全國已有私營企業四十多萬家,僱工總數有六百萬以上。這個新的社會經濟現象才是我談論復辟問題的起點,也是斷定中共「走資」的第一點理由。八八年修改憲法,不過是把中共已經實行了十年的實際政策正式制度化而已,也是中共恢復資本主義決心的鮮明表現。但是在「一讀者」對我提出批評的時候,根本當作我談到社會經濟現象的那些話並不存在,當作我把修改憲法作為一點獨立的理由。他那種說法甚至讓人家以為我是拿沒有實際意義的憲法條文來做根據。「一讀者」為甚麼這樣做,只好請他自己解釋了。

至於六四屠殺,我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本身當作斷定中共政權變質的一個理由,我只是說六四屠殺之後,人們更需要嚴肅地考慮中共政權性質這個問題了。我的文章這樣寫著:「如果一定要見到驚天動地的大事變才能夠承認國家政權的蛻化變質,那麼,六四大屠殺也應該足以使人們驚覺了。中共一面屠殺人民,特別殘暴對待工廠工人,一面再三宣佈對資本主義開放的政策決不改變,這還不夠表明它的階級立場嗎?」這裡很明顯,我並不是說屠殺人民就構成中共「走資」的證據,而是說中共一面特別殘暴對待工人(以工人為敵),一面堅持討好資產階級的政策(以資產階級為友),這種做法構成中共「走資」的證據。「一讀者」在這點上又一次歪曲了我的論據。他把一九五六年鎮壓匈牙利革命事件拉到一起來談,根本是廢話,因為我並沒有說凡是鎮壓人民都是變質、「走資」。更莫名其妙的是,他忽然把一九二一年喀朗施塔事件也拿來相提並論了。當年蘇俄政府鎮壓喀朗斯塔叛變和去年中共鎮壓北京民運是不是本質上相同呢?請「一讀者」說說吧。他還表示「知」道「在托洛茨基主義裡」怎樣看待喀朗施塔事件呢!很好,就請他統統說出來吧。

我說:「為了解答一個政權究竟代表哪個階級的問題,固然要注意這個政權的經濟基礎……但是更重要的是看那政權機關同各階級的政治關係:執政黨派由哪個階級推舉出來?在最重大的利害問題上代表哪個階級?」「一讀者」不同意根據政治立場(態度)判斷政黨和政權的階級性質,他「認為介定階級的標準更重要的反而是經濟位置而不是政治態度。說香港大部份工人政治態度上認同資本主義,不等於他們已變成資產階級。……中共的階級性歸根結底是由經濟位置所決定的。」

個人屬於甚麼階級,自然是看他的經濟地位;看他是僱用工人的老闆,還是領取工資替老闆做工的。但我們現在談的是政權(政府、國家)和政黨,不是談個人。怎樣判斷一個政權或政黨的「經濟位置」呢?這真要「一讀者」來指教了。按照他把政權和個人一樣看待的方法,只好認為具有國營企業的政權是資產階級政權(因為它是老闆嘛),實行全面國營的更是絕對壟斷的資產階級政權了,而沒有一個政權是工人階級的政權(因為任何政權或政府人員都不是在人家的企業裡做工的)。多麼驚人的新發現或者新發明!也許「一讀者」的意思不是這樣,而是:國家財政有盈餘的是資產階級政權,有龐大國債的(例如美國)是無產階級政權。不論怎樣解釋,按照「一讀者」的標準,毛澤東時代的中共政權都應該算是資產階級政權。

國家是階級統治的機關,是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機關,所謂政權(國家)的階級性,所指的不過就是一個政權代表哪個階級去壓迫其他階級。我說要根據政權機關同各階級的政治關係去判斷它的階級性質,這是從國家政權的本質所得出來的必然結論。這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否定這種方法,等於否認國家是階級統治的機關。當然,觀察一個政權的經濟基礎,這就是說,看它維護哪一種經濟制度,也可以判斷它是為哪個階級服務的。因為維護一種經濟制度,就等於維護在那種制度下佔支配地位的那個階級的權力。但這是間接的方法。至於「一讀者」說的,要看政權的「經濟位置」,恕我孤陋寡聞,沒有聽見過這種說法,不懂它的含意,更不知道他這種見解根據甚麼理論。我所根據的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指出:國家是「從社會中產生但又自居於社會之上並且日益同社會脫離的力量」(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所謂「同社會脫離」,主要就是指脫離經濟結構,脫離任何一個階級的範圍。國家的本質並不是經濟機關,不是為了參與經濟活動,所以根本談不到國家(或政權,或政黨)在經濟結構裡佔甚麼位置。我不知道「一讀者」是否同意馬克思主義的國家理論,我希望他說明他的國家理論。

必須強調指出,如果根據經濟基礎來判斷政權的階級性質,只能根據一個政權維護甚麼經濟制度,而不能根據那個政權存在的隨便一段時間裡社會經濟結構中佔主要地位的制度。蘇維埃政權剛剛在俄國建立起來的時候,俄國的經濟結構並沒有馬上改變,這就是說,照舊是資本主義制度佔主要地位。但蘇維埃政權從頭起就不是資產階級政權,而是工人階級政權了。這一方面由於蘇維埃政權是工人階級推舉出來的,同時也由於這個政權並不維護原有的經濟制度,反而要去根本改造它。再拿一八七一年的巴黎公社來看,當時公社的領導力量連改造原有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意向都沒有,但這並不妨礙公社是工人政權,而非資產階級政權(因為公社是一種全新的政權機關,完全由工人代表組成)。可見,不能簡單地根據當時的經濟制度判斷一個政權的性質。對於新成立的政權,或者新近開始了重大轉變的政權尤其不能靠這種方法來認識它。

從一九七八年起,中共政權正好是處於重大轉變中。過去,儘管它不是直接掌握在工人階級手中的政權,它甚至不受工人階級監督,甚至對工人群眾壓迫得很厲害,但由於它維護著全面國有的經濟制度,根本不容許資本主義企業存在,而國有制度是工人階級建造社會主義制度的必要條件,這就表示,當時的中共官僚政權實際上起著代表工人階級實行統治的作用(儘管很不健全)。現在,中共已經不再維護全面的國有制,它允許資本主義私營企業存在和發展了,它全部經濟政策和政治政策的總的方向,是背向社會主義而面向資本主義,是壓迫工人階級而相對地扶助或抬高資產階級,尤其是便利現存的官僚統治層轉化為資產階級,所以,儘管到今天為止,絕大部份的國營企業還沒有轉歸私有,新生的資本主義私營企業在全國經濟中只佔很小的一部份,但是中共政權已經不是維護國有制的力量,而變成打破國有制的力量了(在六四之後,中共打破國有制的進度暫時放慢了,但是方向並沒有改變)。這就表明:中共政權已經不是代表工人階級實行統治的力量,反而是代表資產階級實行資本主義復辟的力量了。這是一個絕頂重要的政治事實。我說中共政權已經蛻化變質,就是把這個事實指出來。所謂復辟已基本實現,就是指中共政權的社會功能或者服務的對象已經根本改變。至於經濟範圍內,資本主義的復辟已經實現了多少,今後的發展速度大概會是怎樣,比起上述政治的根本大轉變,就屬於次要的了(當然不是說,這方面毫不重要)。「政治是經濟的集中」,這個道理不能忘記。

國有制和工人政權

有人覺得,既然現在私營企業只佔很小的比例,所有銀行和絕大部份的工業和運輸、交通事業都照舊是國營,換句話說,中國的經濟結構基本上仍和毛澤東時代一樣,是非資本主義或稱為後資本主義的,就應該承認,依存在這個基礎上的政權也和以前一樣,不是資產階級的而是工人階級的。有人還進一步指出:工人階級的政權並非不可以容許國民經濟裡面有一個資本主義私營企業的部份。「一讀者」來信立論的邏輯傾向看來也是這樣。不過,前已指出,不知為甚麼,他始終沒有作出半點結論,始終沒有表明他認為中共政權代表甚麼階級。

這種見解看來很有道理,尤其是顯得符合托洛茨基派的正統理論(大家知道,托派最重視那些受共產黨統治的國家的階級性質問題,而且有一貫的嚴謹的立場)。但我認為,持有這種見解的人其實沒有把握到托派傳統見解的主要論據,所以不能了解歷史新情況的真正意義。

原則上工人國家當然可以容許一個資本主義經濟成份存在。在工人政權成立的初期,這是不可避免的。甚至在已經把全體大企業都收歸國營之後,有時還不得不暫時後退一步,重新允許私營企業存在。例如一九二一年蘇聯所採取的新經濟政策就包含這個內容。現在很時興談論「混合經濟」,讓我們就把國營企業和私營企業並存的情況稱為混合經濟吧。我認為,必須區別兩種不同的混合經濟。一種是朝向社會主義發展的混合經濟。另一種是維持或者朝向資本主義發展的混合經濟。第一種(朝向社會主義的,或者簡稱為社會主義的)混合經濟有一個絕對不可缺少的前提,就是要有一個工人階級的政權,這個政權採取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必要的辦法來保證社會主義的方向。只有具備了這個前提,那種混合經濟才是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發展的過渡經濟。沒有一個勝任的工人政權的時候,那混合經濟就不是確定地朝向社會主義發展。如果政權掌握在資產階級或者親資產階級的專制統治集團的手裡,那混合經濟就是資本主義的變種,或者是正在復辟中的資本主義。起決定性作用的是政權的性質,而不是經濟結構裡面各種成份的比例。

在斯大林政權或者一九五六年以後的毛澤東政權統治下,一方面不讓工人享有政治權利和經濟管理權,保持並且增加社會的不平等,總而言之阻塞了通向社會主義的道路,另方面維持全面的國有制,不許資本主義企業存在。這時的政權是官僚專制的(墮落的、變態的)工人政權,而經濟結構是介乎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間的矛盾的制度,它既可能經過工人階級的政治革命(重建勝任的工人政權)而走向社會主義,也可能經過資產階級的反革命而走向資本主義。資產階級反革命的實現,不一定是首先在社會上產生一大批資本家,形成強大的資產階級,由它推翻原有的工人官僚政權,或者由外國資產階級來實行征服。也有可能是整個工人官僚政權蛻化變質,變成親資產階級的政權,採取恢復資本主義的道路。這種蛻化變質的明顯徵象,就是一方面繼續甚至變本加厲地壓迫工人,另方面在經濟上容許資本主義企業存在和發展,從全面國有和集體化的經濟變成混合經濟。儘管這樣生成的混合經濟在初期仍舊是國營成份佔主要地位,私人資本的成份還小,私人資本還不能充份自由地發展,但是由於政權的階級性質已經改變,所以整個社會經濟結構朝向資本主義轉變的方向已經確定不移了:私人資本一定繼續發展,國營企業本身也要採取資本主義的經營方式。這種混合經濟只能歸入資本主義的混合經濟一類,不應該反過來,根據國營經濟仍舊佔主要地位而認為政權仍舊是官僚化的工人政權。

就國營經濟和私營資本主義經濟的比例而論,資本主義復辟開始時候的混合經濟可能同社會主義革命初期的混合經濟一樣,可是兩者的發展方向正正相反。社會主義革命初期的政權站在工人階級的立場,所以那時的混合經濟朝向社會主義發展。在官僚統治集團的身旁沒有一個民族資產階級的時候,像斯大林時代的蘇聯那樣,整個經濟結構的發展方向是不確定的,可以前進到社會主義,也可以倒退回資本主義。官僚統治集團一旦容許一個民族資產階級長久生存在身旁,它就一定迅速地同這個民族資產階級建立起千絲萬縷的密切關係。所以,把混合經濟的成份比例當作決定性的因素,把官僚層跟哪個階級親近當作小事情,是根本錯誤的。

國營經濟並不是一種獨特的生產方式,它既不等於社會主義經濟,也不是與資本主義、封建主義、社會主義等並列的一種基本生產方式。資本主義社會、封建社會、奴隸社會以及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社會裡都可以有國營經濟成份。在不同的社會裡,國營經濟的經營方法和發展方向也不相同。所以,根據國營經濟佔主要地位就斷定一種社會經濟結構是後資本主義的制度,斷定那個基礎上的國家是工人國家,那是錯誤的。奈溫統治下的緬甸和納賽爾統治下的埃及都曾經把大部份工業實行國營,但它們顯然和斯大林統治下的蘇聯不同,它們不是工人國家,而是資產階級國家。為甚麼不同呢?主要因為,蘇聯經過工人階級的革命,把資產階級的國家機構打碎了,另建一套工人階級的國家機構,跟著把土地和資產階級手中的生產資料全部收歸國有。雖然後來發生政治反動,工人階級再不能直接掌握政權,政權落到反動官僚層的手中,但是革命的社會成果,就是全面的國有制,不容剝削階級存在的原則,仍舊保持下來(一直到最近戈爾巴喬夫開始資本主義復辟為止),所以整個社會經濟結構仍是後資本主義(超越了資本主義,還沒有達到社會主義),而政權是墮落、變態的工人政權。納賽爾的埃及和奈溫的緬甸就不同了。它們雖然實行了廣泛的國有化,當時國營經濟所佔的比例不會低過一個穩定的工人國家所必需,但是這並不是工人階級革命的結果,在社會經濟制度上也沒有走到完全消滅資產階級,確立禁止剝削的原則。納賽爾和奈溫的統治集團都是原有的資產階級國家機構的一部份,他們對舊機構只作了局部的修改,並沒有整個推翻重建,所以國家機構仍舊是資產階級性的。國有化只是資產階級國家的新政策,並不是同資產階級徹底決裂的表現,因此後來轉回頭也比中蘇等國的復辟容易。現在中國雖然仍舊保持著大部份的國營企業,但由於政權已經變質,所以國營經濟的性質也變成和以前的埃及或緬甸一樣了。在勝任的工人政權統治之下,允許一個資本主義經濟成份暫時存在,不會妨礙整個社會朝向社會主義發展。但工人官僚政權一旦容許資產階級重新產生和無限期的發展,大概就是復辟的開始了。

問題的實際意義

為甚麼我們要研究中國(以及一切號稱社會主義的共產黨國家)真正的階級性質問題呢?這不是純粹理論性的問題,更不是簡單的名號問題,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實際政治問題。如果一個政權是工人階級政權,儘管它已經發生嚴重的官僚主義變態,工人階級和一切忠實的社會主義者都應當無條件地保衛它(所謂無條件,就是說不以當時的執政者的好壞為條件),不讓剝削階級推翻它。保衛工人階級政權(另一種說法是保衛工人國家),不等於保衛執政的反動官僚集團。社會主義者任何時候都不停止對官僚專制的鬥爭。但是,當工人還沒有力量馬上推翻工人官僚的專制政權,代之以革命民主的工人政權,而資產階級復辟的力量已經實際威脅到現政權的生存的時候,社會主義者應當號召工人群眾與官僚政權並肩作戰,對抗資產階級的復辟力量,不管復辟派許諾甚麼民主政制。反過來,如果一個原先的工人政權已經蛻變成為資產階級政權了,儘管它仍舊打著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的旗號來騙人,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者就沒有責任去保衛它了。工人階級不但不應該與它合作去對抗資產階級民主運動,反而應該以某種適當的方式聯合一切民主派去打倒現存那個資產階級的專制政權了(所謂適當的方式,主要是說,在聯合奮鬥中,工人階級要保持自己的政治獨立性,不承認資產階級有權領導,不受資產階級限制,直接爭取建立工人階級的民主政權)。

現存的中共政權是個極端專制的反動政權,爭取民主是一切稍有政治意識的人民共同的首要目標。但是,到今天為止,中國民主的呼聲絕大部份都沒有超越資產階級式民主的範圍,其中不少還明顯地打出資本主義的旗號。因此,社會主義者怎樣對待現有的民主派,就成為一個很大的現實問題了。如上所說,判斷中共政權是工人政權還是資產階級政權,結果就會採取兩種相反的政治態度。誰今天還把中共政權當作工人階級政權,他就難以避免實際上幫助中共去對抗民主運動,結果不由自主地變成反動勢力的工具。他自以為這是維持過去社會主義革命的成果(國有制),但事實上他所保衛的那個政權正是資本主義復辟的罪魁和主力。即使他們避免了在實際行動中幫助中共對抗民主運動,他到了今天還說中共政權代表工人,客觀上也等於幫助中共欺騙群眾。這不但會阻礙中國民主運動的發展,更嚴重的是進一步敗壞社會主義的名譽。中共掛著社會主義招牌犯了無數罪惡,已經使群眾誤會社會主義就等於極權統治,已經使忠實的社會主義者苦於恢復社會主義名譽的艱難。到了今天中共反動面目已經暴露得這麼清楚的時候,如果有些多年來反對中共極權統治的社會主義者還要向人「解釋」中共政權是工人階級的代表,豈不叫人要代替托洛茨基歎息一句「我撒的是龍種,收穫的是跳蚤」嗎!「一讀者」把這個絕頂嚴重的理論問題和政治問題當作「道德批判」的問題,我不知道他那「嚴格的科學分析」是從哪裡學來的!

基礎和上層建築

關於墮落或變態的工人國家的理論分析和無條件保衛工人國家的政治原則,是托洛茨基對社會主義和工人運動的重大貢獻。前面已經指出,這種理論的邏輯,決不是國有制決定了政權的工人階級性質,而是恰恰相反,國有制的性質和發展方向要由政權的性質決定。誰若不信,請他去仔細讀讀托著的《被背叛的革命》吧。我自然無權要求「一讀者」一定要承認托洛茨基的權威,接受他的見解。他大有可能認為托洛茨基對於馬克思主義關於經濟基礎和政治的上層建築之間的關係的理論一竅不通。不過,我敢說,如果「一讀者」是這樣了解馬克思主義,那不過是把一種庸俗的誤解當作了真實貨色而已。國家機機究竟在整個社會系統裡佔甚麼位置,換言之,政治和經濟的關係,這是個很不簡單的問題,近年在馬克思主義學術界中有不少人對這方面作了新的探索,提出一些較新的看法。我不打算在這篇文字中涉及這方面。不過,我想簡單說兩句。我覺得,傳統的比喻,把國家當作上層建築的一部份,不如改說國家是整個社會混凝土結構中的鋼骨,從基礎到頂層都貫穿著。不論怎樣比喻都好,如果對它作死板的了解,或者用比喻的引申代替了對現象本身的分析,那就收到反效果了。套一句成語:盡信比喻不如無比喻。

保衛工人國家的原則

關於無條件保衛工人國家這個原則,我認為,今天需要注意世界新形勢對於這方面政策運用的影響。托洛茨基強調這個原則的時候,世界上只有一個工人國家,就是蘇聯。那時,帝國主義陣營比蘇聯強大得太多,而且非常積極地企圖用強力把蘇聯消滅(恢復資本主義制度)。工人階級政權可以在俄國這樣落後的國度首先建立起來,連許多馬克思派的社會主義者都不相信。不但在蘇維埃政權成立之前不信,成立之後也還有許多人不相信(預言它很快倒台,或者不承認它真正是工人階級的政權)。但事實上蘇維埃政權維持了下來,而且,儘管不久發生斯大林主義的反動,但至少在工人階級眼中,蘇聯的國有經濟比資本主義經濟優越是相當明顯的(資本主義世界裡普遍發生經濟恐慌,大批失業,法西斯主義盛行,統治者用種種辦法壓制生產的發展,而蘇聯的生產力卻突飛猛晉)。在這樣的世界形勢下,保衛蘇聯(第一個工人國家)自然有極大的重要性。當時的蘇聯,是人類新出路的象徵,是社會主義道路的第一個實例。保衛蘇聯就是保衛社會主義。如果蘇聯被推翻了,就要大大打擊全世界勞動人民爭取自我解放的信心,而且復辟後的俄國經濟一定大大惡化,使歷史倒退一大步。因此托派把保衛蘇聯(後來擴大為保衛一切工人國家)當作工人階級社會主義運動最重要的原則之一。到了今天,這個原則仍然是正確而且重要的。不過,第一,必須留意觀察那些早已嚴重官僚化的工人政權的墮落進程,避免把已經變質,親手在推動資本主義復辟的官僚政權仍舊當作工人階級的官僚政權,客觀上幫助了它去對抗那思想上還很混亂的工人民主運動。其次,我認為我們應當了解,在今天的世界形勢下,即使某些共產黨政權還沒有變質,仍舊是工人政權,保衛它們的重要性尤其是具體方法也應當同以前有所不同了。近年,帝國主義使用強力去推翻工人國家(尤其是像中蘇這樣的大國)的可能性比以前明顯減少了,他們多份寧可採取「冷」的、軟的手段,即所謂促成「和平演變」。這時,社會主義者保衛工人國家的辦法也需要作相應的改變,要更靈活巧妙些。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一定要在政治上同官僚統治者劃分得清清楚楚,要小心翼翼仔細權衡,認真地避免這種保衛政策對群眾的反官僚運動造成一點點障礙。例如,當群眾湧入民主運動而對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並沒有足夠警惕的時候,我們有所警惕自然是應該而且十分重要的,但決不可以因此就站在群眾運動之外,更不要說站在對面了。參加在群眾運動裡面的時候,也要避免專門提出警告和不祥的預言。我甚至想大膽說一句:目前在工人官僚統治的國家裡,最重要的促使群眾民主運動興起,初期思想混亂是不重要的。我們可以在運動裡面進行耐心的解釋和說服工作。甚至第一步避免不了讓某種資產階級或者小資產階級的民主黨派上台,這也很可能是下一步新的工人階級社會主義革命的短促的前奏。今天,事實上那些極權主義的工人官僚的統治,對於社會生產力發展所起的障礙作用,甚至比資產階級多少有點民主的政制還要大。所以,復辟雖然是倒退,但程度上會和大戰前不同。這是目前形勢和過去時代(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最大的不同。害怕政治反抗行動招致資本主義復辟,本來是妨礙變態工人國家的群眾起來作政治行動的最大的主觀因素。今天,到了群眾本身已經開始擺脫這種顧慮的時候,富有理論修養的社會主義者千萬不要反而助長了這種顧慮。

一九九○年十二月十四日

分類:第16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