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十萬火急

區芳

《先驅》第67期,2003年(春)

200212月初,在美國資本支持、呼應下,委內瑞拉民族資產階級向查韋斯改良主義政府發起了新一輪攻勢。同4月未遂政變時一樣,民族資本的娘家全國工商聯和委內瑞拉勞工聯合會(CTV)的高層官僚,是這輪攻勢的現場指揮。CTV和工商聯宣佈無限期罷工和罷市,同時全面動員主流傳媒,加大反政府宣傳的力度。幾十天裏,5家私人電視台壓縮了其他節目,以鋪天蓋地之勢現場直播人民起義CTV主席奧爾特加聲稱罷工在社會上的支持率是85%,有幾百萬人參加。就這樣,罷工罷市持續了63天。據委官方估算,罷工造成40億美元直接損失。

真相到底如何呢?根據委國內和國際上一些左派組織和個人的有關報道、互聯網通信,筆者嘗試著作一個簡短綜述。

首先,所謂的罷工其實是資本家搞的同盟歇業。在全國工商聯指令下,大部分私營企業的老闆統一行動,關廠閉店。首都東部高級住宅區的大百貨商店基本罷市,但工人區和貧民區的商店、小鋪照常營業。據某些中小業主說,工商聯主席卡洛斯.費爾南德斯事先曾答應補償罷工罷市的損失,但遠未全部賠償;小老闆們懷疑大老闆貪污了用於罷市的國外撥款。一些企業的老闆明擺著關廠,但又讓工人偷偷上班。委部分食品依賴進口,所以造成食品工業癱瘓是同盟歇業的一個重點,那裏的老闆同意照常支付工人工資,以安撫群衆。在已被國有化的冶金和機械製造業,職工照常上班。與全國工商聯的說法相反,大多數中小學校照常工作,在一些學校,親查派教師和家長協會與親工商聯的學校管理部門時有衝突。

罷工的主戰場在石油工業。國家石油公司(PDVSA)的白領階層,包括多數油槽船高級船員(船長及其左右手)和港口管理部門,自覺參與了罷工。PDVSA各企業的部分技術工人服從了CTV的指令,雖然他們並沒表現出特殊的熱情。關於罷工石油工人的數量,當地左派說法不一,有說超過半數CTV石油工會會員的,有的則估計在20%左右。愛國政府改善了石油企業合同工的待遇,所以他們一般都支持查韋斯。合同工工會屬於親查韋斯的工會系統,但在油田開始癱瘓後,他們並未發動群衆堅持生産。大部分技術專家積極怠工,在中高層管理人員的鼓勵和指使下,抵制油田生産,在電腦系統裏動手腳,個別地方發生人爲破壞設備的事件。

在委最大工業中心馬拉開波,近兩年出現的工人組織階級鬥爭民主工會聯盟(涵蓋福特、摩托羅拉、MAVESA等當地52個主要企業)積極對抗反革命同盟歇業。委內瑞拉的石油加工廠共有三家,200212月底,位於普埃爾托—拉—克魯斯的石油加工廠工人佔領了企業,直到政府任命的新廠長廢除了罷工的命令,隨後位於埃里—帕里托的石油加工廠也被工人佔領。2003110日,卡拉波波一家制胎廠的四百個工人佔領了本企業,強迫業主退出罷工。阿拉古阿市工人和他們的家屬佔領了市內所有的企業,反對同盟歇業。首都交通業工會等全國幾百個親查工會發表聲明,譴責CTV執委會,但他們也不鼓勵象馬拉開波工人那樣的積極反擊。查韋斯更沒號召工人直接行動,保衛革命。他先後頒佈了幾條法令,解雇、拘捕任何阻撓石油産品生産和運輸的PDVSA職工。2002129日,軍隊開始佔領油船和港口,逮捕了部分罷工的船長。查韋斯又下令對生産日常必需食品的企業進行軍管。

爲了挫敗反革命,石油加工廠的許多工人加班生産汽油(見1229號《New York Times》署名Ginger Thompson的報道)。117日,馬拉開波的駐軍與工人一起佔領了屬於同盟歇業領導人之一、食品業巨商古•西斯涅羅斯(GustafoCisneros)的幾家工廠。對西斯涅羅斯的個人資産評估出入很大,從十多億美元到五十三億美元;衆所周知的僅是他對委食品業和傳媒業的控制。部隊還佔領了百事可樂工廠,國內最大啤酒廠“Polar"等等。26日政府對大米、麵粉、肉、雞蛋、消毒牛奶、奶酪和咖啡等食品嚴格限價,216日下令禁止擡高水、電、燃氣、公交運輸、醫療和教育的收費標準。

爲了補國內燃料市場的窟窿,政府從國外(主要是巴西)進口汽油、柴油和重油。但燃料短缺仍非常嚴重,對國民經濟起了雪上加霜的打擊作用。據委中央銀行20031月的報告,2002年國內生産總值比上年減少8,9%,其中1012月下跌了16,7%;另有多個經濟分析機構估計2003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會下降9%

16日,查韋斯對部分石油工人接管工廠表示感謝,同時下決心清洗PDVSA的反動白領。他的能源部長公佈了PDVSA改組計劃,多餘的管理部門會被裁撤,到226日被解雇的罷工白領和CTV技術工人達一萬一千人,前者佔絕大多數。

2003123日,加拉加斯數十萬人遊行(主辦者和一些左翼組織聲稱達兩百萬人,另有左派認爲約一百多萬人),支持革命。查韋斯在現場講話中說:近三年來我們進行的是一場民主革命寡頭和法西斯勢力策劃的罷工罷市必敗,人民必勝。但他絲毫未談這個必勝的人民到底該怎麽辦,如何擊退逼到眼前的反革命。112日,當工商聯宣佈全國大中學校罷教時,查韋斯不是呼籲學生和教師起來佔領學校,而是威脅要逮捕罷課教師。話說回來,沒他的號召群衆照樣革命。各地爆發了大規模學運,從而打破了三年來大學生總體上對革命的旁觀態度,兩天後大部分高校開學,一些中小學內追隨工商聯的管理人員和反動教師被進步大學生和革命知識份子取代。

查韋斯在123日的講話中還堅持我們從事的是民主革命的提法,並時不時冒出人道資本主義等辭彙。在2月的幾次講話中他還模仿法國大革命雅科賓黨人的說法,倡導成立警惕委員會,去年夏天他曾要親查派群衆交出私藏槍枝,如今也不提了。但是對群衆可能會撇開他鬧革命,查韋斯很警覺。不久前首都部分郵遞工人發表了他們給總統的公開信:“……您號召我們成爲自己命運的主人公,參與到建設人民政權(的事業)中來……我們,人民政權的一部分,請求您允許我們選舉本系統的管理者,以實現工人對制定生産計劃的參與和對生産的監督。查韋斯對這個很謙卑的改良主義請求沒有任何反應,他忙於穩定上層,把親信軍官安插到負責崗位上來。原國防部長、三軍總司令林肯被任命爲內務和司法部長,大忠臣卡爾尼洛將軍成爲三軍總司令。不能不說的是,近半年來軍內的政治分化十分明顯,去年12月,在工商聯策劃下,一批軍官發起請願團,於首都市中心靜坐要求查韋斯求下台。今年1月初,鑒於首都警方長期偏袒反查派,一批革命士兵沖入警察總局,收繳了庫存的重武裝(機槍、衝鋒槍),僅留下手槍供警察使用。

今年126日工商聯指揮下封鎖了通向首都的一條主要公路,這是63天同盟歇業中資產階級的最後一次進攻。2月初,工商聯負責人之一拉•阿里方索承認:許多業界人士快撐不下去了,繼續罷市只有破産。隨後全國工商聯和CTV與政府達成了一個不戰不和的協定。所有人都知道,新的戰鬥還在前頭。查韋斯頒佈了保衛國民經濟方針,規定中央銀行對外匯買賣實行管制,以切斷資本外流的渠道,另組成5人外匯管理委員會,監督央行。政府宣佈,在今年8月就查韋斯去留問題舉行新的全民公決。

同盟歇業結束後,查韋斯清算了一些反動派頭目,2003221日,委全國工商聯主席卡洛斯•費爾南德斯在首都被捕,但幾個小時後他就被法院釋放回家禁止隨意外出,聽侯傳訊。這又一次暴露了老查的改良主義政權已陷進死胡同━━除了笨拙地利用舊有國家機器進行有限自衛,它不敢真正發動支持自己的工農,把被蒙蔽的群衆爭取過來。它害怕發動起來的工人和貧民會走的太遠。查韋斯三年來忽進忽退、忽左忽右的溫和改良路線,沒安撫住老闆們,卻讓許多工農支持者疏遠了他,更談不上主動爭取落後群衆。與此同時,他依賴的資產階級國家機器卻無時無刻不在怠工,配合公開的反革命。

部分石油工人接管工廠的舉動引起各方極大關注,這是三年來工人階級第一個有重大影響的獨立行動。一些左傾組織指出,同盟歇業開始後,誰也不知道工人會如何表現,事實上兩個石油加工廠的工人拯救了查韋斯政權。此外工人得到了部隊的支持,也打擊了同盟歇業的勢頭。老查表示追認工人的行爲,並打算派一大批貧民和士兵進入PDVSA,同時他想另建總工會,取代目前很被動的CTV。同盟歇業結束後,350個親查派工會代表開會研究新的總工會組織問題,但立刻在全國聽到一片罵聲,階級鬥爭等一大批組織指出親查派工會頭腦在同盟歇業時期無所作爲,現在想用貼告示的辦法取代CTV,是下山摘桃子。CTV主席奧爾特加目前躲了起來,電話工人工會領袖何塞•莫爾對此公開聲稱:這好得很,因爲我們找到他時就不用遵守勞什子法律,就地了斷他老人家。查韋斯對此不表態,作出咱沒意見,大夥看著辦吧的暗示。

查韋斯曾鼓勵組建波立瓦爾委員會,用來爲政府造勢,不料如今這些委員會有三萬之多,並早已被形形色色的革命分子操縱,互不服從。2月初一名左派分子從加拉加斯發來的互聯網報道說,委內瑞拉革命最大的特色是派系之多已不能用林立來形容,而是象洪水泛濫,根本見不到邊,他認爲這既是革命的生命力所在,也是它急需理順的問題。

同盟歇業的後台在華盛頓。1213號,美國政府表示支持委民衆要求提前選舉總統的呼聲。在美帝和民族資本開足了勁搞破壞的同時,唱紅臉的也紛紛亮相,以配合顛覆活動。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加維里亞幾個月來一直在忙乎著避免進一步暴力衝突2003115日,在巴西新總統席爾瓦(盧拉)配合下,6個美洲、西歐國家(美國、巴西、墨西哥、智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組成了委內瑞拉之友調和小組。朋友們嚷著要雙方冷靜下來求同存異。也就是說,在老闆們鐵了心搞破壞的前提下,國際資本以友善面目壓查韋斯讓步,最終達到侵蝕、推倒改良政權的作用。

據一些委左派組織估計,全國目前約30%的居民堅決支持政府,更確切地說,他們堅決支持反帝反資路線,要求加強工農在政治生活裏的地位。這部分人包括多數農民和城市貧民、接近半數的工人、少量職員。20%的居民堅決反對,包括私有大資本、絕大部分中小資產階級和中高級職員、一小部分下層職員,特別要說明的是,一部分貧民和失業者也開始反對乃至痛恨查韋斯,因爲受到政治動蕩和同盟歇業的影響,他們的生活急劇惡化了。失業率不斷攀升,當局不提倡剝奪有産者的群衆行動,而是在市場經濟裏打轉,想辦法搞點調節,但成效不大。奉行穩健路線的結果是把下層群衆推向反動陣營,支持率下降又促使政府內的右派進一步要求更加穩健,形成惡性循環。

改良派政府支持下降的重大原因之一,是全國所有主要的私人傳媒無一例外地煽動反革命歇斯底里,在幾年裏有系統地、持續地進行造謠運動,無所不用其極。就拿這次的同盟歇業來說,今年13號兩派街頭衝突,有兩人遭槍殺,新聞界先是大叫獨裁政府鎮壓民衆,當死者被證實是查韋斯支持者以後,記者們好似喝了膠水,不言不語。

面對國內外資本的怒火,查韋斯拼命想表白他並非共產黨,甚至不是社會黨,所以對反革命輿論界極溫和。去年夏天到目前爲止,國內主要私營報紙不斷呼籲舉行反查政變,卻從未受到任何嚴厲懲罰。今年113日他曾公開表示反動傳媒比原子彈還厲害,並說再這樣下去他要收回私人電視台的營業許可證,結果又是空話一句,而私人電視台照罵他是大獨裁者

委局勢發展對中國無產階級的幾點啓示

首先是革命領導權問題。查韋斯的革命措施很謹慎,也沒傷到資本家的筋骨,但國內老闆們不依不饒,因爲他們怕有限讓步會引發工農得寸進尺的舉動。美國資本的總動向,是以削弱幾十年來有所成長的後進資本主義國家爲手段,解決自身的結構性危機,所以說委內瑞拉在這當口搞改良,是撞在美帝槍口上了,絕無存活可能。查韋斯早晚要被將軍,再無棋可下。獲得對伊拉克石油控制權以後,美帝的刀子很快會伸進委內瑞拉。

工人階級和一切貧苦大衆要是不想坐以待斃,就得把革命主導權從政府手裏奪過來。

能不能不奪查韋斯的權,而是擁護他往前走?

不能,非跟老查撕破臉不可。查韋斯本來就是依靠群衆,才在四月政變中絕路逢生。軍隊能支持他,也是因爲士兵和下級軍官受到群衆運動感染,多數中高級軍官是隨風倒的。查韋斯在去年夏秋之際曾下大力氣試圖與資產階級和解,但人家不理這個,非要以階級鬥爭爲綱,重建民族資本及其美國後台的絕對統治。查韋斯右轉彎碰了個滿臉花,趕緊打左舵,但又不敢把油門一踩到底,比如說今年110日銀行追隨工商聯宣佈48小時罷工,查韋斯立即聲明要沒收反革命的銀行,但至今未對任何銀行國有化,而這是國民經濟避免崩潰的重要手段之一。

事態已很明朗:群衆運動再怎麽護著老查,以後的日子也好不過今天這個不戰不和的半死局面。到另起爐灶的時侯了。

是不是可以另找個比查韋斯還查韋斯的愛國政治家主持局面,既避免愛國力量的分裂,又能推進改良?也不可能,這才真是不負責任的投機冒險。查韋斯絕非無能之輩,他很有駕馭非常形勢的能力,在軍隊裏也還有一批死黨,他的改良擱淺,不是個人問題,而是委國內外階級力量對比、較量的結果,是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尖銳化對委局勢影響的後果。

群衆運動真奪了權,站不穩怎麽辦?時機成熟了嗎?

到目前爲止,委內瑞拉的工人階級遠沒達到1917年俄國、19251927年中國、1968年法國、1969年義大利、1972年智利和1979年波蘭工人階級那樣的動員狀態和戰鬥決心。有些新工人組織出現,但沒有一呼百應的威信;部分群衆參與管理社會的願望加強了,但沒有清晰的無產階級革命綱領;工人階級的分裂並不嚴重,包括石油工人在內,沒幾個人真把CTV的工賊們當成領袖,但也談不上把天翻過來的整體政治意志,這種意志存在與否是掩蓋不了的。

所以先進工人的緊迫任務,不是急於馬上奪權,而是確定以奪權爲目標的綱領,在企業裏開展奪廠行動,先把工廠置於工人選出的代表機構控制下,工人代表應有計劃地行使並拓展行政功能,比如武裝工人、對食品的沒收和分配、維持治安、防止業主對工廠的破壞等等。同時儘快建立起橫向的工人代表聯合機構,並與城市貧民、學生和農民的類似機構協調行動,爲奪權作準備。

委內瑞拉的事態發展與世界、特別是拉美密不可分。今年1月查韋斯曾向巴西總統席爾瓦(盧拉)求援,以巴西石油技術人員和工人取代罷工者。巴西石油工業工人聯合會領袖之一Ahtonio. Carrara 立即聲明:作爲國際工會運動的一員,我們無權推行反對罷工者的政策。如果說,全世界的資本家及其奴僕(比如工會官僚)早就串通一氣來對付工農的話,無產階級和一切勞苦大衆的解放,更離不開彼此之間的合作。

200322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