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難道要進行一次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

趙達功

《先驅》第66期,2002年(冬)

中國目前受壓迫受剝削的廣大無產階級與資本家階級和形成中的官僚資產階級的矛盾越來越激化。原來我懷疑中國無產階級是否能形成強大的社會力量,以為僅僅靠共產黨內部的政治改革就可以解決問題,以為中國只要出現戈巴契夫就能實現民主政治。但是,現實中國的社會矛盾,使我已經認識到,中國的革命依然需要無產階級革命,知識份子只能順應無產階級革命的歷史使命。中國知識份子只能以運動形式進行小範圍的和不徹底的革命,儘管這種革命是必要的,是積極的,尤其在喚醒無產階級的政治覺悟方面,知識份子應該在理論上武裝無產階級,而社會革命的中堅力量依然是無產階級。

鄧小平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的確使中國的經濟力量日益增長,也不得不承認,廣大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提高。這僅僅是問題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由於改革開放局限於經濟上,政治改革直到現在沒有任何進展,甚至從觀察工人、農民的實際狀況上看,政治上甚至有所倒退或更番趨於反動,社會財富越來越集中在少數中外資本家和新興的官僚資產階級手裏,而廣大工人、農民卻越來越貧困。

《多維新聞》曾報導,中國目前20%的富裕家庭佔有社會總金融資產的55.4%,而20%最低收入家庭僅擁有社會總金融財富的1.5%,相差超過34倍。《多維新聞》引述《星島日報》的消息說,有關統計還比較了去年8月份城鎮居民的當月收入,發現20%高收入戶佔總收入的42.4%20%低收入戶僅佔6.5%,高低相差八倍;最高10%收入戶與最低10%收入戶的人均月收入差別更大,達21倍。農村的貧富分化情況與城市相似,20%高收入戶擁有40%以上的全部淨收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專家指出,由於估計上的偏差,上述數字仍可能低估了中國當前的實際差距水平。

《多維觀點》刊登署名基尼的文章《有一件事令中國名列世界前茅━━基尼系數達到臨界值》,我將其主要部分引用如下:

通常人們用基尼系數(Gini Coeffient)來說明社會收入分配的差距程度。所謂基尼系數是指社會成員的總收入分配狀況與絕對平均分配狀況的相對差距。此系數介於01之間,數值越大,表明社會成員之間相對收入差距越大,反之越小。

國際上通常認為,系數在0.2以下為絕對平均,0.2-0.3之間為比較平均,0.3-0.4之間為比較合理,0.4-0.5之間為差距較大,0.5以上為差距懸殊。我國的基尼系數已從1988年的0.382迅速上升到1995年的0.445,且目前仍在不斷刷新,據國家統計局最新調查顯示,1999年的最新記錄為0.45620%的高收入者擁有著42.4%的財富。

中國80年代初期在反映居民收入差距的資料基尼系數是0.28,到1995 年是0.38。按照世界銀行的統計,這一資料除了比撒哈拉非洲國家、拉丁美洲國家稍好外,貧富懸殊要比發達國家、東亞其他國家和地區以及前蘇聯東歐國家都大。這是一件令人吃驚的事情,雖然人們知道中國收入差距在擴大,但沒想到將其放到全世界範圍裏面來比,竟會到了如此的地步。

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國家在短短15年內收入差距變化如此之大,而面對這個變化速度,中國依然沒有政策上的措施來扭轉這個趨勢。

基尼系數已經說明了中國業已存在的社會深刻矛盾,依然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由於資本家和腐敗官僚勾結在一起,權力和資本的結合,使得工人農民所受到的壓迫剝削更為殘酷。資本的原始積累是沒有人性的,如果沒有政治改革,沒有無產階級的鬥爭,這種血腥壓榨和殘酷剝削就會繼續下去,而且一直會延續到爆發無產階級革命。物極必反,事物發展到它的盡頭就必然走向它的反面,矛盾激化到非爆發革命時,矛盾的鬥爭就一定是殘酷的甚至血腥的。

美國之所以沒有爆發無產階級革命,原因是她吸取了歐洲資本主義發展的經驗教訓,社會的政治制度總是要制定控制財富在少數人手裏的過於集中,工會和勞工組織等於代表美國政治制度一直在維護工人的切身利益,通過稅收和限制壟斷,一方面對財富的集中流動予以控制,另一方面也促進了科學和社會經濟的不斷有活力的發展;同時,工人的基本權利在人權和自由制度下得到保障。

中國目前的狀況是,如果共產黨不能解決自己日益嚴重的腐敗問題,那麼就只會與資本家階級相結合,成為無產階級的對立面;如果共產黨內部沒有進步力量存在,不能進行徹底的政治改革,它就不能代表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的根本利益。知識份子中間只有一部分認識到情況的嚴重性,可能有革命性的覺悟,而另一部分可能由於自己社會經濟地位的提高和許多進入官僚體制之內,成為社會進步力量的阻力。因為共產黨實行的是歷代封建皇朝對付知識份子的胡蘿蔔加大棒的一手硬一手柔的兩手政策,加上中國傳統知識份子的劣根性,常常會瓦解中國知識份子。

胡長青、成克傑之流只是被發現的冰山一角,其實共產黨和人民群眾誰都清楚,共產黨的腐敗是自上而下的普遍現象,已經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殺一兩個貪官不能改變整個共產黨自己的腐敗。象類似李鵬及其親屬的貪贓枉法問題,不知道共產黨內部的精英有沒有勇氣予以懲治,正義的力量能否積聚到可以在黨內佔有大多數。

如果共產黨能進行政治改革,要犧牲的似乎是國家經濟的增長。因為徹底打擊業已形成的官僚腐敗階級,短期內經濟一定會受到影響,如打擊廈門腐敗力量,廈門的所謂經濟繁榮就會暫時受挫,打擊汕頭的腐敗力量,不僅會使汕頭經濟受影響,可能還會影響到香港的經濟。如果穩定就是避免打擊腐敗和避免影響經濟以及避免影響共產黨的形象,那麼,腐敗的繼續延續只能使資本家階級和官僚腐敗階級更加肆無忌憚的倡狂,工人、農民更加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實際上共產黨自己在孕育推翻共產黨的社會力量,也就是在為自己準備掘墓人。

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過去所進行的革命並不是無產階級革命,只能打著無產階級革命的旗號進行農民革命,充其量只能與太平天國革命相媲美,因為中國無產階級在過去沒有積聚強大的力量,只有現在的中國,無產階級剛剛形成強大的社會力量,包括無產階級的成分,沒有局限於城市裏的工人群體,已經將農民也包括進來,因為共產黨剝奪了農民的土地,儘管農民對土地現在有承包性質,但所有權依然在國家手裏,土地不能作為商品買賣,中國的農民實際上已經成為無產階級的組成部分。

世界上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都經歷了從原始積累開始的資本主義發展,我們知道。馬克思時代的資本家的貪婪和剝削的殘酷性,使得馬克思主義能夠有無產階級回應,並形成世界範圍內的無產階級革命。但是,應該看到,資本主義能夠發展到現在的樣子是與馬克思主義和無產階級革命分不開的,如果說馬克思主義對人類社會發展的貢獻,就是他使得資本主義社會更加理性化,使得人權等自由平等制度的建立,使得社會財富趨於合理的分配,並且實際上實現了馬克思主義的部分理想化社會意義。中國剛剛開始資本的原始積累,而共產黨官僚階級橫徵暴斂相當於當年的英國圈地運動,資本主義最沒有人性和對工人、農民最殘酷的剝削壓榨行為,在資本原始積累階段表現的最為充分。

中國由於只是引進了西方的經濟和科技力量,但沒有引進與此相適應的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如果說現代資本主義有其存在和發展的合理性,那麼一定是因為資本主義社會有其相適應的政治制度,這種政治制度是資本主義社會存在和發展的必然產物。中國既然已經實行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但卻頑固堅持並不適應這一制度的獨裁政治制度。事實已經說明,目前共產黨所實行的專制制度,根本解決不了社會急速形成的兩極分化,解決不了共產黨內部官僚的腐敗問題。八九春夏那場學生政治運動,明確給共產黨敲響了反腐敗的警鐘,十多年過去了,共產黨自己反腐敗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講來講去並沒有真正實現反腐敗的目標,而腐敗越來越嚴重,為什麼?共產黨應該從政治體制上找原因,如果共產黨不從政治體制上反省自己,那我們只能認為,共產黨就是自己要搞腐敗,共產黨要把自身建成一個腐敗的黨、墮落的黨和壓迫無產階級的黨。當然這具有諷刺意味,一個自稱無產階級的政黨卻要壓迫無產階級。如果說,過去共產黨曾經多少代表勞動人民的利益,但現在已經走向了它的反面,它並不代表廣大勞動群眾的利益,而是代表資本家階級和自己形成的官僚腐敗階級利益。

如果經濟的發展繼續使得財富越來越集中於少數人手裏,越來越多的工人農民處於貧困狀態下,那麼,就一定形成強大革命物質力量,武器的批判自然會代替批判的武器。

因此,中國的無產階級有可能進行革命,這種革命當然不是武裝革命。現在雖然分散的無組織的抗議活動此起彼伏,但是從長遠看,它一定會形成強大的社會力量,而且它現在也起著分化瓦解共產黨獨裁專制的歷史作用。雖然,中國的傳統文化和觀念可能約束無產階級力量的迅速聚集,但中國無產階級一定會覺悟。可悲的是,激烈的革命會給國家和民族帶來巨大創傷,但是能有什麼方法使革命悄悄進行,在盡可能損失最小的情況下進行?

(轉載自主人公論壇gongnongbbs.webhop.net/

分類:第66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