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毛澤東的社會主義不是官僚社會主義━━評《兩種社會主義》

毛澤東的社會主義不是官僚社會主義━━評《兩種社會主義》

笑多

《先驅》第66期,2002年(冬)

劉宇凡的《兩種社會主義》(以下簡稱《劉文》)是學習馬克思主義和研究社會主義的文章,這是好的。但是,文章內容確沒有多少馬克思主義,對社會主義也沒有認真研究,特別是對毛澤東的社會主義中國知之更少。

文章說:“……社會主義革命的原意,不僅是用公有制代替資產階級私有制,而且是讓勞動人民直接以民主方式管理社會,來替代職業官吏集團,以便國家逐漸消亡。可是,蘇聯也好,中國也好,‘社會主義建設’越深入,官僚集團和國家的強制作用不僅沒有絲毫減少,反而在日益加強。而民主呢,對不起,就完全沒有了。兩個‘社會主義’大國都成爲碩大無比的官僚專制國家……這種社會主義只是官僚社會主義,絕非馬克思的革命社會主義。這兩種社會主義是南轅北轍的。”這樣的結論是不科學的,特別對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更是歪曲。

一,研究方法有問題

評論社會主義,主要應該是研究社會主義的事實。

歷史唯物主義是馬克思的兩大發現之一,其基本內容就是: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根據這種理論,研究社會主義首先就應該研究事實、社會主義的事實,而不能首先研究關於社會主義的意識(包括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意識)。“在馬克思看來,只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那就是發現他所研究的那些現象的規律……這就是說,作爲這種批判的出發點的不能是觀念,而只能是外部現象。批判將不是把事實和觀念比較對照,而是把一種事實同另一種比較對照……”,馬克思贊許地說:“這位作者先生把他稱爲我的實際方法的東西描寫得這樣恰當……”。(《資本論》第一卷第二版跋)劉先生在研究社會主義時,則違背了實事求是的方法,把原蘇聯、中國等社會主義和馬克思所論述的(先不說論述得對不對)社會主義對立起來,說成是“兩種社會主義”,而且用後者否定前者,這就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方法。

研究社會主義,要用事實和事實比較:一種是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比較;一種是用社會主義和社會主義比較。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比較,才能認識什麽是社會主義;用社會主義和社會主義比較,才能抽象出社會主義的本質及其發展規律。

《劉文》看到了“兩個‘社會主義’大國都成爲碩大無比的官僚專制國家”的一面,在沒有對社會主義國家的不同階段進行研究和比較,尤其是沒有認真研究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中國時,就得出結論:“在毛澤東時代的中國……這是國家社會主義,而決不是真正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等等。

下面就從幾方面看看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是怎樣防止“職業官吏”成爲官僚,怎樣培養工人階級“自己進行統治的能力”的。

二,“幹部參加勞動,工人參加管理”

事實是,“毛澤東在1956年告誡全黨要警惕形成‘貴族階層’……到了1964年底認爲黨內形成了一個與工人農民相對立的‘官僚主義者階級’。”(《毛澤東晚年的理論與實踐19561976》第9頁許全興著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出版)爲了“讓勞動人民直接以民主方式管理社會,來代替職業官吏集團”,不讓“公僕變主人”,毛澤東提出的解決的辦法之一,就是“幹部參加生産勞動,工人參加企業管理”,並且做了大量的試驗,取得了寶貴的經驗。

1,幹部參加勞動

1957427日,毛澤東在《中央關於整風和黨政主要幹部參加勞動的指示》中指出:“……這個通知提倡縣區鄉三級黨政主要幹部,凡能勞動的,每年抽一部分時間下田參加生産,從事一小部分體力勞動。縣以上各級黨政主要幹部(不是一般幹部),凡能勞動的,也要這樣做,每年以一部分時間,分別下田、下工場、下礦山、下工地或者到其他場所和工人農民一道從事可能勝任的一小部分體力勞動(那怕是很少一點)。這樣一來,黨和群衆就打成一片了,主觀主義,官僚主義,老爺作風,就可以大爲減少,面目一新。”(《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以下簡稱《文稿》第六冊第447頁)

1958615日,在《關於中央各部委幹部參加勞動的批語》中指出:“……有些黨、政、軍部委,都仿農墾部做法是否可以呢?三分之二下去,三分之一留家,下去四個月,似乎可以吧?……”(《文稿》第7冊第272頁)

625日,北京郊區十三陵水庫工程進入緊張施工階段。毛澤東首先來到工地,以一個普通勞動者的身份參加勞動。當日,十三陵水庫指揮部還不知道毛澤東要來勞動,可以說沒有任何準備……”(《晚年毛澤東19531976》第180頁陳明顯著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196333日,“毛澤東爲中共中央轉發山西省昔陽縣幹部參加勞動的材料和省委批語的指示稿重新擬寫的標題”爲:“山西省昔陽縣,縣、社、大隊、生産隊四級幹部全體參加生産勞動的偉大範例”。(《文稿》第十冊第265頁)請注意,這裏寫的是“偉大範例”。

196359日,在《轉發浙江省七個關於幹部參加勞動的好材料的批語》中指出:“……這一次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是一次偉大的革命運動,不但包括階級鬥爭問題,而且包括幹部參加勞動的問題……這一場鬥爭是重新教育人的鬥爭,是重新組織革命的階級隊伍,向著正在對我們倡狂進攻的資本主義勢力和封建勢力作尖銳的針鋒相對的鬥爭,把他們的反革命氣焰壓下去,把這些勢力中間的絕大多數人改造成爲新人的偉大的運動,又是幹部和群衆一道參加生産勞動和科學試驗,使我們的党進一步成爲更加光榮、更加偉大、更加正確的黨,使我們的幹部成爲既懂政治、又懂業務、又紅又專,不是浮在上面、當官做老爺、脫離群衆,而是同群衆打成一片、受群衆擁護的真正好幹部。”(《文稿》第十冊第293294頁)可見,毛澤東重視幹部參加生産勞動,是從防止幹部“當官做老爺、脫離群衆”,使幹部“同群衆打成一片”這樣一種政治意義出發的。

2,“五‧七”幹校

196657日,毛澤東在《對總後勤部關於進一步搞好部隊農副業生産報告的批語》中指出:“……軍隊應該是一個大學校……這個大學校,學政治、學軍事、學文化。又能從事農副業生産。又能辦一些中小工廠,生産自己需要的若干産品和與國家等價交換的産品。又能從事群衆工作,參加工廠農村的四清運動;四清完了,隨時都有群衆工作可做,使軍民永遠打成一片。又要隨時參加批判資產階級的文化革命鬥爭……同樣,工人也是這樣,以工爲主,也要兼學軍事、政治、文化。也要搞四清,也要參加批判資產階級……商業、服務行業、黨政機關工作人員,凡有條件的,也要這樣做……”。(《文稿》第12冊第5354頁)根據這一指示精神,中央和地方都辦了《五‧七幹校》,大批幹部到幹校參加了生産勞動。

這裏要強調的是,毛澤東是不說空話的。他說過的、批示的必須執行,尤其是在重大政治問題上更是這樣。因此,無論是幹部參加生産勞動或者是辦幹校,雖然有的人不贊成、不積極,但在當時是一種主流傾向。

3,工人參加管理

毛澤東說:“這裏講到蘇聯勞動者享受的各種權利時,沒有講勞動者管理國家、管理軍隊、管理各種企業、管理文化教育的權利。實際上,這是社會主義制度下勞動者最大的權利,最根本的權利。沒有這種權利,勞動者的工作權、休息權、受教育權等等權利,就沒有保證。”(《毛澤東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下冊談話記錄稿》上冊第275頁)毛澤東不僅重視工人參與企業管理的問題,把工人參加企業管理作爲我國企業管理的一條根本原則,命名爲“鞍鋼憲法”,而且把工人參加管理國家的權利,當作“勞動者的最大權利”。他一貫強調搞群衆運動,就是讓廣大勞動群眾參與管理國家的一種方法,如歷次的反對官僚主義的運動,特別是“四清”、“文化大革命”運動;他對大字報很支援,在文化大革命中自己也寫了《我的一張大字報》,就是因爲大字報這種方法容易爲廣大勞動者所運用,是參與社會管理的好工具。

上面引用過的“五。七指示”中講到:“……工人也是這樣,以工爲主,也要兼學軍事、政治、文化。也要搞四清,也要參加批判資產階級……”,實際上就是要發動工人群衆管理國家,防止資本主義復辟。

總之,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絕不能說是“官僚社會主義”,而是“馬克思的革命社會主義”。《劉文》也承認,我國的“官民比例,五十年代初爲1:600,現在已經變爲1:34”,這還只是量上的變化。再聯繫以上“幹部參加勞動、工人參加管理”等事實,怎麽也不能說那時的社會主義不是“馬克思的革命社會主義”!怎麽也不能說:“馬克思向工人學習,史達林、毛澤東卻完全是另一個傳統”!

關於毛澤東對防止幹部由“公僕變主人”、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等,在《社會主義是一種過渡形態的社會》中還作過一些分析,可供參考。《劉文》不顧事實,硬說什麽:“1949年後的中國更一天也沒有實行過巴黎公社原則”,“毛澤東時代的中國……這是國家社會主義,而決不是真正的革命馬克思主義”,“……這就難怪《新中國》從頭起就充滿種種封建專制色彩,也難怪工人階級始終沒有機會培養‘自己進行統治的能力’……”等等。劉先生對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不是知之太少,就是存有偏見,從而得出錯誤的結論。

三,研究社會主義要考察經濟形態

社會主義是和資本主義對立的社會形態。這兩種社會形態的區別不僅在於政治形態,而且也在於經濟、文化形態,特別是經濟形態。而《劉文》研究社會主義,完全沒有涉及經濟形態,這是一個重大缺陷。

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公有制由小到大,最後在國民經濟中佔絕對統治地位。當時的中國,不存在“老闆”與“打工仔”、“打工妹”的“身份”;勞動者沒有“下崗”、“失業”的憂慮。勞動者只要有勞動能力,就有權利勞動,沒有被“解僱”的問題。不僅如此,勞動者的生、老、病、死、住房以及子女的教育等,國家、企業都要負責,這才體現了勞動者是生産資料的主人,體現了勞動者是國家的主人。農村當時的生産力水平很低,但是,也建立了“五保”制度;建立了醫療體系,培養了大批“赤腳醫生”;建立了教育系統,爲了解決教師的不足的問題,還聘請了“民辦教師”等,雖然這些社會福利的水平不高,但是,作爲一種制度是建立起來了,並且隨著生産的發展,制度在不斷完善,水平也在逐步提高,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而這些事實正是和一切資本主義社會,不論是發達的還是發展中的資本主義社會的根本區別。

由於當時公有制佔統治地位,勞動者都能勞動,都有收入,因此社會秩序空前地好,不僅沒有“黃、賭、毒”,沒有“假冒僞劣”,而且基本上實現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當然就沒有“盼盼牌防盜門”之類的産品,也沒有“防僞”之類的行業等等。因爲,《劉文》沒有涉及經濟和社會關係等方面的問題,這裏就只簡單的提一提。

什麽是社會主義?首先,社會主義是一種社會制度,是與資本主義對立的社會主義制度。強調這一點,是因爲有人混淆生産力與社會主義制度,把生産力和生產關係、社會制度混爲一談;其次,社會主義作爲一種社會制度,主要是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與資本主義制度在現象上就有根本的區別:在經濟上,存在著不同於僱傭勞動制度的公有制;在政治上,存在著不同於多黨制的共產黨一黨執政的政治制度等等。如果現象上和資本主義社會基本相同,那麽這種社會主義就變得非常接近資本主義了。

由於社會主義是一種過渡形態的社會,既可能向共産主義過渡,也存在復辟資本主義的危險,因此,在認識社會主義時,不能像《劉文》那樣,對客觀存在的或者存在過的社會主義,籠統地下結論。如對原蘇聯的前期和後期;對中國的不同時期,不加區別地都說成是“官僚社會主義”,這樣的結論顯然不會符合實際。

20021112

轉載自主人公網站 http://www.gongnongbbs.net.tf/

分類:第66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