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碼頭工人一動員,全球港口打冷顫

劉宇凡

《先驅》第65期,2002年(秋)

美國碼頭工人的工潮已經造成近百億美元的直接損失。美西29個港口貨物已經堆積如山。汽車廠因缺乏零件而停產。零售商正擔心到了感恩節他們無貨可賣。在亞洲各國,一些港口已經拒絕處理輸美貨櫃。出口商急得直跺腳。大家都擔心這場工潮會加快美國及整個亞洲的衰退。

事件的前因後果

今年七月,太平洋海運協會(資方)和國際碼頭倉庫工會的原有合約到期,須要重新談判新合約。資方提出要引進新電腦和光纖設備以加速貨物起卸,為此須裁減一千文職人員。工會領導本已同意,希望以此換取資方同意維持所有工作仍繼續由工會會員承擔。資方不同意,因為它早已打算外包工作,為的是逐漸削弱工會。工人知道這時已經退無可退了。卅年前,他們尚有九萬碼頭工人,現在只剩下一萬了。如果連過去最重要的鬥爭成果,即碼頭工作為會員專利,也被奪去,那往後日子怎麼過?工人有了抵抗決心。工會於是在九月初發起36小時罷工,一日後復工,但仍然按章工作。資方呢,也決不是吃齋的,早已下決心要毀滅工會,於是寧願造成巨大損失,也要實行封港。第一次封港是927日,但很快因恢復談判而取消。但談判失敗,於是資方在30號宣佈無限期封港,直到今天(108號)仍繼續。而國際碼頭倉庫工會主席埃斯賓諾薩則說:

「我們決不坐視他們把工作外包和瘦身,就像他們在所有其他國家所做的一樣。我們要堅守陣地。」

在歷史上,碼頭與倉庫工會是有力量的工會。它在1934年的工運大蓬勃中產生。在此之前,碼頭工人生活悲慘。資方縱容黑社會控制碼頭,要找一份工得要給有黑社會背景的包頭佣金。到了1934年,一次大罷工讓整個西岸碼頭癱瘓,三藩市警察開槍鎮壓,造成二死百餘傷。但鮮血換來成果,資方讓步,承認碼頭工會會員的工作「專利權」,連分派日常工作也往往由工會負責。從此碼頭工人待遇才有了明顯改善。這個工會是在大鬥爭中誕生,所以戰鬥性較強。1950年它被產業工人大會(CIO)開除,原因是它有不少共產黨會員。在越戰中它也採取較左立場,正式反對越戰。

1971年的鬥爭失敗是轉捩點。在此之前,美國開始大量引入貨櫃這種新技術,大大提高效率,同時卻令很多碼頭工人變成「多餘」。資方大舉裁員,工會報之以罷工四個月,但不曾成功扭轉局勢。碼頭工人從九萬減為現在的一萬。美國其他港口也是這樣。西雅圖在六十年代有2400碼頭工人,現在只剩550。所以三藩市的工會分會主席說:「我們現在是以從前的廿分之一的人,去處理十倍於以前的貨物。」美國的情況也是所有其他國家的寫照。過去卅年,世界各地碼頭工人都不斷被資方反攻。在澳洲、印度、英國利物浦等港口,工會更失去了包攬碼頭工作的權利。

既然其他國家工會都已不斷敗績,美國能例外嗎?━━美國資方這樣想。所以,資方這一次是鐵了心不惜大代價去一舉剷除工會過去所爭得的權利。此仗若勝,他們就可以大大降低工人待遇。一直以來,世界其他國家的出口商,以及美國自己的進口商,都投訴碼頭工人工資「太高」。香港的現代貨箱董事總經理祈天順說,美國碼頭工人的「生產力」只及香港六成。這當然大有「下調」空間了。

不過,工人今次也不是輕易言敗的。他們知道,這一仗是關乎他們的尊嚴。有些甚至覺得從頭起工會領導就不應讓步,去犧牲那一千個文員,以為可以換取資方擔保不碰工會的「專利」權。一位有25年資歷的工人祖說:

「工會自己接受了裁減一千文員。這已談好,但這本來不只是電腦化的問題。電腦也要由人去操作,只有人才知道怎樣搞好港口的工作。資方把工作外包是為了把我們趕盡殺絕。這些港口是我們建設的,令港口有今天成績的也是我們。可是資方只一句「我不再要你們了!」它知道布殊總統支持它的計劃。太平洋海運協會的主席要以毀滅工會來揚名。」

另一方面,美國很多工會已經宣布支持碼頭工人的鬥爭,聲明決不越過工人的糾察線。在香港,職工會聯盟、貨櫃車司機工會、運輸及搬運業職工會等等也發信支持他們。

經濟損失及影響

在所謂「全球化」時代,世界各地經濟更為一體化。資本家為了進一步削減成本,推行什麼just in time,就是說,在生產和經銷的每一個環節都盡量減少庫存,同時儘量倚賴及時的運輸來提供貨物。但是,這也使資本家非常倚賴運輸,也就是說,增加了運輸工人的鬥爭力量。這個新局面,在這次工潮中表露無遺。

有人估計,封港所造成的直接損失至少每天十億美元。傳統上第4季是美國零售旺季(因為有感恩節和聖誕節),所以貨運特別緊張。封港使得零售業大受打擊,進而加深衰退危機。對生產的影響也日益明顯。豐田汽車、通用汽車已因零件不足而局部停產。他們更要用上空運來紓緩供應。

對亞洲的打擊也不少。中國、香港、台灣和日本都很依賴美國市場。它們出口美國佔出口總值比例,日本最高,達到57.8%,其次是中國的48.7%,香港和台灣分別是46.1%38.4%。工潮多持續幾天,亞洲各國就有大批出口貨積壓,所造成的損失足可使許多國家衰退。

正因如此,美國資本家和政府都企圖介入平息工潮。當然囉,是用打壓工會的方式來介入。美國零售商協會不斷向布殊政府施壓,要他動用惡法去凍結工潮,強迫工人立即復工,甚至建議必要時動用軍隊代替工人操作碼頭。布殊政府其實亦早已成立工作組去監察事件,而早在8月份內政部長Tom Ridge就已經電告工會主席,任何怠工或罷工都被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所以,布殊政府終於在昨天根據Taft-Hartley法案成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然後提交法庭決定是否實行八十天冷靜期,其間工人必須復工。

不論最後成敗怎樣,這次碼頭工人的鬥爭至少可以讓人看到工人的力量。你看,不過一萬個碼頭工人就能在短短十幾日裡沉重打擊了雇主,使得全美西岸29個港口停頓,使得美國及世界各國資本家心痛。

20021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