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中國工業的危機與中國工人階級

中國工業的危機與中國工人階級

劉宇凡

新苗雙月刊8期(1988年8月)

在各種各樣的經濟失控中,工資失控也是中國經濟的一個大問題,儘管同投資失控比仍差一大截。在工人的種種壓力下,加上廠長自己的個人考慮,企業所發的獎金往往超出預算。本來,按規定企業要把利潤留成(以前是完全沒有企業留利,一切要上繳國家的),主要用於生產發展基金、新產品試製等。少部份才用於發獎金。不過實際上很少廠長老實執行規定。有些甚至把大部份留利都發了獎金,或者以種種藉口大發實物,以逃避財政部的追究。

從表一可以看到,八四年的工資(包括獎金)增長率最高。以後雖然逐年下降,但仍比八三年高出許多。實際情況可能較為嚴重些,因為這裡往往沒有把發實物包括在內。

表一 全民所有制工人工資比上年增長速度

  貨幣工資 實際工資
1983 +3.70 +1.40
1984 +19.55 +16.45
1985 +17.30 +4.80
1986 +16.50 +9.00
1987 +12.40 +5.10

有人指出,貨幣工資的增長速度已經超過國民收入的增長速度。如果國民收入增長率為一,那麼八四年的貨幣工資增長率就是一點五八,八五年是一點七九,八六年更升為二點七。如果貨幣工資再增長,就會大大超過國民經濟的承受能力。

有些人據此就認為,即使不是完全停止工資增長,也要大力控制工資,不容工資有更大的增幅,否則增長率持續超過國民收入,一定會引起通貨膨脹。香港的中國問題專家陳文鴻月前在電視訪問上也持這種見解。

工人要求增加工資的根據

這種見解是錯誤的。首先,同樣從表一可以看到,由於物價上漲,已經大大抵消了貨幣工資的增長。從八五年開始,實際工資增長率大幅度下降,直至去年只有百份之五點一了。但這個數字是不可靠的,因為官方有意低估了物價。不過,即使是根據官方公佈,已經有至少五份一工人生活水平下降了。

事實上中國工人階級吃了幾十年苦頭也吃夠了。在「勤儉建國」的口號下,中國工人工資幾乎凍結了幾十年。從一九五二年到七八年,廿六年間工資只增長了四點四成,平均每年只增長百份之一點七。只是從七九年起工資才有了點上升。中共也不得不承認,這些工資增長有很大部份的交「欠帳」的性質。可是,「欠帳」還沒有交完,實際工資的增長又大大減慢了。

一方面是因為一直生活困苦,另一方面又因為物價高漲,在在迫使工人非常強烈的要求增加工資。與其說工資增長超出預算,倒不如說原來的預算就太低,太不足夠生活所需。

但再增加工資,會不會引起更嚴重的通貨膨脹呢?很可能會。但這不是工人的責任。是先有通貨膨脹,然後才有提高工資的迫切要求。事實上,今天的通貨膨脹,主要不是工資增長引起的,而是由中共的市場化路線所造成的投資和消費膨脹所引起的。這個原因不消除,即使把工資再壓低也無法消除通脹。反過來,如果沒有上述原因,工資再增長多些也不會引起真正嚴重的通脹。所以,要做的決不是壓止工資,而是要解決官僚的投資和消費失控。

中國的總工會提出工資應隨物價上升而上升,我們非常贊同。從整個社會的利益來看,這是十分必需的。由於長年的被壓制,工人對工作有很強烈的抗拒情緒。普遍存在怠工現象。如果不大幅度提高工資,勢難提高工人的生產積極性。

國民收入與工資增長

不過,我們承認,上述要求亦最多只能解決工資追不上物價這個問題,不用說它未曾解決物價問題,未曾解決今天的經濟危機。相反,從長遠來說,如果找不到更根本的辦法,整個危機有可能更加深。

我們且不去說別的,先說同工人有直接關係的問題,就說中國的工業罷。今天中國農業有危機,工業也有危機,甚至其程度比農業大。中國工人如果不去解決這個危機,只是著眼於爭取個人或個別工廠的工資增長,更不用說用種種消極方式抵抗,其結果恐怕是不妙的。

剛才提到,有人指出近年工資增長超過國民收入的增長。這是一種說法。但其實更可以有另一種說法。不是工資增長過快,而是國民收入的增長本身下降了,所以才顯得工資增長過多。從表二可以看到,國民收入增長從八四年的百份之十三點五高速,逐步下降,其中八六年一下子降為百分之七點四,下降了差不多一半。(當然七點四的速度同國外比也不低,但因為這個速度是以工業超速的不正常的增長為代價,所以並非十分可喜)國民收入暴起暴跌,極不穩定,自然不容易支持工資的穩定增長。

表二 國民收入指數(以上年為100)

1981 104.9
1982 108.3
1983 109.8
1984 113.5
1985 112.7
1986 107.4
1987 109.3

工業的驚人浪費

國民收入為什麼這樣不穩定?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工業經濟效益奇差,投入很多,而產出很少。從一九五三年至八零年,卅年間全國固定資產總值增長了廿一倍,但從中得到多少國民收入呢?只有四倍。從表三可以看到,中國工業每積累一百元所帶來的利稅收入,竟然從五二年的廿五點一三元下跌為八六年的十九點八九元,三十多年間盈利不升反降!效益如此差劣,當然有礙國民收入的穩定而長足的發展。

表三 每百元固定資產原值實現的利稅(元)

1952 25.13
1957 34.40
1965 29.73
1978 24.74
1980 24.32
1981 22.90
1982 22.22
1983 21.66
1984 22.28
1985 22.40
1986 19.89

正因為效益奇劣,所以每年都有二成多的企業虧本。不過,這個數字是不夠真實的。實際情況比這個更壞。

要知道,中國工業的盈利,相當程度上是靠大量而廉價的投入。長期以來,中共刻意大力壓低農產品和原料的價格,壓低工人工資,靠犧牲農民和內陸西北、西南地區(許多原料都產自這些地區),以及工人階級的利益來支持工業發展。可怕的是,工人、農民和內陸人民做了犧牲,可是在官僚專政下,工業卻不爭氣,管理混亂、效益奇差。所以,實際上虧損企業遠不只二成。許多盈利企業如果不是靠廉價農產品和原料的支持,不是靠低工資,就會一樣虧損。所以有人說,相當部份的工業利潤不是工業自己創造的,而是把農產品和原材料的價值通過價差轉移給工業的。

——據估計,中國全部六千億元的固定資產,有三分一是浪費了的。

——八五年時估計,有二成企業是沒有基本的經濟核算的,而七成的企業,核算工作很不健全。

——每年的工業產品,質量過關的只有七成多。

——工業的冗員約達一千五百萬至二千萬,佔全部職工人數的一成多。

為什麼工業效益如此惡劣?原因很多,但最根本的是企業一直由政府部門官員所控制,他們的權大而責小,無論怎樣浪費也可以照做官。正是這種官僚弊害使企業的管理非常混亂。

工人的消極怠工及其影響

中國工人階級的種種消極反抗也是工業的效益危機的原因。工人受盡困苦,在官僚專政下毫無人權,甚至連轉業轉廠自由也沒有。工人號稱為「國家主人翁」,但是對於企業建議過問一下都無權,而且還要忍受中共以國家名義剝削他們,所以他們一有機會就拼命從國有財產中奪回自己的一份。這是近年獎金失控的一個原因。但反抗形式不止於此。普遍的怠工情緒。以最大的冷漠甚至浪費來對待企業財產。盜竊企業財物成風。所以國內有句說話:「大家拿,拿大家。」這是「公有制」嘛。工作沒有紀律,上班吹牛、睡覺。這些風氣當然更進一步惡化企業的情況。

很明顯,如果工業不施大手術、大改造,即使工人現在爭得多些工資,首先這就大有可能實際上只多爭得幾張廢紙;其次,從長遠來說,工業危機不解決,就不可能支持穩定的工資增長。工業過去主要靠低工資、低原料及農產品價格維持。現在農民不肯再向低農產品價就範了,原料產地也不肯再犧牲自己了,而工人呢,就更不肯再維持低工資了。他們這樣要求本身都很合理,很值得支持。可是,同樣明顯地,不根本改造工業以致改造中國經濟,是不可能實現這些要求的。

工業的危機已經到了人人都無法忍受的地步了。工人自己不去考慮,不等於別人不考慮,不等於中共不考慮。中共為了解決這個危機,一種辦法就是實行承包制,把企業的日常管理權交給廠長,一種辦法就是進一步擴大市場調節。兩種辦法都對工人不利,而又不難徹底瓦解工人的消極反抗。首先,承包制只賦予廠長權力,而工人名義上是國家主人翁,卻始終毫無權力。在這個情況下,廠長為了多得獎金,很有可能更進一步犧牲工人利益。廠長既可以開除工人,那麼誰消極怠工的都可以被開除。其次,中共已經向資產階級學懂了怎樣利用市場的力量來打擊工人。在「搞活經濟」、「打破大鍋飯」的名義下,它讓企業互相競爭,讓工人互相競爭。你們要加工資嗎?很好,哪我們就要更進一步開放物價啦!你們紀律渙散,消極怠工嗎?很好,我們就開除工人,我們就宣佈國家不再保障就業,我們就大搞勞動力市場,用失業工人來同你們競爭啦!你不幹,可想幹的大有人在呢!

工人對於中共拿市場化來打擊工人的舉動,越來越不滿。有些仍舊主要是消極的個人反抗。有些工人因為被廠長扣工資而毆打廠長。一些地方鬧出人命。消極怠工仍然持續。

不過,消極的集體罷工也越來越多了。這當然是一個進步。可惜我們無法得到有關資料。不過,從各方面看來,這些行動畢竟仍是個別工廠的。

從消極反抗到積極反抗

工人階級所需要的反抗要從個別工廠擴大到整個中國工業甚至整個中國經濟和政治層。工人現在最迫切的就是要對中共的走資本主義道路作出總體的科學的分析。究竟中國要走什麼道路?走資本主義嗎?那麼工人的生活如何保障?職業如何保障?走社會主義嗎?什麼是社會主義?過去那種集權體制嗎?那種體制有什麼好處?難道真是好得可以叫出「寧要四人幫不要胡耀邦」、「寧要七十年代的物價,不要八十年代的工資」、「寧要四人幫的四十七,不要鄧小平的一百七」的口號嗎?很明顯,現在工人階級思想非常混亂,他們對於鄧小平的市場化政策不滿,他們中不少人感到過去的職業有保障的體制比現在更好些。可是他們對過去體制的好的和壞的各方面考慮不清楚,以致簡單地眷戀舊制度。我們認為,傳統的官僚集體計劃,只能去蕪存菁,只能吸收其中好的,而萬萬不能整個接受,萬萬不能讓它復活。過去的制度不是全無優點,現在的新辦法也不是一無是處。工人的勞動紀律是要加強的,所懷疑的只應是由誰加強,是由廠長還是要工人集體?企業有權開除工人,這在原則上是不能反對的,問題只在於,是由廠長單方面有權,還是工人的集體也有權?國家要保障就業權,這是對的,要保衛的,不容中共廢除的。但工人往往把它同「企業不能開除人」混淆起來。「企業不能開除人」的舊辦法本身是錯的,這樣只會造成冗員、紀律渙散。如果我們不能分清二者,如果我們把本來進步的東西放進落後的框框裡,就會變成走回頭路,就會無法解決今天的工業危機。至於把矛頭只是指向廠長,這就更混亂了。是的,可能廠長本身也有不公平的地方,但畢竟,他不是最高負責人。是誰給予廠長權力的呢?是中共。如果不從根本的政治權力著手,是很難有效反抗的。相反,消極反抗,或者提出混亂的要求,把進步的要求同落後的要求混淆起來,這樣只會更方便中共用打破大鍋飯的名義打擊工人。

總之,中國工人階級要適應新的形勢,要放眼全中國,要探討中國的根本道路,要認真分析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優劣,而不要再停留在消極抵抗的水平上,只有這樣才有出路。

我們現在沒有條件提出具體的綱領。但也願意提出最迫切的要求,以便保障工人最起碼的生活。這包括了制訂最低工資法;工資隨物價上升;組織獨立工會的自由;物價指數由工會編訂;簽訂集體合同的權利;國家對失業工人保障就業;所有企業的承包合同要經工人集體討論;全面探討工業承包制;國家公開所有資料和統計數字;言論自由;容許全面而公開討論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大是大非,任何言論不能入罪;全面民主改選人大代表。

我們要為當前的要求而努力,也要為根本的出路而艱苦探索。工人提不出解救中國之道,中共就會而且事實上已經用它的方法去解決,用官僚的、市場的、犧牲工人利益的方法去解決。如果工人不想陷於悲慘境地,現在是醒覺的時候了。

一九八八年八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