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大釋法,談普羅大眾如何爭取民主

區芳

《先驅》第72期,2004年(夏)

今年4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確認香港下任行政長官的選舉「不實行由普選産生的辦法;2008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屆立法會的選舉,不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産生的辦法,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産生的議員各占半數的比例維持不變」[1],這就是所謂「人大釋法」風波。香港反對派雖斥駡不已,但多數港資精英卻公開支援北京;部分大陸崇毛「老左」也跳將出來,對人大釋法叫好叫到嗓子痛。中國當局爲何無限期推遲香港代議民主的落實?爲何多數港資本支援北京?主流反對派能否真正擔負起抗拒獨裁的政治使命呢?

中港老闆,你狼我狽

早在十多年前,中共就高度重視香港(在大陸復辟進程中)的特殊地位。「太子党」成員劉亞洲(現任中國空軍副政委)認爲「香港經濟對大陸改革開放、向市場經濟體制過渡十分重要」;此外「中國是香港最大的投資者,如果香港經濟不穩定,最大的輸家就是中國」[2]。當然,所謂「中國」無非是指那個正急速形成的官僚壟斷資產階級。

十年後,中國資本的政治面貌日漸清晰,國內外戰略逐步成型。北京把香港事務放手交給港資,六年來「商人治港」不但在經濟政策上倒向財閥,更繼續推行精英民主(「功能組別」選舉制)。所謂「功能組別」起源于港英時期,「功能議員」由特定個人或團體選出,以工商界、上層專業人士及其公司、社團爲主。目前立法會一半席位屬於「功能團體」,4月人大釋法更把此項制度長期化了。中港大資本之間可算經典的你狼我狽式夥伴關係:這邊北京揚言民主改革會「引發政局不穩,嚇跑外來投資」[3];那邊港資精英承認「我們(對普選)是有一定擔心」[4]。爲什麽呢?因爲「如果2008年轉爲全面直選,本來功能界別的議席很容易會流失給基層候選人」,則香港有「變成福利主義社會」的危險(香港仲良集團董事長蔣麗芸)。

總之,普選可能威脅大老闆們的紅利,所以有害;即便無害,利潤增長要比普選重要得多。所以百姓必須識相,這便是中環富豪們的結論。

自由主義反對派:要求民主、贊成剝削

港資和北京官僚壟斷資本有一點共通之處:對底層工農的任何反抗努力都極端恐懼,故而在「精英民主」的統治方式上一拍即合。「先驅社」指出中央政府「千方百計保證香港特區之內絕對由資產階級掌握政權,但又連資產階級式的自由競選的民主制度也永遠不許採用。它規定行政長官像殖民地總督一樣地獨掌大權……至於行政長官的産生辦法,則規定最終也只可達至由一個提名委員會提名然後普選」[5]。說白了,香港統治模式近似「文明」寡頭政治。不過,部分老總仍感「現在香港政壇缺乏商界聲音,」所以「有必要在政府建制的內外,吸納更多的工商專業人士」(預發控股主席陳振東)。

哪里才是出路呢?民主黨是無意觸怒大資本的,它同樣希望「使本地和國際投資者保持在港作長期投資的信心」[6]。部分主流傳媒(比如《蘋果日報》)一面對人大釋法無比光火,同時狂熱鼓吹新自由主義社會-經濟政策。《蘋果日報》一邊因爲「北京政府粗暴的否決香港在○七、○八年實行全面普選」而「憤怒、非常憤怒!」[7],同時替大陸血汗工廠辯護,聲稱「中國以較低的勞工權益保障來爭取出口市場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並不打自招地供認改善工人待遇將「增加中國企業的成本,削弱其産品的競爭力」[8]。

對本港民生,民主派輿論也很是「大義滅親」。當公務員總工會懇請當局不要再減薪時,《蘋果日報》痛批這一要求「非常荒謬」[9];民主黨對所謂「香港福利太多」的謬論也無異議,主動提出「將未來這教育、醫療及社會服務等開支作輕微縮減」[10]。民主派可以爲美國領事某個講話中某個單詞含義爭執不休,但絕不敢組織罷工向當局施壓,因爲美資在港利益不容許這樣做;倒是大陸來得痛快,公開提醒美資「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對於在香港有巨大投資利益的美國也是有利的」[11]。

實踐早已證明,在維護資方打壓無産大衆方面,香港主流反對派的立場與當局只有局部分歧。當全球新自由主義路線大行其道之際,代議民主的奮鬥目標也離工農利益越來越遠;但這不意味著我們必須放棄爭取資產階級民主,相反,我們的答復是「你要穩定我要鬥爭」。

你要穩定我要鬥爭

中港資本家們害怕普選,不是因爲他們根本反對代議制,而是因爲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無産大衆有可能逐步提高自身組織和動員程度,逐步認識到自己的真實力量和利益,從而最終走出初始目標的精神束縛。如果說,中國的執政當局和港資精英最怕工農鬧事,無產階級最重要的則是不能坐以待斃。把民主訴求與改善民生聯繫起來,是工人階級走進民運後最起碼的政治立場;香港一批工運代表已提出「立法規定最低工資及最高工時;全民退休保障;反對私有化、外判化;一人一票普選」[12]等要求,算是個開端。

至於內地工人階級,它更要「講政治」,爭取開放政治自由,爭取廢除一切歧視、剝奪工農權利的惡法。

不做資方的「馬列奴才」

人大釋法後,香港大資產階級頻頻聒噪「港英政府統治百多年都沒有普選,爲何回歸幾年便要普選」[13],一副惡棍嘴臉。與此同時,一夥崇毛「老左」搖擺登臺了。這幫國家主義者教訓我們說:「英國的國家安全法例,作爲長期生活在英國殖民地的香港人,應該是最清楚的,可是,一個已經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7年之久的城市的公民,居然以種種藉口抗拒關於國家安全的立法」[14];幸好中央「主動在香港問題上出手,體現了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對事關全局的問題的權威性」[15],「老左」們寬慰地笑了。

這班「老左」連民主黨都不如,民主黨還知道「回歸後特區政府維護大商家的政策,令一般市民對特區政府及大商家有很大不滿」[16];民建聯(港共)新主席馬力更直呼「現在搞的其實是資本主義,不過大家都叫它做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已」[17]。幾天前,溫家寶總理保證「給外國投資者一個安全的、穩定的、有利於他們獲得豐厚利潤的環境」[18],即更多的血汗工廠、更多的奴工、更多的大棒和更多的死亡。但死亡終歸不屬於工人階級。工農大衆將學會分辨誰是它的敵人,誰是它的朋友;它將把那些自稱朋友的人放進火爐裏去烤,以識別真僞,這火爐不是別的,就是階級鬥爭。

9/05/04

[1]「新華社北京4月6日電」

[2]1993年1月17日(亞洲在線網站)劉亞洲「從香港問題談開去」

[3]2004年4月30日《中國日報》香港版社論:「不可漠視的民主權力」

[4]2004年4月29日《聯合早報》「北京否決『雙普選』港工商界全力『保駕護航』」

[5]2004年4月10日先驅社「釋法以後港人怎辦」(http://www.xinmiao.com.hk/trad/socialtrend/sotre075.htm)

[6]見民主黨官方網站http/www.dphk.org《民主黨綱領》第五章

[7]2004年4月27日《蘋果日報》「蘋論:扼殺自治漠視民意令人憤怒」

[8]2004年4月30日《蘋果日報》「蘋論:自由貿易再勝一仗」

[9]2004年3月24日《蘋果日報》「蘋論:公務員工會貪得無厭令人討厭」

[10]見民主黨官方網站http/www.dphk.org「民主黨就04/05年度財政預算案建議」

[11]2004年4月4日《文匯報》社評:「美國無權對釋法說三道四」

[12]2004年4月2日劉宇凡「香港社運的方向」(http://www.xinmiao.com.hk/trad/socialtrend/sotre076.htm)

[13]2004年5月1日《文匯報》「香港商界:「民主派」豈能代表香港民意?」

[14]2004年3月26日強國社區署名雲淡水暖的文章「理所當然、正當其時——談人大對香港問題主動出手」

[15]同上

[16]【明報專訊】2004年1月2日民主黨副主席李永達:「民主黨要理性溫和溝通工商界」

[17]2001年12月1日《明報》馬力「香港出了甚麽問題?」

[18]中新社羅馬五月七日電「中國總理溫家寶爲義大利企業家投資中國解惑釋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