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雙失誰的責任?

大新

《先驅》第65期,2002年(秋)

會考剛放榜,但只有四分一(三萬三千人)人能夠升讀中六。即使再扣除IVE及重讀生,仍將有幾萬青年既失學又沒工作。再加上原有的九萬雙失青年,雙失青年總數就達到十多萬了。

另一方面,即使是大學畢業生,今天也很難找工作,即使找到了,待遇也很差。

見習就業計劃幫了誰?

政府好像不遺餘力幫助青年就業。甚麼「青少年見習就業計劃」啦,甚麼呼籲商界一公司多聘一人啦,等等。問題是,前者只有一萬個名額,而且提供的往往只是短期職位,而後者呢,不過是呼籲罷啦,有多少公司遵從,誰曉得!這不過是一種公關手段,根本沒用。

但前者呢?短期實習也比失業好呀!而且說不定有些僱主會從此長期僱用優秀乖巧的青年!

讀一下下面的報道,就知道真相了:

參加計劃的其中一間中學的校長解釋為甚麼參加:「該校擬聘請五名青少年擔任教學助理,減輕老師日常工作,如打字、準備教具等,但學校會因而考慮減省一至兩個文員職位。」(725日明報)

原來聘5個青年是為了裁掉2個僱員!

可見計劃能創造新就業機會的少,挖肉補瘡的成份可能更多!換言之,甚麼青少年見習就業計劃,說穿了不過是為僱主提供一萬個廉價而又年青的勞工吧了。

至於那餘下的十幾萬雙失青年,就繼續由他們雙失好了。

所以,政府雖然表面上大張旗鼓地為青年就業問題出謀劃策,但骨子裡不過是公關花招,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面對現實!━━

但請問這樣的現實有利誰?

這時候,高官名流就出來講另一番話了:青年人啊,少怪社會吧。其實工作還是有的,只要多提高自己的競爭力,不怕苦不怕累,就必有僱主賞識你!更有僱主在報紙上投訴青年人好食懶飛。有個酒樓老闆說時下青年不肯捱苦,不滿現實:

「青年只見到點心師傅有萬多元月薪,卻不能承受日日工作十數小時、長期在廚房工作的現實。」(86日明報)

天呀,現在是甚麼年代,還要工人一天勞動十幾小時才能糊口!一百多年前,西方工人運動已經成功爭取到每天十小時工作制,後來更逐步縮至八小時、七小時呢。香港過去雖然沒有立法規定最高工時,但習慣上很多行業都是八小時。十幾小時根本就是不人道的超級剝削!這樣的「現實」,的確應該不滿!

董建華苦口婆心地說過:「但是,有工做好過沒工做呀。騎牛搵馬才是上策,所以辛苦些也做吧。」

總之,來來去去,都是你們青年人的錯,失業者的錯,不是他們錯。

事實卻是,的確是他們錯。首先錯在沒有經濟學常識。他們不知道(或故意裝作不知道),在經濟衰退期,依賴工商界創造就業根本是問和尚拿梳。工商界唯利是圖。他們增聘人手本來就不是為了做善事,而是為了自己發財。但在經濟衰退期,不那麼易發財啦,這時,他們只會熱衷於裁員減新,而非新開職位,因為這才能繼續發財。至於受政府資助的社會服務機構,更難以開設新的永久職位,因為政府本來就一直在削減資助額!所以,政府所有辦法,都不過是公關,騙騙青年人而已。

那是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呢?不是的。既然僧多而粥少,就應當加粥,而不應當叫僧眾索性勒緊肚皮。但叫誰加粥呢?叫政府!政府本應代表大眾利益。當市場經濟出了亂子,當然要政府收拾局面。香港政府可以分別在1987年及1998年花上億計金錢去拯救股市,為甚麼就不能為數以十萬計的失業者創造就業?

創造就業,政府有責

其實,縮短工時(而人工不減),這樣就可以騰出許多工作來吸收失業者。若人人不是工作十幾小時而是八小時,就已經能創造不少就業。

其次,香港還有無數老人、弱能者、兒童須要人照顧,還有無數貧民區的房子須要維修,還有無數廢物須要回收再造。只要政府聘請失業者進行這些有益工作,既增加社會財富及改善人民生活,又可解決失業,何樂而不為呢?

政府創造就業有責!但董建華是商人政府,不會自動為青年,為人民設想的。要這個政府改弦易轍,除非青年人聯合人民一起解決失業問題。而第一步就是有覺悟的青年人團結起來,形成改革社會的力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