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毛澤東的成功和托洛茨基的失敗

南產

《先驅》第66期,2002年(冬)

這篇小文章打算談談兩個歷史大人物的成功與失敗。成功是人人所追求,失敗人人都不喜歡。但是怎樣才算成功,怎樣算是失敗,卻可以有不同的標準。他的成功令許多人羨慕,也許他自己和另外一些人覺得他相當失敗。秦檜生前榮華富貴,岳飛慘死風波亭。前者成功,後者失敗,似乎很明顯。但是「人自宋後無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人」。我現在所談的兩個人物都是自命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的。共產主義本身的評價已經是個有極大爭議性的問題,有關人物的評價問題就更複雜了。也許有人要問:為什麼不拿斯大林卻拿毛澤東來跟托洛茨基比較呢?毫無疑問,斯大林跟托洛茨基的對比更為鮮明。不過,專門談外國人,在咱們中國人看來可能興趣不大。更重要的是:現在無論在中國還是外國,公開崇拜斯大林的已經很少了,但毛澤東仍是不少人的偶像,而有些崇毛者拿沒有成功作為反對托派的主要論據。因此我想談談毛托二人的成敗。

毛澤東的成敗

毛澤東的成功,從1938年起,一直到1976年他去世,彷彿一根連綿不斷的紅線。在1938年的六中全會上,確定了他在黨內的政治領導權(過去得到共產國際支持的王明終於失敗)。到了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時,中共已有近百萬軍隊,可以用武力跟國民黨爭奪政權了。四年後把國民黨趕出了中國大陸,也趕走了帝國主義勢力。隨後剷除地主階級,廢除資本主義制度,把中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工人國家)。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日起,毛澤東一直是享有絕對權威的國家領袖,實際權力比任何皇帝更大,嚴密支配並且不斷在運動中「改造」著國民的生活和思想。到了晚年,他覺得中國的社會和人民仍未改造得符合他的要求,而他的幹部更是廣泛違背他的領導,蛻變成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所以親自點起史無前例、震動全球的「文化大革命」的烈火去燒煉他們。在這場「革命」當中,全國人民每天呼喊「毛主席萬歲」的次數,可能比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朝拜真主的次數還要多。無數生產隊和工作隊每天對著毛主席像「早請示,晚匯報」的儀式,一定令世界各大宗教都自嘆不如。數不清的紅衛兵組織,個個都自稱無限忠於毛主席,誓死保衛毛主席,但是經常互指對方為保皇派(千萬不可誤會,此「皇」不是指毛主席,而是指不屬於毛主席隊伍的「當權派」),大打起來,死傷不少,連香港都見到不少漂來的浮屍,其中有些是五花大綁著的。後來,絕大多數的紅衛兵都被「下放」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關於他們在農村的生活,有許多文獻報道。看來明顯是哭的多,笑的少。至於被批鬥的「當權派」官員,除了已被鬥死或自殺死了的以外,多數後來得到「解放」,回朝當官。連鄧小平那樣的「當權派」大頭頭,也一度被毛澤東再次重用,但不久又在「批鄧反右」中轟下台。這個轉變的關鍵,是197645日的天安門群眾追悼周恩來的事件。這事件充分顯示了群眾對毛澤東以及他所信任的中央文革領導人(後來稱為四人幫)的強烈反感,對毛澤東造成極大的心理震撼。五個月之後他就死去了。

拿個人權勢上的成就來看,毛澤東一生的成就當然是極大的,簡直可以說前無古人,大概也後無來者。他的權勢發揮到頂點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他自己也認為文革是他兩大事業之一,與打倒國民黨並列,甚至比打倒國民黨更重要。可是,他死後至今,多數人(包括中共官方)卻認為文革是他最大的也是危害全國人民極大的錯誤。他自己最後也未必認為文革很成功。成功的是徹底打垮了劉少奇等人,使全黨幹部更進一步奴顏婢膝地順從他和歌誦他。但是天安門事件顯示出物極必反,廣大群眾已經開始反對他了。還有,據說他臨死連江青等人也不再信任,「四人幫」這名稱就是他欽賜的。可以說最後只有平步青雲的華國鋒讓他覺得「你辦事,我放心」。不過,那個一上台就號稱「英明領袖」的華國鋒,接班後才四年就垮台了。至於那個多年受毛澤東重用、專門在黨內外整人的康生,雖然幸運地比毛早幾個月死掉,避免了跟四人幫一起受審判刑,卻免不了死後開除黨籍和宣佈「反革命」罪行。從這些毛派大人物的下場,可以看出毛澤東的成功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偉大,而且是不持久的。有崇毛者死死追問為什麼托派不成功,他把已否成功當作評價一種政治立場的首要根據。他為什麼不具體談談毛澤東的成功到底有多大呢?為什麼不解釋一下:為什麼毛澤東晚年實際上在黨內那麼孤立?為什麼他長期合作的、最重要的手下,絕大多數後來都得不到他信任,不少甚至被他置之死地,而他所信任的少數人後來都沒有好下場呢?一方面是劉少奇、鄧小平等人,另方面是康生、陳伯達、江青等,還有華國鋒和汪東興一類,到底誰是誰非?誰是真正的毛派?誰是真正的共產主義者?誰是今天的崇毛者打算追隨或者效法的?他(崇毛者)是不是希望中國再出一個毛澤東那樣的無冕皇帝?是不是認為中國應該像毛澤東時代那樣實行思想統一?應該迫使全國人民每天高呼領袖萬歲?

根據毛澤東統治對人民的實際利害影響看起來,他的成功到底有多大,就更成問題了。現在一般都說文革是毛澤東所製造的最大災禍。文革的災禍無疑是非常巨大的。但早已有人大有根據地指出,其實1958年中共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政策給人民造成的痛苦比文革還要大許多;在1959-62三年之內,餓死和嚴重營養缺乏而病死的人,數以百萬甚至千萬計;不過因為死者一般都是不會寫文章或著書的農民,而政府極力遮掩真相,所以不像文革的災禍那樣眾所週知。儘管至今仍有少數人企圖否認這場人為的災禍,其實早已有充分的官方和私人的資料證明,當時的確普遍誇大糧食產量數字,而且達到非常離奇的程度,因此政府向農民征收糧食的數量大大超過了應有的限度,結果農村嚴重缺糧,發生饑荒。這是毛澤東應負主要責任的官方政策所造成的。所以,不論當時餓死的人到底是幾千萬還是「只有」幾百萬,毛澤東(以及整個中共領導層)的罪惡都大得不可饒恕。有人到了今天還不顧這類事實而大捧毛澤東,在客觀上的效果等於利用偉大的革命成功者的虛假形象來誘騙人們接受毛澤東式的禍國殃民的路線。

毛澤東的依靠農民、以鄉村包圍城市的革命路線,被吹捧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創造性的運用,其實這不過是繼承中國兩千年的農民戰爭的傳統,結合著以蘇聯斯大林主義官僚專政制度為師而已。毛澤東跟過往的農民天子一樣,利用了農民,卻並沒有解放農民。他個人和中共黨是成功了,農民卻悲慘失敗。農民在中共統治下始終是半農奴,連在國內自由遷居謀生的權利都沒有。三年人為大災的慘象,更超過了正式的皇帝專制時代的災情。所以毛澤東的神話不是浪漫美麗的神話,而是掩飾悽慘無比的人間悲劇的、反動透頂的神話。

托洛茨基的成敗

托洛茨基的成敗完全是另一種樣子。在震動全歐洲的1905年俄國革命中,才26歲、遊離於俄國社會民主黨(共產黨的前身)兩大派之外的他,一躍而成為彼得堡蘇維埃的領袖(最後正式擔任主席),成為全國聲望最高的革命政治人物。191710月革命前夕,他再度擔任彼得格勒(彼得堡的新名字)蘇維埃主席,兼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直接負責組織並領導了十月武裝起義,建立蘇維埃政府。以後,一直到列寧去世為止,他和列寧並列為全世界公認的俄國共產黨和共產國際的最有權威的領袖,十月革命常被人稱為列寧和托洛茨基的革命,蘇維埃政府也常被稱為他二人的政府。蘇維埃政府的軍事委員會,從頭起一直到1925年初,都由他擔任主席。紅軍,從零開始,就是他直接負責創建的。在1918-21年的內戰中,他以最高軍事領袖的身份,一直奔波於各區前線,直接指揮。那時蘇維埃政府不止一次有戰敗而被推翻的危險。哪一條戰線最危急的時候,托洛茨基的軍事總部(設在火車上)就奔馳來到。但在同一期間,他還寫出一批文藝評論和文藝政策的文章,參與當時的辯論,後來編成《文學與革命》這本書。他這些文章的性質,跟毛澤東在廷安文藝座談會的講話完全不同,不是只能「學習」和遵奉的聖旨,更不是寒光閃閃的刀子,而是學術性的研究意見,包括對一些作家和作品的具體分析,至今仍受到各國的文藝作家和評論家重視。早在1907年,老前輩、世界著名大文豪高爾基當面(也是當眾)向他表示欽佩。另一大文豪蕭伯納說他是全世界政治小冊子作者之王。1920年頭,為了挽救快要陷於完全癱瘓的鐵路交通,蘇俄政府設立一個運輸委員會,由托洛茨基兼任主席。這個委員會的工作成為當時全國經濟工作的模範。它所發佈的第1042號命令,是最早的局部性的五年經濟計劃,在蘇聯經濟史上非常著名,而且執行得非常好,能夠提前一年多完成。在同一期間,托洛茨基還向政治局建議類似一年後列寧所提的新經濟政策,因為多數人還未能理解,所以沒有通過。這樣一個光芒四射的大人物,在1923年(那時列寧雖然還未死,但已不能參加領導工作)開始受到斯大林和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三人的秘密聯盟有計劃的打擊,以後就迅速失勢了。斯大林派對托洛茨基造謠詆毀,多方打壓,然後把他解除領導職務,開除黨籍,流放邊疆,驅逐出國,再誣告叛國,最後謀殺死。在對抗過程中,托洛茨基先組成黨內的左派反對派,然後擴大為國際反對派,最後另建第四國際,希望用來代替已經墮落無望的第三(共產)國際負起領導世界社會主義革命的責任。但是至今第四國際以及其他自命托派的組織都沒有領導起任何一國的革命,也沒有在任何一國發展成為強大的黨。

托洛茨基失敗的原因和失敗中的成功

托洛茨基在蘇聯失敗的原因,最簡單地說,就是革命的退潮。在革命漲潮中,革命領袖和革命群眾都乘潮而起,奔向勝利。那時勝任的革命領袖彷彿是群眾的發動機,又好像有呼風喚雨的神力。其實那超凡的能力,不過是領袖與群眾互相呼應,合作無間所形成的假象。一旦轉入退潮,疲乏消沉甚至動搖迷惘的群眾就不能響應那同一的革命領袖的奮鬥號召了。連原先的一部份領袖人物也會在退潮中蛻化變質,成為保守派甚至反動派。托洛茨基被斯大林打敗,就是革命領袖在退潮中被反動領袖打敗的情況。關於蘇聯的革命退潮和反動勝利,在托洛茨基和許多別人的著作中有詳細的描寫和分析,在這篇短文裡不必覆述。

有人說托洛茨基在對抗蘇聯反動潮流時有不夠勇敢和策略不夠靈活的缺點,如果他更大膽更聰明的話,也許能阻止斯大林上台。托洛茨基本人不否認有某些缺點,但是認為在當時歷史條件下不可能阻止官僚層的反動勝利;倘若他不擇手段去跟斯大林爭權奪位,即使他個人成功,也要變成反動官僚的俘虜,而不會根本改變蘇聯社會和政治的歷史。他這種見解是正確的,而且表現出他共產主義革命者的高尚人格。正因為他保持了革命者的人格和行為原則,他才能夠在喪失權勢之後取得另一方面的偉大成功。那就是,他對蘇聯的演變作出科學的分析,指出蘇聯在斯大林當權後是官僚主義墮落的工人國家,它不可能平穩發展到真正實現社會主義制度。倘若沒有及時的政治革命來使蘇聯回到社會主義的正路上,它一定被資本主義復辟推翻,而官僚統治層的長遠傾向是讓資本主義復辟。同時托洛茨基又在反對共產國際敗壞各國革命運動的奮鬥中豐富了馬克思主義的革命理論和策略,特別是對法西斯主義和落後國家的革命經驗作出了深入的分析。他在這些方面的貢獻,價值絕不低於當初參加領導十月革命得勝。繼承了他這些思想遺產的人,到了後來蘇聯等工人國家倒台的時候,最能夠保持社會主義革命的信心和繼續奮鬥的正確方向。

托洛茨基相信第二次世界大戰一定造成社會主義革命的危機,而且新的革命的勝利會比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更快,更廣泛,一定是由第四國際領導,而蘇聯官僚政權也被政治革命推翻。這個樂觀的預測並沒有實現。革命危機是廣泛出現了,但是沒有一國達到可以跟十月革命相比的勝利。西歐各國的資產階級政權都維持下來,東歐好幾個國家推翻了資產階級政權,但是新政權都是斯大林官僚政權的翻版,而且多數落在蘇聯控制下,形成了斯大林主義的擴張。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革命運動普遍出現。殖民地陸續實現獨立,但是新政府都是資產階級政府。中國革命的勝利可以說符合不斷革命的道路,但領導者是毛澤東的共產黨,它屬於斯大林主義的陣營,它的政制也是蘇聯斯大林政制的翻版。蘇聯不但保持著斯大林官僚專政,而且成為唯一可以跟美國爭霸的強國。總而言之,戰後世界形勢表明斯大林主義頑強的程度大大超過托洛茨基的估計,對全世界發生巨大的影響。那時甚至有人認為,斯大林主義可能在全世界取代資本主義的統治。

這樣的世界形勢是不是證明托洛茨基主義根本錯了呢?一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看來很像是,但至少不完全是。托洛茨基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的新發展,它並不僅是歷史的預言,而且主要的不是歷史預言,而是人類歷史奮鬥的方向。它指出資本主義的歷史進步作用已經終結,人類唯一真正的出路就是社會主義革命,也就是首先建立勞動人民的民主政權和公有制的計劃經濟,然後一步步消滅階級差別,同時使國家消亡,最後實現完全沒有剝削和社會壓迫、真正平等、自由、和諧的共產主義。斯大林主義制度並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制度,而是一種反社會主義的制度,所以也必須推翻。雖然這條道路至今還沒有實現,托洛茨基的樂觀預測是錯了,但是他對現存制度(資本主義和斯大林主義)的評價並沒有錯,現存制度的醜惡性越來越明顯,所以他所提出的奮鬥方向也沒有錯。到了九十年代,連他對斯大林主義最終命運的預言也證明是正確了。

為什麼第二次大戰後曾經出現新的革命漲潮但是托派沒有成功,反而讓斯大林主義一時得到世界性的擴張呢?這是由於歷史的惰性作用。簡括地說,從19231943,整個二十年間,沒有一國革命成功,倒有許多反革命或反動的勝利,但同時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嚴重而且非常明顯,這樣就使斯大林政權這個反對資本主義但並非真正革命的歷史怪物在實力上和對人的思想影響上都增強不少,程度上大大超過托洛茨基的估計。這樣,那些開始覺悟到必須反對資本主義的群眾,很容易把現實的蘇聯當作社會主義革命的活榜樣,讓蘇聯官僚指引他們採取一條並不正確的路線,結果或是根本失敗,或是得到半吊子的勝利,那就是取得了政權而模仿蘇聯斯大林主義的制度。只要蘇聯還能夠多少用實力幫助革命運動,或者還能夠感召革命者自動模仿它的時候,那只有純粹思想力量的托派就極難跟斯大林派競爭。這就是托派長期不能成功的根本原因。此外,托派本身有時犯了很大的錯誤,在多方的壓力之下對自以為遵守的原則實際上了解錯誤,或者對形勢分析錯誤,自然更使托派在那種場合失敗。例如抗日戰爭和隨後的國共內戰時期的中國托派就是顯著的例子。不過,必須了解,由於在那段時期中共基本上還是革命的,而托派的實力比中共相差太遠,所以即使托派的政策完全正確,也沒有可能把革命領導權奪取過來,只是可以避免失敗得那麼悲慘而已。關於當年中國托派的錯誤,自從1950年代初以來,已有托派成員自己的不少文獻作出檢討。甚至有些主題是批評中共的文章,裡面也連帶作了自我批評。這是托派儘管沒有大發展,卻始終保持著自信心的一部份原因。

結論

毛托二人對比, 可以得出如下的結論。毛澤東不是真正的共產主義革命家, 而是非常善於利用工農群眾的特大野心家。他一面要求一切別人(不光是普通人民,還包括長期跟他合作而且才能非常卓越的黨內領導同志)都無限忠於他, 成為對他絕對服從的臣僕,一面又要求他們敢於創新和造反,敢於對一切思想傳統和自然規律造反(只除了對他本人造反)。這是箇不可能實現的「理想」,所以結果徹底失敗,而且給人民造成極大的禍害。其思想上的惡果,至今還遠未消除。真正由他自己(而不是由革命時代的整體中共黨)所培養和選拔出來的「人才」,只能是華國鋒、王洪文、張春橋、江青一類。托洛茨基恰恰相反,他真正忠於勞動人民,忠於共產主義。在革命高潮中,他領導著群眾取得偉大的成功。到了退潮時,他坦然放棄權位,接受失敗,轉向研究成功與失敗的經驗教訓,為群眾革命的再次興起準備更好的思想武器和人才。在這方面他也取得了偉大的成功。

根據以上簡略的論述,可以了解:簡單地以為毛派很成功,而托派完全沒有成功,是很不周全的看法。事實上,雖然毛澤東在取得個人權勢上十分成功,但他的統治很快就給中國人民帶來極大的禍害,而且他所建造的那種所謂「社會主義」制度,在他死後很快也被他的黨徒推翻,讓資本主義復辟了。所以,吹捧毛派的成功,尤其是企圖藉此提倡追隨毛澤東的路線,是不合理而且很有害的。反過來,托派雖然至今沒有在實際上成功,但是他們所指出的資本主義、斯大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禍害,卻都是真實的,所以他們所提倡的依靠廣大群眾自己的力量去實行真正的社會主義革命的路線,才是合理的,也是當今人類唯一的出路。

200212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