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期

發展民運,超越八九,首重民生

先驅社

《先驅》第68期,2003年(夏)

1989年的民主運動和隨後的6.4屠殺至今已經14年了。在這14年裡,中國的情況有不小的變化,不過中共的統治並沒有絲毫朝著民主方向進步。這些年來,一方面是統治者極力叫人忘記89年的風波,另一方面是民主派叫人不要忘記。但是,民主派方面一味抓住過去到底不是長久之計,總得聯繫現實的需要才可以維持群眾的熱心。於是今年香港的紀念活動特別注重反對23條立法,盡力阻止政府實現在七月一日前完成立法的計劃。

23條立法是統治者加強專制、打壓人民自由權利的作為,自然應該反對。事實上這早已引起了港人廣泛的反對。我們先驅社的態度一直都是:第一,堅決反對立法;第二,促使群眾相信,只要不斷地勇敢奮鬥,任何專制惡法都不能阻止民主運動的最後勝利。在紀念6.4的今天同時反對23條立法,當然不成問題。但我們覺得,光是這樣還不足夠,紀念6.4應該有更豐富的內容,提出更遠大的奮鬥目標。23條立法只是香港地區的問題,對全中國沒有直接的影響。我們紀念八九民運,應該關注內地的新形勢,明確提出新形勢下全國人民應有的奮鬥目標。我們這樣做,也是更針鋒相對地反對23條惡法。

年年紀念6.4都呼籲平反八九民運和追究屠殺責任。到了今天,我們應該了解,如果仍限於這些要求,即使成功也沒有很大的實際意義。因為,元兇鄧小平已經死掉,楊尚昆也死了,李鵬已經任滿下台,陳希同則為其它案件正在坐牢。今天中共即使肯正式承認當年的鎮壓是錯,也可以把責任完全推在前人身上,光說幾句道歉的空話,而現在的政府並不為此改組或改變政策。所以,繼續以此作為中心訴求,恐怕難以維持群眾對紀念6.4的熱心,更不用說發動強大的群眾行動了。

倘若明確地把廢除一黨專政作為中心要求,那自然是一大進步。但是,大多數人民所需要的是怎麼樣的一種民主政府呢?普羅大眾最迫切需要的只是自由選舉和自由組黨等純粹政治的權利嗎?

過去二十多年中國人的生活方式改變很大,最近十幾年尤其明顯。現在整體上已經是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屬於最野蠻的那種資本主義。儘管國民生產總值提高了許多,人民受益卻極不平均。極少數人以火箭升空的速度發了大財,大多數人即使在物質消費方面有所改善,工作的負擔卻顯著加重了,普遍感覺到與過去最大不同的,是失去了安全感。群眾在就業、醫療、養老、教育等各方面原有的社會保障大都喪失掉;除了照舊受官僚欺壓之外,現在還要受資本家的欺壓,以及市場波動的打擊。所以很難說群眾的生活素質真正提高了多少。大批被裁或下崗的的職工,明顯陷於生活惡化。一般農民的生活更困難重重。在捐稅壓榨下,靠農業工作本身已經極難維持生活。已有好幾千萬而且越來越多的農民只好去城市當民工,忍受格外殘酷的剝削和欺壓。民工對城市經濟的貢獻極大,尤其在建築方面,卻無權在浸透了他們的血汗的城市居住。光是暫住証一項,就不知造成多少民工血淚的故事。最近「非典」瘟疫爆發,並沒有使中共政府想到應該從根本上改善民工的處境,讓民工享有與城市居民同等的權利。起初大批民工被趕回農村,喪失工作和原已合法取得的暫住權;後來又禁止民工回鄉,甚至把民工圈禁在工作單位內,不許外出。總之是加重他們的生活困苦。中國勞動人民處於這樣的境地,光靠簡單抽象的民主訴求,顯然很難吸引他們參加民主運動。我們相信,今天中國的民主運動必須號召成立勞動人民的民主政府,使政治和社會經濟的大權都歸勞動人民掌握,反對剝削,採取以保證全體人民的合理生活及平等福利為最高原則的經濟政策。

八九民運雖然是中國民主運動史上重要的一役,當時值得支持,事後值得紀念,但它在政治上是很不成熟的。它根本沒有努力與勞動人民結合,也沒有明確遠大的目標。所以它在當時根本不可能取得勝利,事後也不能作為典範。我們必須進一步發展民主運動,超越八九民運,特別注重民生問題,努力與勞動人民(也就是人民的大多數)緊密結合。這樣的民主運動,才是真正的、最徹底、最強有力的民主運動。

2003521

分類:第68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