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期

中國的演變

先驅社

《先驅》第68期,2003年(夏)

雖然1980年代後期以來的中國政治和經濟的形勢跟蘇聯和東歐方面大不相同,但是中國跟蘇聯和東歐一樣,也發生了資本主義復辟。

中國共產黨推翻國民黨統治而建立起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50年代中期以後一直自稱為社會主義國家或工人階級專政的國家.。其實,不但社會主義制度遠遠沒有在中國實現,而且中國工人階級自己從來沒有掌握政權。中國工人群眾連資本主義民主國家的工人所享有的政治自由都沒有得到。革命馬克思主義者(托派)承認當時的中國是官僚主義變態的工人國家,是因為中共官僚政權剷除了地主和資產階級,建立了工人階級專政所必需的國有財產和計劃經濟的制度,在這個意義上是為工人階級服務的,本質上跟墮落後仍舊保存著國有財產和計劃經濟的制度的蘇聯政權(斯大林主義政權)一樣。這種變態的工人國家可說是功能上的工人國家。到了1980年代,主要由鄧小平設計的「改革開放」政策一步步擴大和加深,國有財產和計劃經濟的制度不再得到國家保護和發展,反而一步步削弱以至摧毀,同時資本主義企業被容許重新出現,而且一步步得到政府更大的縱容以至鼓勵.。這時國家實際上到底是為哪個階級服務,就大成問題了。上述趨勢發展到1980年代末,已經充分顯示出,國家的功能根本不是保衛和發展國有財產和計劃經濟的制度,而是促成資本主義復辟了。因此,這時社會主義革命者應該認識到,中國已經不是工人國家,而是資產階級國家;中共官僚已經不是工人階級的官僚,而是資產階級的官僚了。(注1

中國再生的私人資本主義企業,起初是在個體戶或者集體企業的名義下經營的。在1978年「改革開放」之前,即使是個體戶,在法律上和實際上也受到嚴格的限制,並且在憲法上規定要「引導他們逐步走上社會主義集體化的道路」。19821988年兩次修改憲法,變成正式允許資本主義私營經濟長期發展了。(注2)一個工人階級毫無民主權利而又長期發展資本主義經濟的國家,顯然在任何意義上都不可能是工人的國家。工人階級在這裡只能是被壓迫又被剝削的階級,也就是純粹的被統治階級。這樣的社會更不可能是從資本主義向著社會主義轉變的過渡社會.。因此,到了1988年中國修訂憲法的時候,就有了充足理由斷定國家機器的階級性質已經根本改變,資產階級國家已經復辟了.。至於國有企業仍佔相當大的比重,這並不能否定國家制度和社會經濟制度已經發生了本質上的轉變。況且事實上國有企業本身日益加甚地遵照市場法則,為追求利潤而經營,同時一步步股份公司化,吸收了私人股東和外資,還紛紛爭取股票上市。(注3

1990年代以來,中國私營企業和外商投資企業的注冊資金的增長率,一直都比國有企業快許多。私營為國企的4倍以上,外資為2倍以上。現在私資和外資合計已經超過了國企資金,其中外資約佔8成。再看,國家負有外債3千多億美元,內債近5千億人民幣(等於近6百億美元),但私人儲蓄約有8萬億人民幣(約1萬億美元),更可見私人資本的潛力多麼龐大。私人儲蓄有一半以上屬於中高級的官僚和他們的家屬(合計約131萬人,為全國人口千分一)。在全國個人外匯存款870多億美元中,他們佔8成以上。中國再生的資產階級就是直接以這個官僚資產階級為核心而形成的。他們的壟斷勢力和專横與腐化的程度,都大大超過了以前國民黨的官僚資產階級。那些不是直接由官僚轉化的資本家,如果不得到他們允許,不以某種方式投靠於他們,簡直無法生存。想迅速形成對國家官僚獨立的所謂民間社會,在中共統治下純粹是空想。

最近二十多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驕人成績,主要是由於中共專制政權一直維持著,它充分保証了資本在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市場上自由剝削,適應了全球化發展的當前需要。這絕不是什麼社會主義路線成功的表現,也不是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保證。相反,所謂「通縮」的景況,已經維持了好幾年,更大的經濟危機日益迫近。社會矛盾的尖銳化,已經令官方的學者也發出了強烈的警號,而要求社會公平的呼聲日益響亮。但中共寡頭完全沒有任何實際政策阻止工農群眾處境的繼續惡化,只企圖擴大中等收入者在社會上的比重,希望以此鞏固自己的統治。然而國內許多社會學家都鮮明指出了:事實上兩極分化近年一直在加緊進行,中間層迅速沒落,而且沒有逆轉的前景。農民越來越難以靠農業謀生,數以千萬計跑去城市當民工(沒有正式居留權的外來勞工),接受特別殘酷的剝削,或是變成流氓無產者。城市本身產生出來的極端貧困的人口,據官方承認,也達到了兩千萬。「改革開放」前的中國,貧富差距屬於世界最小的一級,現在變成屬於最大的一級了。資本主義社會一切最醜惡的現象,在今天的中國最顯著。巨大的社會動亂隨時都可能在中國爆發。那將會成為革命還是純粹破壞性的動亂,關鍵在於到時是否已經有了一個力量能夠發展成為革命的領導。這方面的準備工作,現在還處於極其微弱的初級階段。而認識清楚中國現存政權和社會的醜態完全與社會主義無關,完全是中共徹底背叛工農和社會主義的結果,正是建造革命領導力量所必需的先決條件之一。

在國際舞台上,中國早已不再代表反帝反資本主義的力量,而是依附於國際資本的第三世界國家的一個後起的強烈競爭者了。911事件後中國對美帝的所謂反恐怖主義戰爭的態度,更進一步証明了這點。現在中國政府還能夠跟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聯合起來對抗帝國主義的場合,主要只剩下堅持說西方所倡議的人權準則不適用於第三世界。


附注

(注1)從1978年底開始實行的「改革開放」政策,初期主要只是:提高農產品的收購價格,改變工業投資的比例,從過份偏重於重工業轉向提高消費品的生產,恢復個體和小集體的工商業的經營,讓國營企業單位和地方政府有較大的自主權,允許下放農村的城市青年回到城市,平反被打成「右派」的大批知識份子和幹部,讓他們恢復本來的專業工作,重新重視學校教育,放鬆思想控制(尤其是和西方的思想交流),增加對外貿易,注重吸收外資和外國的先進技術等。這些政策都是有利於改善人民生活而又並不違反計劃經濟原則的。相反,那時中共一再強調要在改革中堅持計劃經濟的制度。但在很快取得經濟和政治上的成效後,中共當局實際上認定了市場經濟是發展經濟的唯一正路,越來越明顯地採取了這條路線。起初還避忌市場經濟這名詞,只談發展商品經濟,而硬說商品經濟跟市場經濟是兩回事。198410月正式宣佈要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並重,號召人們突破認為計劃經濟和商品經濟是互相對立的傳統觀念。實際上國家的政策已經是實行一種雙軌的經濟制度。中央的經濟計劃只管最大規模的企業和少數最重要而又最短缺的物資,其餘都讓市場去調節,或者由地方政府去管理。連計劃管理的物資也有官定和市場議定的雙軌價格。受中央計劃支配的企業,在完成計劃的產量和品種以外的產品,也由企業自由投入市場。當時還有普通的人民幣和外匯劵兩種貨幣。那些完全實行市場經濟但接受中央重大資助的經濟特區和對外資開放的城市也成立了。在這樣的環境中,加以受計劃支配的企業數目和物資種類都不再增加,只有減少,市場經濟自然迅速發展起來,而經濟計劃所起的作用不斷降低。掌握權力的官員和他們的親友們大肆利用雙軌制度去合法或非法發大財(例如用很低的官價大量購入管制貨品,然後在自由市場上高價賣出,甚至只靠跟官方的特殊關係介紹別人做這種生意而收取大量佣金)。這樣迅速積聚的大量金錢,就是中國再生的私人資本的主要來源,而「官倒」和「關係學」等名詞也在社會上大大流行起來。這些令人民反感的後果,從1985年開始大大顯現。這也是促成1989年民主運動的重要原因之一。

 (注21982年修改憲法,才允許個體戶長久存在,承認他們是公有經濟的合法補充,規定要保護他們的利益。到了事實上私人資本在個體戶和集體企業(主要是鄉鎮企業)的名義下已經有了很廣泛的發展之後,1988年再修改憲法上有關的條文時,乾脆明文規定:「國家允許私營經濟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存在和發展。私營經濟是社會主義公有經濟的補充。國家保護私營經濟的合法權利和利益,對私營經濟實行引導、監督和管理。」這裡所說的私營經濟,就是私人資本主義企業。現在國家對它們的態度,正和1954年的憲法相反。1954年的憲法規定「國家對資本主義工商業採取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政策……逐步以全民所有制代替資本家所有制」。現在中國則確定地採取了長期發展資本主義經濟的道路。

 (注3)再往後,尤其是1992年鄧小平「南巡」,發表促進「改革」的強硬講話之後,中國的資本主義化就更加速進行了。這種實際演變不久也在憲法上反映出來。1993年和1999年兩次再修改憲法,廢除了實行計劃經濟的規定,改為規定中國將長期處於所謂「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制度」。凡是懂得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人都不難看出,在一大堆肆無忌憚的官僚謊話掩飾下所描寫的這種制度,正是資本主義制度。中國工人群眾的親身感受,和一切睜開眼睛又不願自欺欺人的實地觀察者所看出的,也跟這個判斷相符。2001年中國終於加入了WTO,表明世界資產階級正式承認了中國經濟已經是資本主義體系的一部份。

2003110

分類:第68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